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接種中國疫苗 香港英籍男子遭遇“打錯針”奇案

被接種中國疫苗 香港英籍男子遭遇“打錯針”奇案

圖像來源,REUTERS 香港最先開始接種中國製科興疫苗,其後加入上海複星—BioNTech的複必泰疫苗供市民選擇。

香港開展2019冠狀病毒(COVID-19)疫苗接種計劃一個多月後,媒體披露一起“打錯針”事件,原本預約接種德國製疫苗的一位英國籍男子遭接種中國製疫苗。

55歲的蘇格蘭人大衛·阿拉迪斯(David
Allardice)患有白血病(血癌),他在兩周前預約接種上海複星—BioNTech的複必泰(Comirnaty)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卻走錯地點,到提供科興克爾來福(CoronaVac)滅活疫苗的接種中心來。

事件曝光之際,香港與澳門剛恢複接種複必泰疫苗。香港特區政府向媒體證實確有此事,並為此致歉,但強調科興疫苗是經事主同意才注射。

世界各地醫學專家對於能否混合施打不同技術製造的新冠病毒疫苗仍有分歧。阿拉迪斯表示,他目前仍未決定是否繼續接種第二針克爾來福疫苗,還是重新接種複必泰疫苗。

港府自2月底開展新冠疫苗接種工作,先後推出科興與上海複星—BioNTech疫苗供市民選擇。其中,自3月10日起提供的上海複星—BioNTech複必泰疫苗,即英國、歐洲等地所采用的輝瑞—BioNTech複必泰疫苗,兩者均生產自德國BioNTech工廠。

3月24日,港府接獲複星公司通知,供應香港與澳門的部分疫苗有“包裝瑕疵”,港澳特區政府同時叫停接種複必泰疫苗。在BioNTech運來新一批疫苗替換後,港澳兩地於星期一(4月5日)恢複讓市民接種複必泰。

新冠疫苗“打錯針”事件是如何發生?

圖像來源,CHINA NEWS SERVICE 港府目前設有29個社區疫苗接種中心,其中20個由民營機構承辦。

港府自2月26日起提供新冠疫苗接種,最初主要針對60歲以上人士等優先接種,而年滿70歲接種者可由最多兩人陪同到社區疫苗接種中心,陪同者也可以同時接種疫苗。

阿拉迪斯對英文《南華早報》表示,他在3月18日傍晚與一名70多歲友人一同到九龍觀塘的接種點。他們原定要到提供複必泰疫苗的曉光街體育館接種中心,卻跑錯地方,來到約3公裏外,提供克爾來福疫苗的九龍灣體育館接種中心。

阿拉迪斯說,他與友人出示香港身份證之後就獲準進入接種中心。他說:“我不記得有任何人核查過我有沒有預約。這一點都不明顯。要是他們有核查的話,就會知道我們沒有預約來九龍灣。”

阿拉迪斯說:“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人跟我說‘你來錯地方了’或者是‘你打錯疫苗了’。就像是該有的(防錯)係統沒有存在似的。”

阿拉迪斯獲發注明接種了克爾來福疫苗的接種紀錄,但他說因為證書沒有標明廠商是科興,因而沒能馬上察覺有異,直到接獲政府手機短信提示他“爽約”,才發覺“打錯針”。

香港特區政府向香港媒體承認此事,稱事發接待處職員沒能識別事主的電話預約短訊上標示了不同的接種中心名字。但政府發言人強調,接種者會獲發科興疫苗資料,注射前醫護人員也會再次征求接種者同意。

香港媒體引述發言人稱:“雖然疫苗是經接種者同意才注射,但對事件感到抱歉。”

九龍灣體育館接種中心是其中一家外包民間醫療機構運營的接種中心。運營商中卓醫務對《明報》稱,確認接種者身分和手機預約短信程序由特區政府負責,接種者接受注射前須觀看短片和簽署同意書,兩者均有疫苗資訊。

阿拉迪斯向《南華早報》承認自己要負部分責任,但他強調自己是在不知情下表示同意。他已經向特區政府有關部門投訴。

圖像來源,EPA 複必泰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已在世界多國開展接種。

擔任港府專家顧問的香港大學微生物學係講座教授袁國勇星期一稱,他“很相信”這是個別事件。

袁國勇說:“我看過許多這些疫苗中心,他們的物流、工作流程都做得很嚴謹……我覺得香港整個疫苗接種計劃做得很有素質,我不那麽擔心這種事情會發生得太多。也許有些員工需要多點培訓,更高的警覺性,就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了。”

除公立醫院接種點與指定私營診所外,港府目前設有29個社區疫苗接種中心。《蘋果日報》指出,其中20個由民營機構承辦,中心人手招募由承包商自行負責,但特區政府的“邀請文件”中沒有提及一旦出現問題,當局能否向承包商追討或解約等。

港府將從星期三(7日)起提供2000個疫苗中心行政管理職位於旅遊從業員申請,以紓緩疫情導致旅遊業停擺帶來的生計問題。《蘋果日報》引述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說,經過這次“打錯針”事故,承辦商應慎選人才。

“打錯針”事主能重新接種他選擇的疫苗嗎?

