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內幕:習近平誤判香港選情的兩大原因

政治 欣怡 3周前 (11-27) 63次浏览

內幕:習近平誤判香港選情的兩大原因

在歷時逾5個月的反送中運動中,強大民意的席捲香港,親共的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幾乎全面崩盤,民主派大獲全勝。報導指,此結果令北京高層震驚,沒想到會如此慘敗。從各種跡象顯示,習近平誤判了香港局勢。

除了假情報因素外,有資深媒體人認為,北京對香港誤判還有「鬥爭」心態。

香港區選 親共派大敗

11月24日舉行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人數與投票率都創下新紀錄。25日最終結果出爐,在18區共452個議席中,民主派拿下389席,建制派慘敗,只剩60席,打破了超過20年區議會由建制派把持的狀況。

此結果也反映出港人用選票向中共及港府的暴政說「不」,更被認為是直接反映香港真實民意的「代理公投」。

消息:北京對選舉結果吃驚 沒料到輸得如此慘

緊接著選舉結果而來的,是香港親共媒體發出的「誤判」檢討。

網媒香港01引述消息指,北京對選舉戰果感到吃驚,雖然早知建制派形勢不利,但直言沒想過會輸得如此「慘烈」,在這種從未想像過的惡劣情勢下,北京或會重新考慮林鄭月娥的去留。

消息人士指,北京對24日的結果大感吃驚,「投票前兩星期,爆出中大、理大的混亂,吐露港紅隧被堵,又有(食環署外判清潔工)羅伯被掟磚擊斃,北京評估『反暴力』的民情足以抵銷修例風波的部分衝擊力,怎知這場海嘯的威力會這麼大!」

消息人士還指,區選結果如此震撼,北京必會重新評估香港局勢,最後或會調整策略,不能只圍著「止暴制亂」的軸子來轉。

11月4日,習近平在上海會見了特首林鄭月娥。習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11月14日,習近平又在巴西稱「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最緊迫任務。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董立文向中央社表示,這個結果也讓習近平難堪,因為習近平不久前才接見林鄭月娥,並對她帶領的港府給予「高度相信,充分肯定」,顯示出習近平對香港局勢存在嚴重的誤判。

中共誤判局勢:原估計建制派會在選舉中取勝

選舉結果出台後,「外交政策」雜誌資深編輯巴默(James Palmer)以「港人打破了北京的勝利幻想」為題的文章指,北京媒體新聞部裡一片驚慌失措,急著尋找能對中共有利的說法。

巴默向《人民日報》、英文《中國日報》及《環球時報》英文版的編輯和新聞工作者查問,得知三家官方喉舌媒體11月24日區選前已假定建制派大勝,並預測何君堯等人的得票增多,版位留空票數一格有待填寫。

美國之音引用香港獨立時評人桑普的話指,北京原本預計建制派能夠小勝,但現在的結果令北京倍感意外。這名時評人說:「上個禮拜,據傳韓正到深圳坐鎮,當時問,(民主派)能從上一屆的125席增加到多少。據傳,報了一個數字是180(席)。他覺得這個數字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民主派(席次)沒有過半, 270(席)才過半。現在不是180,而是389,相差太懸殊!」

有海外媒體人在視頻節目中表示,北京預估是建制派將取得大的勝利。官媒中共《人民日報》、《中國日報》等,他們已準備好了建制派取得大勝利的稿件和視頻。選舉前,《中國日報》在Twitter還寫下了「香港這次之所以這麼多人參與投票,這麼高的投票熱情,是因為香港民眾如此希望能夠平息這場動亂。」

在這次區議會選舉之前,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上,也充斥著有利於香港建制派的「樂觀」言論。如,在廣為流傳的「拭目以待: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一文中,作者分析指,最近一到兩週的「三罷」暴力行為讓這部人(中間派選民)產生比較大的反感,能夠幫助動員他們出來支持建制派,「建制派還是很有希望獲得成功的。」

分析:中共影響區議會選舉民意的手法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自「四中全會」後,中共與港府對付香港示威者的手法,開始出現了變化。港府和港警的政治操作就是通過港警自身的暴力升級,希望抗爭者克制不住,也出現暴力升級,令民意反感及引起部分溫和支持者的不滿。

李林一說,中共的目的,在於通過大幅渲染這段時間內抗爭者的暴力行為,來影響區議會的選舉結果。

這一點從中共智囊的講話中也可以看出端倪。

中共智囊、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高研院、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11月初接受港媒採訪時表示,中央未必那麼著急去解決香港問題。

田飛龍稱,既然大多數民意不轉變,沉默、觀望甚至怯懦,(中共)中央不著急,用時間與成本來擠壓民意中的機會主義水分,最終形成支持「一國兩制」融合發展的穩定多數民意。

11月12日,香港交警在無警告的情況下開了實彈,擊中一名中五生。這名學生最終不得不切除了一個腎臟和部分肝臟。其後,港警與中共對開槍警察死撐,引發香港學生的怒火。之後出現了港警攻打中大、理大的事件,雙方暴力升級。

與此同時,中共及親共媒體大幅渲染的卻是一名「李伯」被人縱火燒傷的事件。同時渲染的,還有港警裝甲車如何被示威者汽油彈擊中等等場景。《環球時報》還在選舉前,特意發出大陸人在港「地獄經歷」的報道,試圖煽動港人對示威者的仇恨。

大紀元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回過頭看這些手法,對港人的影響並不大。但是這些做法,都體現出了中共高層對香港局勢並無準確把握。換句話說,在區議會選舉前,當局對形勢有較大誤判,才做出了這種近似無效的文宣動作。

