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笑星黃西:我不後悔對特朗普說“恭喜奪冠”

新聞 天君 1周前 (10-17) 24次浏览

美國華人脫口秀演員。出生於吉林省,1994年到美國留學,畢業於德克薩斯州萊斯大學,取得生物化學博士學位。2009年,黃西被邀請到美國節目《大衛·萊特曼秀》上表演脫口秀。

2010年3月的美國白宮新聞記者年會上,黃西作為唯一受邀的演員現場表演15分鍾脫口秀,獲得廣泛好評,並與出席年會的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有良好互動。

目前黃西繼續從事於脫口秀與情景喜劇工作,並計劃在疫情徹底控製之後在美國進行脫口秀巡演。

10月10日,《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民權組織反誹謗聯盟表示,美國總統川普感染新冠的消息,在社交媒體上再次引發一些白人對亞裔美國人的攻擊,以及對華裔的敵意。原因很簡單,確診前後,川普一再稱新冠為“中國病毒”。

與之針鋒相對,在川普確診後,美國著名華裔脫口秀演員黃西錄了一段短視頻,公開對他說“恭喜奪冠”,這句話迅速將黃西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

上周四(10月8日),黃西在接受“加拿大和美國必讀”與“美國華人”在線視頻專訪時表示:他不後悔對川普說了“恭喜奪冠”那句話,因為川普“有意在挑撥(針對華人的)民族仇恨,他這種人不值得我們同情。”

接受我們訪談時,昔日溫和而搞笑的黃西展現了自己憤怒的另一麵:他計劃新冠疫情結束後,在美國進行脫口秀巡演,這次他要直接開罵,罵一切隱性和顯性的種族歧視:“必須得有人出來罵才行,要不然一點用都沒有。”

一、“我在川普身上沒看見過一點人性”

加美必讀vs美國華人:

最近您發了一篇短視頻,談到川普確診新冠的時候,您也說了一句,恭喜奪冠,這個好像把您推向了風口浪尖。您現在後悔發了那個視頻嗎?

黃西:

我其實一點都不後悔,我就覺得有的時候有些華人有點怎麽講呢?很敏感,他們總覺得這麽說怕引來什麽災禍或怕惹麻煩。這個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沒有必要膽子那麽小。甚至有些人還說要向FBI報告,我說你是簡直可笑。你看看川普推特下麵那些大家留言比我要厲害得多,甚至有人就直接開始跳舞(慶祝)。你說川普害死了那麽多人,20多萬美國人,他對華人的傷害……

(此處有刪節,全文詳見文末頭條號文章二維碼)

你說他這麽一搞(指甩鍋中國和華人),就連在加州,很多華人都是被吐痰被罵。我有一個作家朋友,她就在加州,在大街上走的時候,突然一個卡車一過就罵她一句Chink
(中國佬),所以從那以後我就覺得川普,他是有意在挑撥民族仇恨,所以他這種人不值得我們同情,我覺得我在他身上到現在沒看見過一點人性。

川普上台以後他管黑人叫狗娘養的,拉丁裔叫什麽強奸犯或者是販毒的人,其實這些移民裏邊的犯罪率要比白人還要低,但是他根本就不管,事實在他腦海裏麵根本沒有地位。而到了亞洲人這兒也是,叫什麽功夫流感,那一聽就是針對亞裔和華裔的。所以我覺得他不僅是領導力的真空,還是一個破壞力很強的人,有點像龍卷風一樣,他把很多東西都破壞掉。

二、“民主黨可能要你錢,但是川普領導下共和黨可能要你命”

加美必讀vs美國華人:

麵對這樣的總統,在美國的華人你也可以看到,甚至在中國國內的一些民眾裏邊也是很多(支持川普的人),您怎麽看待這樣的現象?

黃西:

我覺得這個確實很奇怪,我在微博上也是,隻要我一開始罵川普,我就在微博上掉粉。這很奇怪,原因我覺得很複雜,一個是在大陸很多人沒有直接聽過川普說話,川普很多言論是通過翻譯過來以後,就把他的言論已經拔高了一層,因為你翻譯出來不可能用那種下流的語言。

我就覺得很多剛到美國的華裔支持川普主要這兩點原因,一個是他們覺得稅收上會占點便宜,另外一個就覺得他們會幫自己打壓一下其他有色人種。但我覺得這兩點其實都不是真正應該支持川普的理由。

美國很多歧視是比較微妙的,你要是不在這呆個十幾年,你還真看不出來,感覺不到,這是一個差別。我就想對這些人說,民主黨可能要你錢,但是川普領導下共和黨可能要你命。

很多亞洲人,尤其新移民覺得應該支持川普,他能夠扶持一下亞裔,我覺得這個也是有點不太現實。因為他(團隊裏)最近剛得了新冠病的那個人叫米勒,他是在公開場合就說美國的問題不光是非法移民,合法移民也是個問題。其實他早就把非白人看成眼中釘了,千萬不要覺得你有了什麽綠卡,有的公民你就安全了,絕對沒有的事。

三、“沒有政治正確,亞裔不可能有選票”

加美必讀vs美國華人:

作為美國的少數族裔,政治正確某種程度上保護了華人。但是,
許多支持川普的華人反感政治正確,川普也反對政治正確。不少人說民主黨還有其他左派,天天強調政治正確特別害人,您怎麽看這個問題?

