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歲女子在村衛生室輸液後身亡,衛生局:村醫偽造處方

“我愛人肚子疼,就去村醫那看病,醫生給拿了兩瓶藥,也沒做檢查,她輸完液剛站起來就休克了,送到急診醫生說人已經不行了”,死者家屬王先生說。

女子腹痛前往村衛生室輸液後身亡

10月8日,黑龍江哈爾濱。王先生的愛人胡女士因肚子疼,前往雙城區某村衛生室就診,可不曾想,這一去竟再也沒能回來。

據死者丈夫王先生介紹,當天早晨,自己與愛人一同前往某村衛生室,因疫情原因,附近診所不開門,隻有這家開著。王先生稱,到該村衛生室後,村醫張某在妻子肚子上按了按,隨後就拿出兩瓶藥物,開始給妻子輸液,時長大約2個小時。在輸第一瓶藥物時,妻子狀態還好,在打第2瓶藥物時,妻子出現有不良反應。

“輸完之後站起來剛走沒兩步,直接就休克了”。王先生表示,妻子發生休克後,自己立刻把她扶到沙發上,村醫過來掐住人中,妻子短暫清醒了過來,但卻身體麻痹,說話也沒什麽聲音了。隨後王先生與村醫開車40分鍾將妻子送往急診中心,可剛送到人就已經不行了,急診中心醫生告訴他,已經沒有搶救價值。

據了解,死者胡女士今年37歲,平時主要做服裝生意,曾因肝病住過院。

當地衛生院院長胡雪峰回應大河報稱,目前案件已經移交到相關行政部門,現在正在進一步處理中。

隨後記者聯係到雙城區衛生局醫政科,負責人稱,該村醫有個人鄉村醫生執業證書和職業醫師助理證書,具備行醫資質,但村醫對死者開的處方和門診日誌是後補的。

“他後補的處方裏,開的兩種藥,在村所都是可以使用的,一個是左氧氟沙星,一個是奧美拉唑。但具體為什麽會導致患者身亡,還得做進一步司法鑒定”。負責人表示,需要司法鑒定後的結果再綜合村醫後補的處方,才可以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對村醫張某進行行政處罰。

衛生健康局:村醫未明確診斷情況下對死者用藥

並偽造門診日誌、處方

10月11日,哈爾濱市雙城區衛生健康局作出書麵答複,據文件顯示:經查,村醫張某違反衛生行政相關法律法規,未達到疫情防控期間開診條件,擅自接診,為患者使用消炎藥(甲磺酸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在沒有明確診斷情況下,為死者使用靜點藥物。偽造了死者胡金紅門診日誌、處方。現雙城區衛生健康綜合執法監督局已立案調查,如構成犯罪將移交公安機關。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第三十七條“醫師在執業活動中,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給予警告或者責令暫停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執業活動;情節嚴重的,吊銷其執業證書;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在另一份雙城區衛生健康局《情況說明》中,雙城區衛生健康綜合執法監督局,在對“村醫張某偽造死者胡某門診日誌、處方的行為”詢問筆錄裏,村醫張某在曾給在人民醫院第二住院部給李某打電話,讓其把門診日誌和處方補上。門診日誌和處方的內容是村醫張某電話告訴李某的,李某本人承認。

記者多次聯係村醫張某,電話被掛斷,始終無人接聽。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37歲女子在村衛生室輸液後身亡,衛生局:村醫偽造處方

相关推荐: 遭挑釁要他鬼月凌晨渡河 男游到無聲無息失蹤…再尋獲已是河底屍

45歲印度裔男子雷森(Raysan Ace)接受網友對他發起的「農曆7月夜間泳渡新加坡河」挑戰,不料因此喪命。(翻攝[email protected])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農曆7月「鬼月」期間,不少人都會避免前往水域戲水,但新加坡有一名印度裔男受人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