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背後:日本政治、財團和國家品牌的角鬥場

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已超越體育範疇,成為一項展示國家品牌的超級活動。與以往不同,主導東京奧運會的敘事體不是“更快、更高、更強”,而是不斷上升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數字、不斷升級的風險因素以及不足的疫苗接種數量,這些關鍵詞昭示新冠病毒大流行下的東京奧運會注定將是一屆非典型奧運會。

離開幕日7月23日越來越近,日本疫情並沒有緩解跡象。7月14日至17日,全國範圍內連續四天新增新冠確診病例超過3000例,東京都連續四天新增確診病例過千例。

日本的新增感染病例中近九成是尚未全麵接種疫苗的人群,截至7月17日,日本完整接種兩劑疫苗的人口比率為20%,也就是說到奧運會開幕時,大部分日本人仍沒有接種疫苗。這種情況讓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深表擔憂,她在7月15日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疫苗尚未充分普及,如何挺過去是個課題,特別是考慮到出現年輕群體重症化情況。

疫情洶湧讓日本民眾對舉辦奧運會的態度消極,多份民調折射出民眾憂慮態度。《朝日新聞》民調指出,83%的選民認為東京奧運會應該推遲或取消,希望在今年夏天舉辦奧運會的選民比例下降一半。《朝日新聞》是最先發聲呼籲取消奧運會的日本全國性日報。

奧運會作為全球矚目的體育盛事,具有拉動舉辦國經濟發展的效應,因疫情經濟受到重創的日本,也計劃借力本屆奧運會提振經濟,因此稱這次東奧會為“複興奧運”。

然而,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卻讓原本被寄予厚望的東京奧運會變得越來越像一場賭博。日本政府在經濟、政治和公共衛生三角關係中考量糾結,因為這不僅關乎首相菅義偉乃至自民黨的政治前途,也牽涉從東京奧組委,到國際奧委會,再到各級讚助商的切身利益。

東京街頭一餐飲業者表達自己的不滿:“不是對醫療崩壞的肯定,不是對新冠病毒蔓延的肯定,是對國家政策的徹底否定,沒有向不合理事情點頭的道理,所以今天有冰涼的鮮啤哦,為了大家的心理健康。”

自民黨選情命懸奧運會

在開幕式倒計時兩周時,迫於社會輿論和專家警示等多方壓力,在猶豫和糾結中的菅義偉不得不宣布第四次緊急事態宣言。對菅義偉來說,這是一個艱難的抉擇,因為宣布緊急事態就意味著將舉辦一場史無前例的空場奧運會,這無疑是失敗的。據菅義偉身邊人士透露,他在放棄瞬間無力地說,“若發布宣言,那就是空場了。”

“菅義偉猶豫不決,而不是采取果斷行動,這讓所有人感到驚訝。我們原以為這(果斷行動)是日本擅長的事情。”
天普大學東京校區亞洲研究所主任傑弗裏·金斯頓(Jeffery
Kingston)教授對《財經》記者說。他認為,日本政府現在才提出公共衛生對策為時已晚,因為以公共衛生為代價,優先考慮經濟和政治因素,這讓許多日本人認為本屆奧運會是一場不計後果的賭博。

經濟和選情讓菅義偉政府決定賭一把,因為在疫情當下,舉辦一屆戰勝新冠疫情的奧運會是為數不多的提振日本現政府支持率的方法。“若舉辦,氣氛一定會熱烈”“空場的話,會有挫敗感”,菅義偉多次向身邊人士這樣表示,他希望一屆接納觀眾的奧運會能夠幫助他提振今年秋季選舉的選情。

菅義偉不僅是日本首相,也是執政黨自民黨總裁,他的總裁任期將在今年9月結束,菅義偉需要在此之前選擇最有利時機解散眾議院重新舉行選舉以保住首相職位,奧運會能否成功舉辦幾乎關乎他的政治命運。

“取消奧運會將意味著菅義偉的領導生涯結束。”金斯頓解釋說,這是有史以來最昂貴的夏季奧運會,日本政府投入大量資金籌備,希望一旦比賽開始,公眾將團結起來,挽回被腐敗、疫苗接種計劃失策和政治算計所玷汙的國家聲譽。菅義偉也可以借此贏得自民黨總裁選舉,並領導本黨派在國會選舉中獲勝。

東京奧運會是自民黨要全力維護的政治遺產,因為最初提出申辦的是自民黨成員、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2013年拍板定案申辦的則是時任首相安倍晉三,安倍視奧運會為自己的重要政治遺產,先前擔任本次奧運會組委會主席的森喜朗和現任組委會主席橋本聖子都是自民黨成員。

“今年秋天要舉行眾議院選舉,自民黨擔心取消奧運會將對選舉結果產生不利影響。菅義偉欲連任總裁和首相都需要前首相安倍晉三的支持,安倍在自民黨內部擁有很大權力,而安倍又是推動2020年東京奧運會舉辦的關鍵人物,為了獲得安倍的支持,有必要舉辦奧運會。”明治大學政治經濟學部教授高峰修(Osamu
Takamine)對《財經》記者解釋說。

取消奧運會誰損失最大?