黃西:

我跟你觀點完全一樣,有一些年輕一點的亞裔脫口秀演員,尤其後來從大陸過去的,跟著白人一起喊政治正確(太過了),我啥都不能說。

我說政治正確保護的就是我們這種,沒有政治正確的話,你看著,那更厲害,有些人了不了解80年代之前的那些娛樂節目,那簡直就是拿少數族裔開玩笑,把少數族裔看得簡直像小醜一樣,而且大家還開心地笑,覺得這個沒啥。現在還有人站起來說政治正確不好,我說沒有政治正確的話,(身為)亞裔的你不可能有選票,不可能受到一些保護,根本都沒有你的事。

我跟你講實話,我1994年到的美國,看的第一本書,就是一個黑人寫的(在美國)各個種族的不公平,裏邊也寫了華裔在升學上的不公平,但是我當時對這些東西一點不感興趣,我覺得等我畢業以後,這些問題都會消失,但我畢業以後一點都沒有消失,還在。

我之前出去講脫口秀,提到(100多年前)華人在美國鐵路這些事,(一些)白人大吃一驚,說:

還有這回事呢?

所以後來我自己風格也改了,幹脆開口就罵。

你不可能天天跟別人講道理,天天跟別人談自己的傷感。

你不站起來講自己真實經曆,站起來說這個東西(歧視)太不公平了;

不站起來說,你把人老太太點火了,這太不是東西了,(就根本沒人理你)。

必須得有人出來罵才行,要不然一點用都沒有。

我就覺得大家在不用暴力的情況下,一定要見什麽說什麽。而且說的聲音越大越好,要不然亞裔是沒有希望的。你想想美國5%的亞裔人口,你一出門都可以感覺到,你都不知道誰會過來攻擊你,所以處境很危險。大家一定要多發聲,而且要用英文發聲,不管什麽樣的多講講。

加美必讀vs美國華人:

這幾年美國華人也在慢慢覺醒,就說亞裔不要當啞裔,這種呼聲特別多,你怎麽看?

黃西:

很多華人已經做得比我要多,說句題外話,我覺得(華人)應該跟猶太人學習一下。你不應該說是我為了我的兒子能夠上個好大學,我就支持白人至上主義者,這也不對。我覺得應該跟猶太裔學一下,一方麵多參與、多發聲,多在政策或者娛樂上邊拋頭露麵,這是一回事兒。另外一個,一定要支持弱勢群體。美國很多猶太人,都是支持黑人的。在2018年4月份以後,你記不記得他們有把移民的小孩關籠子裏邊,很多猶太族裔的人都在那抗議。所以你作為一個少數族裔,一定要為其他弱勢群體發聲,站在曆史正確的一麵,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這樣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大家覺得你這個族裔有正義感,他會佩服你。你不能說我天天跟白人跑,他就佩服你,沒有這麽回事。

四、“疫情在美國爆發後,拜登能站出來說不應該歧視亞裔”

加美必讀vs美國華人:

我們回到10年前,您在白宮記者年會上的表演,當時是時任副總統拜登邀請您的。記得您跟拜登有很好的互動,你對他印象如何,如何看待他現在競選總統?

黃西:他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而且幽默感也很好。我記得當時演出之後,我們還聊了一會,他當時跟我說黃西,等你將來做大了以後,我去你們家玩,你的助理告訴你,外邊喬·拜登在那,想進來,你可千萬別說“喬,who”?意思就是,因為我之前開場段裏邊用who這個詞,就他用了一個回應,所以我覺得這個人還挺有意思。

在疫情之後我比較喜歡他的一點是,他能站出來說不應該歧視亞裔,我覺得這一點也是華裔比較需要的一件事。我就覺得如果川普當第二任的話,對所有的少數族裔都不是什麽好事。

加美必讀vs美國華人:

如果川普連任了,你怎麽看?美國華人應該怎麽辦?

黃西:

這我有點不太敢想象,他連任以後華人隻能是靠自己發出更強大的聲音來保護自己。我相信您可能也注意到的,最近還是有無緣無故朝華人吐痰,還有一個華裔老太太被打得鼻青臉腫的。

現在跟當年的《排華法案》已經是有點像了,反正是挺可怕的一件事。川普再連任的話,因為(歧視)這個東西還不是立法什麽能解決掉的,我相信你我都知道美國移民局其實是種族歧視最厲害的一個地方,它完全是按人種來分。我就覺得大家還是應該多出去,在媒體上也好,在大街上也多發聲,多抗議。

一個是靠媒體,另外一個是靠法律。因為畢竟華人是少數族裔,所以必須得用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華裔笑星黃西:我不後悔對特朗普說“恭喜奪冠”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華裔笑星黃西:我不後悔對特朗普說“恭喜奪冠”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