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

新聞 天君 1周前 (08-02) 18次浏览

“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錢序德、皇甫紅英和李蘭珍三人生前出遊時的合影
受訪者提供

“為了錢。” 回想起家裏的“巨變”,錢立勇總結都是錢害的。

一年前,他的父母、姐姐、外甥女以及堂伯母外出旅遊,最後隻剩外甥女繆某妍回家。

錢立勇姐姐錢某梅在河南商丘一酒店高層跳樓自殺。父親錢某德、母親皇甫某英和堂伯母李某珍的屍體被發現在深圳市羅湖區金景花園一出租屋的冰櫃中。後經警方調查排除他殺,不認定為刑事案件。

一年後,外甥女一紙訴狀,將錢立勇告上法庭,舅甥對簿公堂。繆某妍要求,法院將錢家位於南京市江寧區湯山街道某處房屋相關權利的百分之五十判歸其所有。並在7月30日,於騰訊新聞話題平台上首次“發聲”,談及一年前家中發生的衝突,以及駁斥舅舅錢立勇之前麵對媒體的說辭。

隨後,錢立勇也作出回應。針對多個焦點問題,雙方各執一詞。

一年前,家中老人、長姐以及外甥女出遊原因為何?什麽導致了悲劇接連發生?家中矛盾衝突究竟所為何事?老輩留下的“遺書”真實性如何,能證明什麽……

一年後,舊案重提,仍撲朔迷離。

“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錢某德和皇甫某英錄製視頻截圖
視頻中錢某德表示兒子借錢不還,毆打姐姐錢某梅及其女兒 受訪者提供

焦點一:一家人出遊的原因

“一家人出遊的真正原因是舅舅多次辱罵還有毆打外婆,然後還騙了外公的2萬塊的養老金,母親隻是想帶外公外婆出去散散心。”看著繆某妍發的騰訊號,其舅舅錢立勇表示,“子虛烏有”。

在繆某妍向封麵新聞記者提供的視頻內,其外公,也就是錢立勇的父親,錢某德對著鏡頭,催促錢立勇盡快歸還兩萬塊錢。視頻內,繆某妍外婆皇甫某英也站在一旁。

據繆某妍介紹,該視頻拍攝於南京,時間為2018年7月11日。在此十天前,錢立勇在家中和繆某妍母親以及外婆發生了衝突。

對此,錢立勇予以否認。“我父母是沒有經濟來源的。最開始主要的來源就是因為我在部隊當兵,退伍回來時拿了20至30萬不到。“錢立勇告知,家裏條件不好,別人一般當兵當了兩年就回來了,而自己在部隊呆了12年,這都是為了家庭經濟情況能有所改觀。

他透露,自己在當兵之前,家裏已陷入貧困。“當時父親還想著要去賣血,可知到了怎樣的地步。”

而是否向父親曾借過兩萬塊錢,錢立勇也承認,因為自己的小賣部經營問題,借來作為“周轉”,但自己事後還給了父親。“我還清楚記得,那天是上午陪他去的郵局辦的(還錢)。”

錢立勇告訴記者,姐姐錢某梅離婚後,2016年底開始,經常帶著女兒和母親外出遊遊玩,“印象中不下8次,2017年還把堂伯母(李蘭珍)帶上,而且每次都不打招呼。”

最開始父親錢某德並沒有跟著去旅遊。“我父親患有帕金森和腦血栓這兩種疾病,到醫院檢查後,醫生建議用藥物進行控製。”父親生病後,錢立勇漸漸感覺到家裏的氣氛變了,“我媽有點嫌棄,在家裏吃飯都把他趕到角落裏吃。”

但當“拆遷”的小道消息傳入家中時,錢立勇又感覺到了變化。

“都是為了錢。”他回憶,大概在17年的時候,姐姐和母親聽到外麵瘋傳所住地可能要拆遷,之後就開始帶著父親一起出去玩,直至去世前共計有三次。“老爺子那時候因為生病頭腦智力都跟不上,也可能是招架不住我媽和姐的忽悠,就去了。”據錢立勇說,“拆遷”一事並不可信,至今都未有任何正式的說法。

“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2018年7月初,錢立勇和旅遊回家的錢某梅與母親發生激烈衝突的視頻截圖
受訪者提供

焦點二:2018年7月初家中產生衝突的原因

根據此前報道,2018年的6月,錢某德再次跟隨女兒,老婆在未告知錢立勇的情況下出遊,這次足足失蹤了一個月。

“這期間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錢立勇稱,因為父母和姐姐出門,還帶上了堂伯母(李某珍)。“堂哥堂姐來找我,問母親(李某珍)在哪,讓他還人。”

