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內人黨”悲劇

歷史 欣怡 5天前 6次浏览

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

中國文革期間,共產黨在內蒙古自治區發動了大規模種族屠殺(genocide)。圖為中國共產黨批鬥蒙古官員。  

本文為《挖內蒙古人民革命黨歷史證據和社會動員》(新銳文創,2020)序言書摘

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共產黨在內蒙古自治區發動了大規模種族屠殺(genocide)。經中國政府操作過後的公開數據呈示,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即漢民族)總共逮捕了346,000人,殺害27,900人,致殘120,000人。在內蒙古各地進行過社會調查的歐美文化人類學家們則認為被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屠殺的蒙古人受害者總數達10萬人。

筆者曾經在日本編輯出版了兩本文化大革命(以下簡稱為”文革”)被害者報告書,通過用社會學抽樣調查方法探討自治區東部呼倫貝爾盟和基層人民公社的被害者情況,得出的結論與歐美文化人類學家的結論相同。這些數據裡並不包括”遲到的死亡”,亦即致殘者120,000人的命運。蒙古人的民族集體記憶是:

文革就是一場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合謀屠殺蒙古人的政治運動。

大量屠殺蒙古人的時候,中國政府設定的正式罪名為:蒙古人是”內蒙古人民革命黨成員”。內蒙古人民革命黨,於1925年10月在張家口(蒙古語:Batukhalagha,意即”堅牢的關隘”)成立。建黨時得到了前一年即1924年獨立不久的蒙古人民共和國執政黨”蒙古人民革命黨”和共產國際的組織性相助。從黨名即可看出,二者為同一民族之兄弟黨。中華民國執政黨中國國民黨知道蒙古人成立了民族主義的政黨,而此時的共產黨則在南方割據革命。

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

內蒙古自治區革命委員會宣傳海報。

“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的蒙古語為”Öbür Mongɣol-un arad-un qubisqaltu nam”。這裡的”人民”即”arad”一詞因其本身屬於帶有社會主義思想的新概念,中國知識分子在向蘇聯和世界上第二個社會主義國家(即蒙古人民共和國)學習時把”arad”有時翻譯為”人民”,有時則是”國民”。

蒙古人的民族主義政黨”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在其成立宣言中稱,”中國領土內,各民族各有其自決權”。當時的中國共產黨也於1927年11月時在其”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擴大會議關於中國共產黨土地問題黨綱草案”中特別提到:

中國共產黨認為必須宣言承認內蒙古民族有自決的權利,一直到分立國家,並且要激勵贊助內蒙古國民黨力爭自決的鬥爭。

翌年,”中共中央致內蒙特使指示信”也強調,”內蒙民族運動在民族運動上說是很有革命意義的,我們應當積極領導,並作擴大的民族獨立宣傳以喚起內蒙民族的獨立運動”。之後,中共中央又直接給蒙古工作委員會寫信明確區分”中國同志”即漢人和蒙古人。提到要進一步依照共產國際東方部的原則,”建立內蒙民族共和國,承認民族自決權”。也就是說,中共支持內蒙古的蒙古人建立自己的共和國從而實現民族自決權。

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

圖左為”內人黨事件”總指揮滕海清;圖右為中國共產黨”批鬥烏蘭夫”宣傳海報。

當毛澤東率領紅軍離開中國南部長逃至北方黃土高原陝北延安後,於1935年12月20日向蒙古人頒布了〈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對內蒙古人民宣言〉。該宣言亦稱”三五宣言”。毛澤東宣稱:

內蒙古民族只有與我們共同戰鬥,才能保存成吉思汗時代的光榮,避免民族的滅亡,走上民族復興的道路,而獲得如土耳其,波蘭,高加索等民族一樣的獨立與自由。……內蒙古民族可以隨心所欲的組織起來,它有權按自己的原則,組織自己的生活,建立自己的政府,有權和其他的民族結成聯邦的關係,也有權完全分立起來。

在”三五宣言”裡毛澤東和他的蘇維埃政府強調的是蒙古人有”獨立與自由”權,至少可以和中國人”結成聯邦”。

中共執政後,毛澤東和他的同志們從中國 大陸大量移民前往內蒙古自治區凌駕於原住民蒙古人。大面積開耕草原而帶來沙漠化,但卻美其名為:

幫助落後的蒙古人從原始的遊牧經濟轉向先進的漢族式農業而文明化。

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

中共執政後,毛澤東和許多共產黨成員從中國 大陸大量移民前往內蒙古自治區,凌駕於原住民蒙古人,大面積開耕草原而帶來沙漠化。圖為示意圖,蒙古草原。 圖/維基共享

在所謂的自治區,掌握實權者儘是中國人。對此,蒙古人領袖烏蘭夫從1965年起借中共”四清”運動而重新印發了過去中共自己公布的”三五宣言”。烏蘭夫的意圖僅在於提醒中共不要忘記曾經承諾給蒙古人的”民族自決”權;但是北京當局則認為他有”民族分裂陰謀”,目的是獲取”獨立與自由”權或/和與中國人”結成聯邦”的政治目的。從此,中共在發動文化大革命之前就整肅烏蘭夫下臺。

