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上名校 華裔”完美女兒”被揭穿 惱羞成怒殺爸媽!

新聞 天君 1周前 (10-11) 11次浏览

造假上名校 華裔

 2010年11月9日淩晨,一個24歲的華裔姑娘Jennifer
Pan緊張地坐在加拿大萬錦市警察局的審問間裏,等待著警察的到來。

  造假上名校 華裔

  Jennifer來自一個越南華裔家庭,父母都是汽車配件廠的工人。經過幾十年的努力之後,他們終於在多倫多北部的萬錦市買下了一棟郊區的房子,這對於他們來說是成功的象征。

  但也就是這棟房子,見證了這一家人的一次劫數。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源:Canada.com)

  11月8日晚上,三個拿著槍的男子衝進了Jennifer的家中,他們用槍抵著熟睡中的Jennifer的爸媽——潘漢輝與何碧霞夫婦,命令他們下樓去客廳。隨後,一名歹徒用繩子把Jennifer困在了二樓。

  幾個人在Jennifer的房間裏麵找到了2500加元的現金,在爸媽臥室裏麵又找到了1100加元。除此之外,還有媽媽錢包裏麵的60加元。對於一次荷槍實彈的搶劫來說,收獲其實不大。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源:Principia Scientific)

  歹徒們搜刮完房子之後,爸媽被帶進地下室槍斃。母親何碧霞頭中三槍當場死亡,但父親潘漢輝在臉部中槍以後隻是失去了知覺。歹徒離開之後,他很快恢複知覺,跑出房子呼救。

  被綁在二樓的Jennifer幸免於難。她和父親一起被送進了醫院,很快就完成了醫療檢查。父親則陷入了昏迷。Jennifer在父親的病床前待了3個小時之後才被帶到警察局問話。

  01

  這是Jennifer和警察的第一次交流,這時她在警察局裏麵的身份還是受害人和目擊者。

  加拿大警察顯示出了對待受害人的溫柔,給Jennifer準備了紙巾和水。男警察在開始問話之前還特意道歉:畢竟逼迫受害人回憶案情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

  造假上名校 華裔

  一切都很正常,Jennifer向警察描述了當晚受到襲擊的經過,描述了歹徒的身體特征,在講到母親死亡的時候,她還忍不住哭了出來。

  但收錄證詞的警察很快發現了Jennifer不正常的地方:對於一個剛剛經曆了母親死亡父親病危的女生來說,她的舉止過於沉著了。

  造假上名校 華裔

  Jennifer的確在敘述的時候幾度哽咽,並且聲音裏麵透露著可憐和無助。但是根據警察多年的辦案經驗,如此重大的變故,受害人一般是連通順語句都無法組織,隻能說出斷斷續續的詞語。

  經過對搶劫案件的還原,警方很快意識到了這起事件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不符合入室搶劫的假設。比如Jennifer房子大門沒有被撬開的痕跡,說明搶劫犯進入房子的時候房門沒鎖,或者有人給他們開門。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源:Talk Business)

  Jennifer的父親從中槍的昏迷中醒來之後,第一反應不是上樓尋找女兒,而是出門呼救。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歹徒離開之前要殺Jennifer的父母滅口,但卻沒有殺被綁在2樓的Jennifer,這不符合歹徒的行為邏輯。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Jennifer給警察演示自己是如何被綁住的)

  案發後的第二天,Jennifer已經成為了這起案件的首要嫌疑犯。當然,警察並沒有直接抖露出Jennifer舉止和證詞中的不合理之處,因為他們知道,一旦雙方的關係變成警察和嫌疑人之間的對抗狀態,Jennifer就不會再“配合”調查了。

  兩天之後,Jennifer又被叫到警察局提供證詞。這一次的審問已經不再是為了收集信息,而是純粹想要讓Jennifer繼續撒謊,好找出她言辭中的漏洞。

  造假上名校 華裔

  警察一遍又一遍地詢問Jennifer當晚的各種細節。很快,疲於應付警察的Jennifer已經無法維持住自己偽裝的悲痛情緒了:長時間假裝痛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尤其是當你需要隨時回答警察提出的尖銳問題的時候。

