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啟用了新的域名,hkx.eu替換了ducn.net,將提供更優質的資訊。從新開始!

王赫:習近平當前面臨的四重困境

政治 雅惠 1周前 (09-08) 28次浏览

王赫:習近平當前面臨的四重困境

從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兩大事件的跌宕起伏中,人們不難發現,中共政局已越來越混亂了,習近平也越發危殆了。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習沒有一個清晰明白的思路,難以決斷,只能「以拖待變」,這就無形中給反習勢力以上下其手的空間,使形勢無可避免地走向惡化。

香港為例。8月18日170多萬香港民眾冒著滂沱大雨上街和平抗爭,感動了全世界,也觸動了中南海的部分高層。據報導,第二天早上,北京緊急向在港各機構部門負責人傳達習近平的最新表態。習稱:「誰惹的麻煩誰自己解決,自己去善後處理,不要再給中央添壓力。」

習的這個表態其實是大有問題的。其一,只要習沒有明確的、實質性的態度(例如正面回應港人五大訴求),惹麻煩的就有藉口一直惹下去,越惹越大,怎麼會給你善後?其二,只要習不乾淨、利索地處理掉這些人,這些人就會「再給中央添壓力」,讓習來背黑鍋。

果然,習的最新表態傳達後,僅僅安靜了幾天(警方沒用催淚彈清場),從24日起又故態復發,且變本加厲了,25日警方對抗議者首開真槍並使用水炮車。就是故意製造事端、惡化事態,逼習就範。

這,習又能怨誰呢?

習處境之危險,恐怕習自己也是憂心忡忡的吧。本文對習的現況,有如下四個判斷。

第一,習被「假情報」包圍。

中共政治歷來是黑箱操作,「情報因素」在其中起的作用極大。習上台以來「打虎」立威,打掉的只能是有限的台上的頭面人物,而中共各種錯綜複雜政治勢力的龐大根基,習是不可能一鍋端掉的。江曾派系長期經營把持的中共情報系統,實際上習並沒有收編過來,反而被反習勢力所利用。

例如,根據香港《爭鳴》2016年3月號披露,中共十八大以來,由於絕密情報外泄,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曾多次遭到有部署、有針對性的「暴力謀害」。又如,西方媒體不時爆料習近平家族、栗戰書家族腐敗。由此,中共情報系統反叛的影子不難窺見。然而,包圍習近平的「假情報」是全方位的,何止於此。

更嚴重的是,中共體制嚴控輿論,沒有新聞自由、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更把「假情報」的危害放大了無數倍。習在中美貿易戰中出現的誤判,外界評論認為是「體制性誤判」。

第二,中共暗鬥越來越厲害,你死我活。

「鬥」是中共邪惡基因之一,陷入其中則不得不「鬥」。但表面上還要講面子,標榜「團結」,所以表現是暗鬥。習的上台是鬥出來的(胡習聯手扳倒薄熙來),能把位置坐下來也是鬥出來的(例如打掉周永康和兩個軍委副主席),現在能不能走出險境更得鬥。

目前,中共陷入中美貿易戰香港民主運動兩大危機;而10月1日的「七十大慶」和拖了一年多而在年內不得不開的「四中全會」,這時間壓力使兩大危機更顯突出,中共暗鬥更加激烈,習早已內外交迫。這從最近的幾件事中可一窺端倪。

其一,今年「北戴河會議」甫一結束,8月19日習近平第一個亮相的地點是甘肅敦煌莫高窟,次日則來到張掖市高台縣,向西路軍死難者敬獻花籃。外界注意到,西路軍事件是中共黨史中的特大冤案(毛澤東借西北回民馬家軍彪悍騎兵殲滅3萬紅軍精銳以除掉心腹大患張國燾),認為習近平此舉是要向外界表示,他目前也處於類似張國燾的地位,被黨內其它派系「借美殺人」;奇怪的是,陪同習近平考察的中央官員是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副總理劉鶴、全國政協副主席何立峰,都是習近平的親信與浙閩舊部,他們與此次考察並無關係,而其他相關的副總理為什麼不陪同?照中國問題專家林保華先生的話說,難道中共內鬥已經到了「官至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

其二,8月上旬,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連續複製文革版面,粗體紅字刊載習近平語錄;前述習近平視察甘肅期間,《人民日報》再次歡呼「人民領袖人民愛」,歡迎人群中竟有人喊出「總書記萬歲」。今年年初中共中央曾發布關於抵制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的文件,那麼這些是不是屬於「低級紅」「高級黑」?

離奇的是,就在此際,《人民日報》旗下的兩個微信公眾號——「人民閱讀」和「人民日報出版社」同時發表了題為「鄧小平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的一篇舊文。雖然文章很快就被刪除,但是矛頭所向均被外界認為是習近平。外媒認為習近平同時受熱捧遇冷箭,說明中共高層政局詭異。

其三,8月23日貿易戰突然升級後,美國總統川普26日表示接獲兩通中國官員要求重啟談判的電話,川普還表示中國政局隨時可能有大事發生。中共外交部則表示「沒聽說過」,不過卻遭到川普打臉,透露中共副總理劉鶴與他的團隊進行了接觸。外界評論認為,習近平不太可能不知道劉鶴打了電話,外交部還這麼凶狠打臉,這使中共高層的分裂演變為國際外交問題,凸顯「習被鷹派挾持的程度恐怕已經相當惡化了」。(8月29日,川普說「今天安排有不同級別的(美中貿易)會談」,已委婉證明了中共致電求談判的真實性。)

第三,習「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

胡錦濤執政10年,被江澤民架空,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習引以為戒,一路搏殺,「打虎拍蠅」,風生水起,漸入佳境;但到關鍵時刻,卻未一搗黃龍,反與腐敗總教練、與政治敵手江、曾妥協,換取所謂「核心」地位、習「新時代思想」入黨章憲法、取消國家主席限任制,使政局急轉直下,致習自身於險地,「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

