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

新聞 雅婷 5天前 7次浏览

“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沒人能想到,美國黑人喬治弗洛伊德的被跪身亡,能成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歐美的又一大危機。

 

遊行示威,打砸搶燒,推倒雕像,在這場席卷北美和歐洲的 ” 黑命貴 ” 的運動中,人們由高呼 ” 黑人的也是命 “” 我無法呼吸了
” 演變成了 ” 解散警隊 “” 禁止警察入校園 ” 等現實性口號。

與 1990 年代出動了國民警衛隊鎮壓的洛杉磯黑人運動不同,2020 年的 ” 黑命貴 ” 運動似乎更能推動曆史的進程
“。

在示威者的強烈要求下,部分州和市政府同意拆除帶種族主義色彩的雕像——這是很多反對者鬥爭了多年都未能取得的成果。

針對警察暴力執法的討伐聲也得到了回應。弗洛伊德事件所在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近日正式通過解散該市警隊的動議。而美國、法國等國家有了更明確的禁令,如禁止警方在非必要情況下使用鎖喉的動作。

 

“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

6 月 19 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白宮附近,一名女孩參加集會遊行

” 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美國知名脫口秀支持人特雷弗 · 諾亞 ( 中國觀眾習慣稱他為崔娃)在節目中說道。”
但是,這遠遠不夠。我們要的不是改革,而是徹底的推翻。”

” 如果一個條例天生就是錯的,這是如何改革都沒用的
“,他說。這是參加黑人運動示威者的心聲,也是很多極端失控舉措的心理庇護所。

行動是重要的,但同時還要追問,反抗行動的邊界在哪裏?目的的正當又能否為手段辯護?當各地政府、全球商家在為 ” 黑命貴 ”
站隊甚至修訂政策時,那些持反對、或者中間派立場的人,會否心理暗暗地加劇了種族歧視?

一種擔心已經出現,當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的聲音蓋過了一切時,席卷歐美各國的這場運動,是不是矯枉過正了?

 

種族歧視大追討

由 5 月 25 日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示威活動持續升級,這在美洲、歐洲、非洲多國都表現出了相似趨勢。這場有著共同的口號的社會運動,讓人窺見世界各國在處理少數族裔、外來移民上麵臨著同樣棘手的困境。

 

“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

6 月 5 日,抗議者手舉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等標語在加拿大溫哥華參加示威活動

一樣棘手的是,已經進入了發達階段的西方社會,明麵上的歧視製度已經基本消滅。餘下的種族歧視,要麽隱藏在人們心裏,要麽藏在已經固化的社會結構中的方方麵麵,如住房、教育等。後者的改革,困難重重。

在新冠肺炎陰霾下,不得不說,這次正趕上黑人運動發起的時機。當人們已因新冠肺炎導致的失業而沮喪時,喬治 ·
弗洛伊德、布魯克斯等黑人被警暴而死成了壓倒人們情緒的最後一根稻草。這樣的憤怒,有著普適性,足夠鼓舞大規模的人起身反抗。

於是,曆史上的很多第一次都在這個夏天發生。繼 1960
年代的美國黑人民權運動以後,這是曆史上最大規模的民權運動。憤怒的人們除放火燒警局、破壞警車外,也將矛頭倒向了所有可能涉及種族歧視的內容。

種族歧視首先來源於曆史。歐洲的黑奴販賣史導致了黑人的曆史地位低,這也是種族歧視的根源。所以第一個發現美洲大陸但掠殺原住民的的哥倫布的雕像被推倒;創立美國但有著奴隸主身份的國父喬治華盛頓雕像亦未逃過一劫。

這樣的雕像推倒運動自 6
月始席卷世界多國,隻要與奴隸貿易、種族歧視有關的曆史人物,無論其過去成就和曆史價值,其雕像都岌岌可危。

代表著南部種族主義曆史的邦聯旗也在美國多地遭到聲討。南部如密西西比州,自 6 月 20
日起,多家商場、連鎖店移除邦聯旗。連白人宗教團體也向州議會呼籲,” 移除這個帶著種族偏見和仇恨的旗幟!”

