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怪神佛不救難,早有勸言人不識!

文化 雅婷 2个月前 (09-03) 28次浏览

「宋朝時期,風景優美、依山而建的村子裡有一家人正在歡天喜地的迎娶新娘,新人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對拜,全村的人都高高興興來吃吃喝喝,吹吹打打,好不熱鬧。洞悉世事的濟公和尚搖著他那把破扇子,瘋瘋癲癲的也來了,他告訴村民,大山將忽然倒塌,埋沒整個村莊。濟公的話被人們當成瘋話,村里人推推罵罵,新娘勸住大家,供給瘋和尚一碗飯,濟公心生一計,一把搶過新娘,背起來就跑。瘋和尚強搶新娘,這還得了!於是正在喝喜酒的人全部跑出來,追趕出村,這時,村後的那座大山忽然倒塌,村子蕩然無存……」

莫怪神佛不救難,早有勸言人不識!

《濟公搶親》

這就是著名的《濟公搶親》的故事。在我們東方的文明歷史中,留下了很多神明在危難之時點化救人的故事。這裡特別收集了幾個與朋友們分享,也許對我們今天的人們有所幫助。

「筷棗梨,大火燒」

定陵是明朝神宗的陵墓,是神宗朱翊鈞從幾處風水寶地中挑選出來的,但這處建在風水寶地上的陵墓確遭到過幾次大火的焚燒。

一般說來,坐落在風水寶地的皇陵是很少會遭遇大火破壞的,而定陵為什麼會幾次遇到大火的破壞呢?原來,在神宗生前就受到過火神的警告。

神宗朱翊鈞是明朝的第十三個皇帝,他十歲登基,二十一歲就興師動眾地為自己選址修造陵墓。然而陵墓建成後,神宗卻二十五年不再上朝,整日沉湎於酒色之中。這期間,其不聽勸諫,不僅自己在後宮任情縱慾、尋歡作樂,也放縱朝中文官集團的黨爭,致使明朝政治日益腐敗黑暗,東北的女真趁虛興起,從而加速了明朝的滅亡,而被後人稱為昏君。

傳說,神宗正在一日的睡夢中,看見了紅臉、紅髮、穿紅衣的火神爺,火神稱由於昏庸無道的神宗勞民傷財大興陵墓建設,致使天下百姓怨聲載道,因而上天命火神來懲罰他,將燒毀他的定陵。神宗夢中受到驚嚇,醒來後其左眼竟不能睜開,不久就徹底的瞎了,從此神宗便神志迷亂、一病不起,沒幾天便死去。然而奇怪的是,神宗「駕崩」後其右眼睛始終睜著,什麼辦法也無法讓其閉上。在神宗遺體安葬完畢後,有人發現定陵石碑背面的右上角立即出現了一個白圓形的東西,每逢陰曆的月底和月初,這個白圓形的東西就發亮,人們便稱其為「定陵月亮碑」。有人說,因為怕火神燒陵,那碑上白圓形的東西是神宗的左眼變的,想和那沒閉上的右眼一起來看護自己的陵墓。

就在神宗葬入定陵不久,附近的村內來了一個穿著破衣爛衫的老頭來討飯。村裡的善良人都可憐他,每天都輪換著給他一些吃的,唯獨村裡的幾戶財主不僅不給吃的,反而還把他罵出了家門。有一天,討飯的老頭竟然換了一身乾淨點的衣服來到村里,在街上擺了個小攤兒,上面放:筷子、紅棗、梨以及幾個大火燒。奇怪的是,老頭使勁地喊:「筷、棗、梨,大火燒。筷、棗、梨,大火燒。」有人想買東西時他卻不理你,只是慢吞吞地拉著長聲喊:「筷——棗——梨——大火燒,筷——棗——梨——大火燒。」老頭一連來村里喊了三天,到第四天老頭就不見了。此時,定陵石碑上的「月亮」卻更亮了。這時,村裡有人聯想神宗夢中遇火神的事,琢磨老頭的喊話,發現是不是「快早離(筷、棗、梨),大火燒」的意思吧。於是,一傳十,十傳百,大部分人都搬到親戚家去了,唯獨那幾戶不信諧音警告的財主因為捨不得家中的財產而沒有動靜。就在這天的五更天,一場大火把定陵宮和定陵村燒得乾乾淨淨,那幾戶不信警告、不捨得財產的人家全被大火燒死了,從此定陵的石碑也不會發光了。

