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確定在二十大上退休現任政治局常委是他?

新聞 雅惠 2周前 (11-15) 11次浏览

第一個確定在二十大上退休現任政治局常委是他?

現任政治局常委栗戰書。(Public Domain)

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本周一刊登和播出的《未來二十大上擴編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中已經向聽眾和讀者們分析了,眼見離中共二十召開還有不足兩年的時間,既然日前召開的十九屆五中全會上並沒有宣布將現任政治局委員兼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調中央工作”,那麽未來李克強的總理接班人選隻會在兩個現任副總理,即韓正和胡春華之間比選了。

如果“花落”韓正,那麽就是所謂“朱鎔基模式”,即先任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第一副總理,然後就是連任政治局常委同時接班國務院總理,但受年齡所限,總理的位置隻能坐滿一屆。

如果胡春華終於經受住了習近平的長期考驗,已經在“政治表現”上令習近平百分之百放心的話,那韓正應該就會在後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告老鄉,留任一屆政治局常委並再兼任一屆國務院第一副總理,和留任一屆政治局常委的同時轉兼另外一項黨政職務的可能性基本沒有。道理在於目前在任的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裏,按年齡排序的話他韓正行三,在他上麵的“老大”是一九五零年出生的栗戰書,“老二”是一九五三年出生的習近平。

三年半前,即二零一七年七月,海外政評人士聿文先生曾在紐約時報中文網站上發表《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名單猜想》一文。文章認為:每次黨代會,都是中共權力鬥爭最激烈之時。雖然中共的人事安排走不出小圈子範圍,尤其是中共最高領導人握有人事決定權,但江胡時代,大體上還是能摸清高層人士安排的規律。簡單地說,政治局常委人選遵循以下四個原則:

一是政治平衡原則。任何一個政黨,哪怕是極權主義政黨,在人事安排上都有一定程度的競爭。雖然最高領導人掌握了絕對權力,但也需要照顧派係利益。中共內部派係林立,各派係以擔任過黨的總書記和黨內資深的實權人物為山頭,相互競爭。盡管習近平上位後打破了派係平衡,比起其前兩任來,權力更集中,但他並不能獨攬十九大的人事大權……

二是政治忠誠原則。政治忠誠包含兩層含義,忠誠黨中央和黨的最高領導人,也即習本人,後者更重要。在政治平衡下,哪位官員對黨的最高領導人(包括事實上的最高領導人)忠誠,則有可能被安排在權力核心層。由於習近平打破了黨內各派係平衡,其權力獨大,在照顧各派勢力的前提下,習會將自己的親信更多安排進入中央委員會,乃至政治局。

三是主要任務原則。該原則指的是,黨代會後的五年黨和國家的主要任務,並根據這個主要任務選拔相應的黨的領導人……。

四是年齡任期原則。雖然外界普遍認為“七上八下”的年齡限製,將極可能在本屆黨代會被打破,但它依然會作為一個有效的不成文的政治規矩發揮作用……。

依筆者之見,如上所列“四原則”實際上隻是對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安排和選拔政治局留任和新任政治局常委的原則性概括,具體的分析內容也很精辟。但從三年前的十九大開始,習近平無疑是已經基本上消除了所謂的“黨內派係之爭”,當時的習近平雖然在獨自決定的十九屆中央領導層人選時也還是從“政治平衡”角度頗費思量,但他此時的“政治平衡原則”,已經不再如過去的江澤民和胡錦濤一樣是所謂“照顧黨內各派利益”,而是“排排座,吃果果”,盡可能對所有百分之百忠於自己的部下們不失公允,
所以這個時候,劃定一個年齡上限就更為重要了。

第一個確定在二十大上退休現任政治局常委是他?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表決通過胡春華(左起)、韓正、孫春蘭、及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劉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圖為宣誓場景。(美聯社)

正如聿文先生在同一篇分析文章中所說的那樣,“七上八下”是江澤民推出的一個針對政治局委員包括常委年齡限製的措施,雖然這個規定本身看似不合理,但它得到了黨內高層認可,前三次黨代會即是按此規矩選拔領導人。在十九大上,即使這一規矩被破除,也隻是針對個別人,對大部分領導人,它仍然有效。

回想中共十九大之前,也有一些政評人士認為這個“七上八下”是“莫須有”。其實,所謂“七上八下”確實隻是一個潛規則,從未見諸於中共政權的對外公開報道。不過三年多前的中共十九屆一中閉幕第二天即由新華社播出的《黨的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產生紀實》中特別強調了如下內容:政治局會議上“
大家認為,黨和國家領導職務也不是‘鐵椅子’、‘鐵帽子’,符合年齡的也不一定當然繼續提名,主要根據人選政治表現、廉潔情況和事業需要,能留能轉、能上能下……。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進退比例比較適當,保持了人員和工作的連續性,積極穩妥地實現了黨和國家高層領導的新老交替。”。

