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新聞 天君 5天前 3次浏览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1月19號,湖南益陽陰雨綿綿。

一個戴著紅色鴨舌帽,穿著老式羽絨服的男人,將鼓圍係在腰間,反複敲打。

鼓聲在清冷的江邊回蕩,有點瘮人。

打鼓人念叨著:尋了幾天都尋不到,他是去走親戚去了,不可能找見了。

他在找一個名叫曹榮林的老人。

三天前,曹榮林從這裏跳下去,沒了蹤影。

冰冷的河水將老人的屍體衝刷到遠處,遲遲找不著。

直到三天後,才被救援隊打撈出。

有人夜夜笙歌,有人望梅止渴。

美好塵世背後,底層的個體暗中凋落。

人們不明白:

到底是什麽讓這位老人,決絕的走進永隔的重泉?

曹榮林,1米7不到的個子,今年62歲,頭發就已全白。

3歲便失去了父母,沒有上過學念過書,也不識字。

像很多老人一樣,曹先生幸苦一輩子,為的就是好好養老。AD

醫院做清潔工,磚窯場幹活…花了一輩子,做雜工的曹榮林一點點的攢下了17萬元的積蓄。

17萬元是什麽概念?

對大城市的年輕人來說,這隻是廁所的兩個平方米。

對曹榮林來說,這是可預見的生命裏,他活著的所有底氣。

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他應該在很多個夜裏輾轉反側思考著:這錢是存到銀行裏?還是用塑料紙包著,藏在家裏的犄角旮旯裏?

但無論他曾經花了多少的精力思考這17萬的去向,都不重要了。

曹榮林死了。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1月19號下午1點多,深冬的益陽寒風刺骨。

曹榮林脫光衣服,縱身一躍,走向益陽資江大橋,跳入30米的江底。AD

而此時此刻,他的妻子神智不清,懸著一口氣,還在益陽中心醫院重症監護室等著老伴拿錢給她續命。

但她永遠也等不到了。

不僅曹榮林死了,這17萬的續命錢也沒了。

以“預定養老床位”的名義,老人將17萬全部給了一家叫做“益陽納諾老年公寓有限公司”的機構。

什麽叫“預訂養老床位”呢?

這是種新型的養老模式,按照納諾描述的圖景:

預存3萬元,可獲得一張老年公寓的床位,將來入住時,床位費9折。

預存11萬,能得到一張老年公寓的“永久居住證”,將來入住時,床位費7折。

如果將來不入住,這就是一份“分紅型的養老產品”。

每年返還一定比例的福利金,合同到期後,就退本金。

那如果,公寓倒閉呢?這錢怎麽辦?

老人沒想過這個問題,但很遺憾,這個問題實在的發生了。

因為經營不善,7月份,納諾的董事長到益陽市公安局資陽分局投案自首。

公寓暴雷,老人的錢全沒了。

這是個熟悉的故事。

幾個月前,北上廣的年輕人們,就是在類似這樣的驚雷聲裏,卷起被子拖著行李箱,於淩晨走入大街。

原始蒙昧時代的互相殘殺,在當代以各種形式頻繁的上演。

隻是有些殺戮浩浩蕩蕩,有些殺戮略顯沉默。

曹榮林遭遇的,就是場沉默的殺戮。

而這樣的故事,遠不止發生在他一個人身上。

單單在益陽當地,包括曹榮林在內,已經有3個老年人因被養老機構吸空積蓄,最終選擇自殺。

已經90歲高齡的老人林奇,就在生與死的邊界掙紮。

林奇是個孤寡老人,兒子去世的早,孫子又遠在他鄉,餘下的人生,他必須給自己找個依靠。

這一生,老人在磚瓦廠推瓦車,迎著瓦車的塵灰,每天幾十塊錢幾十塊錢的,也存了1萬元的積蓄。

本想用這1萬塊錢納諾的9折服務,但在業務員的不斷慫恿下,林奇賣掉了鎮上唯一的房子,拿到了7折的入住資格。

但現在納諾暴雷,他房子沒了,錢也沒了。

納諾出事的時候,來了一撥人,挨門挨戶記錄老人們子女的聯係方式。

林奇沒有子女,他也不知道這撥人到底在幹嘛。

他隻看見,這群人把原先可以完全推開的窗戶釘上了釘子,隻留一根手指的推開空間,說是為了他們的安全。

老人不明白,這是有人怕他們跳樓。

老人們不想走,因為他們不知道該去哪裏,林奇也一樣。

但沒辦法啊。

工作人員告訴他:再不走,沒飯吃了。

在這世間上待了90多年,最後的人生裏,他就這樣拿著1700元的養老金,住進了一個農村養老院。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益陽是個老齡化非常嚴重的城市。

