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高齡獨居老人,如何應對奧密克戎感染高峰期?

“我當然是很恐懼的心情呀,但隻能做到盡量小心……我隻有一台座機,也不會網上買東西。現在基本兩到三天出去一次,買的菜基本上夠吃。”

麵對越來越臨近的奧密克戎感染高峰期,76歲的上海獨居老人湯先生以減少出門頻次作為應對,內心仍難掩擔憂。

同樣是獨居,75歲的樂先生本以為自己免疫力還可以,應該“躲”得過去,但還是“陽了”。他去社區醫院開了咳嗽藥和感冒藥,但一直買不到體溫計,想想沒提前備好,稍微有點後悔。

親友不能隨時在身邊、大部分不擅長使用智能手機和互聯網……高齡獨居老人被視為“沉默的群體”,也是感染高峰中的脆弱一環。

近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采訪了多位年過七十、甚至八十歲以上的上海獨居老人。他們往往保持著深居簡出的生活習慣、基本不願麻煩別人,對於疫情,有人坦然篤定,也有人透露出不安。

雖然覺得“躲是躲不掉的”,他們依舊細數著自己一天天踏實度過的日子。對老人們來說,疫情麵前,隻要平安,就是勝利。

以下是他們的口述:

湯先生 76歲 無疫苗接種 曾患腎癌

沒有感冒藥,我腎髒非常不好,吃這些藥有副作用

我現在一個人住,每天七點半起床。我們老年人嘛,基本上不出去,現在不去公園和公共場所了。基本上到超市裏麵買菜,一般也不到菜場上麵。我也不坐公交車,騎自行車去,基本上就戴冬天的帽子、手套和口罩(非N95)。這東西你躲是躲不掉的。

我現在基本兩到三天出去一次,買的菜基本上夠吃,葷的就更不用了,可以一個星期一次。所以我到現在還沒陽。老年人不會用手機,我隻有一台座機,也不會網上買東西,現在基本上什麽都有。

對於現在的情況,我當然是很恐懼的心情呀,但隻能做到盡量小心。年底的同學會呀、KTV呀,都推掉了。我沒有打疫苗的,我的腎拿掉了一個,另一個腎功能又不全,還有各種過敏史。家裏也沒有感冒藥啊、退燒藥啊、止痛藥,都沒有,我的腎髒非常不好,吃這些藥會有副作用。

因為我知道,這個病毒是沒有便宜的特效藥的。如果得了,退燒呢,它有一個過程,七天到十天。一是要多喝水,二是要多休息,躺在床上。現在都在瘋狂搶藥,一是我搶不到,二是搶到了我也不會吃的。

居委會給我們打電話,問候我們老人群體:要小心一點,家裏不要招人(聚會)。現在家裏還有之前居委發的一盒半抗原,人舒服的時候,一般是不會去做這個東西的,我十天才做一次。萬一生病了,我就像電視上說的那樣去社區醫院看,去二級醫院、三甲醫院反而容易感染。遇到緊急情況,第一個想到的聯係人是我的小輩,第二個是社區誌願者。

陳女士 84歲 已打三針疫苗 無重大疾病史

我不害怕的,什麽藥都沒有囤

我不害怕的。我現在蠻好的。

我就一個人生活,也不用帶小孩,也不害怕傳染給他(指小孩)。自己調理調理身體、太陽曬曬,飯自己燒。

我一早上六點鍾就起床了,簡單運動運動,到七點鍾左右洗漱,早飯稍微吃吃就可以了。我一星期出門買一次菜,自己一個人嘛又吃不多。我平常身體蠻好的,有什麽毛病休息三四五天就好了。我已經兩年沒有去醫院了。老了腦子不太靈光,到醫院去也怕不懂不願意去。我也不用藥,要什麽藥給小兒子打個電話,幫我去取藥,萬一有什麽緊急的事也找他,他就住在上海的。

我沒有囤感冒藥、止痛藥,新冠什麽藥都沒有囤。萬一陽了,家裏休息也蠻好的,醫院叫我去養病,有人照顧也蠻好的。我打了疫苗,三月份接種了第三針。等國家要求我去打第四針的時候我再去接種。