有人說,那老頭其實就是火神變的,他心疼村里那些還善良可救的人們,便用諧音的形式警告他們早點逃離危險,隨後,在燒毀定陵之時也同時懲罰了那些不善良和不信警告的人們。

被大火燒毀的定陵雖又經過幾次重修仍難逃被火燒毀的命運,最後,乾脆不再是燒陵了,而是藉助紅衛兵的手在文革期間直接把神宗的屍骨砸爛、焚燒了。

從定陵和定陵村被燒的事情來看,蒼天是有眼的,一生縱慾、斂財建陵的神宗朱翊鈞終於受到了天譴,哪些不信警告、自私貪財的人們也逃脫最後的懲罰。

佛家故事:傻和尚

清朝康熙時期,在一座小城熱鬧的街市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和尚,沒有人知道這個和尚從哪裡來,也沒人清楚他的法名是什麼,只知道這個和尚整天瘋瘋傻傻,滿身污垢,遠看和乞丐無異。無論寒暑如何變化,他總是只穿一件破舊的衲衣。街市上的人都稱呼他為「傻和尚」。他與人說話從不正經,當時聽著總覺的是些痴言瘋語,可過後一些事情真的發生了,人們才話中真正的含意。

城中富家王少宰的母親蔣老夫人,常日裡吃齋念佛行善積德,經常接濟有困難的人,在城中頗受人尊敬。老夫人平時聽說過這位傻和尚,對這位傻和尚非常敬重。老夫人親自尋訪他,還有意把他請到家中。傻和尚一見老夫人,便十分高興的跟著她來到家中。老夫人天天把他奉為上賓,一日三餐盛情款待他。傻和尚在王少宰府上也仿佛到了自己的家,非常隨便,整日都很高興,常與老夫人對答。旁人十分不解,可老夫人卻顯的精神飽滿。

一日晚飯後,傻和尚突然嬉皮笑臉,像個孩童一般傻呵呵的到老夫人面前說:「太夫人,我今天……」太夫人見他這樣,便問道:「請問高僧今天想怎樣啊?」傻和尚猶豫了一下,大聲說道:「我今天晚上想睡你的床。」說完便哈哈大笑,一旁的僕人們大怒:「傻和尚,平日老夫人對你盛情款待,奉為上賓,今天你卻如此放肆,是何道理?當心我們像打狗一樣把你趕出去!」傻和尚不理不睬,依舊嘻嘻哈哈。老夫人沉思了一下,對僕人說:「不要多言,今天高僧如此放狂賣傻,我想必定有不可言表的禪機,今天我睡到別的臥室去,你們把我的臥室收拾好,給高僧安歇!」僕人看到老夫人這樣,也不敢多講什麼,只得依從,可心裡卻嘀咕著老夫人是不是傻了。

這夜,和往日一樣,上下都安歇了,顯的格外安靜,更聲不時從遠處傳來。突然,「轟隆」一聲巨響,驚醒了所有的人。僕人急忙起來查看,發現老夫人臥室房頂塌了,臥房變成了一堆瓦礫。屋內家具被砸的亂七八糟。這時老夫人聞聲趕來,面對著殘垣斷壁,不禁黯然淚下,嘆聲到:「哎,我本應遭房塌壓身之劫,高僧也早已知道,他卻感念我與他的情誼,竟以身相替,這讓我該……」話未說完,卻聽的瓦礫廢墟嘩啦啦直響,只見傻和尚滿身塵土的從中間爬了出來,他拍打著身子,笑呵呵的向夫人走來。老夫人驚呆了,連忙走上前,關切的看著他,疑惑的問:「高僧,你沒事吧?」和尚拍拍衣服說:「沒事。」老夫人細細端詳,果真未傷一點皮肉,只是有些灰塵。他接著說:「您瞧,也不知道是誰這樣小器,看我睡您的臥室就氣成這樣,還把房子拆了,哎,多可惜,這麼好的房子!」說完便哈哈大笑。王府上下頓時明白了和尚想要睡老夫人臥室的緣故。幾年後,老夫人壽盡歸西,傻和尚便搬走了,誰也挽留不住。

看了這個故事,我想這個瘋瘋傻傻的和尚並不是真的傻,那可能是其修煉狀態所造成的一種現象。這位傻和尚預見到老夫人的臥房要垮塌,但又不能明說,所以提出要睡老夫人的房。幸虧老夫人悟性好,按傻和尚說的做了,否則真的是危險了。

