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炒股這一年:一年虧幾百萬,半夜驚醒一身冷汗

本文來源:時代周報 作者:金子莘

時至2022年年末,數億股民翹首以盼的“牛市”卻沒有如約而至。

2018年觸底反彈至2022年年初,A股市場大有普漲之勢,消費股、光伏股等白馬藍籌大市值標的更是一騎絕塵,數以千計的公司股價數倍上漲,給廣大投資者營造出欣欣向榮的美好願景。

彼時,不少人懷揣著財富自由的夢想進入股票市場,脫口秀節目更是爆出講訴炒股經曆的火爆段子,其中一個有關“600759”股票的梗,直接讓這隻股票拉了漲停板。對於普通民眾來說,炒股不再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情。

據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數據,2019年3月,我國證券市場投資者數量突破1.5億人,至2022年2月25日,數量已突破2億人關口。不過,今年以來,進場淘金的新手股民們卻被資本市場狠狠打擊,甚至不少見過世麵的十年老股民也損失慘重。

據Wind數據,上證指數(000001.SH)從2022年1月4日的3651.89點高位下跌至2022年4月27日的2863.65點,耗時不足4月。截至12月19日,上證指數年內振幅為14.63%,但期間振幅高達21.66%,結構性行情演繹得淋漓盡致。

數據來源:wind

在跌宕起伏的2022年中,有人愛上了這場少數人才能賺錢的“魷魚遊戲”,也有人靜待回本,並坦言永不再踏入股市這個“煉獄之門”。個人投資者這一年經曆了什麽?近期,時代周報記者采訪了一些股民,回顧這一段如坐過山車般的經曆,共同期盼在經曆風雨之後,新一輪牛市早日到來。

靠炒股買到第一套房,虧完今年公司分紅,建議心態要穩

李明,年近50歲,投資超十年,金融資產過千萬

十幾年前,在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炒股,從那時候起,我都沒有空倉過。我現在已經從企業退休了,專門研究股票,資本市場的博弈遊戲讓我特別上頭。堅定看好中國資產未來十年的表現,我絕對是傳說中的“死多頭”。

2022年,我的股票資產回撤近10%,折算下來浮虧近百萬,基本上把今年公司的分紅都虧完了。但對於這份投資成績單,我還算是比較滿意。作為一個十幾年的老股民,什麽風浪沒見過,我會一直堅守在股票市場,餘生繼續在股市裏浮浮沉沉。

我和股票初識於2008年,那時候金融危機席卷全球,作為一個來廣東打工的四川人,我剛經曆“5·12汶川大地震”,那段時間,我們企業由於經濟不好快倒閉了,大家都在思考如果有一天公司倒閉了,該怎麽辦?四川的親戚們打電話來說地震的情況,多重打擊下的那段日子確實是我人生的低穀。即便現在回憶起當時的場景,還是曆曆在目。

但命運總在轉角相遇。2008年入秋後的某一天,我去拜訪客戶的路上遇到了在證券公司做銷售的王鵬。在王鵬的推薦下,我開了證券賬戶。王鵬告訴我,他去年業績非常好,手上不少客戶在2007年的牛市賺了不少,意氣風發的他壓根沒想到,等待他的將是史無前例的暴跌。

圖源:圖蟲

我與股票的相遇可能是注定的。我那會兒實在是沒什麽錢了,把它當作救命稻草一次性轉了2000元到股票賬戶,那幾乎是我半個月的收入,結果沒幾天就虧掉了一小半,我現在想起來,那會兒膽子真大,本以為和股票的第一次相遇是驚喜,結果發現是驚嚇,但也是這次寶貴的經曆,我後來在任何時候都堅持風險控製是第一要義。

後來,我又陸續經曆了幾輪市場大波動,通過股票交易賺到了第一套房,但因為股價腰斬,這些年在一些個股上虧掉的錢也不少,我都當是“進場費”。因為炒股,我不僅買了房,還對行業有基礎的判斷,後續企業開始擴張時,我入了一部分股。現在能退休,一方麵是乘著國家經濟騰飛的東風,另一方麵,也多虧了那會兒學習了相關的投資知識。

