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愚蠢,比“病毒”更難清零……

靜默七天之後,今日終於上班。這種被迫式休息,不但喪失收入來源,而且讓人仿佛身陷囹圄,失去了與自然、社會、人間生氣之間的聯係。早晨上班路上,看到街上車水馬龍的熱鬧場景,看到賣早餐的路邊攤,看到廣場上晨練的人們……才覺得從荒誕中回到了現實。

上午不忙的時候,有同事提起廣州的防控開始放鬆,是在“揮刀自宮”。另一個同事非常嚴肅地正色道:“還是嚴點好,如果真的放開,死的還是我們這些老百姓。封控很有必要,可千萬不能放開。”我笑著對他說:“其實你不該來上班,應該主動居家,什麽時候病毒清零,什麽時候再來上班,不但確保了自身安全,還為國家防疫大橘做出貢獻。”他一時語塞,沉思一會兒說:“工作還得幹,不然誰給發工資,真感染了,±不會不管。”我笑著“嗯”了一聲,不再說話。

廠裏有位大爺說“病毒是美帝專門針對我們中國人設計的東西,目的是要控製我們,要不然世界杯上別國的人們為什麽都不戴口罩?因為他們有解藥。”我認識的一位教師,也堅信疫情之所以遲遲不結束,都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都21世紀了,還用胡說八道那一套來糊弄自己,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這已經不是我在現實中第一回聽到這樣的論調,他們說的一本正經,說的煞有介事,說的有鼻子有眼,那種堅定的表情和深信不疑的語氣,每次都讓我感到後背發涼,感到說不出來的悲哀在心頭掠過。

看到一個視頻,12月1日,重慶某小區宣布解封,並拆除了鐵皮圍擋。結果,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小區裏的某些老頭老太太們又迫不及待將鐵皮複位,主動把自己小區重新封起來。不知道這是恐懼病毒到了極點,還是被關被封上了大癮。老年人體製差,屬於易感群體,害怕病毒可以理解,如果不想出門,可以居家封控,不應擅自封鎖公共區域。畢竟,沒有退休金的年輕人還需要上班,還需要工作,還需要糊口。

就算全麵放開,就算疫情結束,也依然會有人懷念被靜默被封控的歲月,就像現在很多人懷念和憧憬某個特定的沉重年代一樣。

這又何嚐不是一種愚昧,何嚐不是一種醜惡,何嚐不是一種自私。在這人世間,不管是邪惡、大惡,還是平庸之惡,就埋藏在人性的自私、怯懦,以及極度的卑賤之中,他們對一些肉眼可辨的錯誤堅信不疑,對簡單易懂的常識卻極度排斥。這種卑賤的基因,也是一種精神病毒,流淌在很多人的血液中!

加繆的小說《鼠疫》中有一段話:“世上的罪惡差不多總是由愚昧無知造成的,沒有見識的善良願望會同罪惡帶來同樣多的損害。人總是好的比壞的多,實際問題並不在這裏。但人的無知程度卻有高低的差別,這就是所謂美德和邪惡的分野。如果沒有真知灼見,也就沒有真正的善良和崇高的仁愛。”

愚蠢的人向來一副不容置疑的做派,但凡從他們嘴裏說出來的觀點,就自認為千真萬確,理所當然——盡管很多時候,他們的話毫無邏輯,毫無常識,但是對很多人而言,邏輯和常識並不重要,隻有在胡扯八道裏,傻x和蠢貨才能找到唯我獨尊的存在感。因為這種人太多,社會才烏煙瘴氣。

有句話說“愚蠢不是智力的缺陷,而是道德的缺陷。”這句話的意思是,表麵上看,一個人愚蠢,是因為他腦子笨,反應慢,比較癡呆,而實際上,一個人愚蠢,是因為他的心眼太壞,沒有良知。從前,我對這句話不太理解,現在,我被這句話深深地震撼了。

知識是力量,良知是力量,殊不知,愚蠢也是力量。不同的是,知識和良知帶來的是前進的力量,而愚昧是掣肘的力量,是阻礙的力量。在曆史的長河中,在每一個時代,愚蠢和蒙昧總會存在,無法消失,無法清零。因為愚蠢的人們,不願接受文明之光的照拂,也不願承認自己的愚昧。甚至在他們眼裏,文明和清醒都是不可饒恕的原罪。

(注:原文題目為《愚蠢,無法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