這無疑是證明了每屆黨代會前內部確定“黨和國家領導職務”人選時,無論是繼任人選還是新任人選,確實存在一個具體年齡標準。而這個內部掌握的年齡標準是不是筆者一九九七年末即已有文章形象比喻過的“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我們外界完全可以根據胡錦濤時代開始以來,曆屆新任和退休的政治局委員及政治局常委們的具體年齡判斷,好在中共對外公開的黨政官的簡曆對他們的出生年月都沒有保密。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分析和介紹過了江澤民主持的中共十五大的高層人事安排中,隻有繼任總書記江澤民和總理接班人選朱鎔基的年齡標準被“適當放寬”。而到了胡錦濤時代,這個“七上八下”的年齡限製則被適用於所有人,無需也有例外。因為此前的十五屆中央政治局七常委裏,總書記江澤民第一年長,總理接班人朱鎔基第二年長。而十六大上產生的總書記和國務院總理接班人選是那屆政治局的九常委裏最年輕的兩個。

在胡錦濤接替總書記職位的二零零二年的中共十六大上,當時隨胡錦濤上位的新常委中,最年長者羅幹被胡錦濤在記者會上介紹為“老大哥”,此公出生於一九三五年七月,比都是出生於一九四二年的總書記人選和國務院總理人選胡錦濤及溫家寶年長七歲,但這位“老大哥”當時也隻是才滿六十七歲。

五年之後,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召開的中共十七大上,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長者是賈慶林,一九四零年生人,當時也是六十七歲。而所有在十七大上未能留任的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委員中,最年輕的是曾慶紅和張立昌,都是出生於一九三九年七月,十七大召開時已經年滿六十八歲。

時光又過了五年,也就是二零一二年十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大上,所有未能留任的上屆也就是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裏最年輕的是回良玉,生於一九四四年十月,十八大召開時剛滿六十八歲,而在十八大上繼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並晉升政治局常委的所有人裏最年長者是俞正聲,生於一九四五年四月,召開十八大時年方六十七歲半。依然符合七上八下的年齡規定。

再接下來就是三年多前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繼任政治局委員並晉升為常委的十八屆政治局委員裏,最年長者是出生於一九五零年八月的栗戰書,十九大召開時剛滿六十七歲。

至於十九大上退出政治局常委會的王歧山,我們在上篇文章已經介紹過了,原因就是他當時已經年滿六十九歲了。

當然,習近平主持的中共十九大換屆與十三年前胡錦濤主持的十七大換屆,僅從年齡角度對比,也還是有重要區別的,那就是“七上”的規則已經被習近平
從胡錦濤時代的“六十七和六十七以下的都上(留)”,改成了習近平時代的“符合年齡的也不一定繼續提名”。最典型的就是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國家副主席李源潮被習近平落實為“不進則退”。

說起來,十九大召開之前的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裏,李源潮和栗戰書均為一九五零年生人,更嚴格地說,二零一七年十月的十九大召開時,生於一九五零年八月的栗戰書已經年滿六十七歲,而生於一九五零年十一月的李源潮尚未滿六十七歲。再若從黨內資曆的角度“比選”,當時的李源潮已經是兩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一屆中央書記處書記,而栗戰書則隻是一屆政治局委員,但“比選”的結果卻是栗戰書上,李源潮下。

第一個確定在二十大上退休現任政治局常委是他?

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美聯社)

何以至此?十九大開過之後新華社奉旨播發的《黨的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產生紀實》一文中已經解釋得再清楚不過: “
……符合年齡的也不一定當然繼續提名,主要根據人選政治表現、廉潔情況和事業需要”。

栗戰書進入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後兼任了全國人大委員長,憑什麽說全國人大委員長的“事業”隻能是栗戰書才勝任,而不能由李源潮或者其他的什麽阿貓阿狗去完成?

至於所謂“廉潔情況”,既然能把上一代“領導集體”為他習近平和李克強“隔代指定”的總理接班人選孫正才,以“嚴重違紀違法”的罪名直接投入秦城監獄並欽令判處他無期徒刑,同時也把胡錦濤為他習近平
選定的“中央領導集體中的少數民族代表”,當時的中央書記處書記兼國務委員楊晶以“嚴重違紀”的罪名,逐出中央委員會並剝奪副國級待遇,那就恰恰反而證明了他習近平根本沒有抓到李源潮“不廉潔”的把柄。所以,十九大上李源潮的“下”和栗戰書的“上”,都隻是因為所謂的“政治表現”。

不過,從政治犒賞的角度給了他栗戰書一屆政治局常委就已經足夠,他栗戰書本人既然是對習近平無比忠誠,所以就一定會在未來二十大召開之前想聖上所想,急聖上所急,未等習近平發話就一定會在政治局會議或者政治局常委會議上率先表態“功成身退”。

如果是在習近平長期甚至是終身執政的前提下對其他所有正副國家級領導人都嚴格貫徹所謂“七上八下(留
)”原則的話,那麽未來二十大上可以留任政治局常委的總共就有五個了,因超齡出局的僅僅是屆時已經年滿七十二歲的栗戰書和年滿六十八歲的韓正。

但是,假如是習近平鐵了心要安排韓正出任一屆國務院總理的話,那就隻當別論了。更詳細的介紹和分析內容,留待下篇文章繼續。

(文章隻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第一個確定在二十大上退休現任政治局常委是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第一個確定在二十大上退休現任政治局常委是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