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新聞 天君 2周前 (09-14) 5次浏览

當地時間9月12日晚,第77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閉幕,由華裔導演趙婷執導、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主演的電影《無依之地》拿下最佳影片金獅獎,趙婷也成為第一個獲威尼斯金獅獎的華裔女導演,也是繼侯孝賢(《悲情城市》)、張藝謀(《秋菊打官司》《一個都不能少》)、蔡明亮(《愛情萬歲》)、李安(《斷背山》《色·戒》)、賈樟柯(《三峽好人》)後第六位獲得金獅獎的華人導演。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無依之地》獲得最佳影片金獅獎。

頒獎禮現場,導演趙婷和主演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因為在跑其他電影節而沒有到場,通過視頻方式分享獲獎感言,兩人在車旁坐著,感謝了影片公司和劇組團隊。

《無依之地》改編自傑西卡·布魯德2017年的紀實小說《荒原:在21世紀的美國生存》,講述一個60多歲的女人弗恩(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
飾)在經濟大蕭條中失去了一切,她作為一個居住在貨車裏的現代遊牧民,開始了穿越美國西部的旅程。隨著在威尼斯電影節的勝利,該片在2021年的奧斯卡角逐中占據了領先地位,在12月4日北美上映之前,探照燈影業肯定會大力支持這部影片。

該片38歲的導演趙婷再次走進觀眾視野,除了擒獲金獅大獎的《無依之地》之外,她還手握另一張王牌——漫威影業2億美元投資的重磅影片《永恒族》2021年上映。既能玩轉小成本獨立電影,在電影節大放異彩,又能操盤漫威商業大片,保持自己的創作自由,這個北京大妞確實路子夠野。她坦言小時候就像野孩子,一度野蠻生長,父母從未停止讓她做真實的自己。進入好萊塢後,也沒有隨波逐流,搬到了加利福尼亞州人口不到一萬的奧海鎮,有點類似大衛·林奇生活的郊區,非常接地氣,她覺得這裏更接近她想要的好萊塢。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趙婷。圖/視覺中國


兩個在好萊塢的女人非常“不好萊塢”

弗朗西斯·麥克多蒙德在拿到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三個月後,來到了加利福尼亞州奧海鎮,在趙婷家車道上的一輛經濟型麵包車上度過了一夜。他們正在測試接下來的作品《無依之地》,討論在這個狹小空間裏拍攝的可行性。這輛麵包車就是弗朗西斯·麥克多蒙德飾演的角色弗恩——一個六十多歲正在尋找工作的流浪者,穿越美國西部的交通工具和居所。當晚,麥克多蒙德打算在這裏睡覺,以便進行角色研究。

麥克多蒙德來到趙婷家的車道,是在她讀了傑西卡·布魯德2017年出版的紀實小說《荒原:在21世紀的美國生存》之後開始的。這本書追蹤了年長的美國工人坐著房車在全國各地尋找工作的軌跡。“我對我的丈夫(導演喬爾·科恩)說,等我65歲的時候,我要把我的名字改成弗恩。我要開始抽‘好彩香煙’,喝野火雞威士忌,開房車上路。”麥克多蒙德說,“這裏有一些關於道路的自由,人們的那種浪漫精神。書中對我的啟示是,這是一場關於經濟困難的運動,而且它發生在我這個年齡的人口統計中,但那一群人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無依之地》劇照。

在《無依之地》中,麥克多蒙德周圍都是真正的遊牧民族——除了由大衛·斯特雷澤恩飾演的關鍵角色——而這位女演員也全身心地融入了他們的生活方式。在南達科塔州的荒地、內華達州的黑岩沙漠和內布拉斯加州的甜菜地等七個州拍攝了四個月,麥克多蒙德完成了幾個典型的美國老年遊牧工人所做的工作,經常與周圍風景融為一體。為了獲得趙婷在亞馬遜物流中心工作的拍攝許可,麥克多蒙德還致信亞馬遜業務和企業發展高級副總裁傑夫·布萊克本。

她還在甜菜收割場工作過,在Badlands的一個露營地預訂過座位,打掃過露營地的廁所。當一個男人從一個營地的洗手間裏走出來,問她是不是弗蘭西絲·麥克多蒙德時,麥克多蒙德回答說:“不是,我是弗恩。”當他們穿梭於不同的地點時,趙婷和大約25名工作人員拍攝了麥克多蒙德開著她的小貨車的過程。她給這輛小貨車起了個綽號“先鋒”,車上有她自己的一些物品,包括一些瓷器。最終,麥克多蒙德意識到她不需要像遊牧民那樣做,於是她選擇住在酒店和工作人員們一起,而不是住在車裏。“我63歲(影片拍攝時)了,對我來說,假裝很累比真的很累要好得多。我想明白了。”麥克多蒙德說。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無依之地》片場照。