這是因為,名義上的權力不等於實際運用的權力(否則,胡錦濤也不會受制於江澤民了)。中共腐敗透頂,「打虎」使習幾乎與所有中共政治派系為敵,「拍蠅」使習與整個中共體制為敵。不僅上層官員對習敷衍了事,幾乎整個官僚階層都視習為異己;前者可以「秦嶺別墅案」為代表,習的6次批示都無效,只能派中紀委副書記親自上陣來「政治」解決;後者可以「雷洋案」為典型,習的初衷是嚴查和嚴懲明顯違法的執法人員,但遭到中共公安系統的抵制,北京公安局4,000多名警察聯名給最高層寫信,稱因雷洋案抓捕他們的「戰友」,令他們的「士氣」受到打擊,「形象」遭到破壞,並 「漲了犯罪分子和敵對勢力的志氣」,致使此案不了了之。

這裡僅講習、江妥協對習「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的直接影響。其一,王岐山被迫卸任常委職務,雖然隨即出任國家副主席、號稱「第八常委」,但實際上是被邊緣化了(王自稱只是個禮儀性職務)。這個後果是巨大的。在前五年,王岐山其實是習的操盤手,走了王,就沒人能頂上了,大家都看到了趙樂際與王岐山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其二,韓正出任常委,雖然排名最後,但成為了國務院第一副總理,還意外兼任了「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這一職務上屆是由人大委員長兼任的)。這個安排現在看來是相當糟糕的。不僅目前的香港事件,韓正脫不了干係;中美貿易協議被攪局,韓與有力焉;而且韓還盯著總理的位置(有外界評論說:韓正能否當總理端看李克強還能撐多久)。韓正還只是一顆明的棋子。

其三,王滬寧出任常委,排名第五,主管中共中央書記處常務工作。作為「三朝國師」、「中共大腦」,王在政壇上的實際作用遠大於中共歷史上的陳伯達(曾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三)、胡喬木(僅是政治局委員)等人。習上台後「向左轉」的一系列動作和當前的貿易戰香港兩大危機,與王所提供的理論框架、戰略視野、政策規劃、決策選擇是密切相關的。外界評論,王是江派對付習的一個軟刀子、一枚暗的棋子。在思維上、思路上,習被王牽著走,被牽到溝裡了還摸不到北。

總之,從當前局面看,韓正、王滬寧暗有江、曾支撐,明有中共體制力量可資利用,對習的誤導和掣肘甚大,相較而言,李克強、栗戰書、汪洋、趙樂際就顯得沒有多大發言權了。就發揮作用而言,李克強比不了溫家寶(胡溫一體),栗戰書趕不上張德江(張在大人委員長和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這兩個職務上可是狠狠地玩了一把)。汪洋被扔在政協虛耗,不能盡其用,外界惋惜。

到了如此地步,習政令能出中南海,才是怪事。

第四,中共牽了驢,讓習去當拔橛子的人。

中共竊國70年,壞事做絕。民間早有說道:中共「解放」是搶劫,「改革」是分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其實就是最惡劣的權貴資本主義,全國資源幾乎被幾百個權貴家族壟斷,兩極分化已達到了極限。其實,包括最高層在內,找不到一個真信中共的人,不過都只是利用中共這個體制攫取利益而已。中國這個火藥桶隨時可能爆炸。

國家到了這個地步,心知肚明的中共即得利益者階層,早就有了「末日準備」。比如薄熙來就是「裸官」,巨額財富轉移到了海外。而近日,中共海外發動的所謂大陸留學生「撐港警」集會上,在加拿大出現了法拉利等豪車隊,這些富二代官二代還用髒話罵「窮X」。這也是「末日準備」的一個明證。

中共禍國無窮,人們奮起自救,於是逾3.3億人次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大潮」席捲神州,中共在中國存在的根已被拔掉了,已到了一推就倒的地步。在這種情況下,中共選擇了習近平來挽救其之生存,這也是為什麼中共十八大後廢除「九龍治水式」的「九常委制」而改為「七常委制」,習近平能成為「核心」(據說有最後決斷權)和成功廢除國家主席限任制的深層原因。

這樣,就出現了中共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個狀態,現在不是中共在維護習近平的權力,而是習近平在維護中共的權力。

在中共歷史上,從陳獨秀被開除出黨到趙紫陽被幽禁十六年,中共絕大多數總書記都沒有好下場,而「能生存下來的領導人不是能操縱黨的,而是摸透了黨的,順著黨的邪勁兒走,能給黨加持能量,能幫助黨度過危機的。難怪共產黨員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就是不能與黨鬥,都是黨的馴服工具,最高境界也就是互相利用」。(《九評共產黨》語)

現在,習近平和中共的關係發生了歷史性的逆轉。外界對此也有所覺察,例如2018年3月5日,《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了題為「更強大的習近平,更弱小的共產黨?」的評論,文章說,「中國共產黨在很大程度上贊同習近平奪取權力,希望他能帶領中國(中共)度過接下來的巨大挑戰,但共產黨這麼做是在拿自己的生存冒險。」

其實,對習近平而言,中共這麼做是非常卑鄙的。中共牽了驢,卻讓習去充當那個拔橛子的人,這是置習於萬劫不復之地。

如果,習近平一定要當中共的替罪羊,那一定是被權欲沖昏了頭。

如果,習近平還想自救,就須心明眼明、果斷立決,把名義上的權力變為實際運用的權力,利用這個歷史性的機遇,不僅救己而且救國。#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週刊2019.9月號/第7期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王赫:習近平當前面臨的四重困境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