截止到2018年底,常住人口441.38萬人,其中60歲以上的人口105.73萬人,占23.95%。

在這個小城市裏,至少已經有6000+名老人被這樣的機構坑了錢。

夕陽紅老年公寓、胭脂湖老年公寓、閣老生態老年公寓、怡心苑老年公寓、頤和壽康老年公寓、馨逸老年公寓、恒泰養老中心、萬明山老年公寓、重陽老人院、都好老年公寓、旺壽養老城、慈孝養老公寓….至少16家養老機構,用同樣的模式,吸收裏無數老人存款。

多數老人將一輩子的錢都交給了這些機構,但隻有少數老人“有幸“在裏麵住了幾年,然後沒多久,就因為暴雷被清退。

不僅僅是益陽,在一條已被刪除的微博評論裏,我發現全國各地,都相繼出現了這樣的暴雷現象。

山西晉中: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江西南昌: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河南鄭州: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四川綿陽: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湖南長沙: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無數的騙與被騙,在這個世界上發生。

隻是這欺騙背後的慘痛故事,並沒有帶來冗長的回聲。

一顆石頭扔進水裏會都有回音,但一個活人墜入江河不一定。

在微博上,你幾乎看不見曹榮林老人去世的消息。

第一個報道這起事件的博主已經靜悄悄的被炸號,原因我們不得而知。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幾個新聞基本上都被刪除,星星倆倆的人還在掙紮,但掙紮…掙紮就是…你隻能掙紮。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中國現在有兩億老人,但互聯網沒有老人。

曹榮林的消息沒有得到擴散,每一天,仍舊有很多不明真相的老人,持續在這些機構投錢。

甚至有些被騙的老人,在機構負責人自首的幾十天後,依然憧憬著他們幻想中的晚年生活。

曹榮林們絕望的時候,充斥著歎息聲的公寓外無人知曉他們的困境。

這些已經走進生命尾端的老年人們,被信息嚴重拋棄。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因為家裏的原因,這一年我去了很多很多次的醫院。

在醫院的自助掛號機裏,我總是會看見一些老人,拿著一張卡,特別慌張的左顧右盼,旁邊的護士們總是沒好氣,滿臉寫滿了嫌棄。

上海這個地方的老人,應該是整個中國最不需要被擔心的老人。

可他們也不行。

這世界已經變成一個地球村了,可老人們完全不清楚村子裏發生了些什麽。

村子裏的人也從不看望老人,世界高速運轉,沒人來得及理他們。

時代將他們拋棄。

每一個擦肩而過的陌生人將他們拋棄。

現在,就連生命最後的容身之處,也將他們拋棄。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當代年輕人很強。

他們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豁達,這種豁達包括超然的生命觀。

“死便埋我”,“終有一死”,“老了自了”。

所以他們,真的幾乎不太關心老人的未來。

但相信我,不要覺得與你無關。

養老,是永恒的普遍焦慮。

或者說,被強者淩駕,是人類永恒的普遍焦慮。

此時此刻,你住在廉價的合租公寓,朝北的房間沒有陽光,廁所馬桶裏的垃圾幾天沒有人清理,客廳的火鍋味刺鼻,但為了室友和平,你一句話不說。

你熱情洋溢,你充滿希望,你告訴自己:忍一忍,這個世界總有一天是我的。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你可真是太天真了。

世界不是你的,連這10平方米的入住權都不是你的。

隻要惡魔伸出他的手爪,和這些益陽老人一樣,和年末那群悲慘的年輕人一樣,你什麽也不是了。

不要覺得大家都一樣,一切都會好。

每個個體的人生,不是人數夠多,就一定能找到最優解。

請你從幻想中驚醒,抬頭仰望黑黑的天和一輪明月,然後告訴自己:

從20歲到80歲,我們需要永遠為弱者而戰鬥。

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納諾事件不是一個孤立事件,它更像是規則的縮影。

規則是什麽?

規則就是:

如果不讓這起事件得到更大的關注,

會有更多的老人,一個接一個的陷入重複的騙局。

規則就是:

不要拋棄這些可憐的老人,

他們的老無所依,或許就是我們將來的老無所依。

規則就是:

不要覺得惡在靜悄悄上演,就撇過頭。

不要覺得還沒輪到你,就置之不理。

規則就是:

隻要活在這世上一天,

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便都與你有關。

*注:文中事實性報道參考來源於:

1《湖南益陽老人跳江事件調查:疑因養老機構爆雷,被騙十餘萬養老錢後輕生》中國新聞周刊

2《益陽養老院老人之死》南風窗

3《老人之死(2)》閣樓影視

4 《跳江自殺背後,益陽老人失去的晚年》 極晝工作室‍

好看新聞 | 時事與歷史: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湖南養老院暴雷後 老人們決定偷偷死去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