2017年多倫多電影節上,趙婷導演的《騎士》和麥克多蒙德主演的《三塊廣告牌》同時入圍特別展映單元。麥克多蒙德看完《騎士》後被電影驚呆了,當字幕滾動時,“我大聲說,‘誰他媽的是趙婷’”,好萊塢的很多人都在問同樣的問題。半年之後,兩人又在美國獨立精神獎上見麵了,趙婷獲得了5萬美元的女製片人獎,而麥克多蒙德憑借《三塊廣告牌》獲得了最佳女演員獎。

在《無依之地》中,麥克多蒙德邀請趙婷擔任編劇兼導演,這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表達以及在好萊塢獲得更多一席之地的願望,但她也接受了這位電影人不同尋常的做法。“我沒有進入弗蘭的世界,”趙婷說。

在趙婷之前執導的兩部電影《哥哥教我的歌》和《騎士》中,都是非演員演出,這是她在電影學院畢業後出於經濟需要而采用的一種拍片方式。對趙婷來說,麥克多蒙德是她合作過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萊塢演員。“在《騎手》之後,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和好萊塢演員合作,他們會是誰?”趙婷說。“我不希望一個人來到真實的遊牧民族的世界,完全被設定在他們的工作中,弗蘭有很深刻的人性一麵,我要把它傳達出去。”

趙婷在她前三部電影中拍攝了美國西部神話,從查理·卓別林到李安,她加入了移民電影人的悠久傳統,講述了典型的美國故事,“作為局外人,有時能給你理智和必要的距離,讓你清楚客觀地觀察事物,”曾執導過《荒野獵人》的墨西哥導演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裏多說。他在2017年的特柳賴德電影節上認識了趙婷,隨後給了她關於《無依之地》原著小說的筆記。“無論你多麽清楚地看到鏡中的自己,那都隻是一種反射。《騎士》和《無依之地》是強大而真實的美國電影,因為她可以不帶濾鏡或麵紗地觀察。”趙婷說。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騎士》劇照。

在趙婷身上,麥克多蒙德找到了一個和她一樣的電影人,另一個在好萊塢的女人,但又不是好萊塢的一員。“我總是有種想要挑戰現狀的感覺,”趙婷說,“我隻是不想舒服。因為當我感覺舒服的時候,我不太確定是什麽激勵著我,或者是讓我在早上起床。”

趙婷和麥克多蒙德的合作關係非常融洽。“我就是喜歡她能說出我的姓,這是非常罕見的,”趙婷說。兩人都很坦率,都喜歡像工裝褲這樣不講究的衣服。為了拍攝雜誌照片,趙婷問工作人員可不可以穿自己的衣服,並帶了一件印有狗狗圖案的羊毛衫,那是她在亞利桑那州的房車展上買的。


2億美元打造《永恒族》也有創作自由

今年的四個主要秋季電影節——威尼斯電影節、特柳賴德電影節、多倫多電影節和紐約電影節都邀請了《無依之地》(特柳賴德電影節因疫情取消,但於9月11日在洛杉磯舉辦《無依之地》的汽車影院放映會)。在電影行業和電影節因為疫情而失去了大量電影作品的時候,《無依之地》這個大規模曝光的時刻是一個轉折點,也是一個信號,表明了發行商探照燈影業的雄心壯誌,該公司計劃該片12月在影院上映。

《無依之地》是一部關於被拋棄的美國老年人的電影。63歲的麥克多蒙德選擇了38歲的趙婷來講述這件事,這反映了趙婷往往能激發人們的信任。她贏得了在《騎士》中出演牛仔們的信任,也贏得了在《無依之地》中與麥克多蒙德合作的現實生活中的遊牧民族,以及正在監督趙婷下一部更昂貴的電影《永恒族》的漫威高管們的信任。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永恒組》預告海報。

自今年8月10日起,趙婷被安置在迪斯尼的一個剪輯房裏,完成《無依之地》和《永恒族》的後期製作。前者由探照燈影業發行,後者則是漫威影業第四階段的重要影片。2019年,迪士尼以71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21世紀福斯,旗下的探照燈影業是福斯為數不多的照合並前那樣運營的部門之一,重點是將有聲望的獲獎影片送往藝術影院。雖然《無依之地》的預算隻有七位數,與漫威影業耗資超過2億美元的《永恒族》相比簡直微不足道,但它也為這家媒體巨頭在奧斯卡角逐中提供了一個立足之地。

漫威影業總裁凱文•費奇表示:“趙婷和我們完成一些大型的製作會議,包括設計和批準幾十種服裝、生物設計和星際設計。然後她也會開著她半太陽能的貨車,去達科他的遊牧地。她能適應所有這些環境是非常了不起的。”