  3天之後是母親下葬的日子,Jennifer和自己的弟弟Felix給母親送最後一程。根據現場的目擊者說,Jennifer全程都麵無表情,沒有留下一滴眼淚。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Jennifer和弟弟Felix在葬禮上)

  Jennifer不知道的是,從第二次審問之後,她的一舉一動就都受到了警察的監視。

  02

  在第三場審問開始之前,案情發生了重大發展:Jennifer的父親醒了過來,給警察講述了自己的故事。不出所料,和Jennifer的版本有很大出入。

  Pan父親說,在搶劫發生的過程中,Jennifer沒有被歹徒綁住,而是在房間裏自由走動,就好像她是歹徒的朋友一樣。這也是為什麽父親醒來之後沒有選擇去查看女兒,而是往家外麵跑…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Jennifer的爸媽)

  11月22日,Jennifer再次被警察叫到警局。這時距離案發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周,警察對於Jennifer的罪行已經有了九成的把握,但為了確保能萬無一失,他們還想獲得Jennifer對自己罪行的承認。

  所以警察並沒有再次要求Jennifer回憶案發的情景,而是選擇讓她講述自己和父母之間的關係。或許是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一個這麽願意傾聽的對象,Jennifer也不假思索地把自己24年人生傾訴給了這個不認識的警察大叔…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Jennifer)

  Jennifer的爸媽是典型的華裔父母。他們認為自己依靠勞動已經為孩子打下了基礎,他們的孩子就應該更加倍努力成為精英。

  Jennifer的一輩子,都受到了父母極大的壓力和管控。在小學的時候,她每天練習滑冰到10點,然後才能回家做作業。她的父親每天接送Jennifer上下學,監視她的所有課外互動,禁止談戀愛、禁止Party、禁止在朋友家過夜…

  Jennifer的同學對此評論說,Jennifer的父母把孩子看做了一塊獎杯,是他們在親朋好友之間炫耀的資本。Jennifer就像是“輪子上的倉鼠,總是在忙於滿足完全由他們決定、也總是無法達成的各種期待。”

  這樣的壓力讓Jennifer很早就出現了精神問題的傾向:她的手臂上,一條條自殘紋可以追溯到小學。

  而在高中之前,Jennifer也一直都是那個讓自己爸媽驕傲的女兒。她從四歲開始練鋼琴,各種獎杯和證書有一籮筐。她還練花樣滑冰,曾經目標直指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源:Pinterest)

  但是花樣滑冰的夢想在她膝蓋韌帶撕裂之後破滅。從高中開始,她不得不把重心放到學業中來,但卻不再是父母所期待的頂尖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開始生活在了謊言之中。

  造假上名校 華裔

  最初,她偽造了自己的成績單,把平均分為B的成績單改成了A來忽悠爸媽。整個高中,爸媽都覺得jennifer是一個全A的優等生。當然,Jennifer本身的成績也不算太差,也有大學可讀,她最後拿到了加拿大Ryerson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不算太有名,但也可以接受。

  造假上名校 華裔

  然而,Jennifer高中最後一學期微積分課掛科,學校收回了錄取資格。Jennifer無法告訴自己爸媽這個消息,就隻能說謊,告訴他們自己下半年會去學校報到,並且還打算轉學到多倫多的大學學習醫學。讓女兒成為醫生是Jennifer父親的最大夢想。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多倫多)

  在接下來幾年的時間裏麵,Jennifer白天是在圖書館和咖啡店打發的,她有時候會買一些生物學和物理學的教科書,裝模作樣地記筆記寫文章。後來,她找到了餐廳服務員的工作,還開始教鋼琴課。

  在她“上大學”的時間裏,Jennifer和高中同學Daniel加深了伴侶關係。Daniel也是華裔家庭出生,比Jennifer大一歲,據他同學說,他是一個性格開朗,人緣好的胖胖的男孩子。兩人在同學期間,Jennifer有一次哮喘發作,是Daniel讓她鎮定了下來調整呼吸。從那以後,兩人就形影不離。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兩年之後,Jennifer和父母說自己轉學到了多倫多大學,需要住在離大學近一些的朋友家中,父母同意了,但Jennifer實際上是搬到了Daniel家中。Daniel的爸媽很喜歡兒子的女朋友,對兩人沒有什麽管束,這可能是Jennifer第一次有家的感覺。

