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300萬考研生的迷茫:是“二戰”還是“江湖”再見

考研落榜之後的楊傑感歎道:“今年是過去十年裏最卷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未來十年裏最好的一年”。

2022年考研複試徹底結束後,幾家歡喜幾家愁。

據教育部官方數據顯示,2022年全國碩士研究生考試全國報考人數高達457萬,相較2021年增長80萬,增長率高達21%以上。其中,院校招生預計120萬左右,這意味著今年有300多萬考生落榜。

而楊傑就是這300多萬分之一。就讀新聞專業的楊傑考了392的高分,本以為勝券在握,結果複試時還是被心儀的學校刷下。

差一步就能跨過“獨木橋”,楊傑自然很不甘心,計劃繼續報考2023年研究生。但正如老師們調侃的“你們是我帶過最差的一屆”,每年也會是最卷的一年。

據新東方發布的《23考研年度報告》預計,2023年考研全國報名人數可能突破520萬。很顯然,楊傑“二戰”之路恐怕也不好走。

在考研壓力上升的同時,就業其實也並不是康莊大道。經濟下行疊加競爭加劇,就業形勢逐漸嚴峻。

“史上最多畢業生1076萬”,“今年是就業形式最嚴重的一年”等話題頻頻登上熱搜。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2年中國高校畢業生1076萬人,達到曆年最高水平。

在這種局勢下,很多落榜的高校畢業生陷入兩難:究竟是明年“二戰”,還是放棄讀研進入就業市場?

鬆果財經找到了六位考研落榜的畢業生,聊了聊他們的規劃。

是“二戰”,還是“江湖”再見

楊傑是湖南湘西人,目前就讀於湖南某普通一本高校的新聞係,對於高中成績一直是全班前例的他來說,沒能考上985,211之類的大學,就是發揮失常。因此在上了大學之後,楊傑一直有意識的準備考研,在室友逃課、打遊戲時,他選擇認真聽課學習,經常去圖書館複習專業知識。

楊傑平時的成績很好,在同學和老師的眼裏一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學霸形象,考研之前,楊傑的老師曾專門了解過他的複習進度,認為他考研應該是十拿九穩,得知其初試成績後還表示“差不多上岸了”。在聽聞他複試落榜的消息後,楊傑的老師和同學都很驚訝。

“考研之前我幾乎都快住進圖書館了,結果複試還是被刷”。

楊傑感歎,“現在太卷了,國家線全麵上漲,超一線梯度的新聞國家線居然達到375,看到自己初試成績的時候以為穩了,看到國家線的時候感覺有點懸了,複試結果一出,果不其然”。

當被問到為什麽不選擇調劑時,楊傑表示,今年很多人需要調劑,名額並不是很多。如果自己接受調劑的話,最後選擇的學校可能還不如他的本科學校好,而這個結果,自己實在不能接受。

對於是否堅持再考研,楊傑的回答是肯定的。他戲稱:“這一屆太卷了,讓我們也來卷卷下一屆”。

而與楊傑同寢室的小峰,在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思考與焦慮後,最終選擇進入就業市場。

“其實自從知道自己初試成績之後,就不再抱有希望了。不過看到別人的選擇,自己也有點再試試的想法,就一直在猶豫中”。

小峰是安徽阜陽的,平時生活大大咧咧,對很多事情並不在意,甚至連當初選擇大學時也比較陰差陽錯“當初我以為大學在長沙,明明查的資料也是這個,開學才知道學校是在株洲”。

但正是因為這種性格,小峰的交際圈很廣闊,認識了很多已經踏上社會的學長學姐。在學習之餘,小峰對工作和賺錢很有自己的想法,大學期間經常抽空做自媒體。雖然現在這門副業已初見成效,在B站擁有了上萬粉絲,但小峰卻覺得有些後悔。

“有時候實在是靜不下心來,我覺得這可能也是影響我考研失敗的一個比較大的原因,”小峰在談到考研的經曆時說到。

的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考研其實是一場修行。

在考研之前,小峰以為隻要找到學長學姐的複習經驗和資料,再加上自己堅持學習,最後結果應該是好的。但在考研的過程中,往往會麵臨很多的選擇,想要靜下心來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在這場持久戰中,持之以恒的人才能成為最後的贏家。

(某高校備戰考研場景)

在分析上次考研失敗的原因之後,小峰最終放棄了二戰考研的想法。“我對自己其實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如果再考一次的話,很難說能不能做出改變”。

在做出最終決定之後,小峰顯然輕鬆了許多,很快便投入求職大軍,並在學長的推薦進入了一家深圳的新媒體公司
。小峰在聊天中表示,“都說社會是片江湖,我先去試試深淺,日後與楊傑江湖再見了”。

有夢想,也有取舍

談到為什麽選擇考研或是工作的原因,幾位受訪者給出了不同的答案:追求更好的平台,就業壓力大,堅持不下去。

隨著疫情的反複,今年的經濟環境逐漸嚴峻。

部分學生可能不得不因為家庭條件等外部環境的影響,選擇進入就業市場,但多數學生的選擇還是存在自身的原因。

楊傑選擇繼續“考研”的部分原因就是來自於自己對未來的規劃。

“在人均文憑日益提升的國內環境中,本科生的優勢並不明顯。我甚至看到有些地區的小學招聘都要求研究生學曆,想要得到更好的待遇,就必須去提高自己,考研也是為了追求更高的平台和更好的機遇嘛”。

