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基本共識:不能掀桌子是政治文明的底線

新聞 天君 1个月前 (01-15) 28次浏览

  一個基本共識:不能掀桌子是政治文明的底線

1994年6月12日晚,位於洛杉磯的蒙塔納大街發生了一起震驚全美的凶殺案。著名的橄欖球明星辛普森的前妻,妮可爾和另一名男性羅納德在住所被人用利器殺害。案發後,根據曾經的家暴案底,辛普森迅速被警方列為頭號嫌疑人。

辛普森先是答應配合調查,繼而又驚慌逃亡,最終於5天後被抓捕歸案,抓捕的畫麵通過直播,全美有9400萬人觀看,創造了無可企及的收視紀錄。

當時警方提供的證據可謂鐵證如山,現場辛普森的血跡、作案的手套、辛普森車上的血跡等。

這場各種元素聚集的刑事案件因為當事人的名氣和狗血的案情,引發了前所未有的關注,被美國媒體稱之為世紀審判。每一個環節都事無巨細的展現在全美觀眾麵前,在開審之前,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辛普森就是罪犯,死刑難逃。

但審判的進程卻大為出人意料。辛普森的律師團針對警方的每一個鐵證都提出了質疑,通過案發模擬、邏輯推理,現場演繹以及警方未按法定程序取證等辯駁,一個接一個的推翻了證據,甚至通過錄音指證辦案警察有種族歧視傾向著名華裔法證專家李昌鈺也曾經在該案中出庭作證。在經過了9個月馬拉鬆式的控辯交鋒後,該案的陪審團12名成員作出裁決,由於證據存疑,辛普森無罪。

這個大反轉的結果絕大多數美國人都難以接受,在民間也引發了長時間的種族對立和爭論。激動的白人群體認為辛普森請得起豪華律師團,這是金錢的腐臭,是對正義的嘲弄。總統克林頓對此還專門向全國發表講話,稱司法製度也許會有缺陷,但必須尊重法治傳統。而且當年的媒體在采訪時,大部分美國民眾認為雖然不滿意最終結果,但是整個審判的過程卻是公平公正的,充分體現了美國疑罪從無的司法原則。

這個案子沉寂很多年後,2012年11月,美國調查探索頻道播出的一部該案的後續紀錄片,該片通過縝密的調查和大量當事人的走訪,指出50歲的連環殺手羅傑斯可能才是真凶,他當年被辛普森雇傭去前妻家裏盜竊,最終失手殺人。也有獨立調查記者認為辛普森成年的兒子是凶手,但是為了掩蓋兒子罪行,辛普森隻能硬扛。

不管哪種推測,辛普森和該案肯定有關,但確實存在並非真凶的可能。

如果因為當初認定了此案鐵證如山,居然還要被判無罪,高呼美國的司法體係簡直就是爛透了,太黑暗了,是為有錢人服務的,要推倒重來這種論調估計一定會在民間很受歡迎,但它極有可能不僅破壞了美國兩百年來賴以維持公平公正的司法體製,更有可能冤枉了並不是真凶的人雖然他是個爛人。但下一次就有可能會冤枉一個真正的好人。

你可能要問,你今天講這個故事和美國大選有什麽關係?

有。美國的選舉體製、司法體製、行政體製等等其實都是憲政體製的一部分。它不完美,不會也不可能保證無時無刻的絕對正義和絕對公平,但它是一套經過長期實踐行之有效的製度,能夠保障最大程度的公平和正義。如果因為某個時刻、某個案例未能符合我們的願望,就認為美國已經到了末日,應該砸爛這個體製重新來過,甚至用掀桌子的暴力來實現訴求,這是管中窺豹,十分不可取的。

如果美國憲政體製已經不行,那麽四年前建國是怎麽從一個政治素人跨界逆襲成功的?不正是這樣的憲政提供了這樣的佳話嗎?