 

“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

美國南部密西西比州州議會 28
日通過一項更換州旗法案,新的州旗將去除美國內戰時期維護奴隸製的南方邦聯旗幟圖案。根據法案,密西西比州設立一個委員會負責設計新州旗,州選民今年
11 月初就新州旗的設計方案進行表決

現實的物件也可能反映種族歧視,在這點上遭殃的是商家。多年來有種族歧視爭議的黑人牙膏宣布將會改名。強生則下架了在印度等亞洲國家銷售的美白產品,為的是防止人們以為
” 白皮膚更勝原本的膚色 “。
而在美國本土用黑人頭像作為商標的百年品牌,也在這次民權運動宣布會改變。

潛在的係統設置也被當成是種族歧視。為了避免爭議,穀歌公司宣布,將修改穀歌瀏覽器源碼中 ” 黑名單 “(Blacklist)”
和白名單 “(Whitelist)分別改為 ” 禁止名單 ” 與 ” 通行名單 “。

背鍋的還有以臉書為代表的社交媒體。

6 月 26 日,據財經媒體 CNBC 報道,美國多家組織近日發起聯合抵製 ” 以仇恨賺錢 ”
的運動,譴責臉書成了人們發表種族仇恨言論的平台。據悉,可口可樂、本田美國公司等多家商業巨頭均表態,將暫停在臉書上投放廣告。

反歧視浪潮甚至蔓延到了國際象棋。6
月澳大利亞國際象棋會官員透露,一家當地媒體邀請他參與一檔節目,主題是:為什麽在遊戲規則下,白棋總是能先發製人,並將這一規則與種族主義相關聯。

 

“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

” 希望放過圍棋,I can ’ t breathe (我無法呼吸了),” 中國圍棋選手柯潔 6 月 24 日在微博感歎

 

” 政治正確 ” 高於一切

有些人擔心,這樣回顧曆史、全盤否定的聲討運動,是不是有些矯枉過正了?對本身可能並不涉及種族問題的事件和品牌,人們是不是太苛刻了?

事實上,在過去曆史上幾次較大的民權運動中,不約而同地都出現了 ” 政治正確 ” 論調下的大追討。

政治正確,即持公正的態度,不能對任何一個群體有冒犯。更具體地說,這是保護在移民社會裏少數族裔,女性,跨性別者等相對弱勢群體。

首先體現政治正確的,就是語言。禁止用帶有歧視性的語言,正是 1960 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後逐漸興起的。

比如,涉及帶有性別色彩的詞,不能用 man(男人) 和 woman(女人)簡單作以區分,如 chairman(主,而應統一稱呼為
chairperson。至於用膚色來形容他人,如黃種人、黑人,在很多人眼裏都是大忌。

這樣的正確在西方商業世界裏尤其鮮明。為了表現對少數族裔的尊重,科技公司設置了多種顏色的麵部表情及多類性別選項。而影視作品需要為了體現多元性增加不同膚色和種族角色。《老友記》的主創在這次黑人運動中為劇裏沒有黑人角色而道歉,正是出於這個背景。

 

“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

美劇《老友記》主創

隨著反歧視文化的深入,政治正確仿佛成了 ” 公序良俗 “,製約著生活的方方麵麵。

很多華人及留學生都有類似的感受。在加拿大的一名中國留學生告訴南風窗,政治正確讓她在該語境下說話時都要多加留意。她清晰地記得剛到加拿大讀高一時的第一次郊遊,一位帶隊老師言語中表現了對中國人的不尊重,對她們命令
” 你們不許說中文 “。

這件事一經向學校反映,” 老師立馬被炒了。

連她也認為,政治正確有時過火了。
我是黃種人,我就不介意別人按著我的膚色稱呼我。這哪算什麽歧視。”

讓她擔心的是,表麵上大家和和氣氣,閉口不談種族問題。但 ” 當他們選擇沉默的時候,刻板印象也在腦海裏加深。”

事實證明,強調反歧視的 ” 政治正確 ” 如今成了懸在頭上的一把劍,讓不少白人倍感焦灼。

早在 1991 年,老布什總統指出,” 政治正確 ” 是具有危險性的 , 因為 ”
它用新的偏見取代了舊的偏見。一開始是一場文明運動,現在卻演變成一場衝突,甚至是一種審查製度。”