除了政治考量,經濟因素也讓菅義偉政府無法放棄東京奧運會。日本為東京奧運會付出創紀錄的投資——15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97億元),這其中包括因奧運會推遲一年舉行而追加的30億美元費用。如果取消,對於日本方麵,將損失10億美元門票收入以及觀眾因為奧運會而產生的各種支出,安保等服務合同對企業的經濟刺激作用也將不複存在。更令人擔憂的是,日本政府所期許的品牌效應也將消失殆盡,他們盼望通過奧運轉播在數以億計的海外觀眾麵前提升日本國家形象。

不願為公共衛生安全割舍經濟利益的不隻有日本政府,國際奧委會和美國傳媒巨頭NBC環球也因此備受批評。日本社會輿論認為,唯獨國際奧委會擁有取消奧運會的權力,但他們沒有這麽做,因為一旦取消就必須要退還數十億美元轉播權利金,這是國際奧委會總收入的73%,會讓其損失慘重。

這其中占據最大份額的當屬夏季奧運會的美國轉播權,這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體育財產之一,也是國際奧委會最大的單筆收入來源,
NBC環球不僅為東京奧運會的美國轉播權支付了約10億美元,還簽署了75億美元的合同將轉播權延長至2032年。因此,NBC環球是國際奧委會的主要金主。

與很多日本民眾一樣,日本非營利組織醫學治理研究所所長上昌廣(Masahiro
Kami)也認為疫情下堅持舉辦奧運會無關民眾利益,而是企業和國際奧委會要收割利益。
“受益於東京奧運會的將是美國媒體巨頭,而不是日本中小企業和民眾。國際奧委會將從美國媒體巨頭那裏獲得更多收入,他們比日本政府更想舉辦奧運會。”上昌廣對《財經》記者表示。

即便延期一年,東京奧運會仍為NBC環球帶來不菲利益。2020年3月,NBC環球就宣布,已售出價值12.5億美元的國內廣告,這些廣告將在東京奧運會的轉播中放送。如今肯定不止這個數字,因為隻要奧運會能夠最終舉辦,就會有收視率,有收視率就有廣告。難怪NBC環球首席執行官傑夫·謝爾(Jeff
Shell)在投資者會議上表示,東京奧運會可能是公司曆史上最賺錢的奧運會。

“NBC很高興能從廣告收入中大賺一筆,國際奧委會也需要奧運會,以便能將這筆收入存入銀行,因此他們必須對企業利益負責,而不是宣傳奧林匹克理念。”
金斯頓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堅持舉辦奧運會就是出於貪婪和政治盤算。

除了國際奧委會和美國傳媒巨頭,讚助東京奧運會的日本大企業也不希望取消。高峰修指出,這是讚助商和日本政客之間的關係。奧運會若取消,讚助商會損失很多錢,即使在國家層麵可以回避經濟損失,但可能出於政治動機,確保有私人關係的讚助商的利益。

日本財閥期待從東京奧運會獲得巨額利潤,其中就包括曾在安倍政府內閣辦公室擔任經濟財政政策委員會成員的竹中平藏(Heizo
Takenaka)。竹中平藏是保聖那集團董事長,保聖那集團是東京奧運會的官方支持者,並深度參與東京奧組會的人力資源相關業務。舉辦奧運會會助力財團利益,所以竹中平藏在采訪中堅決支持舉辦奧運會。不僅如此,日本多家主流媒體也都是東京奧運會讚助者,這也讓批評力道相對減弱。

為了謀求日本民眾理解,在距東京奧運會開幕倒計時10天時,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接受日本共同社專訪。他表示,日本國民沒必要恐慌。已采取奧運相關人員與日本人明確隔離措施,希望日本民眾對奧運會安全性給予全麵信賴。

對於國際奧委會的堅持,高峰修認為,或許在商業世界中,找到一個能夠抵禦流行病的新框架勢在必行,但是體育領域當局並沒有考慮到這一點,而是試圖將其置於同一框架內,這對運動員不利,難怪日本人對奧運會、體育和運動員的態度變得消極。

這些措施就包括在東京、神奈川、千葉和埼玉1都3縣的首都圈比賽場館均采用無觀眾空場方式,這意味著開幕式和閉幕式以及眾多比賽將空場舉行,本屆奧運會將成為逾百年現代奧運曆史上極其罕見的賽事。東京奧組委主席橋本聖子認為,雖然很遺憾,但空場辦賽能得到更多人對舉辦奧運的理解。

