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胡蘭成是PUA高手,為什麽會打上張愛玲的主意?

  • 歷史

蘇青辦了份《天地月刊》,寄給胡蘭成一期。胡蘭成搬了把藤椅,坐在院子裏的草地,一邊曬太陽一邊閑看,看到一篇署名為張愛玲的小說《封鎖》,還沒看完,他的身子就不覺坐直了。

這篇小說寫得太好了。

從張愛玲這個名字上,他推斷作者很可能是一位年輕女子,但是他也不確定,民國經常有些男作家為了作品發表,故意取個女性化的名字。

《天地月刊》第二期上,又刊登了一篇張愛玲的文章,這次不但有文章,還有照片,雖然印得模糊,依稀可辨是個高個子女子。

胡蘭成動了心,一定要去拜訪拜訪張愛玲。

胡蘭成慕張愛玲之才,這是毋庸置疑的。他是個舞文弄墨的文人,看到一個女孩子文章寫得這樣好,他很難不動心。

但是他的動機也不這麽純潔,他不僅看到了張愛玲花團錦簇的文字,還看到了張愛玲花團錦簇的年齡,就像獵人看到獵物,下意識拿起了手中的獵槍。

胡蘭成有許多女人,寫文章與泡女人,是他的兩大強項,也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錢。

他一生靠搖筆杆子吃飯,泡女人既是他的飯後消遣,也是他為可能到來的危機留條後路,實在走投無路時,他可以投靠女人吃軟飯度日,尋到新的出路,他又可以抹一抹嘴,頭也不回地離開。

胡蘭成19歲結婚,原配唐玉鳳是一個平凡女子,無才,無貌,雖然生育一兒一女,卻從未得到胡蘭成歡心。唐玉鳳是個逆來順受的舊式女性,胡蘭成嫌棄她,甩冷臉,她從不抱怨,隻是誠惶誠恐,怕自己做得不好。

胡蘭成在婚後求職無著,住進同學斯頌德家中,一住將近一年。斯頌德之妹年方二八,青春活潑,胡蘭成經常眉來眼去向她放電,斯母怕影響女兒聲譽,隻好給胡蘭成一筆路費,把他打發出去。

d23242b9c859937170468325d0dc9447

唐玉鳳二十八歲時病故,因為死得早,她成為胡蘭成心中的白月光,胡蘭成對她極盡溢美之詞,他說自己“幼年時的啼哭都已還給了母親,成年後的號泣都已還給玉鳳”。

這當然不是他良心發現,而是打造一個深情人設,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薄情。死人不會說話,他把她捏造成什麽樣,就捏造成什麽樣,不像活人有話要說說。

唐玉鳳死後,胡蘭成去南寧一中教書,舉止輕薄,名聲不佳,被同事們背後議論。胡蘭成不認為是他的錯,而是責怪幾個女同事長舌,賭氣去百色五中教書。

在百色,他娶同事全慧文為妻。他對全慧文無愛,亦無情,隻是他需要一個老婆,全慧文適合給他當老婆而已。

4174f2284567879a72be7c24e766921c

此時的胡蘭是一介窮書生,生活窘迫,顛沛流離,後來他辭去教職,投身報業。抗戰爆發以後,他靠著一支生花妙筆,受到汪精衛之妻陳璧君賞識,平步青雲。

錢有了,社會地位也提高了,他的女人,檔次也高了。

他拋棄全慧文,與歌女應英娣同居。應英娣天生麗質,明豔動人,胡蘭成誇她是一朵“白芍藥”,張愛玲也說應英娣“照任何標準都是個美人”。

事業有成,又有美人相伴,胡蘭成心中大暢。

豈料一個人很難事業、愛情雙得意,胡蘭成自從與美人應英娣同居,事業每況愈下,在汪偽政府不得意,還因為私下與日本人勾搭而被捕入獄。

他在入獄前讀到張愛玲的小說,被張愛玲的文字驚住,萌生要去見見張愛玲的念頭,隻因入獄,暫時擱淺,出獄以後,他奔向上海,敲響了張愛玲的房門。

張愛玲是一位罕見才女,胡蘭成的集郵冊上缺少這種類型。

本來,胡蘭成與女作家蘇青有過私情,但是蘇青身世、才情,都不如張愛玲炫目,而且蘇青閱人太多,風情老辣,胡蘭成許多PUA招術使不上,使出來也不見效果,反而被蘇青嘲笑,讓他沒有成就感。

