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蝗蟲群攻官府異象 為何吃盡畫像人頭?

文化 欣怡 4周前 (03-13) 75次浏览

蝗蟲群攻官府異象 為何吃盡畫像人頭?

蝗災在歷史上不少見,古史上最驚人的一次是春秋時代宋國的蝗蟲雨,被許多史書記載下來。這裡要說一說一次詭異的蝗災,發生在唐朝末年,蝗蟲大量襲擊淮南揚州,還出現不尋常的行動。《舊唐書》、《新唐書》都記載了這次蝗災。

《新唐書.志第二十六 五行三》記錄唐僖宗光啟二年(886年),蝗蟲侵入揚州大都督府署:

淮南蝗,自西來,行而不飛,浮水緣城入揚州府署,竹樹幢節,一夕如翦,幡幟畫像,皆嚙去其首,撲不能止。旬日,自相食盡。

《舊唐書》中對這事件的記載也大致相同。[1]

當時揚州大都督府是唐末風光一時的大將高駢的府署。看新、舊唐書中記載的,這群蝗蟲衝到高駢的官署,行動有多詭異?一是它們不飛,以走代飛,遇到壕溝浮水爬行,緣著城牆爬入了揚州府。進了府院的蝗蟲,一夕將樹木囓光啃光。不僅如此,怪奇的是蝗蟲盡往旗幟上、畫像上撲去,攻擊畫像的頭。府中僕人盡全力撲殺蝗蟲,也止不住,一個晚上,旗幟上、畫上的頭像都被蝗蟲齧蝕殆盡,吃個精光。然後,這些蝗蟲開始互食,經過十天左右,蝗蟲在互食中死光了。

為什麼蝗蟲爬入高駢的官署府第呢?中華文化中有「天人感應」的洞察,這會是「天人感應」的顯現嗎?

在發生這次蝗災的前一年,高駢府第中最為宏壯的門屋,那是隋煬帝時造的「中書門」,無故自壞。(*舊唐書),這應該是一樁警訊了。次年,蝗蟲又來齧啃頭像,這儼然「預告」了次年發生在高駢頭上的凶事。

從歷史記載來看,此際彈奏的是高駢從功臣變叛臣的變奏曲尾聲。

蝗蟲群攻官府異象 為何吃盡畫像人頭?

中華文化的宇宙觀認識到,蝗災是天人感應的一種顯象。蝗蟲攻入唐末叛臣高駢府署,為他奏起變奏曲的尾聲。(pixabay)

高駢(字千里)曾是晚唐的名將,出生禁衛軍世家,祖父是南平郡王高崇文。高駢年輕時是右神策軍都虞候,功夫了得,曾經一箭雙鵰射下並飛的雙雕,擁有「落雕侍御」的讚譽。早年,他也建了許多奇功,例如党項羌族叛亂之際,軍中諸將討伐無功,高駢戍守邊疆,率領禁兵萬人,立了戰功,嶄露軍事奇才。之後,高駢又在安南經略招討使任內,一戰打敗蠻兵收復安南。後來,又攻克雲南蠻族,他一出師無不報捷。高駢擔任鄆州刺史時,治民政績很好,受到人民歌頌。

高駢的軍功和治績,受到唐懿宗讚賞,到了唐僖宗時,他的才幹仍然受到朝廷的倚重,委以重任。就在僖宗在位時,王仙芝、黃巢之亂起。高駢為鎮海節度使,打敗在江西的巢兵。又在王仙芝的殘黨過江之際,高駢遣屬下悍將張潾與梁纘分兵窮追討伐,收服其勇猛的主將畢師鐸數十人,其餘敗賊避走嶺南。

僖宗讚賞高駢的功勛,倚重他的才能,賦予他諸道行營都統的大軍權和鹽鐵轉運使的經濟大權,升為楊州大都督府長史,節度淮南。後來進位同平章事(*即同宰相)。

高駢到了淮南,建造了堅固的揚州城壘,招募軍旅,得銳士七萬,威振一時,傳檄號召天下之兵共討亂賊,皇上倚以為重。他得到了從來心羨的富貴,卻也起了異心。揚州府就是高駢從功臣轉變為叛臣的轉捩點。

蝗蟲群攻官府異象 為何吃盡畫像人頭?