試圖安撫民意的空場措施雖然獲得一些企業理解與支持,但也引發不滿,一些企業認為,既然要空場,就該早點決定。大型旅行社KNT-CT控股社長米田昭就表示,在方針確定之前是以觀眾入場為前提成為讚助商的,所以空場是意料之外,將導致損失。

充滿了不確定性的奧運會已經讓廣告商打退堂鼓,豐田汽車公司7月19日表示,由於對新冠疫情蔓延的擔憂在日本與日俱增,在東京奧運會召開期間,該公司將不會在日本投放與此次奧運會有關廣告。

豐田汽車和鬆下電器是東京奧運會14個全球合作夥伴中僅有的兩家日本公司,全球合作夥伴屬於最高級別的讚助商。正常情況下,讚助商可在廣告中使用奧運會標誌推廣自身品牌。豐田汽車公司卻並不打算在日本做任何與奧運會有關廣告,是因為日本民眾廣泛對東京奧運會感到擔憂,宣傳豐田與奧運會相關聯廣告無法得到正確解讀。

空場舉辦奧運會不僅損失門票收入,還會失去海外觀眾入境日本觀賽所帶來的一係列經濟收益。當初東京獲得夏季奧運會主辦權時,組織者預測觀眾將在觀賽、酒店、美食、奧運紀念品和觀光等商品以及服務領域消費近2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收益將來自外國觀眾。

更讓人惋惜的是,空場辦賽將會失去潛在後續收入,日本方麵曾希望赴日觀看奧運會的遊客能在未來幾十年不斷故地重遊,這就是“遺產效應”(legacy
effect)。但日本關西大學名譽教授、理論經濟學家宮本勝浩(Katsuhiro
Miyamoto)指出,如今這種情況讓日本無法從這種效應中獲益,造成的收入損失可能高達100億美元。

“氣泡式”防疫存漏洞

經濟收益固然重要,但日本民眾在當下卻頗為擔心海外觀眾、外國運動員和工作人員可能帶來的境外輸入感染,這是社會輿論反對奧運會的主要原因之一。東京奧組委為此構建“氣泡式”防疫環境,試圖通過對入住者的嚴格檢測和行動限製,隔斷與外部的接觸,防止疫情擴大。

按照運動員防疫手冊規定,運動員在奧運會期間行動範圍主要限定在奧運村、比賽場館、訓練場館,不允許前往旅遊景點和外部餐廳等氣泡環境外的設施,原則上還禁止使用公共交通工具,需要使用專用車輛。如果運動員違反規定,有可能會被剝奪參賽資格。日本政府將在奧運村等處安排工作人員,監視運動員是否遵守防疫規定。

除了1.5萬名參賽運動員,訪問日本的競技團體及媒體等相關人員疫情防控措施也需要落實。據東京奧組委預測,約有5.9萬名相關人員參加奧運會,參加殘奧會的約有1.9萬人。為了節儉辦奧運,相關人員的人數已比延期前的預想減半,但仍為運動員的五倍。相關人員數量太多,比運動員更加難以嚴加管理。

對於氣泡防疫法的成效,很多公共政策人士抱持懷疑態度。一些先期抵達奧運村的韓國記者已經指出氣泡防疫法存在諸多漏洞,完全靠自覺。例如,入境隔離時可以出入房間就餐,甚至是使用酒店設施。他們發現,從酒店房間到餐廳就餐途中,會經過日本國民也可以去的咖啡廳、保齡球場,和日本國民一起使用自動扶梯。

奧運會尚未開幕,奧運村已經出現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截至7月19日,入住東京晴海奧運村的2名外國代表團相關人員在新冠病毒檢測中呈陽性。參加東京奧運會的運動員及其他相關人員已累計有55人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

奧運村首現的確診病例是否已接種疫苗情況不明,這折射出另一個防疫薄弱環節,那就是相關人員疫苗接種數量不足。本屆奧運會,由美國輝瑞提供疫苗,奧運會開幕前各國和地區的約八成運動員都會完成接種。除代表團外,日本奧委會還另外確保可供1.8萬人使用的疫苗,主要接種對象限定在直接接觸運動員的人,包括誌願者以及裁判等,但目前這部分群體接種進展尚不明朗。

麵對種種漏洞,上昌廣認為,東京奧運會舉行期間,感染病例傳播將成為一個問題,不僅在體育場館,而且在城市。為了防止感染的傳播,需要大力促進接種疫苗,以及一個徹底的PCR檢測係統(世界各地大多采用PCR,即聚合酶鏈式反應技術,來檢測是否感染新冠病毒以及是否具有傳染性)和隔離措施。