盡管我自稱是“老韭菜”了,但今年確實是我做股票投資以來比較困難的一年,猛漲猛跌地程度確實跟過去的市場有些區別,我也在反思自己的投資框架是不是應該與時俱進了?反正我現在也退休了,每天的時間都用來研究股票了,我自己倒是很開心,去年、前年都賺錢了,今年虧點也能接受,心態要好。

但是我也要提醒大家,雖然股票改變了我的生活,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炒股。我和王鵬因股票結緣,至今,仍是無話不談的摯友。王鵬介紹我認識的客戶今年買股票加杠杆爆倉虧了不少錢。今年很多新入場的朋友,每天跟我說心髒受不了。我還是建議大家,如果炒股影響生活,那就不要勉強;尤其是年輕人,千萬不要影響工作,工作才是年輕時最重要的成長方式。

做生意和炒股一樣,笑稱自己比基金經理還厲害

楊齊,1989年出生,外貿公司老板,炒股兩年

我現在在深圳經營自己的外貿公司,主要做出口生意,貨品銷往美國、歐洲等地。2021年,跟著朋友玩股票,最開始是覺得好玩兒,把閑錢用來炒股小賺之後,一向喜歡思考的我開始對炒股產生興趣。

盡管今年炒股虧了一些錢,但由於主營業務的特殊性,我公司需要每天換匯與結匯,年初觀察到美國貨幣政策開始收緊,美聯儲準備加息,我就換了一部分美金,賺了一些,從結果來看,兩邊對衝,基本能持平。我做外貿也很多年了,這點敏感性還是有的。

經營外貿生意,對各行業輪動與周期比較敏感,最初開始做股票是觀察到受疫情影響,海運集裝箱開始瘋狂漲價,我覺得這會是一個不錯的投資機會,就買了點海運相關股票,賺了一倍。但遺憾的是,由於那會兒剛開始炒股,並沒有投入很多本金。

2021年,運費高企,整個出口行業成本都急劇上漲,主營業務每個月都在計提存貨減值,一些海外訂單的運費比訂單本身的價格還高,海外買家選擇放棄定金取消訂單,去年整個外貿行業都不景氣。

雖然今年運費逐步趨於正常了,但海外經濟也有衰退跡象,出口生意不像前幾年好做,隻有家居、玩具等幾個日常消費品訂單一直持續,外貿生意的營收小幅下滑。反而今年美元逐步走高,每天結匯之後的盈餘對衝了部分經營損失,但歐元也下跌,所以綜合起來看,今年整體公司是小幅虧損的。

因為外貿不景氣,不少朋友開始想新玩法,有的開始直播帶貨,有的開始炒股。起初,我也是想著少投點錢試試看。按做外貿的思路,下跌買入,上漲賣出,做波段交易,慢慢地好像也找到了樂趣。一般買了股票如果下跌,我就補倉,就這麽慢慢倒騰,一些虧損的股票也大多能回本。我覺得炒股和做生意有共通之處,之後也打算這麽繼續炒了,挺好玩的。

我今年還投資了一部分公募基金,整體虧損15%,還買了一單朋友介紹的私募基金,虧了17%。這麽看來,買的基金都跌得稀裏嘩啦,我比專業的基金經理還厲害呢。

打算回本就跑,以後再也不玩股票

劉鑫,90後,互聯網從業人員,炒股兩年多

我是一名互聯網技術人員,2020年的時候,身邊同事、朋友都在聊基金、股市,我感覺人人都能賺幾百萬。那時候互聯網公司正鼎盛,大家都意氣風發,於是我也跟著買了幾萬元基金,剛開始真是特別緊張,每天都忍不住打開頁麵看實時更新的收益情況,每天能看幾十次。

因為2020年市場好,我買的幾萬塊基金很快就賺了一萬,我心想這賺錢不比大廠打工簡單,看來我也能炒股。就立馬辦了香港銀行卡,開始炒港股和美股。最開始炒股的時候,我的睡眠明顯受到影響,虧錢的時候擔心得睡不著覺,賺錢的時候會興奮得跟魔怔了一樣,動不動就看炒股群,或刷一下股票賬戶上的資產信息。收益不斷上漲,我也不斷入金加倉,造車新勢力、互聯網大廠一頓買入,最終我把過去幾年的工作積蓄都放進了股票賬戶裏。

