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縣城裏的“體製內”年輕人,靠相親也難以走進婚姻

夢婷(化名)身高1米74,在安徽省宣城市下轄的一家縣級事業單位工作。

夢婷的父親在公安係統內工作,她是典型的乖乖女,“別人家的孩子”。成長經曆裏一直順風順水的她,回到家鄉縣城工作後,卻麵臨著一個難題——擇偶。

近期,關於縣城體製內年輕人擇偶難的話題引發眾多關注。夢婷注意到,在相關話題下,有網友評論“女孩子千萬不能將就”,她感到了慰藉。

從2015年開始回縣城工作,7年時間裏,夢婷一直在相親,其間也曾一度要進入婚姻。經曆了這麽多,夢婷稱,她現在依然沒有被縣城裏結婚的邏輯規訓。雖感受到找不到心儀伴侶的壓力,但目前,她自稱已經調整好心態,不再那麽迫切的想要進入婚姻。

李平的心態與夢婷相似。他在縣檢察院工作,在相親過程中他感受到男女思維的差異,對他而言,“思想獨立很重要,而顏值有一票否決權”。

三位在縣城體製內工作的年輕人近日講述了自己的相親經曆。

網絡圖

以下是他們的講述:

“放眼望去,卻沒有比我高的男孩子”

講述人:夢婷
安徽省宣城市某事業單位工作1994年

現在這個工作單位,我想抓緊時間考出去,在這裏,我連男朋友都找不到。因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的身高是1米74,而這邊縣城的男生,我見過的大部分身高在1米7左右。

在縣城體製內相親,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征是——體製內就一定要找體製內的。相親遇到的都是“係統”內的男生,比如公安係統的、國企事業單位這些。因為我爸爸在公安係統內工作,所以他要求對象也是係統內的工作人員。

體製內的女孩子見麵,男生一上來就會說,“我家裏有幾套房子,家庭條件還可以。”或者自述很自己優秀、畢業院校很好,家裏父母很好。

所謂的在縣城條件好,起碼家裏要有兩三套房子。然而,女生個子高並沒有太大的優勢,所以我隻敢說自己1米72。

2015年的時候,我畢業後回到家鄉事業單位工作,陸續開始相親。

這幾年,每個相親對象都有讓我難忘的點。

比如,有一個相親對象,家裏條件很好,在縣城裏開了一家會計事務所,有自己的產業。相親的時候,這位男生第一次見麵就說,他希望未來妻子的標準是既要有自己的事業,白天出去上班,晚上回來還要帶小孩。

我當時問他,那男生呢?他說男生要在外麵應酬。我想說這個觀念太搞笑了。我讀完書,上這麽多年的學,考試、拚命工作,不是為了回家帶小孩的。

我跟我父母講了之後,他們也很生氣,說兩個人性格不合。後來,介紹人知道我們倆沒成,反而說我“是不是在大城市裏麵讀書待慣了”。

相親遇到這樣的事情太多了。後麵我就在想,能不能走進婚姻,還是分人,看和誰,並不是自己想不想進入婚姻的問題。

在我們這樣的小城市不可能拖到三四十歲還不結婚,隻能說,我快到30歲的關口必須要明確地考慮婚姻了。還好,我的父母不錯,一直沒有給我很大壓力,他們在聽完我各種吐槽相親對象後,也特別能理解我的痛苦,想找一個合適的伴侶實在太難了。

因為城市太小,大家出門吃飯都能遇到熟人,然後一打聽就知道,我還沒結婚。

有一次一個相親對象,是我爸爸在飯局上吃飯時隔壁桌的叔叔介紹的。當時因為吃飯,碰到很多公安係統的熟人,有朋友跟我爸爸聊天,誇我長得漂亮,還長得高挑。旁邊桌的叔叔聽到了,就說要介紹對象,說自己的兒子也在公安係統工作。

第一次我和這個男生見麵,我們相約在縣城裏的肯德基。我當時穿的花枝招展的,我想說見麵一定要把我最美的樣子展現出來。跟他從肯德基出來散步到吃飯的地方去的時候,一路上我覺得我們交流不到一起去,我們像是兩個世界的人。後麵吃完飯,我借口有急事先走了。