雖然東京奧組委設計一係列措施避免病毒傳播,但並未得到一些日本民眾理解,近七成日本民眾認為第四次新冠緊急事態宣言無效。在他們看來,一邊宣布第四次緊急狀態宣言,限製經濟活動,例如餐飲商家不得出售酒精飲料,以防止聚集,一方麵卻又舉辦奧運會,帶來輸入型病例風險。已經有商家在店麵上貼出標語指責國策失敗,並表示不想服從這樣的指令。

“東京方麵已宣布第四次緊急狀態,呼籲人們限製行動,但舉辦東京奧運會卻傳達相反信息,這與去年秋天疫情期間實施補貼旅遊目的地部分食宿費用的政策異曲同工。因此無論從海外運動員和相關人員如何被氣泡防疫法隔離,即便實施空場,這些措施都不會奏效,因為政府傳達給人民的信息和政策之間存在矛盾。”高峰修對《財經》記者說。

相比海外運動員和現場觀眾帶來的輸入風險,一些公共政策專家則更擔憂奧運期間本土人員在公共場合聚集性行為所產生的病毒擴散風險。東京大學經濟學研究所教授仲田泰佑(Taisuke
Nakata)認為,相比東京都1400萬常住人口,10萬人入境參加奧運會對人口總數增量不大。另外,奧運觀眾人數也不是最大威脅。更應該關注的則是酒吧、餐廳、戶外聲援等間接性場外群體性聚集活動,這對導致疫情急速惡化與否有重大影響。

這些間接性聚集公共場所會為疫情管控帶來比奧運場館更多不確定性,再加上民眾已經厭倦這種限製生活與經濟活動的管控措施,這給日本政府推行人流管控措施增加難度。這種情況引發一些經濟分析人士擔憂,如果管控不力,出現疫情大規模擴散,所帶來的經濟損失可能遠超取消奧運會的損失。

取消或比辦會損失小

野村綜合研究所經濟學家木內登英(Takahide
Kiuchi)曾提出這樣的觀點,即取消東京2020年奧運會預計造成的經濟損失為1.8萬億日元。這聽起來是一個巨大的數字,但其實隻占日本2020年GDP的0.33%。另一方麵,由於2020年4月至5月宣布緊急狀態造成的經濟損失為6.4萬億日元,因此取消比賽造成的經濟損失比一次緊急狀態造成的損失要小。

即便是根據最壞估計,取消奧運會造成的損失將不到日本年度GDP的0.5%。這就是為什麽很多公共政策專家認為,奧運會最可怕的情況是疫情卷土重來,即使完全從經濟角度來看也是如此,因為疫情可能會讓日本重新進入緊急狀態,許多企業將限產或停工。

這種擔憂不僅存在於日本國內,韓國和其他一些國家公眾輿論也反對舉辦奧運會,因為他們擔心隨著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和官員回國,此次比賽可能加速疫情在日本以外地區傳播。更有觀點認為,奧運會可能成為世界疫情超級傳播事件。由於擔心新冠問題,新西蘭奧運代表團有些醫生已經退出。

距離奧運會開幕越來越近,日本政府的舉措並未打消國內外輿論的擔憂,一些日本民眾反而越來越焦慮。日本共同社在7月17日-18日實施的日本全國電話輿論調查結果顯示,菅義偉內閣支持率為35.9%,跌至2020年9月內閣上台以來最低。不支持率49.8%也創菅義偉內閣最高,超出支持率13.9個百分點。與此同時,87%受訪者表示對奧運會將導致新冠疫情擴大感到不安。近六成受訪者對疫苗進展感到不滿。

這樣的民調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菅義偉政府和本屆奧運會不樂觀前景,在最壞情況下甚至可能出現雙輸局麵。在金斯頓看來,日本政府的風險管理策略是可悲的,希望風險消失,希望事情能順利進行。現實卻是,對觀眾的禁令將導致奧運會出現大量赤字,當地企業將麵臨嚴峻形勢。取消奧運會將損害國際奧委會和NBC環球的利益,並削弱日本軟實力,但如果來自世界各地運動員和相關人員聚集在一起,產生一種超級變種“哥斯拉”病毒,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將嚴重得多,讓我們希望這種情況不要發生。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東奧背後:日本政治、財團和國家品牌的角鬥場

相关推荐: BBC女主播打完AZ疫苗頭疼 血栓重症 一周後身亡

英國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與牛津大學共同研發的新冠疫苗爆出部分民眾接種後出現血栓症狀,引發恐慌,近來又傳出一起悲劇。《英國廣播公司》(BBC)一名主播施打第一劑疫苗幾天後頭痛欲裂,接著病情迅速惡化,不幸死於血栓及腦出血。 《每日郵報》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