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茅台花19億辦醫院:年薪60萬元招主任醫師

想成為醫療圈的“茅台”的醫院吃一驚,茅台破圈建醫院了。

貴州茅台集團近日透露,遵義醫科大學茅台醫院(下稱“茅台醫院”)將在2021年6月建成投用。按計劃,4月底完成所有土建和外裝,5月底完成內裝,一切進入倒計時。

這家醫院就建在貴州茅台集團的大本營——仁懷市,一個常住人口約57萬人的縣級市,由遵義市代管。

茅台醫院是從職工醫院擴建而來,不過茅台建醫院的目標可不止於仁懷,茅台醫院籌備組副組長張國豪曾公開表示,茅台醫院不僅要服務3萬員工和10萬員工家屬,也將服務赤水河流域1000萬人口。

按國際化標準,打造一家“貴州第一、全國知名”的三甲醫院。為這個目標,貴州茅台集團投資19.42億元,規劃一棟19層的綜合樓、一棟12層的專家樓、10層的教學科研樓,以及一棟2層的感染科樓,
用地麵積約105畝。

新醫院設置1000張床位,已超過了仁懷最大的公立醫院——三級乙等的仁懷市人民醫院的912張床位。

據《財經》記者了解,作為主管單位,衛健委還未對茅台醫院進行最終評級。這家想要走出“仁懷”的醫院,能再造茅台酒廠“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奇跡嗎?

抱上公立醫學院的“大腿”

“茅台醫院好像還在物色院長人選,(目標)包括一些公立三甲醫院的大院長。”一位民營醫療集團人士在3月才從圈內聽到茅台招兵買馬。

即將在6月運營的茅台醫院,管理層此時應已有雛形,但還未對外官宣。茅台醫院黨委書記黃永鎮回應《財經》記者的采訪時稱,“醫院尚在籌建過程中”,並未透露更多進展。

醫院能否辦好,關鍵還是看有沒有好醫生。這也是多位業內人士對茅台辦醫院的第一個問題。

高端醫療人才的匱乏,其實一直困擾著貴州省的醫院。“貴州省醫院在全國及西南地區排名靠後,患者外流,而雲南、四川、重慶等周邊省市到貴州就診的患者極少。”貴州省政協委員王季石曾在2017年省政協會議上分析,原因在於人才匱乏,“省內30多家三甲醫院中,尚無長江學者、院士等高端人才,博士比例較低,並且極少有留學超過2年的海歸人員。”

《財經》記者獲悉,茅台醫院在“招人”上沒少下功夫。從2018年“貴州茅台醫院”項目動工時,就給出學科帶頭人、主任醫師年薪60萬元的報價,特殊人才待遇還能再提高。

中國醫院協會民營醫院分會秘書長張國忠對《財經》記者分析,按一、二線城市的三級醫院主任醫師年收入標準,這個待遇能算中、上遊水平。

不過,“想要在一線城市搶到學科帶頭人,年薪60萬沒有任何競爭力。”上述民營醫療集團人士說。

茅台醫院同時還給出各種補貼。如給學科帶頭人直接分房,最小120平方米,另有科研經費。正高級職稱、博士,給20萬元安家費和30萬元購房補貼;副高職稱、或碩士學位,給10萬元安家費和10萬元購房補貼。不買房的,可以提供三年住宿或者房租補貼,1500元-2000元每月。

高待遇吸引下,2019年茅台醫院招聘100名護理人員,報名人數超6千人。然而,一家縣級醫院,在人才引進和醫療服務水平上比較有限,茅台醫院在高端人才的招聘並不理想。

這一困境,在2020年11月,由貴州省政府牽頭茅台醫院成為遵義醫科大學直屬的附屬醫院,才有所緩解。

遵義醫科大學辦公室相關負責人向《財經》記者介紹,茅台醫院已經是遵義醫科大學的第八家附屬醫院了,“下一步,其他幾家附屬醫院都會給茅台醫院人才、醫生資源方麵的幫助,會為當地的患者提供更高水平的醫療服務”。

像茅台醫院一樣,選擇和公立大學合作的社會辦醫不在少數。專科連鎖醫院愛爾眼科

就與暨南大學合作,在大灣區開了3家醫院,還要成立暨南大學愛爾眼視光醫學院,保障後續的人才供給。

共享資源,是和公立高校合作最直接的益處,甚至包括“共享編製”。2007年,南京醫科大學就曾給三家非公立的附屬醫院一些編製,醫院憑此吸引人才,同時承擔教學和醫學生的臨床培養。

三博腦科醫院在成為首都醫科大學的附屬醫院後,將科研項目歸到首都醫科大學名下,以此申請到了國家科研資金支持,吸引研究型的人才。

“和醫科大學合作,茅台醫院就有可能解決最重要的人才問題,在資源獲取上也有優勢。”張國忠說。

此外,茅台醫院還將人才送出去培養。據《財經》記者了解,從2018年開始陸續招聘的員工,在醫院籌建期間,大部分都被派往其他醫院培訓。雙方的協議是,茅台醫院支付這些員工培訓期間的生活費、住宿費、交通費,培訓後他們至少要為茅台醫院服務10年。