此外,楊傑也有一些其他的考慮。他表示當年高考失利,沒有考上自己心儀的學校。因為複讀壓力太大,再加上分數還過得去,家裏人並不支持,最後他沒有選擇複讀。這一次,楊傑不想再選擇放棄,“高考的時候挺遺憾的,感覺讀研是最後一次讀書的機會了,不能就這麽放棄了吧”。

與成績優異的楊傑不同,大學四年周勇的成績並不出色,考研的初試成績也沒有達到國家線。

在別人看來,周勇是為了暫時逃避現實社會的壓力而選擇繼續考研,因為這樣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較為安逸的校園生活。周勇在聊天時苦笑道:“連我媽都認為我在學校裏麵玩”。

但即使麵對懷疑與不理解,周勇仍堅持每天早上7點起來複習。他表示,”有一些人可能會認為考研是為了暫時逃避現實社會的摧殘,當然不排除有這樣心理的人。但準備考研的過程其實比很多人想象的壓力更大,不僅需要克服浮躁,還要磨練抗壓的心理。有時努力不一定會得到同等的回報,麵對別人的懷疑時真的很壓抑。但越是被懷疑,我就越想考上去證明給他們看。”

(周勇在教室複習)

麵臨選擇,有孤注一擲的勇氣,自然也有權衡利弊之後的取舍。

考研初試失利的安安最終還是選擇就業。“在這一年多的考研準備時間裏,身邊沒有可以參考和依賴的對象,是自己一個人跌跌撞撞地把這條路走完,如果再來一遍,真的會堅持不下去。”安安把考研稱為一次孤獨的成長。

“當別的同學在找工作的時候,你在準備考試,別的同學已經找到工作了,你還在準備考試,最後感覺什麽也沒學到,就很迷茫。”安安在回憶考研的經曆時說自己就像一條隨著洋流行動的魚,不知道最終會飄向哪。

事實上,平時安安的其他科目成績都很不錯,但卡在了英語這一科上。這次考研也是因為英語單科沒達到國家線,結果連複試的機會都沒有。這就導致了安安對於“二戰”上岸的信心很小,“如果繼續堅持的話英語可能會再次遭遇滑鐵盧”。

現在安安在老師的建議下專心準備考公,她表示“省考並不需要考英語,政治之類的科目考研時也有所涉及”。但因為準備的時間並不充足,安安對這次的公務員考試並沒有很大的信心。

“現在整個人就是很迷茫,如果考公再次失敗的話,可能還是去打工吧”安安在聊天時無奈地說到。

迷茫是“才華還配不上夢想”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很多高校畢業生都會麵臨選擇,“迷茫”是一個相對普遍的心態,尤其在考研落榜之後的這批人中表現得更加明顯。

20年考研失敗的曆明也曾迷茫過,他回憶道,“當時出成績的時候正麵臨疫情,工作超級難找,考研失敗後陷入很長一段時間的糾結”。因為疫情的原因,曆明隻能待在家裏,哪裏也去不了。“朋友們網上複試成功,都在等開學的信息,隻有自己不知道在等什麽”。

疫情逐漸解封之後,曆明嚐試過考公考編,也曾去找過一段時間的工作,但是都沒有讓自己滿意,最後在父母的建議下選擇再休息一段時間,好好思考自己需要什麽。在休息的那段時間中,曆明無意中在網上看到同校一個二戰考研上岸的學長經曆。這給了曆明很多鼓勵,在經曆了內心的迷茫和掙紮之後,曆明還是選擇繼續考研。

守得雲開見月明,曆明最終在21年的考研大軍中成功上岸。他在回憶當初考研的經曆時感歎,“當時迷茫的原因可能就是自己的才華還配不上夢想”。

同年考研落榜的李凱卻沒有這樣的好運,在選擇21年再考研之後,李凱做了很多了努力,在網上報了培訓班,每天跟著時間表學習,放棄了和家人出門旅遊的機會。但結果卻不盡如人意,盡管初試飄過國家線,但複試仍然被刷,調劑的學校也沒有錄上。

“有時候努力就是得不到結果,隻能安慰自己過程最重要了”。在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李凱最後選擇了考編,並在老家的公立高中成為了一名英語教師。

對於這份工作,李凱剛開始並不是很能接受,但他的父母卻很滿意,在他們的眼中,當老師既離家近又足夠體麵,平時周末和寒暑假還能夠陪陪家人。

在工作了一年以後,李凱明顯適應了很多,對於平常的備課、講課工作已經是得心應手了。3月份的時候還被評為年級最佳進步獎。當被問到是否為沒能考上懊悔時,李凱笑道
“可能是上天注定讓我考不上吧,但這樣的結局也挺好的,畢竟當初已經努力過,所以現在並不後悔。”

“其實無論是繼續考研,還是最後選擇就業,焦慮的本源就是對將來的未知,用楊絳先生的一句話來說就是‘你的問題在於讀書太少,想得太多’”,
李凱在采訪最後感歎道。

結語

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年代,普通人麵臨著太多的選擇。很多時候“有誌者,事竟成”的故事隻存在文字中,人生中的彎路可能無法避免,但隻要堅持自己的目標,一步一步向前,天下沒有白走的路,“考研”同樣如此。

畢竟上帝關上了一扇門,也會留下一扇窗,就看你如何打開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