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網約車司機兩次為陌生女子免單還借她1千元 結局寒心

8 月 4 日,鄒先生(化名)來到位於長沙縣萬家麗北路的湘龍派出所。他身著白色襯衣和黑色西褲,腳上蹬著一雙有點舊的皮鞋。

五天後鄒先生收到這名女乘客的電話,請他第二天送自己前往瀏陽。這次,女乘客說 ” 錢包忘帶了!”
鄒先生考慮到上次對方主動給自己一百元,便依然很信任對方。在女乘客提出借一千元給客戶買禮物的請求時,他雖然心有疑慮,還是用花唄借了一千元,給女乘客轉賬。

但隨著時間推移,女乘客總是找各種理由推遲還款。鄒先生對她的信任逐漸被耗盡,無奈之下選擇了報警求助。

8 月 4 日,女子原本答應民警前來派出所進行協商,但鄒先生沒能等到她現身。

△鄒先生報警的湘龍派出所。

第一次信任:

陌生女子拿出一百元,司機沒零錢找不開兩人加微信

7 月 21
日,鄒先生像往常一樣開著車行駛在路麵上。這時一名女士站在路邊招手攔車,鄒先生就將車停下,讓這名女士坐上了副駕駛。

” 但是車準備起步的時候,我在平台上接到了訂單。我一看,和她的路線剛好順路,就讓下訂單的那對乘客母子坐了後排。”
鄒先生告訴記者。

將這對母子送到目的地後不久,女士也抵達了住處保利香檳國際小區。這時,女士給鄒先生遞來一張一百元的鈔票。”
但是我沒有零錢找給她,就沒有收她的錢,加了微信,想著她能在微信上轉賬給我。” 鄒先生回憶,” 我當時說,你隨便轉多少都行。”

這位女士並未透露自己的姓名,鄒先生給她的備注是 ” 保利 “。他告訴記者,這段路程的平均車費應該在 20 元左右。

在這段六公裏的車程中,鄒先生在和 ” 保利 ” 女士閑聊了幾句。他得知,對方在 1977
年出生,結過兩次婚,職業是工地包工頭。” 保利 ” 女士下車時,扭頭對鄒先生說:” 這個社會還是有好人。”

第二次信任:

女子稱 ” 錢包忘帶了 “,司機 ” 不想小人心度君子腹 “

但在那之後,” 保利 ” 女士一直未在微信上向鄒先生轉來車費。但鄒先生也沒有在意。

7 月 25 日下午,” 保利 ”
女士給鄒先生打來微信電話,希望他第二天能接自己去瀏陽見一名客戶,並將車費一並還給鄒先生。鄒先生答應了。

7 月 26 日上午,鄒先生來到 ” 保利 ” 女士家所在的小區。她上車時摸了摸口袋,做驚訝狀 ”
我的錢包又忘在家裏了!”

但鄒先生依然將她送到了瀏陽大瑤,並保留了當時通過收費站時開的發票:上麵顯示,單程收費 47 元。下車後,” 保利 ”
女士給鄒先生發來一張二維碼圖片。” 說要給客戶買點禮物,想問我借一千塊錢。” 鄒先生說。

△鄒先生保留的發票。

他開始有點猶豫了。第二次乘車,又出現了 ” 忘帶錢包 ” 的問題,還問自己借一千元錢,這會是偶然嗎?對方會不會是個騙子?

” 但是我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畢竟第一次坐我車的時候,她給了我錢,隻是我沒收。” 鄒先生說,”
我就這麽想,希望以後我有需要幫助的時候,別人也能幫我一把。”

就這樣,鄒先生用支付寶花唄給 ” 保利 ” 女士發來的二維碼照片轉去了一千元。

△鄒先生提供的聊天記錄截圖。

該不該相信?

女子被催款,稱老公突發疾病急用錢,司機還送上安慰

7 月 26 日晚,” 保利 ”
女士給鄒先生發微信稱自己老公腦溢血發作,在湘雅附一醫院救治,當晚不能去鄒先生家裏送還車費。鄒先生回複 ”
沒事,明天給我也可以的,那你先照顧好你老公。祝他早日康複。”

” 保利 ” 女士稱,治療的費用 ” 一下要交八萬,我姐姐送五萬過來了 “。鄒先生說了些安慰的話,對方發來消息:”
你可以發一百元給我嗎?點個外賣,微信上身上加起來都沒有 200 了,要等銀行開門才取!”

鄒先生也很無奈。” 我沒辦法了,情況你知道的。今天借給你的 1000 都是在馬雲那裏借來(花唄)轉給你的。”

此時,他對 ” 保利 ” 女士的信任已經開始被逐漸消磨。他要求對方發一段醫院的視頻給自己看,但對方回複 ”
我騙了你這一千元發的了財嗎?你自己去(醫院)看好嗎?我在工地上等老板給錢,我都要跳樓了!”

聊天記錄顯示,7 月 28 日淩晨 1 點 30 分許,” 保利 ” 女士發來消息 ”
現在不會說我騙你吧!他走了!四十歲!走了!”

△鄒先生提供的聊天記錄截圖。

之後的時間裏,” 保利 ” 女士將還錢的期限一再推遲。這徹底擊垮了鄒先生對她的信任。8 月 1
日,鄒先生隻好在家附近的湘龍派出所報了警。據鄒先生說,值班民警當時給 ” 保利 ” 女士打了電話,雙方約好 8 月 4
日一起來到派出所進行協商。

約好協商女子卻未現身,

民警建議走法律程序

8 月 4 日上午,記者陪同鄒先生來到湘龍派出所,卻遲遲不見 ” 保利 ” 女士的身影。

值班民警得知鄒先生遇到的情況後告訴記者,此事屬於一起經濟糾紛,不歸派出所管轄。”
涉及錢款問題,隻要是自願‘借’出的,都不能說是詐騙行為。” 民警介紹。而鄒先生也向記者確認,錢款確實是自己自願借出的。

在派出所,記者撥通了 ” 保利 ” 女士的電話。她在電話中承諾,將在 8 月 5
日零點之前將錢款打給鄒先生的微信,但並未透露更多身份信息,隨後掛斷電話。

鄒先生希望她能像在電話中說的那樣,如數、如期將錢款歸還。

△ 8 月 4 日上午,鄒先生和女乘客的聊天截圖。

民警告訴記者,如果鄒先生所說的情況屬實、乘客拖延還款,鄒先生可以走法律程序起訴對方,尋求律師和法院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