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怕了!華警:紐約治安惡化勢必殃及華人區

新聞 天君 4周前 (07-15) 25次浏览

隨著全美掀起反警察暴力風潮,紐約市近日宣布削減警察局10億元撥款,相當於減少整個警察隊伍六分之一的資金。與此同時,紐約市槍擊案激增,6月份成為24年來最血腥的6月,總共發生了200多起槍擊事件,這不僅讓人發出疑問:到底是什麽導致槍擊案飆升,在這個時候削減警察資金是明智之舉嗎?

警察開始明哲保身

擔任警探部曼哈頓第二勤務組指揮官、警銜為副督察的盧曉士表示,削減警察資金會導致紐約市治安更加惡化,其實並沒有很多人支持這個舉措,隻不過支持者聲音很大,喊得很用力,事實上很多人喜歡警察,尤其是非裔和亞裔,因為他們通常是罪案的受害者。

對於最近暴力槍案頻發,盧曉士直截了當地指出原因:“警察怕了,不敢有所作為,這就是底線。”

他解釋說,以前警察接到911報警電話,到了現場如果發現可疑的人,會攔下問話,現在警察不會這麽做,除非有人指著那個人說“就是他進我的店裏偷東西”,或“就是他打劫我”,否則警察不會管太多,現在已有警察開始采取這種明哲保身的做法。

解散便衣反罪案專組

這完全改變了紐約警察一個很重要且有效的打擊罪案策略:防範性警務,這種策略是警察試圖在罪案發生之前將其阻止。

警局裏有一個專組很好地體現了這種策略—反罪案專組,然而警察局最近宣布將其解散。反罪案專組共有600人,他們是便衣警察,開著便衣警車在各個分局的轄區裏巡邏,如果發現非法持槍等可疑行為,便會將人攔下搜查,以此來阻止罪案發生。

“他們盯著那些試圖進入店鋪盜竊、盜車、搶劫的人,如果你看到一個壞人正準備搶和偷,你立刻認出來,因為這些人是慣犯,你會將其攔下,但現在已經沒有了防範性警務。”

盧曉士說,反罪案專組是個精英團隊,至於為何將其解散,警察局高層的說法是,因為這個專組經常與民眾發生衝突。

盧曉士指出,這些警察對付的都是些更糟糕的犯罪事件,當你跟壞人打交道時,壞事情總會發生。

不需交保更多犯罪者回到街頭

那麽接下來會導致什麽後果呢?必然是更多罪案發生,下一步由盧曉士所在的警探部處理。

他指出,警探部的工作是“反應性”的,即罪案已經發生後對其作出反應。當警探部偵破了案件,將嫌犯逮捕,交給檢控官起訴,但接著又碰到一個令警察頭痛的問題,新的保釋金法律,讓很多嫌犯不需要交保便釋放出來。

盧曉士說:“警探把不良分子關進監獄,但由於保釋金改革法,他們第二天又回到街上,膽子變得更大,幹更多壞事,把他們抓起來也沒用。”

許多警察對紐約市治安前景表示擔憂,盧曉士也認為,情況還會繼續惡化,至於惡化到什麽程度不得而知,要等到社區無法再忍受了,選出一個支持法律與秩序的新市長,但這不會很快發生,而要等到人們厭倦了罪案,到了忍無可忍地步,才會有轉機。

他說:“我們剛轉了方向,不會很快回頭的,我們剛削減了警察10億撥款,剛廢除了警察用武力製服的手法,要等到將來社區回過頭來說,我們不要更多罪案,我們要警察。”

警察鎖喉術被定為刑事犯罪

對於是否應該廢除鎖喉術,盧曉士認為,應該禁止不當使用鎖喉術,例如喬治·弗洛伊德事件便是警察濫用鎖喉術的例子,因為弗洛伊德當時不對警察構成威脅,但不應該完全廢除。

在最近頒布禁令之前,鎖喉術本來在紐約警察局便是被禁止的,但以前如果警察在某些必要時刻使用,也不會被處罰。

新禁令對鎖喉術進行了嚴格的規定,不限於喉嚨脖頸,以橫隔膜為界限的上半身,都不能扼住,避免鎖住呼吸道。

盧曉士指出,紐約是第一個將警察使用鎖喉術定為刑事犯罪的城市,警察被訓練使用鎖喉術作為製服歹徒的手段,現在廢除了它,卻沒教給警察一個替代辦法,令警察無計可施。

“現在沒有新的訓練來反映新法律的要求,警察很難辦事。”

