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啟用了新的域名,hkx.eu替換了ducn.net,將提供更優質的資訊。從新開始!

揭秘:毛澤東一句話毀掉了北京古城牆

歷史 雅婷 1周前 (09-09) 10次浏览

揭秘:毛澤東一句話毀掉了北京古城牆

毛澤東:「拆除城牆,北京應當向天津和上海看齊。」

1958年9月,《北京市總體規劃說明(草稿)》有這樣的表述:「故宮要著手改建。」

《規劃說明》具體提出:「把天安門廣場、故宮、中山公園、文化宮、景山、北海、什剎海、積水潭、前三門護城河等地組織起來、拆除部分房屋,擴大綠地面積,使成為市中心的一個大花園,在節日作為百萬群眾盡情歡樂的地方。」

1959年北京市城市建設委員會提出,可以保護「天安門以及故宮裡的一些建築物」,「故宮要改建成一個群眾性的文體、休憩場所」。

此前,毛澤東1958年1月在南寧會議和最高國務會議上講話:「北京、開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南京、濟南、長沙的城牆拆了很好,北京、開封的舊房子最好全部變成新房子」。

毛澤東是兩次提到張奚若時說這番話的。1957年5月1日,毛澤東征求政治學家、教育部部長張奚若對工作的意見,張奚若即把平日感覺歸納為「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視既往,迷信將來」。

「『好大喜功』,看什麼大,什麼功,是反革命的好大喜功,還是革命的好大喜功。不好大,難道好小?」毛澤東在南寧會議上說,「中國這樣大的革命,這樣大的合作社,這樣大的整風,都是大,都是功。不喜功,難道喜過?『急功近利』,不要功,難道要過?不要對人民有利,難道要有害?『輕視過去』,輕視小腳,輕視辮子,難道不好?」

毛澤東定下調子:「古董不可不好,也不可太好。北京拆牌樓,城門打洞,也哭鼻子。這是政治問題。」

1958年3月,在成都會議上,毛澤東又提出:「拆除城牆,北京應當向天津和上海看齊。」

1958年4月14日,周恩來致信中共中央,傳達國務院常務會議精神,提出「根據毛主席的指示,今後幾年內應當徹底改變北京市的都市面貌」。此後,北京市迅速制定了一個十年左右完成舊城改建的計畫,「故宮要著手改建」隨即提出。

陶宗震,當年北京市城市規劃管理局的建築師,向我回憶起當時一位局領導的發言:「他說,為什麼不能超過古代?天安門可以拆了建國務院大樓,給封建落後的東西以有力一擊!」

改建方案開始制定,時任北京市城市規劃管理局技術室主任的趙冬日被令操刀,他生前向我回憶道:「1958年以前有改造故宮這麼一說,這東西不用落實,是劉少奇提出的。當時叫我做過方案,我也就瞎畫了一下,誰都知道,不可能的事情。我估計他也是隨便一說。」

「當時彭真說,故宮是給皇帝老子蓋的,能否改為中央政府辦公樓?你們有沒有想過?技術人員隨便畫了幾筆,沒正經當回事。『文革』期間,把這事翻出來了,有人說你們要給劉少奇蓋宮殿。其實,彭真說的話,實際是主席說的話。」時任北京市城市規劃管理局副局長的周永源,生前向我作了這樣的說明。

毛澤東:「拆除城牆,北京應當向天津和上海看齊。」

1958年9月,《北京市總體規劃說明(草稿)》有這樣的表述:「故宮要著手改建。」

《規劃說明》具體提出:「把天安門廣場、故宮、中山公園、文化宮、景山、北海、什剎海、積水潭、前三門護城河等地組織起來、拆除部分房屋,擴大綠地面積,使成為市中心的一個大花園,在節日作為百萬群眾盡情歡樂的地方。」

