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舉報偷采河砂被碾亡背後:一條河的悲傷與隱憂

沒有任何預兆,7月10日早晨,因遭到裝載機碾壓,陝西漢中西鄉縣駱家壩鎮鍾家溝村兩夫妻不幸身亡。

18日上午,在兩夫妻的家裏,門口依然擺著花圈;一人高的紫香正在燃燒,灰燼時不時往下掉。堂屋內,夫妻兩人的黑白照片擺在一起。家人則聚集在旁邊的房間,悲傷不語,偶爾夾雜著10個月大嬰兒的哭聲。

這起因偷采河砂而起的事件,造成2人死亡,1人被刑拘。兩個家庭也因此發生巨變。

七零八落的家庭,該如何麵對?偷采河砂的背後,又暴露了哪些問題?

矛盾前夜

“那天晚上停電了。”

在鍾家溝村的一家理發店,正在理發的初中學生林金義(化名)清晰地記得,7月9日當晚,因為村裏臨時停電,讓他正在玩遊戲的手機電量耗盡關機了。

當天晚上,還一直下著大雨。

副食店女老板林芬(化名)也沒在外晃悠,早早地就睡下了。

10日早晨五六點左右,村裏的電力恢複了正常供應。林金義那會也醒了,那時,躺在床上的他聽到了旁邊牧馬河嘩嘩的水流聲。雖然河裏的水流很急,但林金義發現,下了一晚上的雨好像暫時停了下來。

而在這個時間段裏,之後被碾壓身亡夫妻中的丈夫楊某,早已來到牧馬河邊,阻止同村的黃某偷采河砂。清晨5點57分,他通過電話向鎮政府舉報了該情況。

按照計劃,當天白天,楊某準備去問問小豬仔的事情,同時去投喂二十餘頭母豬,讓貸款上百萬元建起來的養豬場能夠快速地運轉起來。

然而,事與願違。早上7點多,剛起床的林芬聽到有人在街上喊:“慘不忍睹哦,慘不忍睹,這不得了。”林芬心想,昨天村裏出了個車禍,今天又怎麽了。

這個時候,雨又下起來了,而且越來越大。

來到橫跨牧馬河的新大橋邊,林芬才發現,楊某夫妻死了,“一個躺在鏟車前麵,一個躺在鏟車後麵。”

父母離去

站在牧馬河新大橋上,黃色的河水從腳下奔騰而過。

牧馬河

從橋下往前幾百米左右,就是林芬看到夫妻兩人殞命的地方。

7月10日早上,林芬到事發現場時,已經有不少人在河邊了。其中,包括楊某的兒子——今年20歲的小楊。

那天早晨,天才剛剛亮,小楊接到村裏人的電話,讓他趕緊去一趟河道。迎著大雨,來到河道旁,小楊不好的預感被應驗,他看到父母兩人躺在岸邊的積水裏。

和現場的人一起將父母從水裏拉出來之後,小楊發現父親四肢被碾壓斷裂,身體多處被撞傷,母親上身也被碾壓。

現場的人告訴小楊,其父親在7點半左右遇害,隨後,黃某還繼續開著裝載機鏟壓他家的小車。母親聽到消息後急匆匆趕到河邊時,父親已經遍體鱗傷。沒想到黃某的裝載機再一次對準了他母親,將其碾壓身亡。

停放在路邊的設備

案發後的第二天,西鄉縣公安局官方通報了該案件,稱犯罪嫌疑人黃某已經被公安機關控製,正在進行安檢偵辦和善後處置工作。

壓抑不住自己憤怒的情緒,7月13日,小楊在微博上發帖,講述了當天的事情經過,稱父母被殘忍地殺害,希望能夠將其繩之以法。

隨後,多家媒體跟進報道,犯罪嫌疑人黃某的“霸道”“蠻橫”被“挖”了出來,黃家和楊家曾經因采砂釀成的矛盾也人盡皆知。

被撕裂的家

在鍾家溝村,310縣道穿村而過。

楊某家的房子依310縣道而建,麵對山坡,背後是牧馬河。

這棟三層的樓房在前兩年剛剛完成裝修,一樓裝了玻璃門,還配了沙發和大電視。

7月18日上午,大街上其他人圍坐在一起高談闊論,買菜講價閑聊時,從楊某的家裏,卻偶爾傳出嬰兒的哭聲。

“他們想要個女兒,去年如願了。”同村住在街邊的李霞(化名)說,這個孩子,是楊某和聶某夫婦的女兒。二胎政策放開後,聶某在四十多歲的高齡生下了二胎。看到是女娃,“一家人每天高興的不得了。”

2020年9月份,在微信朋友圈,聶某還專門發布了視頻,慶祝女兒滿月。

聶某去年發的朋友圈

如今,女兒還這麽小父母就離去,“後麵還要撫養一二十年直到她長大成人,很難。”

李霞跟楊某家做鄰居有二三十年了,丈夫跟楊某小時候是同學,也是發小。

李霞眼裏,楊某有些大大咧咧,人挺大方;“聶某平時就在家裏做做家務,帶孩子,對人特別的好。”