私心作祟,功臣變叛臣。圖為蝗蟲的一種——螞蚱。 (pixabay)

早年,黃巢亂賊之兵要強渡長江之時,朝中議政,高駢聽到有的倚重他,也有的另有想法,心中不樂,竟然起了壞念,曾想趁著國家瀕危之際不出兵,縱賊逼京,以驚駭朝廷,作為自己求富貴的本錢。後來,雖被點醒,不過在對付黃巢的戰事中,高駢又私心高漲,想要獨攬功勞,因而中了黃巢狡猾的騙計。當時巢兵中瘟疫的非常多,失去戰力,黃巢使詐向高駢乞求歸命朝廷。高駢回奏朝廷「賊已破,不須大兵」,讓數萬赴淮南的義武兵班師而返,錯失了收伏亂賊的機會。黃巢知道大軍離開了,馬上擊殺了高駢的悍將張潾,乘勝渡長江攻天長。

黃巢賊兵朝兩京進攻時,朝中派使節頻頻催促高駢討賊,高駢始終延宕不發,眼看著長安、洛陽兩京都被亂軍攻陷。光啟元年(885年),僖宗避難四川,還是對他寄予厚望,給予厚恩,屢屢下詔催促他出師。高駢在揚州卻起了異心,想兼併兩浙,陰圖三分天下,就是按兵不動。《新唐書》論高駢「都統三年,無尺寸功,幸國顛沛,大練兵,陰圖割據」。

僖宗看透了高駢無赴國難之意,亂事更是嚴重,就以增爵的方式,收回他都統的兵權和鹽鐵轉運使之職,並令王鐸代為統都,領軍出討。高駢既失兵柄又落利權,一旦失勢,威望頓盡,開口大罵。他累次上奏章,用詞不遜,一再污辱、要挾皇上,冀望恢復過去的大權,逆臣的醜態畢露!

次年春,朝廷收復京城。高駢悔恨萬狀,鬱悶糾結。這時部下多人背叛他,他又受裝神弄鬼的牙將呂用之的蠱惑,沉迷於假神仙道術中,軍中、地方政事完全不管,全交給呂用之專權。呂用之得了權,淫刑重賦,人人思亂,揚州不治。

光啟二年九月,揚州地方下「魚雨」,揚州府署的延和閣前落下隕星,聲大如雷,隕星落地遍地火光爍爍。十一月連連雨雪,陰晦天氣一直持續到次年二月。農作物連連歉收,食物價格高漲,餓死很多人,嚴重到屍骸暴在路上隨處可見。[2]

就在光啟二年時,蝗蟲大軍攻入了高駢的揚州府,齧啃殆盡府中旗幟、畫像中的「人頭」。次年,畢師鐸攻陷揚州,高駢被叛將囚禁,後來被黃巢舊黨降將秦彥派人砍下了頭。那群蝗蟲大軍的「所作所為」,果然是給末路叛臣的預言。蝗蟲不飛而行,不就是高駢能出兵赴國難卻不出兵的模樣嗎?高駢周圍那些在亂世中翻來覆去的變節叛將,也都不得好下場,同歸於盡,和蝗蟲自相殘食而死盡沒有兩樣。

漢代大學問家劉向認為,蝗災對應貪婪、暴虐的人事而來。[3]高駢對富貴權利貪心無厭,坐視國家瀕危以圖謀自己的富貴;他失政於民,人民大量餓死,卻妄想「擺脫塵埃,自求清凈」。蝗蟲帶來的天人感應之徵兆,迫在眉睫,他絲毫不悟,私心大、悟性差,封死了自己的活路!

註釋

[1]《舊唐書.卷一百八十六》:「(*光啟二年)淮南饑,蝗自西來,行而不飛,浮水緣城而入府第。道院竹木,一夕如翦,經像幢節(*旗幟儀仗),皆嚙(*齧)去其首。撲之不能止。旬日之內,蝗自食啖而盡。」

[2]其年(*光啟二年)九月,雨魚。是月十日夜,大星隕於延和閣前,其聲如雷,火光爍地。自二年十一月雨雪陰晦,至三年二月不解。比歲不稔,食物踴貴,道殣相望,饑骸蔽地。

[3]劉向《洪範五行傳》:「春秋之螽(*蝗蟲)者,蟲災也。以刑罰暴虐,貪叨無厭,興師動眾,蟲為害矣。」

參考資料

《新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九下叛臣下》、《本紀第九懿宗僖宗》、《志第二十六 五行三》、《列傳第一百五十下逆臣下》
《舊唐書》:《卷一百八十六》
劉向:《洪範五行傳》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蝗蟲群攻官府異象 為何吃盡畫像人頭?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