據錢立勇說,之前父親隨姐姐和母親出遊後,治療帕金森的藥也被姐姐扔了,理由是“藥有三分毒”。但質問姐姐後,對方回複“不關我的事。”

“丟藥這件事讓我非常不解,很擔心父親的身體。因為之前醫生囑咐過,藥不能停,否則可能會癱瘓。如果老人倒下,家庭更顧不過來。”所以,在2018年6月發現失蹤後,他還報了警。

7月初,一家人旅遊歸來,家庭矛盾升級。當天錢立勇與其姐姐和母親發生的衝突,也是目前錢立勇和繆某妍爭論的焦點。衝突現場,在一旁的繆某妍也留下了視頻畫麵。

繆某妍回憶,衝突發生時間是在7月1日晚,“錢某為了要我家的房子對我們進行了毆打。”繆某妍提供的視頻畫麵中,主要是錢立勇與繆某妍母親以及外婆在爭吵,並有相互動手的情況。視頻最後,錢立勇搶走了繆某妍手中的手機,畫麵一陣混亂。

錢立勇記得,發生衝突的時間是在6月29日晚,報警後,7月1日警察來家中進行了調解。他表示,父親已經被停藥半年,竟然還對自己說要斷絕父子關係,這讓他很生氣。

“下午六點,我回到家跟姐姐和母親理論,質問姐姐為什麽出去旅遊不打招呼,為什麽要擅自給父親停藥。”他表示,自己隻是想理論。“但對方好像有目的性,就像要逼我動手。”

錢立勇表示,外甥女手上的視頻說明不了什麽,當時派出所都是有記錄的,到底是誰家暴誰,誰受傷了,都留有說法。“當時我隻是很氣憤,實際情況是我被媽媽一板凳砸在頭上,姐姐也用報紙敲我的頭,我隻是正當防衛了。”他告訴封麵新聞記者,因為受傷自己還去醫院做了檢查,但並未保留相關報告。“想著一家人何必追究那麽多,也就沒留。”

錢立勇說,至今自己老婆都還在問,看了視頻心痛不?“自己真的還挺難過的。”

焦點三:家中老人生前的贍養

2018年7月初的衝突之後,繆某妍、其母親錢某梅、外婆皇甫某英以及外公錢某德就在村裏消失了,二十天後,親戚李某珍也不見了。直到次年五月,傳來了“五人出遊一人還”的消息。

記者從繆某妍處得到了兩個視頻,據她介紹均拍攝於南京,時間為2018年7月11日。其中一段視頻即錢某德要求錢立勇歸還兩萬塊(前文有提及),還有一段視頻就是錢某德針對此前家中衝突,對錢立勇的“控訴”。

視頻中,皇甫某英同樣站在錢某德身邊。錢立德表示,因為兒子錢立勇此前將錢某梅和繆某妍“打得這麽嚴重”,希望錢立勇不要再回來,家中事情已於兒子無關。此外,錢某德也提及,兒子也並未帶他好好看過病,還每次都問他要路費。同時讓錢立勇不要再逼父母離婚。

繆某妍稱,印象中舅舅一直都是欠錢不還。“欠了我媽的錢還有親戚的錢都不還,不能自力更生啃老族,還暴力。在我五六歲的時候就打過我,家裏很多年前就有衝突,以及虐待我外婆外公的行為了。”

她表示,2010年的時候舅舅欠了媽媽近一萬塊錢。“他一直不還,還不承認借過錢,我媽就算了要不到也不要了。”

尤其在外公外婆贍養問題上,繆某妍稱,其和母親每次回去看望外公外婆都會給他們1000塊錢。相比之下,舅舅不僅沒給過一分錢,還每個月問外公要800塊,甚至去市場幫他買菜買肉。上述內容,繆某妍都寫在了騰訊新聞話題上。

“甚至還要買甲魚。”錢立勇“拎”出了繆某妍所寫的“控訴”中的一個細節。“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不吃甲魚的。她居然還寫我讓父親去給我買,從這個細節就知可信度如何。”

同時,錢立勇表示一直都是自己和妻子在單方麵贍養照顧多病的父親、母親。“這幾年來全村人都可以作證,包括媽媽那邊的親戚。”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江寧區湯山街道作廠社區相關負責人說,因當地土地流轉,錢某德每月有1300元的收入,兩夫妻因為這筆錢如何分配有著矛盾,“老頭每月要吃藥,老太要求把錢給她。”錢立勇表示,父親會上交400元給母親,其他的買藥至少都要花800元。“不夠的還得我補上,那時父親雖住在母親那邊,但洗衣服和吃飯都是在我這的。母親以為父親把錢都給了我,她頗為介懷。”

“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疑似錢序德夫婦生前手寫的遺書
受訪者提供

“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疑似錢序德夫婦生前手寫的遺書
受訪者提供

焦點四:家中老人所留房產該由誰繼承?