1966年春,文革開始不久中共即在內蒙古自治區首先打擊”烏蘭夫反黨叛國集團成員”成員,定義為”挖烏蘭夫黑線,肅烏蘭夫流毒”(簡稱”挖肅”)。中共認為”烏蘭夫反黨叛國集團成員”主要由自治區西部土默特地區和鄂爾多斯高原蒙古人組成。經1967年底,至1968年春後,北京當局進一步決定”挖內蒙古人民革命黨”。

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在1925年成立之際,主要領導人和黨員多為東部出身知識分子。1968年7月開始,中共欽定自治區領導人烏蘭夫為”民族分裂主義政黨”內蒙古人民革命黨”頭目”之後,自治區東西部地區菁英和普通蒙古人一起遭殃。客觀講,1925年時的烏蘭夫才19嵗,當時的他叫”雲澤”,他也確實加入了內蒙古人民革命黨,並被選派前往莫斯科留學,但還遠沒有擔當蒙古人民族主義政黨領袖的政治資格。中共牽強將二者即”烏蘭夫反黨叛國集團成員”和內蒙古人民革命黨連在一起完全是為了整肅屠殺整個蒙古民族。

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

1965年起,烏蘭夫借”四清”運動重新印發中共的”三五宣言”。旨在提醒中共莫忘曾承諾的”民族自決”權;但當局認為他有”民族分裂陰謀”,並在文革前整肅其下臺。圖左為二戰時期的烏蘭夫;圖右為1947年,內蒙古人民代表會議選舉烏蘭夫為內蒙古自治政府主席。 圖/維基共享

為了整肅整個蒙古人菁英並屠殺蒙古民族,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故意混淆”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和”內蒙古國民黨”,把蒙古人的民族主義政黨和它自己的宿敵”國民黨反動派”聯繫在一起加以打擊屠殺。1968年7月20日,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革命委員會正式確定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為”民族分裂主義政黨”而開始對蒙古人加以大屠殺。中共認為文革是”共產黨和反動的國民黨在大陸鬥爭的繼續”,在內蒙古自治區則是”共產黨和內人黨鬥爭的繼續”。文革時期,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被略稱為”內人黨”。

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在1947年5月被令停止活動並強行解散。中共建政後,有關該黨的重要資料和歷史檔案全被封存,當事人也無法開口講述蒙古人自己的民族自決歷史。中共開始整肅內人黨員後,為了搜索蒙古人”反黨叛國和民族分裂證據”而打開了檔案館,動員人力翻譯祕密封存多年的檔案。這一舉動,反而把歷史的真相擺在了廣大蒙古人和中國人面前。

本書主要收集了中國政府為了整肅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員而系統翻譯出的該黨原始文件和關於該黨活動情況的詳細資料,同時也收集了中國人如何整肅打擊蒙古人的資料。檔案和中國人整肅蒙古人的資料之日期從文革初期開始,下限至1981年內蒙古自治區爆發大規模學生運動期。

1981年時在內蒙古自治區爆發的大學生運動之契機為中共進一步移民至草原從而迫害蒙古人,領導並參加該場學生運動的青年多數為被打成內人黨員的子女。他們認為,蒙古人之所以被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大量屠殺,就是因為其父母輩天真地相信了中共曾經承諾的民族自決權而簡單放棄民族獨立的歷史。青年一代蒙古人認為在中共體制下,民族問題無法得到根本解決。

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

青年一代蒙古人認為在中共體制下,民族問題無法得到根本解決。圖為示意圖。 圖/路透社

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

《挖內蒙古人民革命黨歷史證據和社會動員》

編者:楊海英

出版社:新銳文創

出版日期:2020/09/10

內容簡介: 1925年10月,意欲推動蒙古人民族自決的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簡稱”內人黨”)在張家口成立,活動了短暫的20餘年即在1947年5月被勒令停止活動並強行解散。1949年中共建政後,有關該黨的重要資料和歷史檔案全數被封存,當事人也無法開口講述蒙古人自己的民族自決歷史。本書收錄中國政府翻譯的”內人黨”原始文件及中國人如何整肅打擊蒙古人的詳細資料,書分二冊,據史料重新繕打排版;上冊內容主要收錄中共翻譯”供批判用”的”內人黨”原始文件;下冊則收錄中共整肅蒙古人的社會動員、宣傳等報章、檔案,以及文革後期回過頭來批評”內人黨”事件的批判材料。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內人黨”悲劇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血染大草原 文革屠殺 內蒙古萬死的”內人黨”悲劇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