1959年北京市城市建設委員會提出,可以保護「天安門以及故宮裡的一些建築物」,「故宮要改建成一個群眾性的文體、休憩場所」。

此前,毛澤東1958年1月在南寧會議和最高國務會議上講話:「北京、開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南京、濟南、長沙的城牆拆了很好,北京、開封的舊房子最好全部變成新房子」。

毛澤東是兩次提到張奚若時說這番話的。1957年5月1日,毛澤東征求政治學家、教育部部長張奚若對工作的意見,張奚若即把平日感覺歸納為「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視既往,迷信將來」。

「『好大喜功』,看什麼大,什麼功,是反革命的好大喜功,還是革命的好大喜功。不好大,難道好小?」毛澤東在南寧會議上說,「中國這樣大的革命,這樣大的合作社,這樣大的整風,都是大,都是功。不喜功,難道喜過?『急功近利』,不要功,難道要過?不要對人民有利,難道要有害?『輕視過去』,輕視小腳,輕視辮子,難道不好?」

毛澤東定下調子:「古董不可不好,也不可太好。北京拆牌樓,城門打洞,也哭鼻子。這是政治問題。」

1958年3月,在成都會議上,毛澤東又提出:「拆除城牆,北京應當向天津和上海看齊。」

1958年4月14日,周恩來致信中共中央,傳達國務院常務會議精神,提出「根據毛主席的指示,今後幾年內應當徹底改變北京市的都市面貌」。此後,北京市迅速制定了一個十年左右完成舊城改建的計畫,「故宮要著手改建」隨即提出。

陶宗震,當年北京市城市規劃管理局的建築師,向我回憶起當時一位局領導的發言:「他說,為什麼不能超過古代?天安門可以拆了建國務院大樓,給封建落後的東西以有力一擊!」

改建方案開始制定,時任北京市城市規劃管理局技術室主任的趙冬日被令操刀,他生前向我回憶道:「1958年以前有改造故宮這麼一說,這東西不用落實,是劉少奇提出的。當時叫我做過方案,我也就瞎畫了一下,誰都知道,不可能的事情。我估計他也是隨便一說。」

「當時彭真說,故宮是給皇帝老子蓋的,能否改為中央政府辦公樓?你們有沒有想過?技術人員隨便畫了幾筆,沒正經當回事。『文革』期間,把這事翻出來了,有人說你們要給劉少奇蓋宮殿。其實,彭真說的話,實際是主席說的話。」時任北京市城市規劃管理局副局長的周永源,生前向我作了這樣的說明。

[page]

1954年,毛澤東曾「三登宮牆不入宮」

其實,關於古城拆與否的鬥爭早就開始了。讓毛澤東動怒的張奚若,早在1948年12月18日在北平圍城之時,帶著解放軍幹部請建築學家、清華大學教授梁思成繪製北平文物地圖,以備被迫攻城時保護文物之用。

此前一天,毛澤東親筆起草中共中央軍委給平津戰役總前委的電報,要求充分注意保護北平工業區及文化古蹟:「沙河、清河、海甸、西山等重要文化古蹟區,對一切原來管理人員亦是原封不動,我軍只派兵保護,派人聯繫。」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首都規劃隨即展開。參與規劃工作的梁思成提出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區應在古城之外的西部地區建設,以求得新舊兩全、平衡發展;蘇聯專家則提出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區應放在古城的中心地區建設,並著手對古城的改建。毛澤東支持了後者。

北京的城牆、城樓、牌樓等古建築開始被陸續拆除。1952年8月,天安門東西兩側的長安左門與長安右門被拆除,梁思成、張奚若曾極力表示反對。1956年5月,北京市規劃局、北京市道路工程局展修豬市大街(即現在的東四西大街和五四大街)至北長街北口道路,拆除大高玄殿前習禮亭及牌樓、故宮北上門和東西連房,又引發激烈爭論。對古城的拆除行動越來越多,終導致張奚若1957年5月向毛澤東坦陳己見。

