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63歲退休老師,幫學生貸款18萬後竟被拉黑

新聞 天君 5天前 13次浏览

院裏那棵30多年的山楂樹,枝頭已掛滿紅果。豐收的色彩,無法稀釋李中隨心中的苦悶。他昔日的學生禹傳珍還是沒有音訊,為她擔保借款逾期後被凍結的銀行卡還沒有解凍。李中隨退休後的生活就像那張銀行卡一樣被凍結了

山東63歲退休老師,幫學生貸款18萬後竟被拉黑

李中隨翻看相關文書。

許久未見的學生帶著信貸公司業務員來訪

今年63歲的李中隨,生活在臨沂市費縣朱田鎮上東峪村。李中隨年少入讀當時的費縣師範學校,學成之後回到當地一所村小任教,之後又通過努力取得曲阜師範大學學曆,他是這個山村同齡人中少有的高學曆。

如果不是那次不期而至的拜訪,以副高職稱退休的李中隨,退休生活一定是寫滿天倫之樂。

2017年6月19號上午,禹傳珍給我打電話,說到村裏來看望我。
禹傳珍的老家就在李中隨任教的村子,她讀大學之後李中隨幾乎沒再見過,也沒有書信或電話往來。但在李中隨的教育生涯中,對禹傳珍的印象頗深。大約是在1978年前後,她是所在學校設立初中班後的首批學生之一。一個班就倆老師,我帶他們那批學生的數理化,全班34個學生中禹傳珍學習成績不錯,後來考入了濟南一所有名的財經大學。自己帶過的學生考入大學走出山村,李中隨認為這是值得他驕傲的成就。

接電話的時候我在平邑縣,就跟她說先到村子附近的一個小飯店等我,我請她吃飯。時隔30多年未曾聯係的學生上門拜訪,李中隨以為她跟其他學生一樣,是想上門感謝師恩。盡管一生節儉,李中隨認為許久未見的學生上門,一定要好好招待。

飯桌上,李中隨得知陪同禹傳珍而來的男子是一家信貸公司的員工。禹傳珍自述,她的二兒子在美國學習飛機駕駛,學費周轉不過來,希望昔日恩師幫忙貸款籌資。

這樣的求助李中隨並不是第一次遇到。教師身份做貸款擔保比較好借錢,以前也有熟人讓幫忙。李中隨認為這些求助者不到難處不會開口,他從來都是樂於相助。幫了不少,都沒出過問題。

以為是幫忙,還款逾期後才知道自己是借款人

禹傳珍登門拜訪第二天,李中隨就如約趕赴臨沂城區,幫其辦理貸款業務。先是用我的身份信息到銀行辦了一張卡。拿著銀行卡來到信貸公司辦公場地,工作人員要求李中隨簽署借款合同並錄製借款視頻。

我說這個我不懂,不知道該咋說。李中隨介紹,那名曾經陪著禹傳珍上門的男工作人員示意,讓他說是給兒子買房需要貸款。

本以為是幫忙擔保貸款,察覺是以自己的身份借錢,李中隨有所警覺。他們跟我說一個月後就會轉換成禹傳珍貸款,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李中隨又向現場其他工作人員求證,得到了同樣的答複,對方還表示相關手續都是從電腦上操作,不用再到現場。放下戒備後,李中隨按照對方指引辦理了相關手續。貸款第二天就批了下來,打進了新辦的銀行卡,禹傳珍拿著那張卡使用,每月的還款也是她弄。

同年10月12日,就在李中隨即將辦理退休手續的時候,禹傳珍再次登門,這次是她丈夫郭偉陪同。禹傳珍說郭偉在埃塞俄比亞掙錢,在美國學飛機駕駛的兒子已經成了飛行班長,但是還需要學費。禹傳珍從山村考入大學曾經是李中隨的驕傲,他期望這樣的驕傲在禹傳珍兒子的身上得到傳承。這次,李中隨領著禹傳珍夫婦找到鄰村一位好友,作為擔保人向對方借款4萬元。此後,禹傳珍夫婦又單獨找到李中隨的這位好友分兩次借走2.3萬元。

14萬那筆貸款剛開始她是按期還,但是後來開始逾期,一拖就是很多天,再後來貸款公司給我打電話要錢。接到催款電話,李中隨質疑:當初不是說一個月後轉到禹傳珍名下,為什麽又找我要錢?對方在電話中否認了這個說法,表示有簽字和視頻為證,借錢者就是李中隨,還錢自然也應該由他來還。

借錢還債,再四處打工還錢

最多的時候一天100多個電話打過來催債幫忙幫成債務纏身,李中隨催促禹傳珍盡快還錢,但是對方一直推拖,到了2019年7月份前後,對方將李中隨的微信號拉黑,電話號碼也打不通。禹傳珍失聯後,李中隨意識到不妙。

山東63歲退休老師,幫學生貸款18萬後竟被拉黑

同年10月份,另一筆李中隨擔保的4萬元的借款也遲遲沒有歸還,出借人無奈之下到法院提起訴訟,向法院申請凍結郭偉、禹傳珍、李中隨等3人的財產,李中隨因給其中4萬元借款擔保,他用於領取退休金的銀行卡被法院依法凍結。