吳先生 76歲 無疫苗接種 高血壓

熬得過來我就熬了,真有問題了兒子會管的

我76歲了,現在一個人住。說實話,我不怕感染。我們這個歲數了,孩子也成家了,真得了熬得過來我就熬了,熬不過來“算了”好了呀,真有問題了我兒子也會管我的。

吳先生在公園留影。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藥我也沒有囤,真得病了我就去醫院。現在醫院不那麽好進,但前幾天我做了個核酸,去醫院看高血壓,等了一天沒有出結果,我又去醫院付費做了單管。結果核酸情況還沒出來,進醫院又不用看核酸了(備注:12月20日起,上海全市各醫療機構對門急診患者不再查驗核酸陰性證明)。

我現在隔一天去買一次菜,六點半去。就拿邊上新鮮的,也不挑挑揀揀,容易傳染。前兩天我想響應國家號召打疫苗,結果醫生說我“上下兩頭”都是毛病,上有高血壓,腿上有靜脈曲張。我現在(腿上)外麵皮膚還是發紅的,醫生讓我再觀察觀察,現在還不能打。

樂先生 75歲 陽性患者 無疫苗接種 高血壓 動脈硬化

感冒藥、體溫計沒提前備好,現在“陽”了稍微有點後悔

今天(12月21日)是我感染新冠第三天,總的來說,熱度還可以,就是目前嗓子不太舒服,但一陣一陣的,和我平常化膿性扁桃體發炎的症狀差不多。

自己是在哪裏感染的呢?想來想去,要不就是上周四,去看中醫的時候排了兩個半小時的隊,中招的;要不就是早上喝豆漿的時候,早餐店的碗沒洗幹淨,上一個人喝完、稍微衝衝就拿給我了,裏麵可能有病毒?

我想想平時還是蠻小心的,出去口罩總歸都戴戴好。早晨喝豆漿也是,這麽冷的天,我不坐人家店裏,都是拿到室外台麵上喝的,但還是沒防住。

我沒有接種過疫苗,因為自身有一些基礎病:血壓高,動脈硬化,有長期的慢性咽炎和支氣管炎,還有甲狀腺方麵的疾病,所以平時喉嚨就是不太舒服的。但是我12月19日早上一咳嗽,明顯感覺和平時兩樣,咳出來有一種空氣嘯鳴的聲音,下午開始,體溫就上來了,家裏抗原拿出來一測,確實是兩條杠。

我是每天都要看電視台新聞的,老實說,在上周看到“新十條”和上海進一步優化調整疫情防控政策後,我馬上就覺得,我們這樣的老年人是有些風險的。不過我當時還挺自信,今年上半年上海疫情比較嚴重的時候,我沒感染過,並且我一直吃中藥調理身體,免疫力還可以,也比較小心,就覺得自己這次也可以“躲”過去。

所以當時也沒準備什麽,感冒藥、體溫計這種,都沒提前備好,現在想想稍微有點後悔。

發現自己感染了以後呢,12月20日,我去了趟社區醫院的發熱哨點門診,我看還是年輕人去得多。

當時我前麵排了二十來個人,我看好、配好三款藥以後,後麵還排了十來個人。給我配的藥,主要是治咳嗽和感冒的,吃下去以後這兩天就舒服蠻多。抗原我這邊是有的,酒精之前也備過,就是手上現在沒有體溫計,也買不到,算了。

在我四十歲不到的時候,我和妻子離婚了,房子給了他們,所以我現在住的房子也不是自己的。其實眼下這些困難我都可以克服,就居無定所是我的心病,我不想住養老院,也很怕後麵沒人要租房子給我了。

我覺得現在這段時間是必經的,等到明年,相信都會好一點。旅遊我不大去得動了,唱唱歌什麽的活動,應該可以繼續去參加了。

顧女士 81歲 三針疫苗 高血壓 冠心病

以前在社區食堂吃,現在有人送飯到門口

我住在上海市鬆江區方鬆街道。我有兩個女兒,她們都已經退休,各自住在上海徐匯區,過來我這裏也方便的。平時,我主要跟小區居委會聯係比較多,經常去居委會走動,跟那裏的人很熟,他們也都很關心我。

目前我家裏的物資儲備還可以,退燒藥、止咳藥,還有我常吃的高血壓、冠心病的兩個藥也都有,如果缺什麽東西的話可以找居委、鄰居幫忙。以前我是在社區食堂吃,現在是有人送飯到門口。周圍鄰居,還有親戚有時候也會來送我一點蔬菜什麽的,還是能夠感受到很多人的關心的。

我認為自己身體還可以,打了三針疫苗,平時也不怎麽出門,除了每天早上會到居委會的會所鍛煉一個小時,和難得到菜場買一次菜以外基本上都在家裏。本身我其實就不大喜歡到外麵兜,待在家裏蠻好的。