「你捎了我了,我可就不捎(燒)你了。」

聽許多老人講,在很多年以前,河泉發生過一場罕見的大火,燒得整個村莊很慘,糧食、衣服全都燒光,人卻安然無恙。更奇怪的是:其中一家人一點也沒有被大火燒著。

據說在發生火災之前,河泉有一位姓劉的老人牽著一頭小毛驢在進城(濟南)回來的路上,走到興隆莊南頭一個叫陡崖子的地方,正好扒崖,遇上一位老漢,讓劉大爺捎著他。因為是上崖,劉大爺很不情願,老漢就說:「你捎我幾步吧,我實在是走不動了。」因為劉大爺很善良,就答應叫老漢上來。到了莊頭上,這位老漢很輕鬆的自己就跳了下來,對劉大爺說:「你捎了我了,我可就不捎(燒)你了。」劉大爺覺得他說的話有點奇怪,也沒在意就回家了。

時間不長,河泉就發生了這場大火。據說當時目睹這場大火的人講:火是從南到北、從西到東來迴轉著燒,人們把糧食、衣物放到井裡、地窯子裡、土屋子裡都不管用,全燒光了。煙消霧散後,看到只有劉大爺一家房子沒被燒著。這時,劉大爺才想起那位老漢對他說的話。後來人們也悟到:原來是神在點化劉大爺。

聽很多老人傳說,神已經點化這裡要發生火災。因為在那個時期是中國混亂的時候,天上的神看到人間烏煙瘴氣,就下凡查看,化作要飯的走了多少家都不肯給他吃的。後來又到了一家要飯時,這家裡的人說:「把給孩子的那張餅拿來給他。」下凡查看的神回到天上後,就把自己經歷的事情上告了天神。天神聽後大怒:人間太沒道德了!於是他命火神,從南天邊燒他七十多個村莊,給人間一個警告。

因為火神是慈悲的,不願燒這麼多村莊、連累更多的無辜。他查到:河泉的莊南頭就叫「南天邊」,所以就從河泉的莊南頭開始燒,燒了河泉就代表全燒了,他好回去交差。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很久以前,河泉會發生這麼特殊的一場大火。

通過火燒河泉這個故事,我們也看到了神確實是慈悲的。不論人間發生什麼事情,「頭頂三尺有神靈」。就像劉大爺遇上的那位老漢,就是在點悟他,只是劉大爺當時沒有悟到。當事情過後,才恍然大悟。

山陽城的沉陷

在杭州灣的一片海域埋葬著一座曾經繁華的城市,顧邑城,民間又稱之為「山陽城」。

在乍浦沿海地區流傳著一句已有上千年歷史的順口溜:「沉掉山陽城,氽起乍浦城」。史書記載這山陽城應該叫顧邑城(又名東顧城)。據《九山補志》云:「顧邑城,高一丈周三里,漢海鹽縣治。又有橫浦通城下入海。」海寧《顧氏宗譜》記載:「顧氏之先系勾踐支庶,封於顧邑,子孫遂以顧氏為姓」。這顧氏之先說的是漢朝顧榮,由於顧邑城位於(九山)之陽,所以民間又稱之為「山陽城」。這座山陽城在唐朝末年時淪陷入海。

這山陽城原也是千年古城,曾經作為海鹽縣的縣治180多年,至唐朝末年時期更是一座人煙稠密、市場興旺的繁華城市,人們都過著經濟繁榮,生活安定的日子。後來,在這座城市中的鬧市區來了很多北方的豪門貴族,這些人全都身穿長褂、禮帽,肩搭筒籃,手捧水煙鍋,他們憑藉政治上的權勢相互勾結肆意鯨吞、掠奪平民百姓的財富;平日還橫行霸道,欺壓百姓。時間一長,許多當地人也都學會了相互欺詐、坑蒙拐騙的伎倆,窮富之間也漸漸的人人為敵、相互仇視,最後發展到有地位權勢的人與富商狼狽為奸、坑害百姓,而一些不安分的窮人為了追求富裕也開始了偷盜、搶劫。一個好端端的山陽城,被折騰的整日裡烏煙瘴氣、怨聲載道,本分的百姓竟狀告無門、苦不堪言。