 

這正是當今黑人運動裏正在發生的。對過去曆史人物的聲討、對品牌反種族歧視立場的懷疑,對給種族歧視煽動者提供平台的社交媒體的抵製,無疑都將事件推向另一個極端。這是一種審查,但反對者的數量和聲音也許都被忽視了。

美國 2016 年總統選舉的結果或許能告訴人們這部分人的聲音有多大。特朗普在競選時,以反 ” 政治正確 ”
作為競選口號,打的牌也是白人至上主義。

即使這位競選人十分反傳統,並口無遮攔地表示,” 這個國家最大的問題就是政治正確 “,但最終出 ” 民調 ”
意料的,贏得搖擺州選票的,還是他。

 

仍會繼續

2015 年出版的《奪回美國:粉碎政治正確性》一書中寫道,” 政治正確 ”
是一個套索,每天都變得越來越緊。奧巴馬時期,這一套索更緊緊地綁縛在白人的嘴巴和手腳之上,他們必須小心翼翼地說話與行動。

這讓我們值得深思,2020 年 ” 黑命貴 ”
運動,表麵上全世界都在為黑人發聲。但是,對少數族裔困境的歸因理解在美國社會並不一致。

 

以民主黨為代表的左派認為社會上許多暴力、貧困、犯罪人群本身是結構性問題所致。於是,為了消除社會不平等,政府應為更多弱勢群體提供製度性幫助

但以共和黨為代表的右派卻不這麽認為。他們大多數時候否認製度性缺陷,黑人等弱勢群體的境遇在他們看來更多是個人問題。

 

兩黨的分歧是美國曆史上的傳統。但是,放到 2020
年的語境下,特別是在有著提倡分裂的總統特朗普的政壇下,很難想象人們如何達成共識。換句話說,支持 ” 黑命貴 ”
的人打得愈火熱,同時反對保護少數族裔的群體也會愈加反對。

政治極化現象顯示民主政治可能正在衰敗。以福山為代表的政治學者認為,美國的分裂首先是由於政客的極化。民主導致了虛弱的政府。這樣的政府需要漫長的決策過程,不斷糾纏於反對意見,最後達到的妥協效果很差,這被福山稱為
” 否決製 ” 政府。

 

 

5 月 30 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山附近,人們手持標語參加抗議活動

政壇極化,議會議員隻會否決新政,難以達成共識,這讓美國等西方國家在積重難返的種族問題上,難以進行大刀闊斧的製度改革。

而放在民眾層麵上,階層極化是導致西方社會分裂的本質。效率至上的資本主義社會裏,隨著每一次工業和科技革命的發展,貧富差距都在進一步擴大。這是曆史的大趨勢,幾乎沒有國家都逃得過。

對於黑人等大部分少數族裔而言,貧困更像是遺傳性的,在日益固化的社會裏,他們難以打破階層和種族的堡壘,找回尊嚴。

6 月 25 日,” 黑命貴 ” 運動領袖之一霍克 · 紐瑟姆在受訪時表示,”
如果這個國家不給我們想要的,那麽我們就要燒掉這個係統,並取代他。”

 

看霍克的回答就能看出,民權運動的好處在於,黑人能通過此找回重新掌控命運的感覺。政府或許也深諳其道。即使是趨向矯枉過正的聲討,得到的官方響應均還算積極。

但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是對社交媒體的抵製、曆史雕像的拆除,還是計算機算法的改變,無論蘋果鍵盤增加了多少個膚色和性別,美國黑人的命運,所經曆的世代貧困都不會因此改變。這裏所謂的政治正確,更像是安慰人的場麵話。

高喊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遊行示威仍會繼續,” 解散警隊,重建社區 ”
的訴求仍會被提及,隻要社會現實中的不平等還在加劇。

而歐美各國該做的,不能隻是用 ” 政治正確 ”
的論調來裱糊。堅持普世價值是一方麵,重新反思並改革民主製度的程序正義,促進機會平等,才是 ” 黑命貴 ”
運動下最真實的訴求與進步。

 
 
以上內容由”南風窗”上傳發布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政治正確”正在掐死美國……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