接受化療會導致新冠疫苗效力在癌症病人身上降低。

阿拉迪斯說,他本來盼望接種新冠疫苗能替他從血癌手中奪回一點點生命自主權,待國際旅遊恢複之後盡快返鄉。他事前跟主治醫生詳談之後才決定選擇接種複必泰疫苗,理由是其有效率比科興克爾來福疫苗要高。

輝瑞4月1日發布第三期臨床試驗跟進研究數據,聲稱複必泰疫苗有效率達91.3%;克爾來福在土耳其的臨床試驗得出91.25%的有效率,但巴西的臨床試驗有效率隻有50.4%。

阿拉迪斯說:“當你在接受化療,(疫苗的)有效率就會降低,白血病本身也會導致效用降低。在雙重減效之下,(克爾來福的效用)本來就很低,我不會受到多少保障。這是我所擔心的。”

全球目前已投入緊急接種的新冠疫苗多數須接種兩針,阿拉迪斯的主治醫生得知“打錯針”事件後,建議他不要繼續接種第二針克爾來福疫苗。他說自己目前仍未決定第二針疫苗如何處理,但要是完成接種疫苗是重啟國際旅遊的條件之一,他會考慮接受第二針克爾來福疫苗注射。

港府發言人則表示,將跟進阿拉迪斯接種第二針科興疫苗的安排。

對此,港大袁國勇教授評論說,目前“混打”疫苗的臨床數據不足,要是阿拉迪斯決定“混打”疫苗,可能最終須接種第三針。

袁國勇教授對香港媒體說:“當你(人體內)有一點點抗體出現,但又不是那麽多,可能會出現blocking
antibody(封閉抗體)的情況,要是轉打核酸疫苗,效果未必那麽好。所以這需要他的醫生來看清楚他的長期病患到底對疫苗反應有何影響,同時可能真要檢查他的血清抗體,看打完針之後的反應如何,然後再決定,也許不止打兩針,打三針也說不定。”

港大一支研究團隊自3月底開始招募誌願者參與混合接種複必泰與克爾來福疫苗的臨床試驗。袁國勇預料不會有接種者出現不良反應,但對免疫反應的好處仍不清楚。

英國於年初傳出政府允許“混打”複必泰與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
AZD1222疫苗,引起爭議。英國在2月初也宣布開展正式的“混打”臨床試驗。

香港新冠疫苗接種進展如何?

據特區政府公布數據,截至4月4日,全港已接種55.61萬劑新冠疫苗;47.89萬人已接種第一針,68%接種科興疫苗,32%接種上海複星—BioNTech疫苗;7.72萬人已接種第二針,99%接種科興疫苗,1%接種上海複星—BioNTech疫苗。

據香港政府統計處推算,2020年底香港人口約750萬人。這意味著已接種兩針疫苗的人口比例隻有0.01%。

同樣截至4月4日,香港媒體共統計到12人在接種科興疫苗之後死亡,2人接種上海複星—BioNTech疫苗之後死亡。這些病例具體死因或尚待厘清,或已被港府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排除死因與接種疫苗有因果關係。

中國官方新華社4月3日刊發對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專訪,林鄭月娥把疫苗接種意願偏低歸咎於政治環境。

新華社報道稱:“‘其實有一段時間很困難。’林鄭月娥解釋說,疫情剛開始時‘黑暴’還在肆虐,一些檢疫設施受到破壞,加上經曆了嚴重的社會衝突,部分香港市民對特區政府信心也不足,‘你要他打針他不打,你要他檢疫他不去’。”

林鄭月娥說,“現在疫苗接種率還不太理想,還需要大量教育宣傳”。“積極性沒有上來,有的是因為擔心,有些傳媒的報道也產生了一些誤導”,“但不打疫苗,是沒有能力完全控製疫情的”。

港府疫苗可預防疾病科學委員會主席,香港大學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係講座教授劉宇隆周末在香港電台節目中呼籲,要透過公開疫苗資訊、涉及接種過程發生的不良事件,向公眾說明,澄清死亡個案並沒有和疫苗有直接因果關係,以避免以訛傳訛,增加大眾接種的誘因。

不過,劉宇隆教授強調,要堅守自由接種疫苗、自由選擇疫苗的原則,讓市民自行理性選擇。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被接種中國疫苗 香港英籍男子遭遇“打錯針”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