這天,山陽城裡來了一位挑著貨郎擔賣油白鬍子老翁,老翁走街串巷時遇見好人便說:大水要淹山陽城。可是一直到過了大年初二還是無人肯信。大年初三這天,賣油老翁走到南城門口時已近黃昏,此時來到一戶只有母子倆人的人家,好心的母子倆見這麼晚了賣油老翁還在四處奔走,便端上燙茶熱飯留賣油老翁在家一起用餐。茶飯之後,賣油老翁意欲以香油相謝,但母子倆一定要用自家的雞蛋來調換。賣油老翁本來對山陽城的人已經心灰意冷,現在遇上如此好人哪能不講。於是告訴兒子鄧華:「山陽城中,眾多害逆,惡貫滿盈,玉皇大帝已發旨沉沒全城,你每天凌晨必須摸黑去城隍廟門口看看那一對看門的獅子,若是獅子的眼睛變紅,下沉的日期便已到了,馬上背你母親向西北方向逃難。」鄧華聽了賣油老翁的話竟十分相信,一連三天都早起察看,正好被一個殺豬的師傅看見,殺豬師傅問清情況後,卻以為是痴人說夢話。第二天早晨,那殺豬的想耍耍鄧華,便端了碗豬血抹向大石獅的眼睛。鄧華看到大石獅的眼睛出血,急忙回家背起老母親向西北方向奔跑,邊跑邊喊:「山陽城要沉脫了,快逃命啊!」周圍很多人都以為鄧華在發神經病,只有少數好心的人怕鄧華出事就跟在他的後面。鄧華背著老母親到了陳山腳下就再也跑不動了。誰知鄧華跑後不長時間,人們發現在那鄧華跑過後的土地都在下陷,遠處的海水中的滾滾大潮也緊隨著洶湧而來,很多人這時再想逃命已經來不及了。而鄧華停下的地方的土地竟沒再下陷,那海水就漲到了這裡。

鄧華回頭看去,那遠遠的山陽城早已成了汪洋大海,就連山陽城旁那高大的王盤山也沉入海中僅露出幾個小小的山頭。跟著鄧華跑出來的人都隨他進了陳山唐家灣。多年後,在這裡一座漂亮的乍浦城終於建了起來。

整個山陽城沉陷了,只有鄧華等不多的好人活了下來。

柘城傳說帶給人們的啟示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份,我隨軍去河南省柘城縣收新兵,聽那裡的老人講述柘城縣的來歷。老人們說:從前不叫柘城縣,叫海寧縣,就因為整個縣城都沉到地下去了,所以才叫柘城縣。

據說海寧縣在沉下去前,有一個白鬍子老頭每天都敲著銅鑼在城牆上轉圈走,敲一下銅鑼,喊一聲「早逃」,連喊七天,在這七天之內,凡是信神的、信佛的、悟性好的都認為這是神仙救人來了,可能要發生什麼事,所以信神信佛的人都搬走了。只有那些什麼都不信的人無動於衷。到了第八天的時候,整個縣城城牆以內全部都沉到地下去了。那些什麼都不信的人都做了地下之鬼。

奇怪的是四方形的城牆和南側有一寺廟完好無損。後來人又接著舊城牆在南側又建造了一座新城,起名叫柘城。新城有南關、東關、西關,沒有北關。因北關是舊城沉到地下去了,一片汪洋全是水。

聽老人們講述這個故事之後,我就約了幾位戰友前去舊城觀看,果然是一大奇觀,四方形城牆非常完好,周邊水淺,長滿了蘆葦和水草,水裡還有野鴨、白鶴等水鳥。那座大寺廟巍然屹立。聽當地人說裡面的神像都被當地政府給破壞掉了,現在被當作展覽館了。展的是什麼,由於時間有限,我們沒有進去看就回去了。

發生在河南省柘城縣的這件真實的故事,提醒世人一個事實,在以前,當人類將要發生什麼劫難之前,都有神仙來世間救人。那麼,為什麼現在發生地震、海嘯、山體滑坡等劫難之前,就沒有神仙來世間救人呢?其實不是沒有神來救,只是世人碰到神來救人時卻不信,就像當年隨著海寧縣沉到地底下的人一樣。

結語

神佛是慈悲的,他們不忍心看著人被淘汰,總想再給人最後一次機會。可是慈悲卻不是無原則的,無可救藥的人總要隨著舊的歷史被翻過,能得救的也一定是經受住考驗的好人。有朋友可能會想,那些被淘汰的人難道就完全沒有一點善念嗎?也許。但真正的「善」不是想一想的,而是要看行為的,試問,連來救他的人都不能善待的人,甚至加以譏諷嘲笑的人,這樣的生命還能夠被救度嗎?

朋友們,善待您周圍的人,善待您不認識的人,傾聽勸善的聲音,諸惡莫作,諸善奉行,也許您就已經為自己的未來買下了一份保險。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莫怪神佛不救難,早有勸言人不識!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莫怪神佛不救難,早有勸言人不識!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