《香港國安法》黃之鋒 羅冠聰紛紛發聲 號召走上街頭

新聞 心怡 3个月前 (05-22) 34次浏览

  中國13屆的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在周四 (5月21日)
晚間召開記者會,會中正式宣布議程將包含審議備受關注的香港版國安法。

香港民主派周四晚間立即對此消息召開記者會,表示港版國安法就像是聖旨強加香港人頭上,批評這種沒有諮詢公眾的行動,不僅漠視民意,也反映出一國一製正式在香港落實。泛民的立法會召集人陳淑莊呼籲香港人持續掙紮,並在今年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中,藉由選票捍衛核心價值與民主自由。

香港公民黨的議員郭榮鏗在接受路透社表示:如果新法真的在香港推行,一國兩製將被正式終結,那就是香港的終結。

圖片來自社交媒體

香港人抗爭日程表
 

 

黃之鋒:存亡號召,絕不撤退

香港反抗運動領袖之一黃之鋒(香港眾誌秘書長、前學民思潮召集人)在臉書發文說:堅持下去,並不是我們真的足夠堅強,而是我們別無選擇。

係。我知今晚大家都驚、亦會擔心;我呢刻都會諗,到底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會變成點?又有幾多人會被告?會取締幾多組織?拉人封艇去到咩程度?會唔會送中?被捕或入獄,自己都尚算有過幾次經驗;但後者會瘋狂到乜嘢程度,甚至幾個月後自己會喺邊,其實未必向身邊嘅人交待到。

我諗都無謂強作樂觀,睇完今晚人大個記招,大家都心知肚明,今鋪「港版國安法」,根本就係為國際戰線手足度身訂造。北京務求中斷我地累積到最能夠著力嘅國際線往績同工作,眾誌必定係打擊對象。

今日資訊量多到唔識點俾反應,又或者都唔太知下一步點樣行落去。呢種情緒,於網路世界感受到。下午起連登網友叫我著草嘅
post,我都睇到。喺 Telegram group 亦有好多網友 tag
我,朋友定記者都有問過我,但對我來講,答案都好簡單:「唔走」。

其實比起好多手足嘅付出,自己所承擔嘅風險實在微不足道。比起受傷、受困或漂零海外,自己挨區區百日刑期又算得係啲乜?

暴風雨前嘅寧靜,總係令人大家感到更鬱悶同埋吃不消。無錯,中共擺明係想消滅國際戰線,將我地一網打盡。但身邊嘅人點勸都好,我都覺得,我有責任去堅守呢個崗位,為延續國際線繼續創造應有嘅可能性,實在無放棄嘅理由。我從無後悔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即使有一日呢個要成為我地嘅罪名,消滅我哋嘅借口,眾誌都會以投入國際戰線為榮。

灰,人之常情。我到依家都未消化到,但我仲想同大家一齊頂落去。我好想繼續同大家作戰到底,呢場仗打咗一年都未夠,我絕對唔會讓退場成為我同眾誌既一個選項。民主運動來到現在嘅關口,就係考驗我地意誌嘅時刻。

盡管拉人封艇,取締眾誌不再是空談,留一口氣,點一盞燈,拜讬大家幫忙延續國際戰線血脈。

存亡號召,絕不撤退。

羅冠聰:來吧,香港人不好戰;但要戰,就戰

香港《立場新聞》發表羅冠聰(香港眾誌創黨主席,學聯前秘書長,2016
年立法會選舉(港島區)當選人)文章《北京開啟攬炒過程,香港人迎戰吧》:

假設中共一如01、SCMP報導般以基本法附件3方式頒布國安法/23條,繞過本地立法,這鐵定是最愚蠢的處理方法。

首先,我們必須理解這是一場必打的仗。23條的立法,不是yes or no,而是how and
when的問題。既然無論如何都要迎戰,唯一的祝福,是得到好的戰場。

其次,我們要理解極權並非堅不可催。他們

會犯錯。錯誤可能源自於上下層的資訊差。 有弱點。弱點往往是於最自信時暴露。 有極多打壓工具,但永遠都不可能有效地打壓所有市民。

假如中共是以本地立法、白紙草案的方式處理廿三條立法,在諮詢期間慢慢解釋,拉攏盟友,釋除疑慮,這可謂是民主派反對廿三條最難搞的局麵。

北京卻拒絕用最穩陣的方式。這種快刀亂麻的手段相當吻合目前的政治風格,但亦有其致命弱點:政治聯盟薄弱,道德基礎低,難以吸納潛在反抗勢力,難以有效平息群起湧現的反對勢力。

