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橋洞直播”被驅離的的桂林女網紅 一天收入5萬

4月14日,晚上10點半左右,社交平台上的桂林戶外直播網紅們的“直播”標誌齊刷刷地亮了起來。

在4月11日被桂林市城管部門和交警部門聯合執法驅離橋洞之後,這些熟悉的麵孔又出現在桂林市的另外一處“直播點”,直播背景從橋洞的牆壁換成大橋的欄杆。

在“桂林網紅被驅離橋洞”的新聞發酵之後,這些網紅不但沒有“絕跡”,反而迎來了一波新的紅利:有網紅直播幾小時漲粉過萬,一個晚上賺了5萬元。

這些網紅背後,是一個個網紅運營公司,這些公司也在招募著新的直播主播,稱可以提供形象包裝、直播谘詢等服務,讓女孩們“年入百萬”。

而業內人士也表示,戶外直播真正能賺到錢的不多,隻是“看起來很美”。

近日,桂林的一個橋洞成為網紅直播的聚集地(視頻截圖)

被從橋洞驅離換到橋上直播

李雪(化名)準時坐在了桂林一座大橋上開播了。這天晚上,天氣預報預警了強對流天氣,她特意帶了一件厚一些的衣服和一個帽子,用作禦寒。

對於直播而言,她還是新人,今天是她開播的第13天,每天從晚上10點半直播到次日淩晨三四點。此前,她也在位於桂林西二環路、北辰立交與福利路之間的幾個“網紅橋洞”裏直播。

桂林網紅在橋洞裏直播(視頻截圖)

直到4月11日,桂林交警、城管聯合執法治理將她們從橋洞勸離,第二天,她的直播背景換成了桂林臨桂新區一座離城市較遠的大橋之上。

戶外直播13天後,李雪的粉絲數量也逼近了10萬人。“還差500人就到10萬粉了,還麻煩寶寶們點點關注,幫助主播達成10萬的目標。”4月14日,在她熟練的話術引導下,不到半小時,其賬號粉絲達到10萬,李雪也難掩激動。

在她不遠處直播的,是粉絲數量有四十萬的網紅林夢(化名)。她今天穿得比較薄。橋上風大,將她精心修飾過的頭發吹得亂飛。

林夢和李雪都屬於一家公司,在他們的抖音主頁上,掛著一個招募“女搭檔”的相同的聯係方式。林夢是這家公司的“一姐”,麵容姣好,聲音條件也不錯,每天的直播數據很可觀。在公司工作人員曬出的直播數據顯示,4月13日,僅開播幾個小時,林夢的粉絲數量漲了1萬人。

“每換一個地方都會被趕跑”

李雪會唱中文、英文和粵語歌。在直播間裏,她一邊和觀看直播的人互動,一邊唱著最近流行的熱門歌曲。她的評論區裏也很熱鬧,但沒有多少評論和她唱歌有關。有人以“網絡乞丐”調侃她的直播行為,有人憂慮“年輕人都不好好工作,天天想著賺快錢”;有人罵主播唱得難聽、長得不好看;也有人很好奇地問各種有關背後網紅公司的各種問題,表示想現場來觀摩。
直播時,大家的留言多是質疑(視頻截圖)

李雪看到評論後有些生氣,她想要理論,說自己也非常辛苦和努力,但最終她沒說太多。“算了,不說了。”李雪發泄完之後,帶著笑容繼續唱歌。

4月14日晚到4月15日淩晨,李雪開了兩場直播,單場點讚量都超過10萬。在同一時段,同一地點直播的博主約有十幾人,很多人數據遠遠不如李雪,有人直播2小時後,點讚量還沒有破萬。

一名主播找到了新的“橋洞”棲身。這個橋洞看起來比較老舊,離城區也更加偏遠。直播中,她感歎著“直播不易”,稱“每換一個地方都會被趕跑,剛剛做起來流量又要重新做”。而有網友不斷在評論區打探橋洞所在地,她都沒有回複,擔心位置曝光之後,又播不了幾天。