圖源:圖蟲

我還記得那天是晚上12點,我打開賬戶看到盈利數字,在確信這是真的之後,我興奮得根本睡不著覺,直接半夜下樓給我媽打電話,我說,“媽,你兒子終於賺到錢了”。

事實上,在2021年賺了不少以後,有朋友勸我把本金拿回來用盈利玩就行,但我當時沉醉在賺錢的美好體驗中,我覺得還能再漲,就一直沒有止盈。等到今年,我賬戶裏的盈利已經虧沒了,我心想反正沒虧自己的錢;等到開始虧錢的時候,我又想,股價已經跌成這樣了,還會跌到哪裏去,拿著吧。而殘酷的真相是,今年3月14日中概股開始迎來一輪大跌,部分中概股股價較最高點下跌80%-90%,即使是較2022年最高點相比,也已經跌去70%。

現在回憶,我真的覺得這兩年就和做了一場夢一樣,真是應了那句話,憑運氣賺到的錢一定會憑實力虧回去。我現在不僅錢沒賺到,還把過去幾年的積蓄折損了大半,現在每次看到股票賬戶,真是對不起過去幾年苦哈哈加班的自己。

我現在就想著,等回本以後就再也不碰股票了。如果你問我2022年的投資總結,我隻能說任何事情都得親自試試,我對2022年的一係列經曆選擇樂觀看待,至少現在還有工作,還有飯吃,明天誰知道呢?我們行業比我虧得多的人比比皆是,最慘的是,還有一些同事遇上互聯網裁員,他們現在才是難上加難。

買了中概股,嚐試了過山車般的極致體驗

李磊,90後,互聯網公司高管,炒股六年多

我畢業之後一直在互聯網大廠工作,感覺我的人生在2021年之前一直都很順利。迎著行業的風口,我做對了三件事。一是在北京房價起飛前,借助公司的無息貸款在北京付了首付上車了;二是在合適的時點加入現在的公司,當初入職時的期權現在還挺值錢;三是我勇敢地上了杠杆,在美股大牛市時賺了一筆錢。

我自己收入尚可,為了更快地掙錢,我借了幾筆低息貸款進場炒美股,那會兒還是2016年。到2020年,我取出本金在老家成都全款買了一套房。買房後,我股票賬戶上的現金資產已經超過400萬元。這幾年間,我買過特斯拉、蘋果、英偉達等一批不錯的公司,股票讓我賺得盆滿缽滿。

2021年中概股開始回調,由於在互聯網行業工作,我對於即將要來的危機毫無察覺,我看到的隻是無底線的擴張,行業一片繁榮。也是由於信息差,我當時覺得中概股有抄底機會,所以從那時候我開始逐步買入中概股,並重倉了某頭部互聯網大廠。自第一筆交易單起,噩夢開始了。

2022年,眾所周知,中概股大幅下跌,我的股票賬戶經常日跌十幾萬。不僅如此,杠杆的風險敞口開始暴露,因為已經向券商融資,為避免強行平倉,我賬戶的資產淨值必須保證在維持保證金水平線之上。2022年剛開始,我賬戶的資產淨值已經開始日漸靠近維持保證金警戒線。持續大跌以及對賬戶爆倉的擔憂,我經常感到胸悶,躺在床上也睡不著;即便睡著半夜也常常驚醒,一身冷汗。

終於,那一天還是來了。我的賬戶跌破了維持保證金線,為了不輕易丟掉籌碼,一咬牙,我決定找銀行繼續貸款補倉。就這麽堅持了一段時間,補倉次數太多,銀行已經拒絕給我批新的額度。我那會兒才體會到,銀行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金融大數據越來越精細化,任何人的資金狀況及信息都會同步到所有端口,稍有現金流緊張,銀行放款立馬收緊。

再後來,我實在扛不住了,隻能選擇賣掉一部分股票倉位來維持保證金。很多中概股股東,大概都不會忘記2022年3月14日那天,中概大跌,由於平倉,我的股票資產從巔峰時期的400多萬縮水到幾十萬。近期中概股雖回暖不少,但當初我被平倉的錢再也不會回來了,跟我一樣在黎明前夕倒下的股民也將永遠銘記這一年。

以後,我可能隻專注買美股,研究大的經濟周期,挑出好公司就行。成熟市場沒有那麽高的收益,但經曆了今年的”過山車“,我可能之後會更多地關注風險控製,好好打工,也想提醒大家,一夜暴富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提示: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本篇所有人物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