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河南財政收入下滑明顯,天津已經“跌無可跌”

最新的中國財政“真相”來了:

今年前兩個月,31個省市區(港澳台資料缺)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出爐,我發現了很多意外的現象:

廣東隔壁的江西,中部最沉默的省份,似乎隱藏著巨大的能量,前倆月財政收入超過了GDP碾壓自己的湖南。

同時,中部經濟霸主河南,前兩個月的財政收入竟然下滑明顯,從第8名下滑到12。

當然,財政收入降幅最大的並不是河南,而是一個你絕對猜不到的,長期霸占GDP前十強的地方。

可怕的是,降幅不是個位數,而是超過30%。

疫情還在反複,利空消息頻出。

深圳之後是上海,現在是廣州,一線城市幾乎全部中招;

受疫情影響,特斯拉、蔚來等新能源車企已經停產;

……

這關乎發放物資是壓縮餅幹還是雞鴨魚肉的地方政府“錢袋子”,今年會癟下去嗎?

今年1-2月,全國31個省市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34萬億元,同比增長9.8%。

其中,廣東、浙江、江蘇仍舊是“最有錢”的省份,財政收入超過2000億元;

其次是上海、山東和北京,超過1000億元。上海1970億元,其實相當於2000億的規模;

其他省份在1000億元以下,寧夏、青海和西藏不足100億元。

2022年1-2月各省份一般公共預算數據

和去年全年的數據相比:

浙江超過江蘇,從第三位上升到第二位,僅次於廣東;

河南下滑明顯,從第8下滑到12;

湖北上升明顯,從第12上升到第8;

湖南被江西反超。

增速方麵:

內蒙古、山西由於能源價格大漲等原因,財政收入漲幅最大,均超過50%;

廣西、重慶、雲南、西藏、吉林、天津負增長。天津下滑最明顯,降幅超過30%。

江西與湖南本是同根生,曆史上曾有過兩次江西填湖廣的移民拓墾。不過一直以來,湘贛兩地的經濟可不像。

論經濟,去年湖南GDP是江西的1.56倍。

論省會,長沙萬億俱樂部會員都當膩了,去年GDP已經是南昌的2倍。

論人口,湖南去年常住人口6622萬人,是江西的近1.5倍……

幾十年來,湖南的財政收入就一直領先於江西。直到去年,江西和湖南還有400多億元的差距。

所以無論從哪個指標看,江西的財政收入幾乎不可能超過湖南。

然而,今年前兩個月,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江西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到669.1億元,是湖南的1.13倍。

這是短暫的超越還是江西新時代的到來?

查閱了大量數據後我發現,江西,這個曾經的阿卡林省,即將要逆天改命啊!

第一,稅收是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裏的大頭,主要由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增值稅等構成。企業發展得好,稅收肯定少不了。

恰好,這幾年江西規上工業企業發展實在是太耀眼了!

1-2月,江西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營業收入達到6493億元,高於湖南的營業收入達到5809億元。增速達到23%,在中部六省中僅次於山西。後者,僅僅是“煤超瘋”帶來的短期紅利。

同期,江西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利潤達到396億元,高於湖南的313億元。其增速20%,遠遠高於湖南的﹣8.7%,增速在中部六省中也僅次於山西。

2022年1-2月中部六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營收情況(單位:億元)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其實在去年,江西就對湖南完成了反超:規上工業企業營業收入4.4萬億元,超過湖南,位居全國12位。

工業增加值方麵,2020-2022年1-2月,江西規上工業增加值三年平均增長10.0%,高於全國平均2.1個百分點,僅低於浙江(10.5%)、貴州(10.1%),和江蘇並列全國第三,位居中部第一。

那麽,江西規上工業的發展,靠的是什麽?

套用一句歌詞: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拚。

很多人對江西都有深深的誤解:“環江西自貿區”、“環江西高鐵圈”……自身條件不好,而且默默無聞,可能還不夠努力。

其實,不是江西不努力。相反,和合肥一樣,江西還是個最敢“風投”的省份,招商引資的積極性,絲毫不比上海引進特斯拉超級工廠差。

有傳統光學大省背景,all in VR。2016年,南昌建成國內第一個VR產業基地,引進微軟、阿裏、華為等企業;

前幾年搞光伏,江西新餘成了“世界光伏之都”;

更早時候,江鈴汽車好不容易拉來福特福特投資,終成商用車領域的明星;

……

江西一邊瘋狂招商引資,一邊巴巴地盼著繁花盛開的春天。

這幾年,江西一直在做一件事情——集群發展鏈式延伸,就是做產業鏈引進、培育,形成集聚效應。

江西對此有多重視呢?