在「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立法前,最大的阻力是在美國不斷遊說的美國商會。結果「逃犯條例」甫一推出,美國商會對條例極有保留,結果反向減少了對法案的阻力。

在缺乏釋疑的過程,美國商會會無條件支持這個一夜襲來的國安法立法嗎?同樣的狀況,一樣可以用於「中間派」、甚至認為不應再生事的淺藍絲,或者本土商界上。

在恐懼滿溢時,我們更不能舍棄自己的反抗潛力,在最重要的這一個月間隔便棄甲投降。我們在上年同樣時間,不就同樣覺得送中惡法鐵定會被通過嗎?

香港人,一直都可以創造奇蹟。

在這個節點,我們更需認真的組織反抗的力量,形成最龐大的反對勢力--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第一,是輿論戰。中共每個政治工程必定配搭強大的宣傳機器,建製派定必立即歸隊,以掃除「港獨」、「恐怖分子」為宣傳主調推廣中共的鐵腕。

這正是我們反擊的時刻。當他們汙名化「攬炒」,將所有問題歸咎民主派的攬炒策略時,北京的舉動正好讓我們反將他們一軍--北京破壞香港自治,為自身政治穩定犧牲香港,正是開啟了攬炒的過程。

立法後外資撤走,不是攬炒是甚麽?立法後商界震盪,市民受驚,不是攬炒是甚麽?在美國警告立廿三條會影響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之際,宣布最獨裁的立法程序,不是攬炒是甚麽?

要爭取政治結盟的力量和契機,便需要最大的正當性。街頭的抗爭、民主派說否決財政預算案,其實是種策略性威脅,希望阻止廿三條/國安法的到來。

換句話而言,北京目前的行動,為我們在街頭抗爭、在議會否定政府施政賦予了極高的正當性。我們的「攬炒」,矛頭在政府;但政府廿三條的「攬炒」,卻會令香港失掉獨立經濟體,以及國際外資、商界的信任。

責在政府,責無旁貸。這是我們輿論點的重點。

第二,是國際線。雖然中共此刻亮劍,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是想壓製國際線對港支持,但我們千萬不能放棄爭取世界對港的聲援。

上Twitter、Facebook,轉載新聞、個人評論、參與聯署、呼籲關注,這是在網路上基本的自由。假如極權無理封殺,打壓市民最溫和的行徑,這必然是最能激起反抗的燃料。

我並不是輕視專政濫權的可能,而是我們不能在威脅切實來到前,便主動放棄自己的權利。香港是國際城市,香港人有國際麵向,香港的大事有國際關注,是自然不過的事。

大敵當前,我們更不可放棄這個重要戰場。

第三,是保持鬥誌。兩軍對疊,能不戰而屈人之兵,便是靠擊潰對方的鬥誌。

這種震撼式的立法、宣布程序會令人心生恐懼,情緒反應將會充斥整個社會,及後由消沉、絕望代替。

但我們絕不可能就由情緒侵蝕反抗潛能。我再次重申:中共享了最錯的方式立法,自以為能一勞永逸,卻導致反抗陣營有最大結盟的可能和實力。

我們需要最強的意誌,來麵對最黑暗的世代。

我們不可就此放棄。來吧,香港人不好戰;但要戰,就戰。

張潔平:八九民運是在有國家安全法的地方發生的

Mtters
創辦人張潔平在臉書發文說,香港還沒有死。

不是香港還沒死呢。

怎麽就死了呢?怎麽又終局了呢?