除了通過熟人介紹對象,單位也會想辦法鼓勵各個單位的青年在一起聯誼。有一次,單位組織類似讀書會的活動。領導打電話給我,說讓我去參加,放眼望去,卻沒有比我高的男孩子。

我不是說一定要找條件很好的或者有錢的,起碼要找一個差不多的吧。在縣城,男方條件覺得自己家裏有幾套房子、工作穩定就算條件很好的,其他外形條件都並不在意,反而女生漂不漂亮他們很在意。

我現在正在接觸的男孩子,相識的方式非常戲劇化。我舅媽家是開煙酒雜貨店的,當時這個男孩子在我舅媽家買東西,我舅媽看中了他1米88的大高個,談吐也好,性格也不錯,就主動幫我加微信了。

在小縣城,要動員全家親戚幫你找對象。我們加了微信後開始正常見麵、相處,他比我小三歲,在南京工作,所以我們現在隻能抽周末的時間見麵。我現在心態就隨緣了,也沒有抱著一定要跟誰結婚的態度。現在這個男孩子對我挺好的,但如果最後走不進去婚姻,那也沒辦法。

“女生思想獨立很重要,但顏值有一票否決權”

講述人:李平 男
就職於山東省某縣級人民檢察院1998年

我上大學的時候,就以進檢察院工作為理想,這個想法一直都很堅定。2020年畢業後。我回到縣裏的檢察院工作。工作狀況基本上能做到按時下班,正常雙休,很少有加班的情況。

剛進入體製內工作,單位同事開始陸續給我介紹對象。工作之前,從來沒有把是否有對象當作一個問題。沒想到,工作以後別人都來關心這件事。有時候去別的單位或者部門,別人都會來問你有沒有對象?這種次數多了,就會想,是不是意味著自己要抓緊了?找對象是不是一件應該著急的事情?

到現在我見過5個相親對象,都是在係統內工作的。有2個相親對象職業是醫生,其他的是老師或者縣委直屬部門工作的。這5個女生年齡都比我大,94年至96年出生。

因為我家住在周邊鄰縣,在工作的地方熟人認識的不是很多,所以介紹人都跟女方更親密一點,他們在介紹的時候心裏更偏向女方。

我是被介紹人的熱情感染的,算是被動進入了相親圈。在見麵之前,我自己會有一個判斷,如果對方披露出來的條件,直接讓我不是很滿意的話,我就不會去見麵了。

我的條件基本就是女方的身高、學曆、職業還有家庭等。我相親的這幾位女生學曆都是本科,如果有一個是研究生的話,介紹人會特地指出,碩士研究生是競爭力比較強的點。

很奇怪的是,回想起來,沒有什麽特別讓我印象深刻的女生。一般見麵都是我主動請女生吃飯。

吃飯過程中,其實大家目的都很明確。在雙方的交談中,會心裏大致知道,這是不是我想要的對象。前四個女生,都沒有讓我忍受不了的點,或者硬性條件不合適的地方,但就是沒感覺。

聯誼活動通知

什麽叫做沒感覺呢?我見的前四位女生的長相沒有特別出眾,也沒有長得不好看的。但我自己的一個擇偶觀是“女生思想獨立很重要,顏值具有一票否決權”。比如,這個女生她在我心中的顏值起碼是合格以上,可能在交流的過程中我們有共同的興趣愛好,她的特質與閃光點特別吸引我,這個前提都差不多了,我會優先選擇顏值更好看的女生。

這有點像先麵試再筆試的過程。每個人都來麵試,第一麵顏值先過關,在筆試的過程中再互相了解,我對她的印象分才逐步攀升。如果這個時候出現了另外一個顏值更高的,這個時候可能才會考慮顏值與思想哪個更重要。

我們單位也組織了交友活動,那次是縣團委組織的單身青年聚會,活動環節設置的非常老套尷尬,我隻去過一次,還沒開始我就溜了,像是模仿上流社會冷餐會的形式,我實在進不了角色。