中共政治局決策體系建立在假情報之上

中共高層的決策之所以出現誤判,一個原因是各個系統提供的都是假情報,這種狀況也是中共這個體制造成的。

據《金融時報》在10月中的報導,一位已經與中共打交道近30年的美國高級官員表示,他在最近一次訪問北京時感到震驚,因為上層聽到的是下層傳遞上來的假消息,就連政治局級官員的簡報也是如此。

「他們似乎得到的是非常糟糕的信息」,「他們一直在說假話」,這位美國官員說。

報導說,在香港問題上,中共官員即使在私人場合也堅持官方的說法,即美國和英國的「黑手」引發了香港動盪。從港府到習近平本人都持有這種說法,他們沒有意識到香港不代表民意的政治體制、港府官員的無能和日益嚴重的經濟不平等才是破壞穩定的原因。

報導提到,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習近平上台後,承襲了中共的專制制度,並且他的執政策略更加僵化,這種僵化的共產黨決策方式可能擅長進行建設基礎設施、壓制異議人士和審查互聯網;但是在傳遞信息方面,即把一個壞消息從低層傳遞到中共高層的時候,這種體制就是極其糟糕的。

報導舉例說,非洲豬瘟橫行的時候,中共的農村官員不向省級政府報告「壞消息」,而北京還考慮到,徹底治理豬瘟需要耗費巨大的財力,因此導致(豬瘟難以控制)。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9月則對《信報月刊》表示,錯誤的情報,導致北京對香港有一個嚴重的誤判。

程翔認為,這些情報人員在香港「無人無物」,只能依賴地下黨、中聯辦替他們穿針引線,結果接觸的都是親中圈子,只能聽到一種聲音。「這樣上去的意見,就必然是偏頗的。」

不止如此,報告交上去還得經過層層篩選,一位處長(中層幹部)的報告,竟要經過8至10個關卡才能到達政治局常委手上,過程中,任何尖銳的意見都會被磨平。程翔分享了一個親耳聽到的例子:報告原本寫「香港問題成為我們面對的一個新挑戰」,去到第三關,「挑戰」兩個字不能用,被改成「課題」,事件的嚴重性失去了很多,「這說明,你如實反映香港情況的嚴重性,根本就上不去。」

程翔說,現在中共在香港有一套相當複雜、緊密的情報系統,許多與香港有往來的內地省市的公安廳、國安、軍隊在香港都有「耳目」,主要以私人公司形式掩護,「如果有一個班子能夠真正接觸到香港社會,何須這麼多人?」

中共的「鬥爭心態」

中共高層誤判的另一個原因是「鬥爭心態」。

程翔說,「因為中共起家,正是蘇聯扶植,以顛覆國家民意的政權。在中共的DNA內已有一套機制,收外國的錢,武裝割據。這是它的成長歷史。」

程翔認為,再加上世紀九十年代蘇聯解體,中共認定幕後黑手是美國,目的是要瓦解共產主義陣營,故根深蒂固相信「美國亡我之心不死」。

香港有150多年殖民歷史,即使1997年收回主權,北京仍然一直擔心這個南方邊緣城市,會成為英美顛覆中國的基地。

程翔記得,當年起草《基本法》,時任港澳辦副主任魯平曾對他說:「香港只能夠是經濟城市,不能夠是政治城市。」他隨即反駁:「沒有政治自由,怎能保障經濟自由?」並舉例說明,「不要政治城市,那就要控制資訊流通,這樣香港就不可能成為一個金融中心。」

魯平沒有因此放棄,不久後又提出要在(基本法)寫上:「香港不可以成為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基地。」這句話原本印在李鵬1990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初稿中,後來因為港區人大代表大力反對,在終稿中刪除了。程翔說,當時「六四」剛過去不久,建制派見到這句話很「火滾」,一致要求李鵬刪去。

中共每每以「鬥爭」角度思考問題,「內部就是階級鬥爭,香港問題就是國際鬥爭」。

去年,中國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徐焰在論壇上斷言:「香港人成分最壞」,因為一有國民黨殘餘,二有大飢荒逃民,三有殖民地遺民。「這種階級分析,動不動就以『鬥』的角度去處理香港問題」,程翔說道。

2003年50萬港人反對23條,中央大為錯愕,事後派了很多人來香港「收風」,出現「全黨解香港」一說,即黨的所有系統都空群出動。這麼多人來,理論上應該可以查出真相,但事實卻非如此。程翔接觸過大量「收風者」,發現全部人對香港都有三個先入為主的印象:

一、 香港人長期在殖民地生活,沒有國家意識;
二、 英國在撤離香港後,一定會給中國留下「蘇州屎」;
三、 西方一定不會甘心讓香港從西方陣營的一分子,變成中共陣營的一分子,故會千方百計阻擾回歸的進程。

分析:中共始終生活在害怕被消滅的恐懼之中

在區議會選舉之後,《環球時報》的社評,再次抹黑西方試圖用種種手法影響香港區議會選舉。

11月25日,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發表社評抹黑指,BBC報導鄭文傑受酷刑、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澳大利亞媒體報導中國間諜王立強「叛逃」,作為西方插手香港事務的「拙劣手段」,這些都是衝著區議會選舉來的。

李林一分析,事實當然不是《環時》所說的那樣。但是究其思維方式,出發點是一種對滅亡的恐懼,從而產生一種鬥爭心態。也正如《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所說,共產黨抱著不惜一切手段也要砸爛舊世界的決心出世,卻發現它不得不首先面對一個更為現實的問題:如何能不被消滅而生存下來。因此,共產黨始終生活在害怕被消滅掉的恐懼之中。生存,成為共產黨邪教的頭等大事,一切的一切。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內幕:習近平誤判香港選情的兩大原因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