張愛玲不同,說身世,她是李鴻章的曾外孫女,張佩綸的孫女,論才氣,她更是萬裏無一。

胡蘭成以後也許會遇到應英娣這樣的美女,也許會遇到蘇青這樣的才女,唯有張愛玲,他此生不會再遇到,錯過張愛玲,他的集郵冊上就永遠缺少這一款。

應英娣,胡蘭成顧不上了,蘇青,胡蘭成也沒興趣了。

他要拿下張愛玲,做他今生吹牛的資本。

d6cb1dc772369bbe5bcbe08cabd1d871

胡蘭成像狗皮膏藥一樣粘在張愛玲姑姑的客廳裏,即使張愛玲的姑姑頗有微詞,他也不在意。

他使出渾身招數,用他的生花妙筆在報上寫文章讚美張愛玲的才華,用他的如簧巧舌讚美張愛玲的品位,字字句句,說到張愛玲心坎上。

張愛玲有生以來從來沒有被人這樣誇過。

說來可憐,張愛玲,這位民國“臨水照花人”,在遇見胡蘭成之前,幾乎沒有人欣賞過她。父親打她,母親罵她,同學們瞧不起她,隻有胡蘭成,欣賞她,讚美她,體貼她,關愛她。

一個男人,他欣賞你,讚美你,了解你,疼愛你,而你從小自卑,幾乎從來沒有被人欣賞,被人讚美,被人了解,被人疼愛,你怎麽能不淪陷?

張愛玲平生從沒這樣快樂過。

她經常喜孜孜地看著胡蘭成,問他:“你怎這樣聰明,上海話是敲敲頭頂,腳底板亦會響。”

她不敢相信她能擁有這樣美好快樂的時光,她問胡蘭成:“你的人是真的麽?你和我這樣在一起是真的麽?”

對才女的淪陷,胡蘭成很高興,這意味著他的泡妞技術爐火純青,不論美女才女,全都逃不過他的手心。

2924d777626ada567a969cad7a8227b8

張愛玲淪陷得越深,他越容易操縱張愛玲。

張愛玲跟胡蘭成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她在給胡蘭成的照片後麵寫上:“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但她心裏是歡喜的,從塵埃裏開出花來。”

她沒意識到,她這樣把她的內心向胡蘭成袒露,是幫助胡蘭成洞悉她性格的缺陷。而缺陷,是人生的縫隙,君子彌之補之,小人會鑽隙而入,偷心盜肺。

作為一位PUA高手,胡蘭成很會選擇PUA對象,那些家庭強大內心強大的女子,他從不下手,或者他下過手,人家也不上鉤。他下手的大都是有匱乏感的女子。

舊時女子,處於三綱五常體係的末端,她們是匱乏的,有人經濟上匱乏,有人情感上匱乏,有人知識上匱乏,有人身體上匱乏。

胡蘭成善於利用女性的這種匱乏感——經濟上匱乏的,他就給幾個小錢,情感上匱乏的,他就溫情撫慰,知識上匱乏的,他就展示他的才氣,身體上匱乏的,他就奉上他的肉身。

他對大多數獵物多管齊下,被他看上的獵物,很少能逃脫。

張愛玲也被他精心編織的“情網”給網住了。

張愛玲除了有才情,別的方麵都不突出,她笨手笨腳,生活自理能力弱,也不算漂亮,衣著打扮經常不著調,有時驚豔,有時怪異,有一次她因為衣著問題讓胡蘭成覺得丟麵子,對張愛玲冷著臉。

009d0a5035ea420caa1b8e6fc30ba6fc

他不愛張愛玲這個人,他隻是愛張愛玲的才情、名聲和家世。

一個把PUA女人當事業的人,不泡上一個張愛玲這樣絕世罕見的女子,就像運動員沒拿過世界冠軍,總覺得事業上是缺憾。

胡蘭成與張愛玲簽了婚書,成為張愛玲丈夫,他於願已足。他沒理由繼續停留在張愛玲身邊,他要再去攀別的山峰了。

他起身去南京,接著去漢口,遇到年僅十七歲的小護士周訓德。小周甜美可愛,青春逼人,比胡蘭成的長子年齡還小。他對小周甜言蜜語,溫情脈脈,先是讓小周做他的學生,接著,讓小周給他做女兒,然後,讓小周給他做妹妹,然後,他就說他愛小周了。

胡蘭成的好友沈啟無怕小周上當,私下裏提醒小周,胡蘭成有老婆。胡蘭成聽了大怒,罵沈啟元“齷齪”“卑鄙”。

渣男邏輯,我們真的很難理解。

他剛跟張愛玲簽婚約不久就跟一個小女生談戀愛不齷齪,不卑鄙,朋友好心提醒一下小女生,就齷齪,就卑鄙,這也太雙標了吧?

