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的女性內衣

文化 欣怡 2个月前 (09-03) 21次浏览
中國古代內衣是以一種朦朦朧朧、時隱時顯、含羞內斂來抒發對美、情以及身體表現的企望。尤其在民間,中國古代內衣表現著更多的優雅與浪漫,通過內衣來傳頌身體語言更具想像力與創造力,給中華服飾文化增添了不少的生動和瀟灑。

中國古代的女性內衣

  情和藝是中國古代內衣的完美結合。如果是覆蓋胸背的前後片式內衣,一定是前片表願望,後片表浪漫。內衣表達的是情感,它是女性私密空間中的悄悄話語,因為社會觀念的限制,所有的人生理想在外衣上根本不敢體現,但在內衣上,可以充分描畫,盡情吐露。它的精緻之處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中國古代的女性內衣

  款式獨特

  中國古代女子內衣在造型理念上,強調在內衣的方寸之間通過巧妙分割來塑形修身。在款式結構的經營中注重平面形態的不同分割與布局,在奇巧的方寸分割中體現獨到的創意理念,達到平中出奇、平中出神、平中生韻。中國古代女子內衣的制式既具有合乎人體裝束的自然屬性又與習俗禮儀的社會屬性相對應。它所包含的「因人定製」、「因題定性」、 「因俗定款」等一系列制式特徵,充分體現著中國古代女子內衣文化的深邃廣奧。它從外形設計到具體的某一細節,均明晰地折射著當時的社會文化與表現。它在款式藝術的創造法則中既有長短寬窄的穿插,又有厚薄動靜的變化。中國古代女子內衣的款式結構有「前後覆繞式」與「前胸單片式」兩種,分別來「覆蓋胸背」和 「覆蓋胸乳」。從目前的研究來看,款式有長方形、正方形、菱形、如意形、扇形、三角形、仿動植物形態等數大類。

  色彩絢爛

  中國古代女子內衣藝術在色彩的創造方面有著極其豐富的想像力,體現在色彩的多樣性,地域的鮮明性,金銀的巧用化等方面。明代大詩人李漁在《閒情偶寄》中便形象地道出了人、色彩、內在服飾的異面關係。「富貴之家,凡有錦衣繡裳,皆可服之與內,五色粲然,使一衣勝似一衣……」中國古代女子內衣的色彩經營上以「濃烈煽情的對比法」和「溫情含蓄的調和法」最具特色,濃烈煽情的對比法中如紅與綠,藍與黃的強烈反差來營造一種對比力度,再用黑白、金銀的間隔穿插達到豐富的效果。在色彩安排的位置上也各不相同,有居中式、角隅式、散點式、滿地式等;溫情含蓄的調和法以相似、近似、同一的色彩配置經過不同的色彩面積和方位的安排,產生溫情而含蓄,雅致而恬美的裝飾效果,例如:用一種色彩不同深淺的層次漸變來形成暈染的溫情效應。

  材料精美

  中國歷史上素以「絲綢王國」慣稱,除了布衣外,一些達官顯貴均穿著絲綢服飾,絲綢由於固有的柔軟舒適的特徵而備受女性喜愛,成為內衣面料的首選。作為內衣的絲綢品種很多,主要有織錦、花綾、紗、羅、絹、緙絲等。

  手法豐富

  中國古代女子內衣在成衣創造上同樣極富藝術創造力, 的裝飾手法分別有繡、鑲、貼、補、嵌等多種技法。單在手工針法上就講究不皺、不松、不緊、不裂。追求外觀的平服、順直、薄松、輕軟。在內衣製作上強調局部綴飾的魅力,例如:乳房部位的吊帶與衣片的連接部位,用不同的盤花圖案扣來裝飾,使之奇巧動人,有的盤扣還鑲有金銀絲線,顯得精美絕倫。在內衣的刺繡方面,強調能、巧、妙、神的藝術原則。針法上有平針繡、繞針繡、編針繡等,尤其是定針繡大膽地在紋樣上用釘針、盤針、連物、堆綾、緝珠、貼布等方法在內衣上作二度裝飾,極大地豐富了中國古代女子內衣的裝飾語彙。

  中國古代女子內衣是一部寄情的文化史,它在「僅覆胸乳」的不同幾何形態分割中達到身體與社會表情、身體與人生價值的交相輝映,並通過這個表現的平台來傳遞女子不同時代與文化的價值理念,吐露內在情愫。

  中國古代女子內衣小知識

  抹胸

  是一種「胸間小衣」是「肚兜」的前身,始於南北朝,是唐宋時期內衣的稱謂,結構上以緊束前胸為特徵,以防風寒,用於約束和固定乳部。

  主腰

  是明清時期婦女的貼身之衣,「主」是指系扣的意思,通常為宮女所穿的款式,強調刺繡裝飾。

  褻衣

  女子貼身穿的上衣,也就是肚兜中的上兜,它以不能輕易示人的服用性質而得名,造型如同今日的汗衫。

中國古代的女性內衣

  肚兜

  也稱「兜肚」以正方或菱形的衣片,有素色和刺繡紋樣之分,貼身護在胸乳腹部位,有束帶套於後頸,左右兩角裝有繩帶,繫於後背,還有有袋無袋之分,袋中通常裝有薑桂及麝香等藥物,用作治腹部冷痛虛寒。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中國古代的女性內衣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國古代的女性內衣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