第一,江西實施了“產業鏈鏈長製”,省長等省領導親自擔任“鏈長”。

也就是說,一條產業鏈上,地方政府相關負責人擔任鏈長,再培育龍頭企業作為鏈主,貫通上下遊產業鏈條。補鏈、延鏈、強鏈。

江西雖然不是最早發明“鏈長製”的地方,但鏈長的級別有可能是最高的。

這是2020年上半年,江西第一次提出鏈長製時的鏈長名單,清一色省領導。

有色金屬產業鏈,鏈長是時任省長;

現代家具產業鏈,鏈長是時任贛州市委書記;

汽車和紡織服裝產業鏈,鏈長是副省長……

第二,產業鏈鏈長製,寫進了江西十四五規劃,是“加快構建具有江西特色的現代產業體係”篇裏的第一句話,可見當時官方的重視。

還有一件事情,江西這幾年也在不遺餘力地做。那就是承接大灣區產業轉移。

2021年,光是贛州一個地方,新簽約大灣區項目(主要是深圳)就有219個,簽約金額1214.04億元。

作為對比,深圳隔壁的惠州,去年引進的深圳項目是118宗。

深圳北五環,名不虛傳呐。

此前,距離深圳300多公裏的贛州定南縣,打出“深圳北五環”的口號,意欲全麵對接大灣區。

這兩件事情最直接的體現,是吉安蘋果無線藍牙耳機智造基地的飛速發展。

幾年前,吉安從大灣區拉來了立訊精密,促使後者投資建廠。立訊精密可了不得,是“果鏈”上的龍頭,目前代工普通版AirPods的六七成以及AirPods
Pro的全部。

而立訊精密AirPods
Pro的生產線,6條在吉安,2條在越南,還有1條在昆山。所以說,你口袋裏的AirPods,很可能就是吉安生產的。

現在的吉安,有800多家企業,18個單項產品市場占有率位居全國行業前十,產品配套率達到了80%。

如今,屬於江西的年代,終於要來了。

贛深高鐵開通,贛州更像在深圳五環上了——高鐵兩個小時就可以到,相當於深圳到珠海。

等到浙贛運河、贛粵運河開通,江西就有了取道長三角、大灣區的出海口,貨運更加便利。

同時,江西獨特的資源大省優勢,正越來越吃香。

此前,央企中國稀土集團和中國稀土產業大數據平台正式落戶江西。這可是百年一遇的喜事。要知道,甚至是山東、江蘇、浙江、福建,都沒有央企總部!