當趙婷第一次來到漫威公司進行麵試時,漫威影業總裁凱文•費奇說,她帶來了大量的視覺效果,以《複仇者聯盟4》的事件為背景,講述10個鮮為人知的漫威人物的故事。“她最初的推銷很吸引人。坦率地說,我們推進這部電影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她給它帶來了願景。”趙婷對於《永恒族》的創作以及想法根植於她的童年,“我對漫畫有著深厚的感情,我把其中一些帶進了《永恒族》,我期待推動東西方更多的聯姻。”在她看來,她不僅僅是以導演的身份拍電影,更是作為影迷來拍這部電影的。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此前曝光的《永恒組》片場照。

盡管拍攝預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但趙婷說,她在拍攝這部電影時,可以像在她的小製作電影中一樣自由創作,“我完全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拍攝。同樣的平台,這有點超現實主義。我覺得自己也很幸運,因為漫威想要冒險,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趙婷的《永恒族》讓我們看到了一部局外人的超級英雄電影。她想讓它反映我們生活的世界,但也想讓演員們感覺像是一群不合群的人。“我希望你在電影結束時離開,不要想,‘這個人是這個種族,那個人是那個國籍’,不,我希望你在離開的時候能想,‘這就是一個家庭’,你不會去想它們代表著什麽,你把他們看作是獨立的個體。”


“野孩子”:從未停止做真實的自己

趙婷出生於北京,父親是北京一家鋼鐵公司的經理,母親是醫院職工(後來父母離婚,父親與演員宋丹丹結婚)。“我的父母很有趣,”趙婷說,“他們隻是和典型的北京父母有點不同,很叛逆、奇怪。他們從未停止讓我做真實的自己。當我的成績很差的時候,就像一個野孩子,隻是畫一些奇怪的日本漫畫,他們就讓我放任自流,這是非常罕見的。”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趙婷

她是看著電視上的美國電影長大的——《人鬼情未了》《修女也瘋狂》和《終結者》都是她最早的記憶——她還寫過同人小說,盡管她拒絕透露是為了什麽目的。14歲時,幾乎不會說英語的她離開家去倫敦的寄宿學校上學,她形容這段經曆類似於在霍格沃茨上學。不過,真正的西部還是吸引著她,18歲拿到簽證後,她搬到了洛杉磯,住在韓國城的一套單間公寓裏,打算上大學。在父母把她送到洛杉磯後,趙婷意識到她必須先完成高中學業,於是就在附近的洛杉磯高中就讀。“在國內,最好的高中通常都是以地方命名的。於是,我翻了翻電話簿,看到了洛杉磯高中。我想,‘我要去洛杉磯高中。’”

但當她來到學校環顧四周時,卻發現這不是她想象中的美國,因為她看過的電影、音樂錄影帶或讀過的書裏都沒有這種感覺。但趙婷適應得很快,她依靠這個天賦獲得了各種各樣的生活經曆,比如和一個英國寄宿學校的同學一起度假,在紐約當酒吧服務員,在南達科他州的鬆嶺印第安人保留地拍電影。當洛杉磯公交司機罷工使她無法在城市中四處走動時,她買了一個滑板去上學。她已經習慣了一個人在不同的環境中,總是想融入其中,扮演不同的角色。這段經曆也對趙婷日後拍電影給予了很大幫助,“在紐約當酒保,你隻有小費。所以你要讓你的顧客感到舒適,你必須與他們交談。很多時候,你在拍電影的時候會遇到一些人,就像這樣。人們問我如何讓非職業演員和你在一起感覺舒服,你隻需要聽他們的故事。”

趙婷在蒙特霍利約克學院獲得政治學學士學位,之後進入紐約大學電影學院學習,斯派克·李是她的老師之一。她的第一部故事片《哥哥教我唱的歌》講述了南達科他州鬆樹嶺印第安人保留地的一個叛逆少年的故事,於2015年在聖丹斯電影節和戛納電影節首映,並獲得了一家小型影院的發行。趙婷說:“也許這是獨生子女的事情,我希望得到關注。”

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哥哥教我唱的歌》劇照。

當紐約的每個人都在拍電影時,趙婷卻想去沒人去的地方,看看那裏有什麽。她的第二部電影《騎士》的靈感也來自於現實生活中的牛仔布雷迪·詹德羅的真實故事,隻是稍加虛構。正是憑借這種“騎士”的力量,趙婷拿下了《無依之地》和《永恒族》的片約,並見證了人生的重大變化。她還清了學生貸款,第一次獲得了醫療保險。

她的男朋友約書亞·詹姆斯·理查茲是一名電影攝影師,參與過她所有的電影。理查茲帶著她從保留地領養的兩條牛狗塔可(Taco)和公雞(Rooster),從丹佛搬到了奧海鎮。在城市度過了童年後,趙婷認為奧海鎮就像她想要的那樣接近好萊塢。“我在南達科他州待了很長時間,我意識到,其實安靜的環境能讓我更好地思考。我發現這個行業非常嘈雜。所以,當我回到我住的那條類似大衛·林奇生活的郊區,那條非常“藍絲絨”的街道,我感到非常接地氣。”

新京報記者 滕朝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拿下金獅獎的她:旅美華裔 曾是個“野孩子”…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