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習近平訪俄碰釘 毛澤東早撂一句話在先

歷史 雅婷 4个月前 (06-15) 170次浏览

 

習近平訪俄碰釘 毛澤東早撂一句話在先

毛澤東晚年告全黨,美國只反共,並非反華。

一、國民政府時期:笑裡藏刀

提及蘇聯跟中國的關係,先從國民政府時期說起。一般認為蘇聯對中國是十分友好的——他們的證據有這樣兩條:一是十月革命後,曾主動宣布要放棄沙俄對中國領土的佔領;另一條就是抗戰後期,出兵中國東北,消滅日本關東軍,為結束日本佔領作出了貢獻。事實上,蘇聯從未對中國友好,就他宣布放棄中國領土和出兵東北這兩件事上,我們都可以看出他們社會主義面紗後面背信棄義的魔鬼嘴臉。

先看他所謂「放棄中國領土」——這應該是一起典型的背信例子。

1917年俄國革命推翻沙俄政府,新成立的蘇俄政府先後發表了三次對華宣言,其中1919年7月25日《對中國人民及中國南北政府的宣言》宣布:「和平的基礎應當是放棄侵犯他國領土、放棄對其它民族的任何強行吞併、放棄任何賠款。」「蘇維埃政府把沙皇政府獨自從中國人民那裡掠奪的一切歸還中國人民。」宣言宣布:放棄沙皇政府與中國所定的一切不平等條約。廢除沙俄與中國及其他帝國主義國家,所締結的不利於中國的秘密條約。放棄沙俄在中國東北等地用侵略手段取得的土地。放棄沙俄在中國的租借和領事裁判權。放棄庚子賠款的俄國部分,和在中東鐵路方面的一切特權等。最後建議雙方派出代表,正式談判以建立友好關係等。1920年9月27日蘇俄發表第二次對華宣言。重申第一次宣言。宣布「以前俄國歷屆政府同中國簽立的條約全部無效,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放棄沙俄奪取的一切中國領土和中國租界。永遠無償地退還一切侵奪的中國權利。」1920年11月30日北京政府與遠東共和國第一次非正式會談。遠東共和國代表優林,正式宣言廢除不平等條約。1923年,第三次對華宣言宣布「徹底放棄從別國人民那裡奪得的一切領土。」

宣言十分動聽,事實上根本沒有做到——今天人們大都把中國不能將蘇聯宣言付諸實現的責任歸咎於北洋政府,沒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然而,事實上,當時就是一個大有為的政府,恐怕也很難從蘇聯人嘴中把這些土地再奪回來。

對此,我們首先應該弄清楚蘇聯人發這些迷人宣言的背景:當時新生的蘇維埃政權面臨著西方的全面圍堵;國內,各種反叛勢力活動猖獗,內外交困,新生政權風雨飄搖,而且,他們宣言放棄的這些中國領土,都不在布爾什維克手中,而在他們對手「白匪」掌控之下,放棄這些原本不是自己屬地的地方,一方面可以討好中國,另一方面也可以丟掉包袱,對蘇維埃政權來說,可謂一舉兩得。也因此,隨著蘇俄國內形勢日趨好轉,「白匪」軍的逐漸肅清,蘇俄政府便自食其言,不再承諾以前的對華宣言。

其次,我們還應明白:從斯大林到哥爾巴喬夫,蘇聯領導人對中國的領土企圖是一貫的。斯大林掌權以後,更是一切以蘇聯的國家利益出發,不但否認了俄國曾侵佔中國領土的事實,還乘中國戰亂之時,超越了沙俄時代不平等條約的規定和公認的國際法準則,在烏蘇里江和黑龍江地段,把主航道中心線中國一側的700多個島嶼劃去600多個,面積達1000多平方公里。特別是在1929年7月,中蘇之間由於中東鐵路的路權歸屬問題,爆發了「中東路事件」,引起武裝衝突。結果張學良的東北軍戰敗,中東鐵路恢復中蘇共管的原狀。蘇聯卻乘機佔領了烏蘇里江中的中國領土黑瞎子島,成為了日後中俄在領土爭端中最難解決的問題之一。