  謊言永遠隻有兩種結局:要麽被揭穿,要麽繼續膨脹到崩塌的一天。等到Jennifer在多倫多大學醫學係“畢業”的時候,她告訴自己父母她進了醫院實習。也就是這個時候開始,父親有了懷疑:Jennifer不穿醫院製服,沒有醫院門卡。

  父母開始跟蹤Jennifer的一舉一動,並且打電話聯係Jennifer的朋友,詢問Jennifer是否在她那裏居住…

  造假上名校 華裔

  謊言崩塌了,父親想要斷絕父女關係,但還是母親留住了女兒。24歲的Jennifer被爸媽軟禁在家中,被要求繼續學習:要麽再考大學,要麽就成為專業鋼琴家。至於她的男友Daniel,Jennifer的父母要求他們馬上斷絕關係。

  這可能是讓Jennifer崩潰的最後一根稻草。

  一段時間後,當父母對她的掌控不再是那麽全方位的時候,她開始用手機和Daniel策劃殺死自己父母的計劃。如果成功,Jennifer將會得到50萬加元的遺產,兩人就可以開開心心過起同居生活。

  造假上名校 華裔

  (Jennifer為右)

  3名凶手是Daniel找來的,殺人費用是2萬加元,但出於朋友關係,給了Daniel友情價1萬加元。

  11月9日晚上九點,Jennifer的母親上完舞蹈課回家。歹徒打電話給Jennifer確定計劃實行,Jennifer下樓打開了房門。

  晚上10點,Jennifer打開了自己房間的燈,一分鍾後又把燈關了,這是計劃實行的信號。幾分鍾後,歹徒們就出現在了Jennifer父母的臥室裏麵。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圖源:the sun)

  03

  Jennifer花了一個小時把自己的故事告訴了警察。當然,買凶殺人部分沒有說,在她的故事裏麵隻有結局是不一樣的:自己已經改過自新,打算走父母給自己規劃好的路線。

  但這也足夠了。警察已經獲得了Jennifer殺害自己父母的動機:長時間的精神壓迫,以及對她感情生活的插足。

  逐漸地,警察的語氣變得嚴厲起來,他開始大聲質問Jennifer陳述中的漏洞,要求Jennifer承認自己買凶殺人的行為。

  Jennifer也終於意識到,坐在自己對麵的不是自己的心理醫生,而是一個想要把自己送進監獄的警察。

  造假上名校 華裔

  在強大的心理攻勢下,Jennifer終於承認了自己買凶,但隨後又反悔,說買凶其實是為了自殺。她想要殺死自己,卻下不了手,所以找人殺害自己。但她不知道為什麽凶手最後沒有殺死自己,卻殺害了自己的父母。

  習慣了在謊言中生活的Jennifer,可能覺得這一次自己也可以用謊言解決問題吧。

  審問結束了,Jennifer,Daniel以及3名歹徒被起訴,罪名是一級謀殺罪和謀殺未遂罪。

  在接下來漫長的審理過程中,Jennifer一直堅持自己買凶是為了自殺,說凶手殺害自己的父母一定是因為自己拖欠了費用。當然,沒有人相信她的謊言了。她和Daniel最後被判無期徒刑。

  造假上名校 華裔

  Jennifer的父親在庭審上說,“當我失去妻子的時候,我也沒有了這個女兒。我已經沒有家了,有人說我幸存了下來,但我覺得我已經死了。”

  這起案件引起了加拿大各界對於華裔養孩子方式的重視,“tiger
parenting虎爸虎媽”被用來形容這些對孩子異常嚴厲的父母。一說起華裔家長,大家就都能想起那個從來不願意誇獎,隻能接受最佳的嚴酷形象。

  有很多人在這樣的暴政下真的成為了精英,反過來感謝爸媽的教育方式。但也有人像Jennifer一樣,把所有的壓力轉化為了仇恨。

  很難想象Jennifer的前半生過著怎麽樣的生活,從一個謊言開始,逐漸讓自己生活在了完完全全的謊言之中。

  直到謊言膨脹到崩塌的那一刻,所有的壓力和痛苦都被釋放了出來。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造假上名校 華裔”完美女兒”被揭穿 惱羞成怒殺爸媽!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造假上名校 華裔”完美女兒”被揭穿 惱羞成怒殺爸媽!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