家裏人因為我幫忙借錢鬧了矛盾,又不斷被外人催債。內外交困的壓力之下,李中隨還是覺得既然禹傳珍躲著不見,肯定是無錢可還,既然是自己的擔保人,於情於理要先替她把這些錢還上。14萬那份貸款還了幾個月之後,2019年10月份的時候向親朋好友借錢一次還清,大約一共6萬多。

妻子到在外地工作的兒子家中照看孫子後,李中隨先後到威海、內蒙古等地打工掙錢,陸續歸還為還貸而向親友借的錢。李中隨那原本捏粉筆、握板擦的雙手,幹起了壘石壩、挖土豆的體力活。

2020年8月底,在內蒙古挖土豆掙錢時,因為當地早晚溫差大,再加上長時間蹲、跪在地上勞作,李中隨的右腿膝蓋勞損走路一瘸一拐,回到費縣老家修養。在那邊從下午4點幹到淩晨4點,身體實在扛不住了。

9月底,稍感膝蓋疼痛減輕後,李中隨又來到朱田鎮一家景區打零工。中午飯的時候偶然看到他避著其他人吃,我以為他帶了啥好飯,好奇過去看看。該景區項目負責人寧後彬說,當他看到李中隨手裏握著的隻有幹裂成碎片的煎餅渣時,他不相信這個年代還有人過這樣的苦日子。從鎮上回來的時候我給他捎了大包子,拿給他的時候他哭了,再一聊天,感覺他不像是出大力的人。細聊之下,寧後彬被李中隨的經曆震驚。

其後幾天,寧後彬又偶遇到,李中隨家中的板栗剛賣了50塊錢,看到景區所在村一位80多歲的老人穿著窘迫時,拿出其中的40塊送塞到其手裏,自己僅留下10塊錢用於乘坐公交車回村。

山東63歲退休老師,幫學生貸款18萬後竟被拉黑

10日上午,李中隨到禹傳珍夫婦的村子尋人,這個村子已經全部拆遷,村民彼此間聯係不多。

昔日學生夫婦早有劣跡,要款無望仍不忍心追責

寧後彬到李中隨家中走訪後,看到這個本應享受富足退休生活的老教師家徒四壁,有感於李中隨的經曆和為人,就拍攝了一小段視頻發到網絡平台,當地一位網友看到後到其家中再次拍攝了一段相對完整的視頻發布,獲得了更廣泛的關注。不少網友在對李中隨抱以敬佩的同時,希望他能盡快找到禹傳珍追討欠款。

10月10日上午,記者陪同李中隨趕赴禹傳珍和丈夫郭偉曾經生活的東洪溝村,試圖探尋這對夫婦的信息。

這裏3年前就拆遷了,就是不拆遷,我們都好久沒見過他們了。東洪溝村是費縣縣城東部的一個城郊村,拆遷後已經看不出這裏曾經有過村莊的模樣,原本的村子已經被一條新修建的柏油路以及兩側的工地取代,多位東洪溝村村民正在利用空地修整的菜地裏澆水,有村民介紹,拆遷後村民們分散到多地等待安置,有的到別的村親戚家住,有的到縣城租房,村民間彼此很難見麵。

他們兩口子見到誰就借錢,借了錢也不見還。另有村民介紹,禹傳珍和郭偉因為欠錢在拆遷前就好久不敢回村,他們在村裏也已經沒有走動的親戚,幾位有血緣關係的親屬也已經因為欠錢不再來往。聽他們自己說有個兒子在國外學開飛機,借錢也是以這個借口要。

上述村民介紹,禹傳珍和郭偉的年齡都在56歲左右,他們剛結婚時在村裏口碑還不錯,禹傳珍在縣城一家公司上班當會計,郭偉在飯店工作。他們的一個兒子出國後,郭偉也去了國外掙錢,但不久後他們家裏好像就開始缺錢,不斷借錢。再後來,因為口碑不好,即使家族中有事也不見他們回來。

她是我的學生,我怎麽好意思去告我的學生。從東洪溝失望而歸後,不斷有外地媒體記者撥打李中隨的電話了解他替禹傳珍借貸的細節,有人詢問為何不通過法律渠道追究禹傳珍的責任,李中隨表示不忍心。

妻子去外地照看孫子後,大部分的時間李中隨是在外地四處打工,老家院子裏的那棵山楂樹即使無人照料也掛滿了果。樹大了自直;沒有餓死的老鷹李中隨認為,即便禹傳珍口碑不好,也說明她真的缺錢,如果錢真花給了她的兒子,也不枉費他經曆的波折和苦難。

經曆過這些波折和苦難後,他還可以從頭開始自己的退休生活。錢已經還得差不多了,我也曾經在想禹傳珍為什麽要這樣對我,但是現在即使她不還錢,隻要打個電話說老師我錯了,說聲對不起,我也很知足。

院裏那棵30多年的山楂樹,枝頭已掛滿紅果。豐收的色彩,無法稀釋李中隨心中的苦悶。他昔日的學生禹傳珍還是沒有音訊,為她擔保借款逾期後被凍結的銀行卡還沒有解凍。李中隨退休後的生活就像那張銀行卡一樣被凍結了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山東63歲退休老師,幫學生貸款18萬後竟被拉黑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山東63歲退休老師,幫學生貸款18萬後竟被拉黑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