再看所謂「出兵東北」——這可以作為棄義佳例。

一般認為,是蘇聯出兵幫助中國從日本人手上解放了東北,強大的日本關東軍集團是被蘇聯紅軍消滅的,事實上並非如此。斯大林所以出兵東北,完全有他自己的打算。

幾個世紀以來,沙皇俄國一直在努力實現以建立和保護太平洋出海口為中心的遠東戰略。然而,1904∼1905年的日俄戰爭不僅使沙皇俄國喪失了除北滿外在遠東的幾乎全部權益,而且成為俄國革命的導火索。令人費解的是,推翻舊俄帝國並一貫宣揚民族平等和國際主義的蘇維埃俄國對於沙皇俄國在日俄戰爭中遭受的「恥辱」卻一直刻骨銘心,而且渴望通過戰爭收回俄國在遠東失去的一切。對於這一點,斯大林幾乎是直言不諱的。在雅爾塔會議之前,斯大林曾幾次或明或暗地對美國提起沙俄在遠東的權益,並表示蘇聯對遠東是有「政治要求」的。蘇聯國內的輿論工具也開始配合運作:一本回憶日俄戰爭的小說《旅順口》在1944年10月,即雅爾塔會議前夕,成了蘇聯的暢銷書。「所有讀了這本大部頭小說的人,都有身臨其境參與了40多年前的事件之感。」

隨著戰局的明朗化,在決定遠東未來命運的雅爾塔會議上,斯大林在談到中東鐵路和南滿鐵路時,便明確地向美國總統羅斯福指出,這些曾是沙俄的權益。雅爾塔會議關於遠東問題的秘密協定甚至堂而皇之地寫明:「恢復1904年日本背信棄義的進攻所破壞的原屬俄國的各項權益。」儘管這個協定是一年以後才公布的,但對於蘇聯所提的政治要求的實質問題,人們在當時也不乏認識。捷克斯洛伐克駐英使館的一位官員就曾指出:「蘇聯的願望是要一雪日俄戰爭中所受的屈辱,收回被日本奪去的在滿洲的一切權力和利益。」中共外交部長宋子文和駐英大使顧維均也都認識到蘇聯在雅爾塔要求的實質問題是「由蘇俄恢復帝俄在滿洲的權益」,「而這些權益都是由於1904年的日俄戰爭而喪失了的。」日本投降以後,蘇聯更是理直氣壯地把對日宣戰和日俄戰爭聯繫在一起,不僅蘇聯報刊反覆強調這一點,而且斯大林在日本投降簽字儀式當天的演說中也特別提到日俄戰爭的問題。斯大林說:1904年的失敗是俄國的污點,而為了清洗這個污點,「我們這些老一輩的人等待這一天,已經等了40年。」

斯大林演說之後,蘇聯遠東軍總司令華西列夫斯基還率領第一遠東方面軍司令梅列茨科夫、外貝加爾方面軍司令馬利諾夫斯基、一級空軍元帥諾維科夫、空軍元帥符加科夫、炮兵元帥切斯哈科夫等於9月6日特意前往旅順,拜謁了日俄戰爭中在旅順要塞戰死的帝俄官兵公墓,在墓前敬禮並獻花圈。這次意味深長的舉動進一步表明瞭蘇聯出兵中國的目的。

同時,蘇軍在東北的所作所為,除了姦淫,就是擄掠:根據1946年國民政府有關考查團調查,蘇軍拆運東北工業設備價值達8.58億美元。蘇聯出兵東北的時候,帶來了3000多技術人員,他們隨蘇軍進入東北的工業基地,大肆拆卸各種工業設備。自己人手不夠就要投降的日軍技術人員幫助拆卸,然後用木箱子裝走運回蘇聯,而這些做箱子的木頭也是東北的。

據日本產經新聞出版的《蔣總統秘錄》稱:「在電力工業方面,相當於東北總髮電量百分之六十五的電力供應設備拆運而走,此外,鞍山、宮原(即本溪)、本溪(今本溪湖)等鋼鐵廠設備的百分之八十被搬走,撫順、本溪、阜新、北票等處煤礦都被劫掠而受害甚大。」美國國務院一份調查:「估計在蘇軍佔領期間,東北工業蒙受損失約達二十億美元。」