7975ae191673f834ce1809bcad6b5cf4

胡蘭成並不向張愛玲隱瞞這段豔遇,而是主動公開。他把他寫的《武漢記》拿給張愛玲看,張愛玲難過得看不下去,他不但不愧疚,還責怪張愛玲:

“我是凡我所做的及所寫的,都為的從愛玲受記,像唐僧取經,一一向觀音菩薩報銷,可是她竟不看,這樣可惡,當下我不禁打了她的手背一下。”

聽聽,老渣男的心聲!

我像取經的唐僧向菩薩匯報工作一樣,向你匯報我的經曆,你竟然不看,這太可惡了!所以他要打你一下,警告你。

這是渣男PUA人的手段。

那些馴獸的、熬鷹的,都深諳此術——在馴化對象遭受摧殘時,一定不能心軟,要繼續熬下去,熬到超過它的承受極限,服了軟,它就可以被你任意驅使了。

所以他主動刺激張愛玲的神經,像馴獸員舉起鞭子一樣,舉起他的手,向張愛玲手上打了一下。如果張愛玲無反應,他下次就會加重力度,如果張愛玲還手,他就會扭住張愛玲,把她打服。隻是這種可能性比較小,張愛玲身材高大,又年輕,他未必能穩操勝券,兼之抗戰勝利後,他成為人人喊打的漢奸,像老鼠一樣東躲西藏,得罪張愛玲不智,故此沒敢進一步試探。

張愛玲想讓胡蘭成在她和小周之間做一個選擇,胡蘭成豈肯?他說:

“我待你,天上地下,無有得比較,若選擇,不但於你是委屈,亦對不起小周。”

聽聽,老渣男的說辭!

我對你好得天上地下無人能及,所以我要你,也要小周,也要別的女人,我就喜歡這種人人愛我、我愛我的感覺。

8341bb720c691a7136d77d12993d7805

胡蘭成向小周求婚,然而青春美貌的小周也留不住胡蘭成。

他在戰後逃亡中,居然與同學斯頌德的庶母範秀美搞在了一起。

當年胡蘭成求職無著,來到斯家,白吃白住,斯家每月還給他零花錢,他一住一年多,直到他勾引斯頌德之妹,斯母才委婉讓他離開。戰後,他倉皇逃亡,又來到斯家,斯母仍熱情接待他,讓一位家仆和丈夫的小妾範秀美送他到範的娘家避難。路上他跟範秀美無話找話說,眉來眼去,斯頌德亡父喜提一頂綠帽。

胡蘭成既沒覺得對不起張愛玲,也沒覺得對不起斯家,在把範秀美肚子搞大以後,他又厚著臉皮去斯家住了半年多。

後來他跑到溫州,冒充張愛玲祖父張佩綸的後人,在溫州教書,真是把女人的作用發揮到極致。

e3f3201a2814e6d3f3a0f58bdc1ff347

胡蘭成有膽搞大範秀美的肚子,卻無錢讓她打胎,就讓範秀美拿著他的紙條去找張愛玲要錢,張愛玲給了範秀美一隻金鐲子,她當了筆錢去打胎。

這樣的屈辱,張愛玲再也忍受不了,隻好與胡蘭成分手。

張愛玲與渣男分手,在我們這些讀者聽來真是大快人心,對張愛玲來說,這是撕心撕肺的痛。

她這一生,從未被人熱烈地愛過,她也從未回應過別人的愛,唯有胡蘭成給了她熱烈的愛情,她也回之以熱烈的愛,豈知她打開心扉,換來的不是別人的真誠,而是被別人利用。

後來,張愛玲遠渡重洋去了美國,胡蘭成逃到日本。

在日本,他本質不改,對房東之妻一枝死纏爛打,纏著要與一枝結婚。

一枝拒絕。

他轉身與原上海黑幫頭子吳四寶的遺孀佘愛珍結婚。佘愛珍見慣風浪,軟硬不吃,胡蘭成遇到硬茬,PUA術經常不好使,但他在日本無所依靠,隻能與佘愛珍“白頭偕老”。

0abbf8bb52877abc0c3829849aa33329

這不是佘愛珍降住胡蘭成,他的本性永不會改,而是他四麵楚歌,體力衰邁,像一隻老得褪了毛的獅子,再也沒有能力捕獲獵物,不得不收起了爪子。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胡蘭成就是個有文化的流氓。有文化的流氓與無文化的流氓都是流氓,但是有文化的流氓善於包裝,更有迷惑性,否則,以張愛玲之通透,也不會上當。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