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吉林高三女生失聯一個月後現身理發店?其父回應

12月4日,是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區第十三中學高三女生鄭春梅失蹤的第30天。

一個月前,17歲的鄭春梅告知房東要回校取戶口本,離開與同學合租的房子後失聯。隨後,她的手機在距離租住地近4公裏外的吉林大橋被人撿到。

失聯女孩鄭春梅

12月2日,鄭春梅父母和當地救援隊搜救近一個月無果後,一位自稱是吉林市四平市理發店店主的人聯係上鄭春梅父親,稱11月23日曾有一名和鄭春梅很像的女生來到他們店,但他們店裏的監控壞了。當晚,鄭父連夜開車趕往四平市。

12月4日晚,鄭春梅父親向紅星新聞記者介紹,他們前兩天到理發店確認後,發現視頻中的並不是女兒鄭春梅。尋找女兒的征途又陷入僵局。鄭父表示:“女兒的爺爺奶奶每天都在盼望孩子回來。隻要有一絲希望,我都不會放棄。”

失蹤前一晚曾有一男子尾隨

手機在頭天晚上去過的大橋下被撿到

近一個月來,鄭父在社交平台多次發布關於女兒的尋人啟事視頻。他在鏡頭中眼含熱淚地向網友求助,希望得到11月4日至今下落不明的女兒的線索。

鄭父發布的尋人啟事

據鄭春梅父親介紹,女兒今年17歲,和同班兩名女生一起租住在離學校步行五分鍾的欣昌小區,房子是同住女生親戚家的。

從監控視頻中鄭父了解到,11月3日晚,晚自習結束後女兒是最後一個離開學校的,但她沒有直接回住處,而是到了後來發現女兒手機的吉林大橋下。11月4日0時02分,鄭春梅回到欣昌小區,有一名男子跟在她身後。“男子包裹得很嚴實,很難分辨出是誰。”0時06分,女兒回到住所,該男子返回。

鄭父向紅星新聞記者介紹,11月4日白天,鄭春梅沒去學校,夫妻二人來到其住所詢問,但女兒未解釋原因。女兒對他們說,爺爺奶奶身體不好,讓他們早點回家。18點41分,鄭父鄭母離開。期間,鄭父與女兒在微信上還有短暫的文字交流,女兒回複他“吃啦,老好吃了”。

當晚8點51分,鄭父接到房東消息,稱鄭春梅晚上8時許離開住所,離開時稱要回學校拿戶口本。得知消息後,鄭父馬上報警,吉林市東局子派出所民警與其聯係。通過監控視頻發現,鄭春梅消失在吉林大橋。

鄭春梅的手機最後在距離租住地近4公裏外的吉林大橋被人撿到。女兒失聯後,鄭父曾多次撥打女兒電話,“一開始關機,後來開機,接電話的是一個陌生男子。後來手機上交給民警,民警稱無法提取手機內部信息,因此也無法獲得進一步的線索”。

鄭父介紹,他47歲,務農為生。除妻子外,還有一個24歲的兒子在外打工,家裏還有93歲的老父親和87歲的老母親。事發後,全家人都“崩潰”了,隻希望女兒平安。

派出所告知其女兒疑似落水

救援隊打撈近半個月未發現線索

事發後兩天,11月6日,當地警方組織搜救隊在吉林大橋附近及江麵進行搜尋,運用了聲呐查找,但沒有線索。

吉林市藍天救援隊此前曾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各方都在努力救援,已經增加救援人手,每天有20多人。救援存在一定難度,水流不穩定,時大時小,沒有能確定的因素。

吉林紅劍救援隊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在得知鄭春梅失蹤後,他們在11月5日至11日累計出動89人,出動車輛89輛、衝鋒舟1台、ATV越野摩托1輛、無人機3架,分76梯隊對鬆花江江麵進行了801個小時的搜尋。搜索範圍是鬆花江吉林大橋至九站高速橋流域,全長約20餘公裏,期間未發現可疑點。隨後,由於鬆花江水域麵積大,水流速度快,加上當地天氣愈發寒冷,室外溫度低至零下二十多攝氏度,紅劍救援隊目前停止了搜尋。

鄭父介紹,東局子派出所辦案民警曾告知他,女兒疑似落水,隻能等打撈結果。但救援隊打撈近半個月,仍找不到女兒的痕跡,目前已停止打撈。這也令他還存有一絲希望。

鄭父稱,他曾向派出所申請查看學校監控視頻,以確認女兒是否遭遇過校園霸淩或外界壓力,被口頭告知無權限調閱。最終他與校方直接溝通,十三中的張主任告知他,所有監控視頻被覆蓋,隻剩11月3日女兒課堂上的監控錄像。

鄭父認為當晚監控視頻中尾隨的男子和撿到手機的男子存在疑點。4日,紅星新聞記者多次撥打東局子派出所辦案民警和東局子所長電話,均無人接聽。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目前正在尋找失蹤女孩,其他情況暫不便透露。

從女兒失聯後,鄭父一直在短視頻平台發布尋人啟事。令鄭父難過的是,12月1日,他收到某平台通知,他的賬號將被禁言至16日下午,處罰原因是“不符合社區規範”。鄭父希望能解除對他的禁言,在他看來,缺少發聲途徑後,他將無法從網友處得到關於女兒的線索,“救援的每一秒和每一個信息都關乎到我女兒的命”。

鄭父希望廣大網友給他提供線索,也相關部門能盡快給他們家屬一個答複,“活要見人死要見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