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人民幣貶值 中國美元短債成本劇增

經濟 静宜 1周前 (09-07) 26次浏览

人民幣貶值 中國美元短債成本劇增

隨著7月以來人民幣不斷貶值,中國美元短債成本劇增。與此同時,人民幣貶值預期已經形成,資金正想方設法逃出大陸,未來或對中國經濟造成衝擊。

66天內中國美元短債成本劇增3,015億元

受中美兩國9月1日起如期加徵關稅的影響,2日,在岸人民幣(CNY)大跌264個點子,失守7.17關口,再創11年半新低。8月5日,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價格和離岸價格就已雙雙跌破7。

截至2日,在岸人民幣累計貶值了4%,其中,8月全月累計貶值3.63%,創1994年滙率併軌以來的25年來最大月度跌幅。

近期人民幣匯價罕見貶破7,加深大陸企業離岸美元債券的償債壓力。

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6月28日公布,截至3月末,中國全口徑(含本外幣)外債餘額為19,717億美元,其中明年3月底前要償還的短期外債超過1.25萬億美元,接近外債餘額的三分之二。

如果與同期接近3.1萬億美元的大陸外滙儲備比較,這1.25萬億美元短期外債的比例相當於超過40%。

在1.97萬億美元的外債餘額中,美元債務據估算占1.08萬億美元。此外,公開數據顯示,3月末中國全部外債的短債比例為64%,按此估算,美元短期外債約6,900億美元。

上述官方數據在6月底公布時,所參考的人民幣滙率約6.733,但至9月2日收市已貶值至7.17,相當於用人民幣買入美元還債的成本,僅美元短期外債而言,66天內劇增3,015億元人民幣。

陸企海外子公司債務未計入官方債務數據

據彭博社估算指,除了官方提供的債務數據,大陸企業海外子公司尚有6,500億美元債務,光是2020年上半年,大陸企業就有高達630億美元的債務到期。

未來倘若外滙儲備未來顯著下降,反過來促使人民幣可能進一步貶值,或對大陸金融市場構成動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前,中國非金融部門的債務相當於GDP的約135%。金融危機後,這一數字在2011年升至170%,並在2016年飆升至GDP的235%。

大陸房企債務高 易受衝擊
目前,大陸各項經濟數據轉弱,整體債務槓桿已高,人民幣貶值恐將造成企業破產潮,首當其衝的就是房地產企業。

海外發債方面,Wind統計顯示,2019年以來,房企計劃發行的海外債數量已達104隻,計劃發行規模384.47億美元,數量、規模均創同期歷史新高,且已接近2017年全年規模。

根據評級機構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的數據,外幣債務目前占中國開發商總債務的四分之一,高於2018年6月底的20%。

《華爾街日報》報導,全球經濟預測暨分析公司Capital Economics資深中國經濟學家Evans-Pritchard表示,人民幣貶值幅度加深,大陸房地產開發商將是重災區之一,因為房地產商通常持有大量美元負債,而高度仰賴進口的建築業也將首當其衝,必須承受匯率墊高原料進口成本的壓力。

為防範外債風險升溫,中共官方正在收緊海外發債的審批。中共發改委7月12日發布名為「關於對房地產企業發行外債申請備案登記有關要求的通知」規定,房地產企業發行外債只能用於置換未來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此舉幾乎堵死了大陸房企海外發債之路。

人民幣貶值預期已形成

8月底,瑞銀最新報告認為,中共官方將允許人民幣小幅貶值,預計2019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為7.2元、2020年為7.3元。

瑞銀投資銀行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表示,估算這波貿易戰升溫恐讓中國未來12個月內GDP成長減少30個基本點,明年大陸經濟恐將無法保6,預估明年GDP恐將放緩至5.5%。

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大,美國經濟數據強勁,美匯持續走強,加上貿易戰和經濟下行,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大。因此,市場逢低購匯需求旺盛繼續施壓人民幣,短期人民幣匯率或仍呈現易跌難升走勢。

香港荷蘭合作銀行亞太資深策略分析師Michael Every預測人民幣兌美元未來兩年將貶值20%~25%,貶至8.5或更低。

委內瑞拉貨幣貶值的後果

如果人民幣持續貶值,並造成中共資金不斷外流,外匯儲備繼續下降,會帶來什麼樣的風險和後果?