八九民運是在有國家安全法的地方發生的。

南方周末維權律師劉曉波錢理群艾曉明胡傑寇延丁李誌公民調查還有無數我愛的崇敬的引為燈塔的人和事和行動是在那個有國家安全法的地方長出來的。他們甚至都沒有在沒有國安法的地方生活過。太多人沒有機會享有我們曾享有過的自由了。他們難道活該嗎?

我不是說情況不壞。我是想對自己說,如果這樣就活不了了,就天塌下來沒什麽可做的了,那不是讓那些我敬愛著的甚至從未自由過的人們看了好笑?他們一直活在更糟的處境裏,但是活出自由和尊嚴最好的樣子。那個最好的樣子,並不是沒有代價的,也從不是純淨無暇的。他們要在每一個日常的每一件小事,每一個別人看不見的時刻,誠實安排自己的生命,什麽底線絕不退讓,什麽空間必須爭取,什麽時候儲備糧草,什麽時刻全力以赴。生命就是這樣在矛盾與掙紮與挫折中豐富充盈起來的。

說到底,活,還是死,是我們的意誌,不是他們的。人如此,城也如此。

李誌德:台灣唯一可能獲得的,會是一大批新移民

台灣知名媒體人李誌德在臉書發文說,台灣需要接收(或不接收)大量政治難民。

「香港政治局勢嚴重惡化,台灣需要接收(或不接收)大量政治難民;
台港關係從頭重新定義」

大前天寫的,不幸言中,真的不幸!真的不幸!

我自己也沒料到會這麽快,會是這種方式。接下來的情況很明顯:中國全國人大照章通過,就生效了,說不準還會有追溯期,一並追殺去年下半年的抗議案件。

盡管目前條文內容還不清楚,但大致不脫基本法23條規範的這些:

叛國、分裂國家

煽動叛亂

顛複中央政府

竊取國家機密

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

禁止香港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係

以上頭的「罪行」為基準,即將通過的「附件三」,大致應該也就在這範圍內。它帶來的直接影響,就是去年下半年那樣的抗議,未來幾乎必然由「治安事件」上升為「國安事件」,麵對的刑責,我估計不會少於現行中國刑法。

這是對即將而來六四紀念(被禁止了),六月九日(百萬人遊行)等一連串的「反送中一周年」的直接壓製,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也幾乎不需要期待,選前、選後DQ(取消資格),這是早就用過手段,北京沒有理由在這個關鍵時刻不出大絕招。

這一連串的大動作不是沒有方向,我自己用過「上海化」這個詞,前兩天聽到 汪浩大哥在 陳凝觀
的節目上也用這個詞,我就有信心說出來了。這就是整肅的方向,讓香港成為一個產生經濟利益的城市,同時斬除它所有政治運動的生機,下刀的力道和標準,快速向大陸本土靠攏對齊。

香港淪亡,說起來百般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認就是開了頭。它不必然無法阻擋,曆史常會在很奇怪的地方拐彎
例如立法院康園餐廳旁的鐵門就是會不小心被搖開 但可以確定要付出的代價可能是2019年的幾倍。

這是香港人輸了?!當然是。但周恩來的徒子徒孫們,無疑也在對世人曝露自己的能力,對於香港這塊寶地,他們利用不起,更打算不了。

再者,東方之珠的沉沒,即使是隻開了頭,都注定會是二十一世紀裏尼錄焚城等級的曆史事件。台灣唯一可能獲得的,會是一大批新移民,帶著他們原本的教育和工作方式,為我們的社會和各行各業注入一股強勁的活力。

至於台灣駐港機構,被「外國(境外)的政治性組織」的鉗子抵著咽喉,動輒得咎,最終可能還是退回成為「中華『旅行社』」,類似澳門代表處一樣,任務單純的存在。

今晚情緒起伏太大,2018到2019所有的努力和付出的代價都在這裏,我的渣華道、西營盤、獅子山、大埔墟和南丫島,希望妳們平安、平安、平安。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香港國安法》黃之鋒 羅冠聰紛紛發聲 號召走上街頭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香港國安法》黃之鋒 羅冠聰紛紛發聲 號召走上街頭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