我現在找對象的心態已經建設的比較好了,別人詢問或催促都不會給我任何影響。我對戀愛和婚姻肯定是滿懷期望,期待值拉滿但又不迫切。

“縣城內相親要明確知道自己想要什麽”

講述人:葉嬌 女
湖北隨州市縣級公務員1995年

我2018年大學畢業後考上了隨州市下麵一個縣級市的公務員。

我的工作日常其實很瑣碎,最多的就是接聽電話、收表、發通知等,然後布置一些任務。這是一項沒有什麽技術含量的,但需要非常多耐心的工作崗位。

剛開始回到老家縣城工作,不了解縣城當地的政治生態。比如人員比例大多男少女多,那麽在這種局麵下,男性占優勢,女性屬於弱勢。家裏條件中等一般的男生,可以找到條件很好的女生。很多女生都很優秀,比如他們的父母都在體製內工作,然後女生差不多本科或者二本以上的學校畢業,自身長相、審美都不錯。

但縣城裏需要相親的男生條件都挺一般的,比如有的男生個子不高,但他的家庭方麵還行、工作也還好的情況下,別人就覺得他們挺配的。

葉嬌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建議 受訪者提供

在縣城相親,什麽樣的條件比較好呢?比如在武漢市裏買了房子,然後父母屬於雙職工,別人會覺得這個家庭條件不錯,哪怕他們家的孩子沒有特別正式的工作,別人都覺得這家條件不錯,可以選擇。

剛開始相親,我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很多時候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去,結果在相親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傷害和欺騙。

最開始,別人介紹給我的時候,我沒有弄清楚對方的條件、家庭背景,隻是說“這個人不錯,你去見見”。然後見完了一麵,雙方也不知道各自的心意,就這樣回家了。

在相親過程中,會沒辦法避免遇到傷害和打擊。之前一位相親對象,介紹人告訴我這個男生家裏很有錢,父母都是在北京賣豬肉。學曆雖然是專科,但家裏條件不錯。我當時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就說那見一麵。

第一次見麵,他就開著豪車來我家門口接我。第一眼我感覺跟他不是一路人,但還是忍著。我注意到一個細節,我們在吃飯的時候,他一直在抖腿。

我感覺這個男生不是很適合我,後麵我們也沒有太多交集。差不多過了半年以後,我的父母告訴我他已經結婚了,原來這個男生一直都是有女朋友的,隻是當時家裏不同意,更希望他找一個體製內,有穩定工作的女生。

他覺得我在體製內工作還不錯,所以才說要見一麵。

我聽到後驚呆了,感覺受到了欺騙。原來,我出去相親,我的體製內安穩的工作成為我相親最大的籌碼。我感覺自己被物化了。婚姻是一種利益交換,別人認為他家裏有錢,我工作穩定、體麵,大家互相取得自己想要的。

我剛回老家工作的時候,有一個認識了七八年的男生跟我說,現在要以談戀愛和結婚為主,不要總以工作為重心,因為再過幾年我就失去了找對象的最好優勢。

我當時還不明白,為什麽有些男生在我看來明明條件或者性格也一般,但大家都覺得他很好,還要搶呢?另一方麵,我也有自己的擔憂,因為我性格是屬於比較慢熱的類型的,想找一個各方麵合適的都很困難。

回到家鄉後,我也談過一個男朋友。感情持續了半年,他是一個情商蠻高、處理事情很成熟的男生,因為他家庭條件不是很好,父母不同意,所以還是算了。分手後,我不後悔,可能現在想到了會有一些傷心的地方。但路一定要朝前走,不能往後看。

我在社交媒體平台也分享了我在縣城體製內相親的心得,也希望能告訴大家,在相親過程中如何找尋自己、發現自己。

我在裏麵寫到,“要想清楚自己的核心需求是什麽。如果看重對方錢多的,其他要求就不能過高,要求人品好的話,就不能過度要求家庭條件好。千萬不能隨意相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