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新聞 欣怡 2个月前 (09-24) 23次浏览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大陸高校因「疫情」而一刀切的封校方式引發學生越來越多的不滿和抗議。繼早前西安外國語大學在宿舍吶喊抗議封校後,廣州理工學院(簡稱「廣州理工」)大學生也效仿在宿舍集體吶喊控訴不滿。

「宿舍樓被垃圾包圍」

垃圾成山,惡臭難聞,老鼠亂跑,校內食堂和販賣部坐地起價,學生被困校園,然而教職工仍自由出入……廣州理工學院大學生的不滿不斷加劇。

廣州理工學院大四學生張明(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全校每棟宿舍樓下都垃圾成「山」。垃圾發酵一個星期多,惡臭難聞,然而學校卻管理無力。

「垃圾箱很小,而且不是每棟宿舍樓下都有,你想像一下,平均每棟樓1,000人以上就靠一個5個立方都不到的垃圾鬥。垃圾鬥來不及收,半天就能堆出一座山。」

大一新生趙菁(化名)也有同感,每棟宿舍門口簡直就是一個垃圾場,也沒人清理。

「有一次晚上下課回宿舍,直接我們幾個女生被垃圾臭得同時嘔。然後我去到宿舍樓下還一直乾嘔。」趙菁說,這樣的環境細菌滋生,而且蚊蟲也多。

學生王浠(化名)更是用「慘絕人寰」來形容校內的垃圾亂象:「垃圾堆的臭味已經飄進宿舍了,聞到都噁心死了,而且非常多的老鼠竄來竄去,非常的嚇人,蚊蟲也非常多。這樣的環境細菌滋生,叫我們怎麼居住?並且洗澡水也是黃色的,怎麼洗澡?」

王浠說,他們真的是頂不住了那些垃圾的臭味、老鼠的光顧和蚊蟲的叮咬,處境真是「慘絕人寰。」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宿舍樓下垃圾成小山。(受訪人提供)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宿舍樓下垃圾成小山。(受訪人提供)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宿舍樓下到處都是垃圾。(受訪人提供)

教職工隨便出入校門,學生抗議不公

同時,讓學生們不理解的是,現在社會上已經放寬管理,KTV、電影院、圖書館等等公共場合也已可以開放,甚至連出省旅遊都是可以,然而學校卻把學生全部封鎖在校園裡,其他人員卻自由出入。

張明說,「說是師生一視同仁,但是那些老師、職工、送貨員一樣進出無阻,只把學生關起來。這樣子只是一個假的閉環,根本達不到學校封閉管理的目的。」

趙菁認為,現在大部分人都不戴口罩,單純每天走個形式探一下熱度,簽一下到,一點用也沒有。教職工出入倒是很自由。

有學生找到中共教育部8月27日上午的新聞發布會內容,援引教育部的指示說,學生要按照「非必要不外出」原則,教師和其他人員也要按照「非必要不外出」的原則。

學生質問:「這是關於封閉管理文件的註解,明明白白寫著老師學生一視同仁,為什麼現在區別對待?」

販賣部坐地起價

除了垃圾的事情長時間得不到解決,校內販賣部、食堂因為壟斷趁機漲價等一系列問題更讓學生感到雪上加霜。

趙菁說:「(學校)強制我們學生在校內消費,可是學校販賣部價格都比外面高一半價格,還不明賣標價,結帳還故意算多錢,這明顯對我們學生不公和欺壓。」「樓下販賣部所有商品都是沒有價錢的,第一天來問一個價,隔一天來問又是一個價。」趙菁說她買了一個花灑,本來一套二十幾塊錢,販賣部賣成了四十幾塊錢。

由於大家不能訂外賣,只能吃食堂,導致每天食堂大排長龍。張明說,現在飯堂每天高峰期連過道都站滿人。打飯排隊起碼半個小時,位置不夠只能去宿舍吃。校外外賣只能從柵欄取。

中秋假期減半成不滿爆發導火線

據張明了解,現在學校完全沒有任何解除封閉的意思,甚至還把所有能翻出校園的地方火速封鎖,前一天有人跑出去的地方,第二天就加柵欄了,從來沒見在其它事情有這麼快的決策運轉。

令學生感覺惱火的是,他們聽說學校這次中秋節假期(十一假期)只放4天假,如果出校門還要層層審批,還要家長簽字。

張明說,現在大部分學生情緒已經很不滿,昨天又聽到學校只放4天,要出學校還得請假,請假權在輔導員手裡,「我今天都想跳樓了」。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網絡圖片)

廣州理工學院一名學生發文質問:「現在廣州地區很多學校十一放假也已按國務院規定放夠八天!為什麼廣州理工學院只放4天?放假出校門還得各種請假?正所謂患不寡而患不均,現在要的就是公平二字。」

廣州理工學院學生的不滿並非個例,9月20日,西安外國語大學學生抗議封校導致食堂漲價、生活不便。學生們在宿舍內集體吶喊近30分鐘。引發外界關注後,校方緊急開研討會處理事件。

網上傳出一封據指是來自國安部的定性消息,消息稱西安外國語大學抗議事件是「國外勢力挑唆」導致,事件已經上升到政治層級。全校老師將對各寢室進行巡查,抓捕喊樓的學生。但這一消息尚無從證實。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推特)

9月21日,合肥工業大學學生也因為只放一天假及校方的封校管理,引發學生在宿舍集體吶喊,要求放假。

有合肥工業大學學生也反映,「請假流程繁瑣,物價越來越高,都割到菜根子了」。

另外,南寧師範大學武鳴校區學生也表示,封閉管理期間學校食堂坐地起價,「食堂一葷一素9塊錢,兩素一葷就十六七塊了,還難吃;請假比登天還難,都現在了,都還沒有放假通知。新生開學時,外面搞校園卡的、拉網線的,隨便進來,而且不戴口罩,這樣真的有用嗎?除了大學生,所有人都可以出入。真的要被困瘋了。」

廣東醫科大學學生也通過多種方式抗議學校圈錢,「天價水電費」,甚至也給出「五大訴願缺一不可」,並且寫到牆上,但未明確這些訴求是否同封校有關聯。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網絡圖片)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網絡圖片)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網絡圖片)

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網絡圖片)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垃圾成山 販賣部坐地起價 廣州理工封校學生吶喊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