毛澤東與故宮有過一段淵源。他早年在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就讀時的老師易培基,1929年曾出任故宮博物院院長。1919年12月,毛澤東率代表團赴京請願驅逐湖南軍閥張敬堯,就住在故宮腳下的福佑寺。

1936年,在陝北的窯洞裡,毛澤東向斯諾講述了1918年他第一次來到北京之後對故宮的印象:「我自己在北京的生活條件很可憐,可是在另一方面,故都的美對於我是一種豐富多彩、生動有趣的補償。我住在一個叫做三眼井的地方,同另外七個人住在一間小屋子裡。我們大家都睡到炕上的時候,擠得幾乎透不過氣來。每逢我要翻身,得先同兩旁的人打招呼。但是,在公園裡,在故宮的庭院裡,我卻看到了北方的早春。北海上還結著堅冰的時候,我看到了潔白的梅花盛開。」

「為什麼近20年後,毛澤東在同美國記者斯諾『翻古』時,如此深情地談到北京美麗的早春呢?原來此時此地,他得到了晚來的青春幸福——同老師的掌上明珠產生了戀愛關係。」李銳在《三十歲以前的毛澤東》一書中寫道。

1954年4月,毛澤東在四日之內三登故宮城牆——4月18日下午,他乘車至故宮神武門內,由東登道上神武門城樓,沿城牆向東行至東北角樓轉向南,經東華門、東南角樓,到達午門,由午門城樓下城牆,回中南海。

4月20日下午,他乘車至故宮午門內,登午門城樓,參觀設在那裡的歷史博物館出土文物展覽,下城樓回中南海。

4月21日下午,他乘車至故宮神武門內,由西登道上神武門城樓,沿城牆西行,經西北角樓、西華門、西南角樓,到達午門下樓離去。

三次路線相加,毛澤東正好在故宮城牆上繞行一週。這是1949年之後毛澤東到故宮僅有的三次記載,而這三次他只登城牆不入宮內。在城牆上漫步徐行,毛澤東有何感想?他為什麼不到故宮裡面走走?

劫餘的北京城前門箭樓

改建需150多億,周恩來說「這是抗美援朝的花費」

1955年,梁思成的建築思想遭到批判。當時在中宣部任職的何祚庥在《學習》雜誌發表文章稱:「舊北京城的都市建設亦何至於連一點缺點也沒有呢?譬如說,北京市的城牆就相當地阻礙了北京市城郊和城內的交通,以致我們不得不在城牆上打通許許多多的缺口;又如北京市當中放上一個大故宮,以致行人都要繞道而行,交通十分不便。」

1957年1月8日,文物收藏家張伯駒以政協委員的身份視察北京市都市規劃委員會之後提出:「故宮保持有五百多年歷史,必須保存其完整性,確定紫禁城為故宮博物院範圍,絕對不得拆建或開修馬路。」

北京市都市規劃委員會對此答覆:「在北京市總體規劃初步方案上已考慮到保留故宮。」

1957年4月16日,北京市都市規劃委員會在答覆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關於「機關除城內原有的,應當注意分布到城外」的意見時稱:「關於機關辦公樓的分布問題,在規劃中考慮:中南海及其東面和西面的地區作為中央首腦機關所在地。」

位於中南海東面的故宮是否涉及「中央首腦機關所在地」的範圍?答覆未予說明。

對舊城從整體上應該建成什麼樣的研究一直延續到20世紀60年代進入高潮。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前副院長董光器在2006年10月出版的《古都北京五十年演變錄》一書中,印出9張這一時期完成的北京城區規劃方案圖,顯示舊城之內,基本沒有保留衚衕系統和成片的四合院,取而代之的是多層和高層建築;從天安門到故宮,或只保留部分建築物,或全部拆除重建。

來源:新聞午報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揭秘:毛澤東一句話毀掉了北京古城牆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