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35歲高以翔猝逝浙江 折射陸影視圈嚴峻寒冬

政治 欣怡 2周前 (11-28) 39次浏览

35歲高以翔猝逝浙江 折射陸影視圈嚴峻寒冬

35歲的台灣藝人高以翔,11月27日凌晨在寧波錄製浙江衛視真人秀《追我吧》過程中暈倒,經送醫搶救後宣告不治,消息震撼演藝圈。事件除了引人反思大陸綜藝節目之亂象,也再次讓外界聚焦大陸影視圈寒冬之慘狀。

大陸綜藝節目亂象

據陸媒報導,外形高大帥氣的高以翔,以電視劇《遇見王瀝川》在大陸走紅。11月27日凌晨,他因拍真人秀《追我吧》在追逐途中突然大叫一聲「我不行了」後暈倒,拍攝組的攝影師以為是節目效果,並沒有及時反應。而一同拍攝節目的演員黃景瑜見狀後急到失控大喊:「還拍!救命啊!」「醫生呢?」

報導引述網友的爆料指,高以翔被送到醫院時,已經「瞳孔放大至邊緣」。《追我吧》節目在聲明中稱,醫院最終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

高以翔意外猝逝,讓許多人都不敢相信。而讓粉絲遺憾的還有,高以翔仍有多部已經殺青的作品還沒來得及面世,包括遭中共官方撤檔的《蘭心大劇院》等。

現在距離高以翔參演的電影《囧媽》上映不到兩個月,痛失合作演員的大陸導演徐崢,27日下午在微博忍不住感嘆:「太難過了!這麼完美的一個人!」在博文中,徐崢向《追我吧》節目組喊話:「節目的安全防範意識也太差了,絕對要負責任啊!」

除了兩岸三地的媒體紛紛報導高以翔在大陸拍節目猝逝的消息,BBC、CNN、《每日郵報》(Daily Mail)等多家海外媒體也報導了網民在《追我吧》的微博留言,這些留言都要求製作組等相關單位承擔事故責任。

與此同時,「新浪娛樂」曝光了高以翔與《追我吧》的合同。其中顯示,高以翔這次是在《追我吧》固定班底黃景瑜的邀請下,以66萬台幣(約合15萬人民幣)的友情價錄製該期節目。合同中要求「藝人自願參加並承擔一切後果」,更扎眼的是,合同還「要求藝人保證自己身體狀況良好,沒有任何有礙或不利於參與節目的身體或精神上的損傷或疾病,也不存在其它可能影響該節目錄製的事宜」。

有評論說,該合同體現了「藝人的權利和義務極其不對等」。不少網民看到後,均批評該合同霸道。而這一切,都表明製作方為了一個「錢」字。

據騰訊網報導,在事件發生後,雖然《追我吧》發聲明表示對高以翔的猝逝「感到無比痛心和萬分悲慟」,但網民認為節目組的聲明毫無誠意:「浙江衛視《追我吧》導演組不是第一時間致歉,而是發文公開甩鍋,推卸自己的責任。」「更過分的是,他們還在第一時間對微博上之前的發文進行了修改,急忙去掉了《追我吧》節目的冠名商,也就是說他們在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保人,而是保錢。」

藝人對綜藝的無奈選擇

《追我吧》是一檔都市夜景追跑競技秀綜藝節目,香港藝人陳偉霆以及大陸藝人范丞丞、宋祖兒、黃景瑜等擔任常駐節目班底,高以翔作為嘉賓來錄製新的一期。

資料顯示,該節目設置的環節難度頗高,有梅花樁、飛檐走壁、平衡滾筒、70米爬樓和高空速降等。在錄製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參與節目的嘉賓需全程奔跑,對人的體力及耐力有很高的要求,不亞於專業運動訓練,連中國國家體操運動員李小鵬參與錄製時都覺得很累,表示「接受不了節目強度」。

據報導,在此前的節目中,范丞丞和畢雯珺跑時不止吐過一次,李振寧曾被抬到救護車上去吸氧,就連專業拳擊運動員出身的鄒市明,也在錄製這個節目時吸過氧。

被視為大陸收視率利器的明星綜藝,近年來事故頻發。而事故頻出的背後,既是各家綜藝為競爭收視率而「不擇手段」,也是藝人在大陸影視寒冬之下的無奈選擇。

事實上,從演員到票房,再到電影公司,各個方面的信息無不顯示,大陸影視行業的寒冬越來越嚴峻。

藝人不得不層層降級:電影演員轉戰電視劇,電視劇一線演員去演配角,原來的配角只能演更小的配角,連許多一線明星也都普遍處於焦慮之中。

不久前,新疆演員迪麗熱巴在一檔公益節目中自曝已快賦閒一年,不得不去參加綜藝節目。她還公開喊話導演,她自己有的是時間,希望導演們拍戲時考慮她承擔角色。

年過不惑的知名演員姚晨,曾在《星空演講》上說,自己在最成熟的狀態下,演繹事業卻陷入了無戲可拍的最尷尬境地。

以童星出道的楊冪,一直被稱為「拚命三娘」,曾憑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集暴紅,媒體評論說,她現在「也只能靠綜藝節目刷存在感」。

袁弘在節目中透露,他現在開始考慮只能演男三的劇本。黃曉明在沒戲可演的情況下,接下了于正操刀的被廣泛詬病的「耽美劇」(網絡詞,耽美小說、動漫等作品改成的影視劇)。

陸影視圈寒冬日趨嚴峻

自去年范冰冰偷稅漏稅事件之後,中共當局取消對藝人和影視圈的減稅優惠政策,明星的稅率由最低的6.7%飆升至42%,隨即有30套電視劇和逾40部電影叫停。

與此同時,中美貿易戰導致中國的經濟嚴重下滑,加上中共官方對意識形態的管控日益加劇,嚴格審查劇本,不少題材都被當局視為敏感和禁區,因此開拍和播映的批文審批時間越來越長,令投資方望而卻步。

「天眼查」的數據顯示,2019年以來,有1884家影視公司關停,具體表現狀態為公司註銷、吊銷、清算、停業。金融行業的某基金人士表示,「去年開始,我們就很少投資純內容的公司了,預計一兩年內都不會再考慮投資影視(公司)。」

受直接影響,當然是作品數量急劇減少。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大陸拍攝製作電視劇備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減少27%;拍攝製作電視劇備案共24,617集,比去年同期的35,209集減少30%。

「橫店影視城」官網劇組動態公告日前也顯示,今年的開機率較去年下滑近45%。

大陸有相關機構對青年演員的生活狀況進行調查,發現超過半數的青年演員「無法依靠表演維持自己的生活」。有財經分析師稱,影視是二八定律極為突出的行業,80%的資源掌握在20%的人手中,絕大部分從業者處於產業鏈低端,他們沒有選擇權,更沒有退路。

另有金融人士認為,電視劇行業不景氣的原因有兩點:一方面衛視收入下滑,電視劇播放重心由傳統衛視向網絡視頻平台傾斜;而大陸視頻平台在經歷「野蠻發展」後,「優愛騰」(優酷、愛奇藝、騰訊)三足鼎立格局基本形成,在同時處於虧損狀態的背景下,這三家平台聯手遏制演員薪酬和製片成本。

有分析指,在多重不利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大陸影視業已經進入嚴峻的寒冬,包括原來在大陸拍戲許多港台藝人,都面臨較嚴重的工作危機。#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35歲高以翔猝逝浙江 折射陸影視圈嚴峻寒冬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