況且,稀土還不是一般的資源,而是堪比石油天然氣的戰略資源。

同時,江西的鋰也了不得。中國鋰資源裏,鋰雲母基本分布在江西。宜春——亞洲鋰都,有個鉭铌礦,是世界上最大的鋰雲母礦山。

在相關產業上,江西也出現了兩家頭部供應商——贛鋒鋰業和孚能科技

,前者是中國最大的鋰礦廠商,老板李良彬還一舉成了江西首富。後者在動力電池領域小有成就。

於是乎,在戰略資源日益重要的今天,江西正越來越重要。

合肥:我有京東方和蔚來

江西:我有礦

長沙:我有中聯重科和三一重工

江西:我有礦

鄭州:我有進軍房地產的少林寺

江西:……

相信財政收入的提高隻是表象,未來江西的經濟發展,還會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

江西之外,中部財政收入大漲的省份是湖北

。可能很多人會以為,這一切歸功於疫情後的經濟發展回彈。

的確,這一點不容忽視。不過,湖北近些年來所做的種種努力和嚐試,才是主要原因。

比如說,湖北的人口變多了,帶動了生產與消費,進而影響財政收入。去年,湖北新增近55萬常住人口,僅次於浙江和廣東。

作為對比,同為中部大省的河南,去年常住人口少了58.2萬人。

省會武漢更加給力,去年常住人口增量達到120.12萬人。

這一增量,是成都的4.9倍、杭州的5倍、西安的6倍,更是北上廣的15.6倍。這些地方,此前都是虹吸全國人口的城市。

為何湖北會成為流量大省?我認為是近些年一直以來的經濟發展、落戶引才政策等逐漸釋放了吸引力,疊加疫情後人口回流。

比如說武漢,早些年就提出“百萬大學生留漢計劃

”,可最開始幾年,武漢高校畢業生都往珠三角奔,華中科大更是為華為提供了大量人才。

這幾年,情況又有了變化。武漢“造芯”,光穀發展,留漢的大學生越來越多。2021年,武漢新留漢大學生34.5萬人,其中在漢高校應屆畢業生留漢人數同比增加9.4%。

2015年、2016年,整個湖北的GDP還超過四川,從全國七八位上升到位第六位。奈何一場疫情,又把湖北打回原型。

幸好,疫情之後,湖北經濟恢複得相當不錯,有望繼續衝第六。

今年前兩個月,湖北工業41個大類行業中,24個行業保持兩位數增長。

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5%,電子設備製造、醫藥製造、電氣機械製造業增速均超過20%,新能源汽車產量更是暴增350%。

江西和湖北以外,還有一個省份財政收入增長明顯——浙江

,今年前兩個月一般公共預算超過江蘇,僅次於廣東。

這一變化相當罕見。起碼過去十年,錢袋子最鼓的就是廣東,其次就是江蘇,一直沒變,直到這次浙江打破了現狀。

有人會說,浙江這些年發展相當快,未來幾年是不是要超過山東,趕上江蘇了?

光從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上看,浙江的增長相當快。

10年前,浙江就排在前五,接著在2018年超過山東,排第四,緊接著2020年又超過上海,排第三,如今又超過江蘇排第二,僅次於廣東。

而且不僅是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前兩個月的出口規模,浙江也超越了江蘇。

今年前兩個月,浙江出口總額達到5370億元,比江蘇(5217.7 )高了150多億元。

不過在我看來,超越山東倒是希望很大,超越江蘇,這幾年還很難。

拿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來說。這次浙江也就比江蘇多了80多億元,未來10個月也充滿變數。而且我猜,這次收入的增長主要靠薇婭、雪梨、林珊珊等主播的貢獻,並不是長宜之計。

這兩個數據外,今年前兩個月的其他數據,浙江並沒有超越江蘇。進出口總額、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餘額、全社會用電量,浙江還是差了江蘇相當一大截。

今年1-2月江浙兩地主要經濟指標對比

最後再說說掉隊最厲害的兩個地方——河南和天津

河南今年前兩個月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是719.1億元,在全國排12位,相比去年掉了4位。

不過,我看了河南近10年的財政收入,認為它在今年餘下的10個月裏,有很大的翻盤機會。

因為這10年來,河南的排名都非常穩定,2012年是第十,2013-2014年是第九,2015年到去年都是第八。

今年前兩個月的財政收入全國排名雖然下降了,但相比去年同期仍舊是正增長的。

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天津。這個北方第二經濟大市,掉落的速度相當快。

近十年來,其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在全國省(自治區、直轄市)裏的排名,從2015年最高點第十,一路掉到如今的二十開外。

如果不計港澳台,全國也才31個省級行政區。天津,已經跌無可跌。

翻看天津前兩個月的財政收支情況,發現情況更不樂觀:

一般公共預算收入360.8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1.4%,是所有省級行政區裏下滑最大的;

其中,地方稅收收入295.6億元,下降13.2%;

增值稅133.1億元,下降9.4%;

企業所得稅65.3億元,下降22.5%;

個人所得稅30.8億元,增長3.5%;

契稅、土地增值稅等地方稅收66.4億元,下降16.8%。

也就是說,稅收裏麵,隻有個人所得稅微漲,其他稅收收入都在降。

相對應的,天津1-2月規上工業增加值也同比下跌1.5%。這一指標,多數省份是正的,甚至是兩位數的增長。

未來,天津還要在經濟修複上走很長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