近日,繆某妍將錢立勇告上了法庭。主張自己對於家中留下的房產有一半的繼承權。而錢立勇不認可外甥女的說法。

記者得知,兩人官司所涉及到的房產為一棟兩層半的樓房,和一套平瓦房。而那套兩層半的樓房,錢立勇表示係他自己出資修建的婚房,雖說在父母的名下,但是屬其個人財產。

“關於房產的證據我們已經提交法院了,包括村民的、社區的、村民的證明也上交法院。”錢立勇告訴封麵新聞記者,修建房屋時父母沒有經濟來源,自己上高中上了一年半輟學後,還跟表哥做鋁合金,門窗的生意,有了一點收入。“當時錢不夠,還找條件比較好的姨夫,借了點材料錢,共3萬塊。”當兵回來後,自己掙了錢又還蓋了另一棟更大的房子。

並且錢立勇認為,自己在父母在世時,盡到了贍養父母的角色,無論從哪方麵講,這棟兩層半的房子都應該是自己的。

在之前的報道中,疑似錢某德和皇甫某英的“遺書”也被公開。兩份“遺書”中,均表明將南京市江寧區湯山街道某處的所有房屋留給繆某妍,並按有手印。這兩份字據,也被繆某妍視為自己擁有“繼承權”的佐證。

錢立勇方麵表示,自己也沒有證據證實此“遺書”的真實性,而且最初是警方查案時發現並提供給家屬的,後來由他提供給了媒體。“我也很疑惑,繆某妍打官司,為何又不將‘遺書’給到法庭。”

繆某妍也向封麵新聞記者透露,自己並沒有將此“遺書”提交給法院。“我隻想拿回屬於我媽媽的那一半,並不想全部拿回。因為不管我舅舅人有多差,畢竟還是我舅舅,我不想把他逼到絕路。”

“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錢某德夫婦和繆某妍、錢某梅及其前夫繆先生五人合影
受訪者提供

焦點五:“五人遊一人還”案件至今存疑

舅甥之間產生的隔閡,還有一個源於錢立勇對於外甥女在“冰櫃藏屍案”後的表現,感到不滿。

就在繆某妍發文當日,錢立勇也在網絡發帖回應此事,稱姐姐和外甥女沒能在家人身體出現問題時送醫或報警存在重大過錯,並稱母親關於三老人屍體被放進出租房冰箱的疑問未得到任何官方給予的實質性答複。

根據其他媒體報道,對此,錢立勇曾向深圳市公安局羅湖區分局和羅湖區檢察院

要求調閱案卷。今年1月15日,羅湖檢察院回函答複稱,經該院刑事監察部門審查認為,公安部門沒有對三位老人非正常死亡事件給予立案符合法律規定。

當記者問到為什麽之前沒有追究繆某妍的責任時,錢立勇稱,最開始得知父母親被藏冰櫃的事,自己也沒有過這種事的處理經驗,隻是當時覺得畢竟三個老人都不在了,姐姐也跳樓自殺了,這個事情就不要再追究了“所以我們就先把老人火化掉,後麵的情況我們再處理。”

他也表示,自己特別想寫一篇文章,名字叫“揪出幕後的黑手”。“現在我回憶並推測,在冰櫃藏屍案發生前,姐姐就已經有憂鬱症。他說,仔細想想很多舉動都不正常。“但外甥女還小,她沒有那麽多心思去構思,這麽多嚴謹的事情也不是一個小孩想出來的,難道後麵沒有黑手嗎?是誰在教她呢?”

對於一年前發生的悲劇,繆某妍也不願過多提及。她在接受其他媒體采訪時表示,之前不願意站出來是怕“激化矛盾”。

她告訴封麵新聞記者,當時媽媽去酒店找她,是想和她吃最後一頓飯。“我倆隻聊了以前家裏的事情,後來她離世我還是從警察口中才知道的,也並沒有給我留話。”

“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一家五人出遊隻一人活” 舅甥“隔空對質”:都是為了錢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