以委內瑞拉為例。近年來,隨著經濟危機的日益嚴峻,委內瑞拉外匯儲備持續下降,目前已降至只有99億美元。由於委內瑞拉90%的經濟依賴於石油出口,而石油出口是以美元結算,美國對其封鎖造成美元收入大幅降低。

另一方,維持國家運轉和百姓日常生活,需要拿美元在國際上進口商品和物資,這樣一來,就造成了委內瑞拉的外匯持續下降。

有大陸分析師的文章認為,物以稀為貴,越少就越值錢,在其國內,美元越來越值錢,自己國家貨幣越來越不值錢,物價飛漲,老百姓為了保值,紛紛搶著換美元,這加速了美元的升值,本國貨幣貶值。一旦形成這種局面,也就意味著經濟危機的到來。

中共不得不嚴防資金外逃

中共早就開始嚴防資金外流。

總部位於柏林的智庫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研究發現,大陸在2016年6月至2018年1月進行了75項資本管制調整措施。

今年5月,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通報了17起銀行、個人或企業因外匯違規而受到處罰的案例。

路透社8月15日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中美關係持續緊張,人民幣破7,加上中國經濟下行,市場對人民幣貶值預期升溫,投資者做空人民幣增加,空倉升至6月以來新高。

8月15日,中共央行進行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4,000億元人民幣,以對衝到期資金和稅期,以維持操作利率不變。同時央行將再次在香港發行300億元離岸央票。此舉釋放了北京維穩人民幣滙率的信號,防止資本外逃。

8月22日,離岸人民幣同業拆息(CNH HIBOR)短期息率急升,其中1週拆息攀至3.8457厘,創近9個月新高。同時傳出有中資銀行大手筆購買短期的離岸美元對人民幣的遠期合約,以預防人民幣急貶。

數據顯示,今年前3個月中國的資本外流為88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

同時,為了嚴防官員攜資金外逃,中共要求部分官員上繳護照,並且範圍擴大至村委和居委會,而部分地方甚至直接禁止新入職官員辦理護照。

8月初,《新京報》披露,北京市追逃辦印發的《北京市關於「追防一體化」機制建設的實施辦法》,新增的監察對象要全部納入防逃體系。如北京市平谷區村幹部上繳私人護照,受影響人士包括各村及社區居委會黨委、村居委會領導班子,而對沒有辦理護照的官員,則實行更嚴格的審批和控制。

北京的媒體人士杜先生對海外自由亞洲電台證實,指包括京、津、滬、渝四個直轄市的官員,因級別比其它城市的行政級別高,其村或居委負責人,相對的級別已近似於科級,因此防範官員的範圍更大,以防走資到外地。

有港媒評論文章調侃說,說到底,追逃與防逃一樣,都是個笑話,看似風風火火反腐敗,卻不知腐敗是由體制本身造成,再折騰也無用。

今年5月29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教授在「2019金融街論壇年會」上披露了自己取外匯被拒之事。

他說,國家規定每個人每年的外匯額度是5萬,「一天,我想換2萬美元匯到國外。因為我要到國外探親,結果被銀行制止。」

余永定說:「我今年已經71歲了,銀行說年齡已經超過了65歲,65歲以上沒有完整的證明材料,不允許把額度之內的錢匯到國外。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央行的政策,可見許多商業銀行為了執行資本管制的規定,想了各種各樣的辦法,防止資本外流。」#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人民幣貶值 中國美元短債成本劇增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