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昔日明星企業或被退市,河南前首富風光不再

曾經的明星企業輔仁藥業如今麻煩不斷。近日,由於未按時披露年報、季報,業績預告披露不準確、控股股東未依規披露減持計劃等原因,上交所下發了對輔仁藥業、其控股股東輔仁集團及有關責任人予以紀律處分的決定。

由於輔仁藥業2021年財報被審計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當中涉及到的問題包括,公司被控股股東及關聯方資金占用餘額16.53億元,到了三季報仍未得到有效整改,如果未來仍無法解決,公司2022年年報可能繼續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公司股票將麵臨財務類強製退市的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實控人朱文臣在2015—2018年財報中存在虛假記載、重大遺漏等問題,朱文臣2020年被證監會采取10年禁入證券市場的措施。而在風光時期,朱文臣曾是富豪榜的常客。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徐化耿告訴《華夏時報》記者,信息披露的基本原則是真實、準確、完整,虛假信披誤導投資者,如果給投資者造成了損失,應當賠償投資者損失。

曾經的明星企業如今千瘡百孔,或被強製退市。

麻煩不斷

近日,上交所下發了對輔仁藥業、其控股股東輔仁集團及有關責任人予以紀律處分的決定。決定顯示,輔仁藥業及輔仁集團在信息披露方麵,有關責任人在職責履行方麵,存在以下違規情形:包括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內披露年報、季報;未按股東提議召開臨時股東大會且未及時披露相關事項;業績預告披露不準確、更正不及時;控股股東輔仁集團未依規提前15個交易日公告減持計劃;簽訂債權轉讓協議未及時披露並履行決策程序等多項違規行為。

上交所表示,以上行為情節嚴重,性質惡劣,嚴重損害了上市公司利益和投資者知情權,因此作出紀律處罰決定,對輔仁藥業,時任董事長兼董事會秘書朱成功,時任董事兼總經理朱文亮,時任獨立董事兼審計委員會召集人閆慶功,時任獨立董事陳衛東,時任監事朱文玉、雲海、王朝龍,時任財務總監朱學究予以公開譴責;對控股股東輔仁集團予以通報批評。

輔仁藥業的麻煩事還不止這些,就在本月早些時候,上交所針對2022年第三季度財報下發信息披露監管工作函。

監管工作函中提到,輔仁藥業2021年財報被審計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所涉事項主要包括公司被控股股東及關聯方資金占用餘額16.53億元,違規擔保餘額17.4
億元,當年無發生額客戶應收賬款餘額5.64億元等。三季度報告及前期公告顯示,上述事項未能有效整改。同時三季報特別提示,如果審計報告無法表示意見所涉事項無法解決,公司2022年年報可能繼續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公司股票將麵臨財務類強製退市的風險。

輔仁藥業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前三季度營業收入11.10億元,同比下降 13.34%,淨利潤-5.82
億元,淨資產2.18億元,已逾期未償還的短期和長期借款總額為29.13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98.06%。

而控股股東輔仁集團對重大資產重組標的開藥集團2017—2019年的業績做出承諾,但至今未履行業績補償義務。

另外,公司還涉及董事對財報不保真的問題。前期公司董事薑之華對2021年年報、2022年半年報均不保證真實、準確、完整。三季度報告顯示,薑之華繼續無法保證三季報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理由為公司2021年年報被審計師出具的無法表示意見涉及的資金占用、違規擔保及應收賬款等事項均未得到解決改正,延續至今的公司財務數據也未進行相應調整;2021年內部控製審計報告被認定存在重大缺陷,至今尚未整改;其本人經多次努力仍無法獲取充分證據核實財務數據真實性。

因此,上交所要求輔仁藥業在5個工作日內對以上問題進行補充披露,但是輔仁藥業至今仍未回複上交所的監管工作函。

明星企業墜落

現在一地雞毛的輔仁藥業,曾經在2015年達到鼎盛時期,當時公司達到曆史股價高點38.92元/股,市值一度達240多億元。輔仁藥業的前身是民豐實業,1996年民豐實業登陸上交所。2005年,輔仁集團受讓民豐實業29.518%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朱文臣為實控人。

隨後,實控人朱文臣成為富豪榜的常客,在2005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朱文臣家族以近9億元財富上榜;2012年,朱文臣身價暴漲到76億元,躋身胡潤富豪榜,成為河南首富,並多次蟬聯河南首富寶座。

輔仁藥業的主營業務是醫藥製造與銷售。在2017年之前,輔仁藥業的營收都在4到5億元之間,歸母淨利潤徘徊在0.1到0.2億元之間。但是到了2017年,公司營收突然猛增到58億元,歸母淨利潤也飆升到7.75億元。隨後的2018—2019年,營收收入都在50億元以上,歸母淨利潤也高於4億元。但是到了2020年,輔仁藥業的營收急轉直下。當年營收28.91億元,同比下降44.10%,歸母淨利潤虧損12.93億元,同比下降964.36%。

2017年11月,輔仁藥業以78.09億元收購輔仁集團旗下開藥集團。開藥集團評估增值53.41億元。也就是說,輔仁藥業用78.09億元,買回來了大概24.68億元的賬麵資產。增值率高達216.42%。輔仁藥業承諾,在借殼上市後三年內,也就是2017—2019年,開藥集團淨利潤將分別不低於7.36億元、8.08億元、8.74億元,否則股東將進行業績補償。

而股東們既沒有等到業績達標,也沒有等到賠償。2020年,證監會的一份市場禁入決定書扯下了輔仁藥業的業績遮羞布。

市場禁入決定書顯示,輔仁藥業在2015 年、2016
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重大遺漏;輔仁藥業重大資產重組文件中存在虛假記載;輔仁集團在重大資產重組中提供信息虛假;輔仁藥業2017年、2018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重大遺漏,2018
年未及時披露關聯擔保。證監會認為,朱文臣作為輔仁藥業實際控製人、董事長、總經理,輔仁集團實際控製人,決策、安排輔仁集團、輔仁控股占用輔仁藥業、開藥集團資金事宜,不僅明知輔仁藥業存在被輔仁集團、輔仁控股占用資金的情況,也明知標的資產開藥集團亦存在被輔仁集團、輔仁控股占用資金的情形,卻仍然簽字承諾保證《重組報告書》、
定期報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並在違規擔保事項中負有主要責任,嚴重損害投資者利益,違法情節較為嚴重。對朱文臣采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而直到現在,由於輔仁藥業無法解決以上問題,或麵臨被強製退市的風險。曾經的明星企業就這樣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