茅台醫院的戰略合作醫院,在陸續增加,從起初的,包括北京大學第一人民醫院、陸軍軍醫大學西南醫院等,現在又添北京大學醫學部、北京安貞醫院、四川大學華西醫學部。


建個大醫院,至少得燒得起錢

在業內看來,茅台醫院的選址增加了醫院發展的難度。“在縣級城市建立三甲綜合醫院,在全國都少有。”張國豪說。

民營醫院選址,多會定在二線城市,比如西安的國際醫學中心醫院、成都的萬達國際醫院。

高達19億元的茅台醫院直接定位在縣級市,考慮到背靠茅台集團的仁懷,是貴州省唯一GDP過千億元的縣級市,這筆投資不算離譜。當地對醫療服務的需求量,恐怕不足以支撐起這麽大一個醫院,才是業內的最大疑慮。

“要看他的醫療服務半徑能擴大到多少。”張國忠分析,目前縣級市場的社會辦醫,以專科醫院居多,越是在缺醫少藥的地方,越容易切中醫療服務的缺口。

從科室設置看,腫瘤診斷、中西醫結合是茅台醫院明確的重點科室,還要配合遵義市的“黔川渝結合部醫療康養中心項目”。其中,癌症治療是縣級醫院的短板,尤其在沒有三甲醫院的仁懷市。

不過,茅台醫院想要覆蓋的金沙、古藺等赤水河流域的患者,則不易,患者可能更傾向於去貴陽、重慶、成都的三甲醫院。

一位金沙縣的患者看病,到仁懷坐車一個多小時,直接去貴陽市也就2個多小時,那裏有十多家三甲醫院可供選擇。

省外的誘惑更大。環貴陽—重慶—成都三地的高鐵在2020年開通,從貴陽到重慶的路程隻需2個多小時,而那裏有複旦版《2019年度中國醫院排行》上綜合第25名的陸軍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略遠些的成都,更有全國知名大醫院——四川大學華西醫院。

一家投資機構董事對《財經》記者分析,“一家綜合醫院在縣級市全新起步,周邊的醫療資源還都不錯,十年內都很難回本,如果是專科醫院會容易些。”

“從長期看,我並不看好茅台做醫院,它沒有醫療的基因。這也是為什麽很多企業跨界做醫療的時候都砸了錢,請了名醫,但最終還是做不好。茅台還是消費品的基因,隔行如隔山。”上述民營醫療集團人士說。

也有人認為“有錢”能彌補茅台醫院的短板。“茅台手握大把現金,很適合做一些醫療的長線投資。”厚新健投CEO、創始合夥人湯珣對《財經》記者分析。

2021年3月底,貴州茅台剛剛披露2020年年報,不僅刷新了貴州茅台上市以來的最好業績,將超過一半的淨利潤242億餘元給股東分紅,也創曆年最高。

遵道資產醫療健康行業投資人呂學龍也認為,“其他人不行,茅台可能可以。大三甲的盈虧平衡期約5年—7年,一般的民營醫院想賺錢就熬不住,燒7年,需要國企幹,國企不是盈利導向,能燒得起錢,度過盈虧平衡期就能自己造血。”

不走高端的非營利醫院

茅台醫院沒有打出“高端醫療的”旗號,確定為一家非營利醫院。

“既然是非盈利,有可能茅台沒想收回這筆錢,但很多時候我們不能用純粹資本的思維去理解國企的投資。”上述投資企業的董事說。

相比於萬達在成都投資的一家國際醫院,高達60億元500張床位的投入,茅台醫院的19億元1000張床位,確實不算“奢華”。

而且,“非營利醫院隻是意味著利潤不能用於股東分紅,業績也不會合並入報表。”張國忠介紹,約有一半的社會辦醫選擇成為非營利性機構,有些是為品牌下的其他營利醫院造勢,有些家族式企業經營不需要資本介入。

對茅台如此大手筆在縣級市建醫院的初衷,“有可能是配合當地政府規劃,當地還沒有三甲醫院,這在社會辦醫中也很常見。”一位業內人士對《財經》記者說。

茅台也自稱和此前投資的茅台學院、遵義茅台機場、茅台文體中心一樣,茅台醫院也是集團“送給家鄉人民的又一份大禮”。茅台醫院在官網也發布稱,“準備購買最先進的設備,吸納最尖端醫療人才,要為患者提供酒店式的管理和服務”。

目前,茅台醫院是貴州茅台集團版圖中,唯一和醫療有關係的項目。無論茅台醫院是否會成為茅台進軍醫療界的前哨,從茅台醫院起步以來,不少醫藥界的大佬們已經到訪過貴州茅台,石藥集團控股、國藥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愛康國賓、雲南白藥、魚躍醫療等均在列。

好看新聞 | 時事與歷史:貴州茅台花19億辦醫院:年薪60萬元招主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