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學習困難”門診:輿論喧囂背後有家長真實的擔憂

8月4日下午,複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心理科候診區域。
本文圖片 澎湃新聞記者 李佳蔚
在網絡意外躥紅後,“學習困難”門診周四又迎來就診的小孩和家長,輿論喧囂背後,他們麵臨的是最真實的擔憂。

8月4日下午,在複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心理科所在的診區,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看到許多家長帶孩子前來,等候區坐得滿滿當當。叫號顯示屏上,在免疫科、心理科、慢性咳嗽等常見門診中間,“學習困難”似乎尤為醒目。

自從2020年9月開設以來,“學習困難”門診每周四下午開診,每次限號20個,幾乎每周都是滿約的狀態,至今已接診和幫助1500多名學習困難的孩子。
屏幕上顯示的“學習困難”門診。

社交平台上,人們對這個“相見恨晚”的門診有種種調侃,有人說“要是自己小時候也有就好了”,也有人打趣“上班困難門診有嗎”“起床困難怎麽辦”。

但真的來到醫院,醫患雙方關注的還是疾病本身。兒科醫院心理科主任朱大倩解釋,“學習困難”不是一個醫學診斷名稱,它是一些孩子身上問題的結果,而造成孩子學習困難的原因往往很複雜,醫生首先要厘清這些原因。

從臨床看,除了家庭教育的原因外,學習困難可能由各種神經發育問題、情緒和精神心理障礙、文化和環境不利因素等所造成。朱大倩說,來看門診的孩子當中,有些確實是情緒問題,抑或家長教育方式有誤,通過交流、疏導等就能解決,但存在神經發育障礙的孩子比例不少,患有“注意缺陷多動障礙”是門診很常見的情況,這些需要專業的治療和訓練。

8月4日下午,張阿姨帶外孫多多(化名)前來“學習困難”門診隨訪,跟醫生交流孩子近況。10歲的多多常年在朱大倩的門診就醫,此前也就診過心理科其他門診。

張阿姨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多多還上幼兒園的時候,家人發現他愛奔跑,經常坐不住,而且他在奔跑中不懂得安全意識,不懂得害怕,這逐漸引起了家人警覺,後來帶孩子到醫院檢查。

在兒科醫院,朱大倩為多多做過很多次測試,根據檢測結果,明確孩子患有孤獨譜係障礙和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剛開始,家人聽到診斷結果都懵了,“哪誰家能接受,對吧?不能接受,”張阿姨無奈地說,“但我們反複檢查下來,還是(孤獨)譜係(障礙)。”

家長開始為多多尋求治療,重新調整孩子的養育計劃。張阿姨說,醫生說好在孩子還小,從小開始訓練效果更好。最初,多多每周到醫院做兩次康複訓練,後來頻次逐漸減少。這些年多多的變化很大,不像以前那樣奔跑了,說話時能夠注視對方,也開始和人互動,不會不理人。

更讓家人欣喜的是,在康複訓練中,他們逐漸發掘出多多的鋼琴天賦。“這幾年參加了好多個鋼琴大賽,都拿獎了。”張阿姨說。
8月4日下午,多多的外婆張阿姨在朱大倩醫生的診室。

現在多多即將讀五年級,張阿姨說,他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到學校學習,雖然情況改善很多,但終究和普通孩子不完全一樣。多多的讀寫能力較弱,比如會把“日”寫成“目”,反複教還是寫錯;多多有彈鋼琴的天賦,但他就是不願開口唱歌。

讓多多家人擔心的情況還有很多,他們必須麵對和想辦法解決。目前,多多每月來“學習困難”門診隨訪一次,開展相關的治療和康複訓練,張阿姨也經常和醫生交流方法,不斷改善外孫的情況。

多多隻是眾多就診孩子中的一個,而每個孩子的情況各有不同。

現實中,一些孩子被誤解成不愛學習的“小懶蟲”,實際上他們可能是因為神經發育不完善,難以集中自己的注意力,造成在學習的時候容易分心、發呆、畏難,影響了學習成績。

在朱大倩看來,從醫療層麵來說,“學習困難”門診的目的不是為提高孩子成績,那是學校要做的事,醫生關心的是學習困難背後的原因,治療孩子的疾病,減輕孩子的壓力。

比如對神經發育障礙的孩子而言,經過正規治療,包括藥物治療、行為治療、專業的康複訓練等,情況可以有所改善,甚至也有一些孩子從“學渣”逆襲成“學霸”。但這並非常態,就如朱大倩所言,“我們可以在他有困難的這段時間,陪伴他們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