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毒書記”陳安眾 菸酒嫖賭毒俱全 還有獨門絕技

新聞 天君 1周前 (10-18) 4次浏览

整個江西官場,陳安眾因”煙、酒、嫖、賭、毒”五毒俱全而出名。

“一米八的個子,一斤八兩的酒量,一百八十斤的體重”這是段子說的就是陳安眾,他的下屬曾說,”大吃大喝大玩,不曉得吃掉公家多少錢,一頓飯吃個幾萬,發票都很難處理,只能作假。”

“睡”,是陳安眾的獨門絕技,”晚上玩到半夜一兩點,白天我們向他匯報工作,他能秒睡,厲害的是,他打鼾的時候居然知道你在講什麼,一二三說得清清楚楚。”

“色”,與陳安眾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的女人”多到數不過來”。他對情婦的豪爽在萍鄉官場幾乎人盡皆知。”他自己拿的錢很少,大多給了他的情婦,基本上是為情婦打工。”

作為從湖南跨省交流至江西的幹部,陳安眾曾任湖南衡陽市長、江西萍鄉市委書記、江西省政協副主席等職,2010年任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13年12月,這位”五毒幹部”最終落馬。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陳安眾沒收財產執行實施類執行裁定書》。2020年6月28日,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水晶觀音壹件、歐米伽手錶(女)壹只開展無底價拍賣,分別以35000和33000的價格拍出。

1.荒唐淫亂:喝酒吸毒,找一幫女性來嫖娼

陳安眾的私生活到了相當荒唐和淫亂的地步。

央視新聞此前報導,據江西萍鄉當地一名企業負責人透露,陳安眾會到澳門去賭博,甚至還會吸毒,”在歌舞廳,喝多了酒,吸了毒,找一幫女性來嫖娼。”

“他太隨便、太愛玩了,每天玩到一兩點,在個人生活作風上,他幾乎沒有底線。你如果送一個女孩子給他,他會覺得很正常。”

陳安眾好酒,只喝單價5000元以上的酒,而且酒量相當好。陳安眾的一名下屬表示,”他晚飯的時候喝半斤八兩,之後第二場來到歌舞廳,又半斤八兩地喝,沒幾個頂得住他。”

陳安眾的很多下屬都見過這樣一個場面:陳在酒桌上喝多了,當場醉得吐了,他們勸他別喝了。”他說,’別急,給我5分鐘’,休息5分鐘後,他又回到酒桌上,像重新換了一個人又繼續喝。”

“一米八的個子、一百八十斤的體重、一斤八兩的酒量。”這是萍鄉官場流傳的關於陳安眾的段子。在他出事之後,這個段子擴容為”一米八的個子、一百八十斤的體重、一斤八兩的酒量,(喜歡)十八歲的姑娘。”

值得注意的是,陳安眾被查處也正是因為”好酒”。早在2013年5月,中央第八巡視組進駐江西之初,並沒有發現很有價值的線索。

“陳書記有個毛病,愛喝酒,喝完酒還喜歡找女孩子跳舞、去三溫暖洗個腳……””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安眾愛喝大酒,交際面很廣。”這樣的議論引起了巡視組的注意,巡視組及時將問題線索移交中央紀委,陳安眾嚴重違紀違法問題很快就被查實。

道德敗壞:幹部情婦公開化,官場風氣奢靡腐敗

“他們安排吃飯,幹部就這麼把情婦帶來,還不止帶一個,他們都習以為常,其他地方的官員即使有的話也會遮遮掩掩。但在萍鄉,他們不覺得這是很丟人的事情。”

這是江西省某城市的一位官員曾到萍鄉出差的所見所聞,這裡的幹部男女問題的公開化讓他震驚。萍鄉當地的一位企業家印證了這一說法,”甚至,一些領導幹部如果出去吃飯沒有帶女伴,都會覺得沒面子。”

而這一切,離不開陳安眾的”苦心經營”,在他的影響下,相當一部分官員也都把心思放在了吃喝玩樂上,萍鄉市官場一度玩風日盛。

而萍鄉市的酒店業、餐飲業和娛樂業,也在陳安眾主政萍鄉期間很快繁榮起來,夜總會、歌舞廳,按摩、足浴場所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據媒體報導稱,陳安眾曾在一次全市幹部大會上痛批多次打擊萍鄉娛樂場所的公安部門說,”你們搞搞搞,搞得老百姓民不聊生。現在全國都在招商引資,那些台商、浙商來到萍鄉,咱連個像樣的接待都做不到,怎麼能行?”

從2001年至2006年,陳安眾在萍鄉主政長達5年時間。在萍鄉的政商兩界看來,陳安眾不僅個人吃喝玩樂、不務正業,還將整個萍鄉官場的風氣帶壞了,這被認為是後來導致萍鄉”塌方式”腐敗的一個重要原因。

2.夜夜笙歌:一晚上至少花七八萬,常在賓館玩到凌晨三四點

夜夜笙歌,是陳安眾生活的常態。陳安眾的一位下屬形容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

“大吃大喝大玩,不曉得吃掉公家多少錢。”據其介紹,他曾經多次與陳安眾一起出差,”陪他請客,隨便吃個夜宵都要吃掉兩萬塊”;通常一個晚上,陪著陳安眾從吃晚飯到唱歌跳舞再到吃夜宵,至少得花掉七八萬。

“每天玩到一兩點,在吃喝玩樂上花錢,他眼睛都不眨一下。”跟在陳安眾後面買單的下屬常常很頭疼,”一頓飯吃個幾萬,發票都很難處理,只能作假。”

