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券商團隊遠赴非洲搞直播調研 國家總統親自開挖掘機入鏡

繼券商分析師在方艙中開啟直播路演之後,又一家券商的賣方分析師團隊進行了一場行業少見的調研直播,這次直播直接“走”出了國門,邁向了非洲,直播入鏡的還有非洲國家的總統與副總統。

北京時間6月17日下午,中礦資源津巴布韋Bikita鋰礦開工儀式在津巴布韋當地時間11點50分左右舉行,而該場開工儀式在國內一場由中礦資源主辦,中金公司協辦的名為“中金_中礦資源津巴布韋Bikita鋰礦開工儀式現場直播”的投資者會議中進行了全程實況直播。

據了解,這是中金公司有色團隊第一次實時現場直播非洲調研。中金公司有色金屬行業首席分析師齊丁、有色金屬分析師張家銘參與了該視頻會議。此外,中礦資源數位管理層人員也現身會議。

財聯社記者了解到,不少投資者因聽說津巴布韋總統以及副總統將參與此次開工儀式,並且將在會議的直播中露麵,便聞訊上線一探究竟。據了解,今年年初,中礦資源全資子公司香港中礦稀有擬以基準對價1.8億美元現金收購AMMS和SAMM合計持有的Afmin100%股權和Amzim100%股權,而交易標的Afmin和Amzim合計持有Bikita公司74%權益,Bikita公司主要資產是位於津巴布韋的Bikita鋰礦項目。

有券商賣方分析師看到該會議的題目以及相關信息,都表示極為感興趣,因為在業內,進行跨國調研直播的情況並不多見,可以說近乎沒有,有的分析師更是直言稱“賣方專家內卷達到新的天花板”。

會議超時明顯,直播近距離
圖為此次機構會議信息,時長原定兩個小時三十分鍾

財聯社記者注意到,這場會議原定在6月17日下午16:00至18:30,時長為兩個小時三十分鍾,但由於開工儀式流程時間有所推遲,機構會議時長也有所拉長,會議於當晚19點45分左右結束。會議時長達到近4個小時。

這場直播吸引了百名投資者在線,會議結束時還有30多位投資者在線。在這場會議直播中,投資者除了關心中礦資源的經營情況,鋰礦項目的情況以及有色金屬的投資邏輯,更為在意的是津巴布韋總統以及副總統何時出現在“直播間”。

據了解,津巴布韋總統以及副總統於當地時間11點50分左右來到現場,並隨後走向一台挖掘機,並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登上挖掘機,親手操控機器為Bikita鋰礦開工鏟下了第一波土,並宣布開工儀式開始。

財聯社注意到,此次直播角度十分貼近現場,甚至可以感覺到津巴布韋總統和副總統就在投資者跟前。在直播過程中,負責直播的人員也表示,要為參會的投資者帶來最好的直播觀看體驗。

談及為何津巴布韋國家領導人參加開工儀式,在直播過程中,有人士指出,一是津巴布韋近年重視鋰礦開發,二是中礦資源的Bikita鋰礦項目在津巴布韋國內屬於開發程度比較成熟的鋰礦。據公開資料顯示,Bikita鋰礦項目主要產品處於生產階段,為品位高、雜質低的技術級透鋰長石精礦和銫榴石精礦。

中金有色:首個登上非洲大陸的分析師團隊

除了直播內容格外精彩、嘉賓罕見,對於此次跨國調研直播,不少受訪的賣方分析師、券商人士在表示前所未見,聞所未聞之餘,感歎中金公司的賣方分析研究夠拚、夠賣力。

不過,財聯社記者注意到,這並非中金公司有色團隊首次跨國調研,此前該團隊還去過剛果金調研。在今年5月29日的一篇名為《中金
走近Analyst |
齊丁:逆周期做人、做事、做研究》的文章中,中金公司有色金屬行業首席分析師齊丁回憶了這次調研。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津巴布韋的直播中,齊丁也提及了這一次的經曆。

在回顧是否有出國調研的經曆時,他說道,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2017年,我們去剛果金調研,應該說我們是第一個登上非洲大陸的分析師團隊,一下子去7天,調研十三四家企業,很興奮,還每天熬夜寫調研感悟發回國內。”

齊丁還回憶道,“其實我們去的當天晚上,央視就報道剛果金爆發了埃博拉病毒,但我們也沒當回事,該去就去了。去了以後,真的是大開眼界。首先是感慨海外做礦的資源多麽豐富;其次就是我們中國人在工程方麵的能力和艱苦奮鬥的精神。中國企業在當地做事和歐美企業完全不一樣,我們是以和為貴,和諧共處。”

齊丁認為,有色行業不像鋼鐵、建材這一類以國內需求為主,有色行業基本是全球定價,所以勢必會側重全球研究,需要具備國際視野,也需要打通國外市場。

他進一步指出,有色的研究需要著眼全球,而現在有色行業具備了“走出去”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他表示,必要性方麵,過去中國工業化的過程中,有色冶煉加工的產能占全球的比例基本在50%左右,但有色礦的資源占比相較而言是少的,這就意味著我們過多透支了國內的資源。有色行業要增長,就必須延展到海外,否則以當前資源有限的情況以及環保的要求,很難支持有色行業在國內實現進一步增長。

可行性方麵,從2016年到現在,可以說有色行業越來越有錢了,價格在漲,現金流逐漸恢複。此外,從全球角度看,中國在有色行業工程類的技術能力是一流的,尤其是整個產業鏈的配套水平和實際運營能力很頂尖,所以這個產業具備了“走出去”的必要性和可行性。那麽跟產業相關的配套服務,比如我們金融,也勢必要“走出去”。

券商團隊遠赴非洲搞直播調研 國家總統親自開挖掘機入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