去年冬天,為了改善一家人的生活,楊某貸款辦了養豬場,養了有二十餘頭母豬。目前,在銀行還欠80餘萬元貸款,加上向親戚朋友借的錢,楊家欠債已經超過了100萬元。

采砂結怨

讓人沒想到的是,犯罪嫌疑人黃某的家,就在楊某家對麵。

黃某家大門緊閉

他們,是真正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鄰居。

極目新聞記者來到鍾家溝村時,黃某家大門緊閉。周邊鄰居介紹,事發後,黃某家人就已經離開。

“上一輩算是親戚,但是這一輩沒怎麽走動了。”林芬說,以前兩人因為采砂打過架,之後多年基本上沒有往來。

早些年,在牧馬河采砂管理還不是很嚴格的時候,楊某和黃某兩人各自都在幹采砂的行當。那個時候,兩人經常發生爭吵,甚至因偷采被當地政府部門處罰。

7月17日,西鄉縣委宣傳部發布的通報印證了這一說法。根據通報,黃某分別於2015年7月和2017年8月因偷挖砂石被縣水利局行政處罰;楊某則在2017年8月因偷挖砂石被行政處罰。

而據極目新聞記者向西鄉縣當地水利部門了解,一直以來,兩人都沒有獲得采砂的相關資質。

牧馬河禁采後,楊某將閑置的挖掘機出租,獲得部分收入;將家中的堂屋改成小餐廳接待食客;同時,在去年貸款建起了養豬場。

不過,10日當天早上,為了阻止黃某偷采砂石,楊某用其小轎車進行攔截。兩人衝突升級,旁人勸阻無效後,黃某將楊某夫婦碾壓身亡。

路邊停靠的挖掘機和卡車

河砂的誘惑

牧馬河是漢江的支流,流域以山地丘陵為主,資源豐富。

有知情人稱,從2000年開始,不少牧馬河周邊流域村民通過采河砂變現,這也成為他們賺錢的門路。

牧馬河裏的黃沙

“采砂的高峰應該是在七八年前。”西鄉縣峽口鎮村民薑西(化名)告訴記者,那個時候,村裏或者外麵實力強的老板,配備好裝載機、皮帶機等設備,在獲得資質後,通過正常途徑申報,獲得開采河砂的權利。

個別私下想挖采的村民,則會購買二手的裝載機和小貨車,在半夜起來偷采。

小小的河砂,利潤不可小覷。

薑西說,按照現在每噸近百元的價格,一台3-5噸的小貨車裝車往外拖一趟,就能進賬幾百元,如果晚上多來幾趟,收入會更高。

偷采時,村民一般會選擇在雨天。一個原因是雨天有流水衝刷河岸,不容易留下證據;另外一個原因則是雨下的時間越長,水流越大,從上遊帶下來的泥沙量就越多,挖沙也更容易。

“其實我們村偷采的倒也沒幾個人。”一鍾家溝村村民告訴記者,多年來,村裏一直就隻有兩三個人在搞河砂生意。

薑西說,雖然偷采來錢快,但到了近幾年風險也越來越高。不僅僅是要投入資金購買裝載機、貨車,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從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開始,當地對偷采的管理越來越嚴。在擔心自己的錢打了水漂的同時,更要麵對河道執法人員的圍堵。

慘劇過後

驅車沿牧馬河行駛,時常會看到路邊、或者河邊有閑置的裝載機,還有一些疑似閑置已久的砂廠和車輛。

砂廠內停放的裝載機

7月19日下午,極目新聞記者來到西鄉縣河道堤防管理站。該站徐站長告訴極目新聞記者,流經西鄉縣轄區的有大小73條河流,牧馬河是其中最大的一條河。

2017年5月,漢中市發布《漢中政府關於漢江幹流漢中部分河流禁止采砂的通知》後,西鄉縣轄河流全部禁止一切河道采砂、取土、淘金等活動。

“之前全國都是審批製,有資質的企業到水利部門申報,審批過後到指定地點,劃定區域進行采砂活動。”徐站長稱,《通知》出了之後,所有在采區域全部停采,官方也不再審批新的采砂企業。“從那一年開始,偷采的情況明顯減少,到2021年,4年過去了,牧馬河偷采砂石的情況已經非常少了。”

徐站長說,即使有個別情況,也是“螞蟻搬家”式的。因為在一些主要的下河口,政府都已經設立了路障措施,以防止大車進入河道偷砂。“能開下去河道的車輛,最多是載重一兩噸的農用車,這樣一車砂賺不到多少錢。”

新設的路障

目前,河道管理站在巡邏時,發現有人來偷采砂石的情況,主要是周邊村的一些村民要建房子、建豬圈,需要河砂自用。此時,執法人員都會對其警告,靈活處理。

徐站長表示,管理站將進一步摸清轄區內的下河口,采取措施,並加大夜間巡查執法力度,杜絕偷采發生。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夫妻舉報偷采河砂被碾亡背後:一條河的悲傷與隱憂

相关推荐: 美國人怕副作用不敢打 眼看數百萬強生疫苗要作廢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8日報導,在強生(Johnson& Johnson)新冠肺炎(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4月傳出血栓疑慮後,即使目前已重新開放施打,許多美國民眾仍不願意接種,可能導致數十萬、甚至數百萬劑疫苗因過期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