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逃稅罰1.08 億 起底陌陌主播:曾月入千萬

徐國豪與林誌炫同台 圖源:MOMO 現場巡樂會

又有一名主播因偷稅漏稅被罰。

6 月 16 日晚,據江西省撫州市稅務局消息,網絡主播徐國豪涉嫌偷逃稅款,對其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 1.08
億元。消息一出,不少網友驚呼,” 不認識的網紅也能賺這麽多?”” 徐國豪是誰?” 據中新財經報道,網絡主播徐國豪實為陌陌主播 ” 徐澤
“,目前在陌陌 APP 上搜索已經沒有相關信息。

時代財經注意到,主播 ” 徐澤 ” 從 2020 年後就鮮少在陌陌平台現身直播。根據自媒體 ” 今日網紅 ” 統計,” 徐澤 ”
作為陌陌的頭部主播之一,在 2019 年 11 月單月收入達 1157 萬元。月入千萬的 ” 徐澤
“,在陌陌等平台秀場直播的高光時期出現,也隨之走向沒落,直到追繳罰款,才將他再次帶回大眾視野。

做主播月入千萬,曾與羅大佑、林誌炫同台合唱

通過稅收大數據分析,江西省撫州市稅務局發現了徐國豪(主播 ” 徐澤 “)涉嫌偷逃稅款的問題。

在 2019 年至 2020 年期間,徐國豪取得直播打賞收入,未依法辦理納稅申報少繳個人所得稅 1755.57
萬元,通過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等方式虛假申報偷逃個人所得稅 1914.19 萬元,少繳其他稅費 218.96 萬元。

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徐國豪被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 1.08 億元。

2019 年到 2020 年,也是徐國豪以 ” 徐澤 ” 之名活躍的高峰時期。在 ” 今日網紅 ” 的采訪中,徐國豪自述
2013 年畢業於西安建築科技大學舞蹈係,畢業後,他還在 4S 店短暫工作過,2016
年才正式在陌陌上開始了直播生涯,第一個月就掙到了 1 萬多塊。

2019 年 3 月,徐國豪認識了給他刷禮物的打賞 ” 大哥 ”
摩爾。根據中國經營報報道,後者在兩個月後的陌陌上海巡樂會上,給徐國豪送出了約 5 億星光的直播間禮物,按照 1 元等於 100
星光計算,這場 ” 打賞 ” 大約價值 500 萬元。

在 2019 年 6 月的 MOMO 現場巡樂會第二站上,徐國豪再次獲得了 4 億星光(約 400
萬元)打賞,蟬聯巡樂會冠軍。拿下兩場冠軍後,他分別獲得了和羅大佑、林誌炫同台演唱的機會。

據 ” 今日網紅 ” 統計,2019 年 8 月 19 日 -25 日,徐國豪以 372
萬元收入奪得陌陌及包括映客、花椒等在內的全平台收入冠軍;2019 年 11 月,其單月收入達 1157 萬元,成為月度冠軍。

圖源:今日網紅

隨後,他多次發行個人專輯,參加綜藝錄製。網絡流傳直播間切片視頻顯示,徐國豪擁有超過 130 萬粉絲,直播間同時在線觀看人數常在
1 萬人以上。天眼查 App 顯示,徐國豪共關聯 1 家公司,為江西澤木影視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 2020 年 12
月,徐國豪任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公司注冊資本 2 億元。

時代財經注意到,盡管擔任公司法人,徐國豪與江西澤木影視並無股權關係,該公司大股東林慶星持股 99%,為實際控製人,股東王娜娜持股
1%。根據 2021 年的企業年報,該公司繳納社保人數為 0 人。

在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上,不少網友指出,林慶星疑似為徐國豪的粉絲 ” 大哥 ” 摩爾。去年 11
月,林慶星涉嫌犯罪已被警方控製。其名下的江西撫州市創世紀科技有限公司,因從事虛擬貨幣 ” 挖礦 ” 活動,被有關部門要求關停。

” 榜一大哥 ” 不再,直播江湖尋找新出路

徐國豪是 6 月來第二個因偷逃稅被追罰的網絡主播。

6 月 9 日,遊戲主播 ” 帝師 ” 涉嫌偷逃稅款被罰,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擬處罰款共計 1171.45 萬元。

當偷逃稅的網絡主播一個個浮出水麵,他們在直播間收獲的名氣與金錢也相繼回歸起點。不少人這才發現,曾經被 ” 榜一大哥 ”
攪動風雲的秀場直播江湖,已經風光不再。

徐國豪加入陌陌的 2016 年,被認為是直播行業元年。

這一年,國內接連出現了 300 多家網絡直播平台,也被稱作 ” 千播大戰
“。淘寶、京東、蘑菇街、唯品會等電商平台推出直播功能,快手、鬥魚等直播平台開始布局直播電商業務。其中,以歌舞才藝展示為主要形式的秀場直播
2016 年內投融資數量達 30 件,融資總金額為 26 億元,達到 2013 年以來的高峰。

數百家平台野蠻生長,觀眾在各大直播間的打賞榜單裏為主播刷出價值數十萬、上百萬元的禮物以獲取關注,直播間成為 ” 榜一大哥 ” 們
PK 財富的平台。為了吸引更多 ” 榜一大哥 ” 關注,穿著暴露、低俗露骨的表演也一度成為部分主播的流量密碼。在今年的 “3 · 15
晚會 ” 上,央視曝光了男運營人員代替女主播和粉絲互動索要禮物的騙局。

近年來,直播監管政策趨嚴。行業迅速洗牌,以王思聰的熊貓直播為代表的上百家直播平台相繼退出大眾視野,取而代之的是抖音、快手上的各色主播。

5 月,四部委聯合發布了《關於規範網絡直播打賞 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意見》。其中規定,網絡平台應在本意見發布 1
個月內全部取消打賞榜單,禁止以打賞額度為唯一依據對網絡主播排名、引流、推薦,禁止以打賞額度為標準對用戶進行排名。” 榜一大哥 ”
之名從此消失在直播間。

財報數據顯示,2021 年,虎牙、鬥魚兩大平台直播收入對總營收的貢獻率分別為 89.7% 和
93.8%。花椒直播母公司花房集團公司在此前的招股書中披露,2018 年、2019 年、2020 年以及 2021 年前 8
個月,花房集團自直播服務產生的收入占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99.2%、99.6%、99.6% 及 97.5%。

時代財經注意到,擁有陌陌和探探兩大平台的摯文集團近年來直播收入占比有所下降。2017 年 , 陌陌直播服務業務營收達到 11.0
億美元 , 占公司營收的 83.46%。到 2021 年 Q4,直播收入占總營收的比重為 58%,增值服務占比上升。

摯文集團 CEO 王力在財報電話會上表示,”2022
年增值服務收入占比會持續增加,而直播占比會持續下降,估計在集團層麵,今年底直播收入占比將從去年底的 60% 下降到 50%
左右。”

對於嚴重依賴打賞收入的直播平台來說,監管壓力下日子並不好過,不得不開始尋找新出路。

以映客為例,在 2019 年全資收購社交產品 ” 積目 ” 之後,正式開始轉型社交領域。2021
年,映客社交業務和直播業務營收分別為 57.4 億元和 25.6 億元,在總營收中占比分別為 62.6% 和 27.9%。6 月 15
日,映客互娛集團宣布正式更名為映宇宙,向元宇宙進軍,當日股價上漲近 10%。

當明星主播消失在大眾視野,” 榜一大哥 ” 不再,直播間的 ” 神話 ” 還能講出哪些新花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