8月28日,蘇軍僅從長春偽中央銀行中,就提走庫存滿洲幣7億元,各種有價證券總值約75億元,黃金36公斤,白金31公斤,白銀66公斤,鑽石3705克拉。

從日本人的高級傢俱,到中國市民的收音機、座鐘,都要。有的老人說,連農民的黃牛也往火車上趕。

唯一沒拿走的是關東軍和偽滿洲國的軍事裝備,因為蘇聯並不需要這些日式的東西,他們本國軍火堆積如山,同時還有美國援助的大量軍火全部丟在遠東的各大港口。

總而言之,蘇聯對中國除了背信,就是棄義,從未對中國有過友好舉動。

二、中共建政後:大口鯨吞

毛與尼克松的直言與隱語:1972年毛與美總統尼克松會見時,最後說:俄國侵佔中國無數領土,我們提出的只是一小部分,希望美國幫助中國制止俄國侵略,否則美國也會受到侵略。

尼克松臨別,以問代答幽了一默:「你們天天喊美帝從一切地方滾出去的口號是認真的嗎?」

餘味無窮,表面上給中共下台階,似乎中共反美並不認真,實際上至少是說:你們前臺天天反美,後院卻步步被俄國侵吞,現在反過來要求我們幫助制止侵略!

機警圓滑的周立即哈哈大笑,打圓場、和稀泥,化解了無言以對的尷尬。

尼克松一語道破中共上了俄國聲東擊西的老當。俄國國防大學策略、戰略專家杜金教授在《地緣政治》一書中說:「俄羅斯的上策在於應引導中共向南部擴張,使其喪失對北部和西部的注意力。」

事實上這正是俄國侵略中國的傳統策略,也是今天的現實策略。

1950年10月25日中共被迫鑽進斯大林的圈套,事實上已對聯合國宣戰,美國第七艦隊重返臺灣海峽,重新又看重已經放棄的國民黨政權。一萬五千名志願軍俘虜,作為「反共義士」送到臺灣,大振軍民士氣。從此美中結仇20年,中共果然注意力向南,支持印尼共產黨奪取政權,以山地戰專家陳庚大將組成志願軍再一次以人命援助越南共產黨殲滅了法國軍隊,繼而又犧牲巨大人力物力抗美援越。

就在中共動員全軍全民天天吶喊:「美帝從臺灣滾出去,從全世界一切地方滾出去!」的同時,俄共卻天天在蠶食中國新疆與黑龍江的沃土,中共瞞著老百姓,干吃啞巴虧不敢聲張。

只在中蘇兩黨矛盾公開化後,才透出部分實情。

1964年11月,週到莫斯科慶祝十月革命節時公開指出「中蘇邊境糾紛每年多達數千事件」,這是外交辭令,都是俄國侵略中國,否則不會由中國提出,而俄國默不作聲。兩年後,1966年5月20日陳毅外長直言:「從1960到1965年蘇聯侵略邊境事件5000多起。」

中共南面只顧反美,對北邊俄國侵略只有外交辭令表面應付,對自己的領土、主權反而不能「保家衛國」。

四年後文革大亂,經濟崩潰,俄有機可乘,1970年10月公開要求中國放棄黑瞎子島,在珍寶島用棍棒打傷、驅趕中國軍隊,發起珍寶島戰役,中共只宣傳勝利,卻向全國隱瞞該島被俄國奪去的事實。

同年蘇聯紅軍坦克大軍侵入新疆,用火焰噴射器把中國守軍活活燒成堆堆火炭,中共再吃啞巴虧,不敢讓全國知道。

8年後,1978年10月中共忍無可忍,由外交發言人公開:1969年蘇俄奪去185平方英里中國領土。

1972至1977五年中,蘇又奪去1080平方英里新疆伊犁土地。同年又指出除去中俄雙方有爭議領土外,又霸佔中國3475平方英里領土。

兩年後中國才透露,中國新疆有20個地區面積達11600平方英里,中俄有爭議。所謂爭議就是蘇聯軍隊侵佔,中共口頭爭議。

三年後,1982年1月8日當時的國家主席李先念才公開:中俄邊境有爭議地區為810000至900000平方公里,全部被俄軍佔領,相當於30個臺灣,即1999年給俄國侵吞的344萬平方公里領土,有近三分之一是在中共建政後被俄國侵佔的。

中方單方面從新劃邊界,後撤500公里作緩衝區,多寬多大的面積!等於白送俄國以後可以鯨吞。毛晚年醒夢:美國只反共,並非反華,未佔中華一寸土,步步亡我中華的是俄國,他告誡全黨:「蘇修亡我之心不死!」……

作者:陳錦雲

来源:阿波罗新闻网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習近平訪俄碰釘 毛澤東早撂一句話在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