有官員表示,這樣晝夜不分的生活,占據了陳安眾大部分的時間,耗費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晚上玩到半夜一兩點,白天我們向他匯報工作,他坐在那裡聽,沒幾分鐘,就聽到他的打鼾聲,你一停下來,他馬上說:’你繼續講啊。’厲害的是,他打鼾的時候居然知道你在講什麼,一二三說得清清楚楚。”陳安眾曾經的一位下屬說。

晚上吃過夜宵,下面的官員常常得陪著打牌,抓完牌,他睡著了。”我們對他說,書記該你出牌了。他馬上回過神來出牌,而且絕對不會出錯。”這位下屬陪同陳安眾下基層去調研,”一上車,他立馬睡著。哪怕是只有10分鐘的路程,他都能隨時睡著。”

好色之徒:情婦多到數不過來,很少收錢基本上是為情婦打工

接近江西省紀檢系統的一位知情人士日前透露,在監獄裡,陳安眾坦白了他所有的罪行,供出了一批女幹部的名字,還寫了長長的悔過書。

官方雖未公開陳安眾”道德敗壞,腐化墮落”的具體內容,但據萍鄉市多個信息源,與陳安眾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的女人”多到數不過來”。

教師出身的陳安眾仍保有文人的清高,若非十分親密、可靠的人送的錢,他一般不收。”他很慎重,自己很少拿錢,一般人送給他錢,他都不會要。”

一位萍鄉的企業家表示,自己曾經去給陳安眾送錢,被陳拒絕了。而他的朋友有一次飯後往陳安眾的包里偷偷塞了5萬塊,”陳安眾打開一看,是錢,不要,讓他趕緊處理掉。”與此相反,陳安眾卻很喜歡讓老闆們照顧他的情婦們物質上的需求。

萍鄉市政商兩界的多位人士曾表示,陳安眾會直接帶著女人公開亮相,共同出席飯局和聚會。他會指著他帶出來的某位情婦對有求於他的老闆說,”你的寶馬車不錯,給這個女孩子也買一輛。”

又或者,在給老闆幫忙之後,老闆要送給他錢,他不要,但他會指著他帶出來的某位情婦跟老闆說,”像這樣的女孩子需要扶貧,你給她買套房子吧。”

陳安眾對情婦的豪爽在萍鄉官場幾乎人盡皆知。”他自己拿的錢很少,大多給了他的情婦,基本上是為情婦打工。”

據接近江西省紀檢系統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陳安眾進去之後交代得很徹底,其中,有一項是接受性賄賂。”一位老闆為其找小姐,花了20萬。然後,他為老闆辦事。”

3.狼狽為奸:與發小官商勾結,被其檢舉揭發

“曾偉比陳安眾小一點,他們從小就認識,關係非同一般,是特別要好的哥們。”知情人士透露,曾偉曾說陳安眾是他”老哥”,他們曾經是鄰居。

據悉,曾偉原本是中國聯通的一名基層幹部,1999年陳安眾從湖南衡陽調任到江西從政,曾偉就停薪留職,跟著陳安眾到了江西,帶了一個工程隊到江西做市政、建築工程。

“陳安眾家人都在長沙,在他擔任萍鄉市委書記時,基本上都是由這位曾姓商人周末開車接送他回長沙返萍鄉,兩人不知道是同學還是親戚。”另一知情人士透露,曾偉曾在萍鄉最繁華的十字街拿地,轉手賣給萍鄉一位地方實權派官員,空手掙得2000多萬元。

2009年,曾偉回到湖南,在湖南省醴茶高速公路建設開發有限公司擔任黨委書記兼總經理、湖南高速和順物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據《經濟觀察報》的報導,曾偉因拖欠土地出讓金和市本級土地資源規費被相關稅務部門調查,2013年12月2日被逮捕,被抓之後,他供出陳安眾。

2014年10月17日,長沙市芙蓉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曾偉因犯受賄罪、行賄罪,獲刑十年六個月,沒收違法所得130餘萬元。

但因曾偉到案後,檢舉揭發陳安眾的犯罪行為,屬於重大立功表現,2016年10月28日,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曾偉獲刑5年。

天網恢恢:獲刑12年,受賄204次共計810萬

因犯受賄罪,陳安眾於2015年6月,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80萬元。法院認定陳安眾本人或者通過特定關係人,先後204次非法收受29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810餘萬元。

由於陳安眾、陳衛民、賀維林等貪腐案的調查尚未結束,這些人都曾深耕萍鄉官場多年,其中關係盤根錯節,”大局未定的情況下,幹部調整一個都動不了。”萍鄉長期的積弊很難在短時間內根本扭轉。

而這些落馬官員,給萍鄉也留下難以治癒的後遺症。2014年,萍鄉市的經濟持續下滑。前三季度,萍鄉GDP增長8.4%,位列全省末位。當地官員稱,企業家”抓了一批,跑了一批,偃旗息鼓一批”。

如何在整頓官場之餘,挽救經濟的頹勢,將成為新任領導班子的另一大考驗。萍鄉市正處於最艱難的時刻。這座曾經的”江南煤都”因”塌方式腐敗”而陷於焦灼之中,它被邊緣化的根源,是黑暗的官場和腐敗的官員。

庭審中,陳安眾哽咽抽泣,說:”我真心認罪服法,願意接受法律嚴厲制裁,我也接受法院的任何判決。我從一個領導幹部墮落成一個罪犯,我心中的悔恨和痛苦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好恨好恨自己,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五毒書記”陳安眾 菸酒嫖賭毒俱全 還有獨門絕技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五毒書記”陳安眾 菸酒嫖賭毒俱全 還有獨門絕技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