4月15日淩晨的直播被一場風雨打斷。接近淩晨3時,天空中已經飄了小雨,沒有橋洞的遮擋,在大橋上直播的主播們多少有些狼狽。

李雪保持著燦爛笑容,活力四射地唱了首快歌,然後和粉絲們說因為天氣原因要結束直播了,下播前還在甜美地“比心”。而她忙亂收拾直播器材的身影,出現在另一個主播直播的鏡頭裏。

“一天漲粉2.1萬,收入5萬”

4月11日,這些網紅被從橋洞驅離之後,不但沒有“絕跡”,反而因此得到了一波流量和關注。

該公司運營人員的抖音賬號幾天來發布的關於橋洞直播的視頻觀看量都在幾百萬,這些女主播們在橋洞直播的畫麵或者下播後一起圍坐著吃米粉的場景,吸引了數萬的點讚。
淩晨,直播結束後,主播在橋洞下一起吃粉(視頻截圖)

有運營人員的朋友圈裏展示了林夢4月13日的直播數據,稱“一天漲粉2.1萬,收入5萬”。此前,該公司對外宣稱,林夢一個月的收入達到20萬元。

極目新聞記者以應聘主播為由加了桂林本地多個包裝網紅的公司。他們均表示,想做戶外唱歌網紅,身材樣貌沒關係,“會唱歌就行”。

運營公司會要求應聘者先發一段展示視頻,展示聲音和樣貌,隨後會問是否做過直播、是否有直播器材、喜歡哪種直播方式、是否能保證直播時間等問題,並會要求發一張美顏過的照片給他。如果審核通過,則可以加入“公會”享受公司服務。“服務的內容就是教你怎麽直播,給你設定一個人設,給一些直播的話語話術,然後也會找一些對標的賬號讓你去看其他人直播,學習別人的優點和長處。”一名運營人員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加入公會之後,公司會收取5%的服務費用,前期不收取任何費用,“其他直播收入都是你的。”

類似於“橋洞直播”的戶外直播是近期很熱的方式。“直接去戶外直播的話,你的人氣很快就能起來。”該名運營人員表示,前期建議新人在戶外直播,等人氣起來之後再考慮其他方式。

業內人士林先生告訴極目新聞,雖然戶外直播唱歌看起來門檻低、收入高,但真正能掙到錢的並不多,大多是“看起來很美”,“而且這是一個短暫的工作,大多主播堅持不了太久,一般在三個月左右。此外,以後想要轉行也會麵臨各種困難。”

發現直播擾民可投訴

極目新聞記者搜索發現,廣西桂林城管及交警部門不是第一次對網紅的戶外直播進行整治。在2021年8月,桂林市城管部門展開零點突擊執法行動,在公安部門的支持配合下,勸離過占道的直播人員。

北京大成(武漢)律師事務所柴欣律師告訴極目新聞記者,橋洞和大橋上屬於供行人和車輛通過的公共場所,網紅在此類場所的直播行為可能會引起行人聚集、圍觀,進而導致通行受阻,增大交通事故發生的風險,公安機關有權對聚集的人群及進行直播的網紅進行勸離。若直播行為影響交通和行人安全,屬於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行為,情節嚴重的,可給予行政處罰。如果拒不配合勸離的,涉嫌違反《社會治安管理處罰法》,可能被處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
網紅的紮堆也造成了人員的聚集,影響了交通(視頻截圖)

桂林市城市管理委員會工作人員表示,若發現有網紅紮堆直播的擾民行為,可以直接向轄區的城市管理部門反映,也可以撥打12345進行投訴。

4月15日,淩晨兩點,一名主播的直播間中,有人留言稱,“小妹妹,你知道你的行為擾民了嗎?屬於違法了。”主播沒有正麵回答這個問題,過了幾分鍾,她又小心翼翼地解釋道:“我們用了聲卡,在外麵聽起來聲音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