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紀登奎兒子紀坡民揭秘:板橋水庫決堤內幕

  • 歷史

以下是石磊採訪紀坡民的主要內容。

1975年8月初,一場颱風引發了洪河、潁河上游流域的河南省南陽、駐馬店、許昌、周口等地區歷史上罕見的特大暴雨。在8月4~8日內,有3次降雨過程。暴雨中心的林莊雨量達1631毫米,其中5~7日3天降雨1605毫米,在洪河班台以上1、17萬平方公里流域內,平均降雨610毫米。這場特大暴雨致使河南泌陽縣境內汝河上游的板橋水庫水位暴漲。水庫管理部門在沒有得到上級命令的情況下,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區石漫灘水庫的大量洪水急驟流入板橋水庫,加快了板橋水庫水位暴漲的速度。

8月7日19時30分,水庫管理部門通過駐馬店地委、地革委向河南省委和省革委發出加急電稱:’板橋水庫水位急遽上升,情況十分危急,水面離壩頂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庫就有垮壩危險!’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兼河南省革委會主任劉建勛接到急電後立即向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報告險情。紀登奎接到報告後,立即趕往副總理李先念辦公室。紀登奎和李先念經過短暫商討,決定只有動用部隊才能化險為夷。他們決定向第一副總理鄧小平匯報他們的想法,請求具體指示,因為鄧小平當時除了是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主持國務院日常工作外,還擔任軍委副主席和解放軍總參謀長,有權利和能力調集各兵種參與搶險工作,而無需驚動毛澤東和周恩來。

8月7日22時45分左右,李先念給鄧小平家裡打電話。鄧榕接到電話後說鄧小平不舒服,已經入睡。李先念說發生了非常危急的情況,必須叫醒鄧小平。但鄧榕堅持說鄧小平已經入睡,身體不好,不能叫醒,有事天亮再說,並掛斷了電話。

但據紀登奎和李先念後來了解,當晚鄧小平並沒有生病,也沒有入睡,而是在萬里家打麻將,一直打到8日清晨5點左右。

8日零時20分,駐馬店地委、地革委第二次向河南省委和省革委發出特級急電,請求動用轟炸機炸掉副溢洪道,確保大壩安全。劉建勛接到急電後,直接向李先念打電話,要求上級動用空軍。李先念在紀登奎的催促之下,再次給鄧小平家裡打電話,要求動用空軍,但電話再次被鄧榕掛斷。李先念和紀登奎當時急得跳腳,但也無可奈何。因為李先念當時只是國務院副總理,而副總理紀登奎雖然擔任軍隊的職務,但僅僅是中央軍委辦公會議成員和中央軍委辦事組成員,根本無法指揮空軍。

後來李先念和紀登奎不得不指示劉建勛聯繫當地駐軍動用炸藥炸掉副溢洪道。同時指示要確保該地區亞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鴨湖的安全。

40分鐘後,高漲的洪水漫壩而過。水庫管理局第三次向河南省委和省革委發出特特告急電,並緊急開啟尚能移動的五扇閘門,但此時水庫已經開始決口。

8日凌晨1時30分,洪水像脫韁的野馬,衝出板橋水庫的決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鋪天蓋地向下游衝去。僅僅6個小時,板橋水庫就向下游傾泄7.01億立方米洪水。至遂平縣境內時,水面寬10公里,水頭高3-7米。昔日人歡馬叫的遂平縣城,頃刻之間一片汪洋。沉睡在夢鄉中的人們,在渾然不覺中變成沉溺水底的冤魂。洪水呼嘯著向下游奔去,所到之處,水庫垮壩,堤塘決口。決口的洪水與上游來水合二為一,匯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鋪天蓋地的淹沒了下游的城鎮和鄉村。

後來統計,整個駐馬店地區96%的面積受災,許多地方一片汪洋,平均水深3-7米,300多萬人口被圍困在洪水中。直至此時,駐守在板橋水庫的34450部隊才接到命令動用炸藥炸開劉埠口小洪河左堤、洪口(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間的口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壩分洪,但為時已晚!

幾天之內,河南省駐馬店等地區、1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計60多個水庫相繼發生垮壩潰決,近60億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橫流,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1015萬人受災,倒塌房屋524萬間,沖走耕畜30萬頭,洪水直接致10多萬群眾死亡。縱貫中國南北的京廣線被沖毀102公里,中斷行車16天,影響運輸46天,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成為世界最大最慘烈的水庫垮壩慘劇。

決堤慘案發生後,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李先念,包括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都視察了災區。但作為第一副總理的鄧小平或許心裡有愧,一直沒有視察災區。

1981年8月,有一位新華社記者採訪了災區,並寫了一篇內參,指出災區的人民生活仍然非常艱難,要求中央直接給予財政支持。鄧小平看到內參後非常憤怒,在內參上批示:「一派胡言,此記者不可重用!」該新華社記者被立即調離記者崗位。從此以後,沒有任何人敢公開該決堤慘劇。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訪談紀登奎兒子紀坡民揭秘:板橋水庫決堤內幕

相关推荐: 56歲大媽肝癌離世,醫生:這3物長時間不洗,一家人的肝都遭殃

李女士,今年56歲,是一名家庭主婦,三個月前查出肝癌晚期,現如今已經放棄治療。 李女士幾個月前,皮膚出現嚴重發黃的現象,並且右腹部也開始出現疼痛的現象,起初李女士沒怎麼在意,可是腹痛感越來越嚴重,嚴重影響到日常生活,她便在丈夫的陪同下來到醫院檢查。 結果出來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