因為部分州出現了郵寄選票舞弊的現象,是不是就證明美國民主到了末日,是不是就要在重新點票、各州訴訟、高院裁定之後都依然不認賬,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這就不是民主?

這就好像說辛普森如果不被槍斃就天理不容,要重新建立一套司法體係,審判所有的法官一樣。

如果你是一個足球迷,那應該知道,門線判斷技術、視頻回放技術是近幾年才引入足球裁判體係的。早些年的足球,裁判因為各種原因誤判是常有的事,有些是無心之失,有些是黑幕重重。但不管如何,並不能說隻要有疑點的比賽,輸了都可以不認賬。被馬拉多納的上帝之手陷害的英格蘭,能不能要求那場比賽不算,冠軍歸於英格蘭?那樣足球可能就發展不到今天全球第一運動的位置了。規則是不斷完善的,但是隻要上場比賽,就要尊重當下的規則,不能說踢完了我覺得規則有問題,對手耍滑頭要重新來過。問題可以提出來,甚至上體育仲裁法庭,但是最後的結果一定要尊重。不尊重規則就不會再有人跟你比賽。

在11月3日美國大選日後的兩個月中,部分中文網絡媒體投讀者所好,危言聳聽,從川普、幕僚、律師、將軍甚至路邊社的口風中尋找一件又一件的猛料,用對待日月神教教主般的狂熱去神話川普,
一廂情願的編造驚人的陰謀和宏偉的結果。極大的誤導了部分不習慣查證信息可靠性的受眾。所有現實的不利消息,在他們看來都是在打血戰到底的川麻將,結局一定藏著逆轉。
即便在1月6日所有法律程序都已經走完,美國國會已經宣布結果的情況下,依然還在意淫自嗨。鼓吹軍管暴動,完全無視美國的憲政架構。說難聽一點,選舉作弊者還知道在規則下找漏洞去鑽,有些人卻根本不懂規則更無視規則,一心指望推翻憲政重來。

他們實際上是用一個災難深重的東方帝國的病根,去給患病的民主體製開藥方。陷入新一輪集體造神的快感,而枉顧關注大選的初衷。就像那些衝擊國會的極端川粉一樣,不是幫建國,而是徹底害了建國。宗教般的偏執和狂熱,除了證明對美國憲政的一知半解,並不能等同於對公平正義的追求。
其實美國還是美國,不會因為有一堆狂熱的看客,就會有本質的逆轉。

英國二戰大功臣丘吉爾在戰爭剛一結束1945年7月的選舉中,由於擁有巨大的國際聲望,而且無可比擬的戰爭功勳,他本人都認為勝券在握。但最後居然在的選舉中落敗,被迫把首相職位拱手讓出。對於落選,丘吉爾雖然很難過,但是還是風度翩翩的自嘲道:對偉大的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特質。

但英國人其實並沒有忘恩負義,在1951年,他們又重新把丘吉爾選了上來,再度擔任首相。這正是民主的奧義。

在昨天美帝國會遭到衝擊一度中斷,午夜再繼續的時候,有一個小細節。麵對一位議員提出的對選舉人票的質疑,副總統彭斯一字一句的說:按照憲法規定,你的質疑必須有另一位參議員聯署。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後,他才宣布,根據法律,你的質疑將被記錄在案

這就是憲政。一切皆有規則。在這個規則下產生的結果,不管是不是你想要的結果,它才是合法的結果。

不管以什麽樣的高尚理由,掀桌子都是憲政框架下不可取行為,他將對民主和共和的理念造成長久的、不可逆的傷害,遠比一兩次鑽空子的舞弊更為嚴重。

敗選不可怕,因為完全還可以堵上漏洞後重來;圖謀掀桌子甚至讚美掀桌子才可怕,因為這是萬劫不複的自殺。

2021/1/7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一個基本共識:不能掀桌子是政治文明的底線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一個基本共識:不能掀桌子是政治文明的底線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