在全國掀起的反警浪潮也讓警察覺得不公平,很多政客和新聞媒體都不敢替警察說話。

“因為他們怕被罵種族主義者,警察是壞人,是種族主義者,如果你支持警察,你也是種族主義者,”

盧曉士說,“政客應該尊重法律與秩序,尊重受害人,支持警察。”

服務紐約警局23年、曾經擔任警務副總監的退休華裔警官方子源認為,治安惡化必然影響到華人社區,華人社區應引起重視,因為華人向來被視為模範少數族裔,不喜歡站出來說話,也不投票。

他指出,政客來華埠是為了籌款,他們甚至不在乎華人選票,當他們選上後就忘了你,誰聲音喊得最大,他們就聽誰的。

當紐約發生騷亂,華人會淪為受害者,就像不久前抗議警察暴力示威中,一些無政府主義者和地方犯罪分子趁火打劫,打破商店進入搶劫,搶走值錢的鞋子、手袋、電子用品,華埠也被殃及。

方子源認為,保釋金改革法是導致罪案增加的主要原因,它令職業犯罪者又回到街上來。

“有些人是職業犯罪者,過去20年裏紐約警察局把執法重點聚焦於這些人,大部分罪案是少數人幹的,例如職業搶劫案,通常是一個人搶劫10個人,而不是10個人搶劫10個人,但這些人現在都放出來了。”

方子源說:“現在到處都是無秩序,警察雙手被捆綁,有些人趁機作案,他們想,我幹嗎不趁火打劫呢。“

這時候削減警察撥款,方子源認為不是明智之舉。

“最近槍擊案飆升,如何解決問題,當然不可能是趕走警察。看看西雅圖發生的事情,一批示威人士霸占了幾個街區,警察因為政治原因撤走,由於沒有警察管,那些人開槍打死了人,最後政府隻好決定清場,你難道希望同樣的事情發生在紐約嗎?”

“每個生命都是寶貴的,每個警察的生命也是寶貴的,警察保護民眾,在崗位上冒著被攻擊、被開槍的危險,但現在警察得不到支持,他們會想,我該怎麽做,我該繼續自我犧牲還是明哲保身?”

方子源說:“警察隻不過是替罪羊,如果警察出了點差錯就要進監獄,那麽警察還怎麽保護民眾?“

在NYPD服務30年,曾經在皇後區的搶劫重案組任職的伍雅昌也指出,警察是危險職業,有時候要麵臨生死選擇。

“老警察對新警察說,寧願要12個人也不要6個人,意思是,在生死關頭要保護自己,如果你死了,那是6個人給你抬棺,如果你開槍了,將來被控罪,送去法庭還有12個陪審員來決定你的命運。”

伍雅昌指出,現在警察士氣很低,過去5到10年尤其如此,社會上反警情緒高漲,對警察條條框框太多,一出差錯就倒黴,上司也不敢保護你。

他認為警民緊張關係沒法解決,因為這是大環境造成,警察改革也解決不了。

“政客把事情搞得太政治化,現在有些媒體甚至不報道犯罪嫌疑人的種族身份,因為怕觸犯政治正確。”

方子源也指出,媒體怕被指為種族主義,它們想做到政治正確,但現在問題是將犯罪者繩之以法,而不是種族主義問題。

大部分政客一邊倒,不支持警察,其結果將是以社區利益為代價,因此社區應該站出來發聲,應該讓政客明白,如果他們不傾聽民意,選民將把他們選下去。

“現在很多人失去工作,經濟不穩定,人們吃了上頓無下頓,所有這些因素在一起產生了影響,政府應該做些事情來解決問題,但你不能期望一夜間改變一切。“

方子源說:“現在有些人無法無天,無政府主義者打亂社區常態,你要支持警察,讓警察感覺良好,他們才能保護民眾。”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警察怕了!華警:紐約治安惡化勢必殃及華人區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警察怕了!華警:紐約治安惡化勢必殃及華人區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