關於外麵的疫情形勢,我一直有在關注。最近感染的人越來越多了,就在12月21日早上,我剛剛得知弟弟家裏兒子、女兒、老婆都“陽”了,我感覺自己也要做好準備,如果自己“陽”了,要怎麽應對。

平時我會經常在手機上看防疫相關的科普,包括“陽”了的常見症狀有哪些、出現不舒服的症狀要怎麽應對,手機上多得不得了。包括抗原我自己也會測,反正就是盡可能地保護好自己,如果真的遇到情況了,那我也坦然麵對。我其實心態很平和的,也做好了準備,居委會有個叫沈春燕的工作人員跟我聯係比較多,還有街道老年協會海德分會會長王誌萍也經常關心我們幾個老年人,我如果覺得發熱了要去醫院了,可以聯係她們。

嵇女士 86歲 兩針疫苗 高血壓

基本上不大高興麻煩別人,小兒子家裏媳婦“陽”了倒讓我有點警惕了

我一個人住在寶山區泗塘二村。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他們都住得不遠,每個星期都會來看我。這兩天我小孩一直關照我不要往外跑,讓我注意安全,我就沒往外跑了。還好吃飯倒是有送餐上門的,有時候送來的菜我不愛吃,我會到門口菜場去買點菜自己燒,一般肉類是我自己買,蔬菜是我小孩送來的。

嵇女士。

我覺得自己還是能照顧好自己的,所以基本上不大高興麻煩別人。家裏常用的藥,我一般都是自己去醫院配的。像我的話隻有高血壓藥和咳嗽藥是常備的,其他的有需要才會去配。

疫苗我隻打了兩針,因為打完以後有點高血壓,還有點咳嗽,我想想第三針就不打了。現在新的疫情形勢我也有關注,在網上看了很多“陽”了以後的常見症狀,有咳嗽的、嗓子疼的、發燒的——目前我都沒有,如果我有什麽情況的話會自己去醫院看,因為我家離醫院很近,走路就到了。

之前我一直沒想過萬一“陽”了該怎麽應對,結果就在12月21日,我得知小兒子家裏媳婦“陽”了。本來我的小兒子住得離我最近,往來隻要5分鍾,有什麽事能第一時間趕得過來,現在這一下子讓我開始有點警惕了。好在居委會主動來過家裏關心我,我加了一個居委會的微信群,但還沒有找到具體的聯係人,這段時間如果有情況不知能不能靠居委會。

講述人:塗珊珊 90後 浦東新區住戶

漪安奶奶身體還可以,藥品方麵她女兒也準備了

今年5月,漪安奶奶的一封手寫信“火”了,老人工整地寫著:“親愛的塗小姐,無私的幫助讓我這個年邁的老太不勝感激!”於此,同住一棟樓的“90後”塗珊珊和90歲獨居老人漪安的故事,開始為更多人知曉,溫暖人心。(詳情點擊《10樓的漪安奶奶和25樓的塗小姐:忘年好友的溫暖相遇

》)

漪安奶奶送給塗小鹿的信。

可以自由出入後,我進入了日常的工作狀態,和漪安奶奶的溝通沒有辦法像4、5月間那麽多,坐下來聊的時間也比較少,就周末有時會去看看,或者給她送點東西,像她想買的毛衣,還有給她帶吃的、鮮花等。

2022年上海疫情封閉管理期間,漪安奶奶在塗珊珊家。

這個月月頭我就感染了新冠,雖然已經轉陰,但嗓子還有點不舒服,也擔心感染漪安奶奶,所以沒有去見過她,也沒告訴她和我媽媽,怕她們擔心。

在“新十條”出來、看到12月上海優化調整疫情防控措施的時候,她沒和我說什麽,她一般是不太主動打擾我的,而且活得很通透、很細心,對疫情這些事情沒有太多的顧慮。但我還是有點擔心她的,畢竟上了年紀,所以在微信上問了一下,也給漪安奶奶發消息說最近容易感染,要多當心一點,跟發給我媽媽的話差不多。

據我所知,漪安奶奶的身體還可以,目前沒有感染新冠。抗原她家裏是有的,藥品方麵她女兒也給她準備了。

居委方麵,日常是有排摸獨居老人、困難家庭的清單的,日常會給老人送點防疫物資、吃的喝的,多少有一份心意在,希望可以切實幫助到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