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隆觀點》再談台積電到宜蘭設廠可行性

台積電。   圖:周煊惠 / 攝(資料照片)

台積電到宜蘭設廠議題,雖然台積電表示,設廠地點選擇有諸多考量,公司以台灣作為主要基地,會與竹科管理局合作評估適合半導體建廠的用地,目前尚無進一步擴廠的具體定案,一切以公司對外公告為主。

那麼台積電到宜蘭設廠可行性如何?有何優勢與挑戰?茲論述如下:

第一,水。

筆者常跟兒子說,冬天的蘭雨下得令人煩沒錯,卻也是上天的恩賜!我們要轉劣勢為優勢。放眼全台灣各縣市,哪些縣市沒有水庫又不缺水?最符合條件的,當然是宜蘭縣!

宜蘭的水,來自地下水庫,溪北地區源頭是員山,溪南地區源頭是三星。溪北地區可從員山分流一個專用水源,溪南地區可從三星分流一個專用水源,兩處的水源皆相當豐沛。

當然有鄉民會說,設廠後就會缺水。這不成問題,因為劉守成縣長時代的宜蘭縣政府已經跟竹科管理局評估過,設蓄水湖(池)即可;至於電則是增加變電站也可解決。

第二,地震。

又有鄉民會說:「宜蘭有地震啊!」這不用怕,宜蘭跟西部地震大不同。雖然頻繁,反而能量定期釋放,所以都是規模與震度不大的地震。這和西部的地震,不震則已,一震往往驚人,確實不同。相較於花東地區的淺層陸地地震,宜蘭的地震通常在海底,而且是在海底深處,所以傳到陸上後,威力自然大減。君不見每次地震時,宜蘭的震度都跟台北、新竹差異不大,原因就在於此。

宜蘭這種地震模式,廠房建築設計就可克服。

去年6月宜蘭外海發生地震,全台有感。 圖:翻攝自氣象局網站

第三,土地。 

有三塊候選,都大約500公頃,分別是三星鄉紅柴林、頭城鎮頂埔、壯圍鄉新南。

劉守成縣長時代曾力邀台積電至宜蘭設廠,當時頭城鎮頂埔、壯圍鄉新南都歡迎且爭取,可是後來中選的是三星鄉紅柴林。當地居民原本爭取,獲選後地方議員卻動員抗議,結果竹科管理局就被迫放棄了。

三星鄉紅柴林之前在地方議員操弄下,已經破局,相信竹科管理局和廠商都不敢再賭一次。

倒是頭城鎮頂埔、壯圍鄉新南要好好把握!如果地方連署請願加上台積電有意願,重啟程序是有機會的。

當然又有酸民說:「頭城鎮頂埔、壯圍鄉新南不是離火山近,就是會淹水,不行不行!」

以頭城頂埔而言,是淹水潛勢區,低窪沒錯。若作為竹科,反而可以收雙效,第一是作為台北地區棄土土方(乾淨的)無處去的去處,增加縣府收益,可以轉為開發基金。

接著是火山,酸民如果指的是「大屯火山群」,這簡單!「大屯火山群」若爆發,台北市也毀滅了。宜蘭和「大屯火山群」中間還有更高的雪山山脈隔著,這早就隔掉了。

至於龜山島的火山,噴口是朝東北外海,附近的海底火山也是朝東北外海,頭城頂埔是在反方向。

頭城頂埔還有一個優勢,就是國際海底電纜是從頭城上岸,頂埔是直接連結國際的,特別是5G之後,只要牽涉到智慧產業,脫離不了電信網絡,接頭就在頭城。

第四,學術資源

當前竹科宜蘭基地,就是以前日本神風特攻隊的南機場,計73公頃。分成兩個地塊,一塊是竹科城南基地,大約30公頃,另一塊原本規劃做清大宜蘭校區。

清大不來宜蘭設校後,原本的土地被宜蘭大學吃掉後,宜蘭大學又沒有能力好好運用。坦白說科學園區最重要是學術人才,宜蘭大學事實上不脫「農專」格局,離半導體太遠,台大、清大、交大、成大才撐得住。這些農專型教授,研究不出東西,教學又輸給高中老師。建議宜蘭大學應該併入陽明交通大學。因為半導體是硬碰硬,沒投機取巧空間。

坦白說宜蘭大學這種「農專型」的教授,就跟當初省立宜蘭醫院(陽明交通大學附設醫院前身)的醫生一樣,是卡住宜蘭發展的痛!

陽明交通合併宜蘭大學,不只對科技,對醫學發展也是好事。陽明校區太小,醫院又在宜蘭,如果將重心轉移到宜蘭,對陽明、對宜蘭都是美事一樁。再說一旦北宜高鐵通車後,宜蘭-台北-新竹,就屬同一個生活圈了。

台積電到宜蘭設廠議題,雖然台積電表示,設廠地點選擇有諸多考量,公司以台灣作為主要基地

科管理局合作評估適合半導體建廠的用地,目前尚無進一步擴廠的具體定案,一切以公司對外公告為主。

龜山島。   圖:翻攝自宜蘭縣政府官網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張文隆觀點》再談台積電到宜蘭設廠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