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眾所周知,隨著日益老齡化、少子化,日本早已進入“銀發社會”。

  2019年,日本65歲以上的老人人數約有3200萬人,占總人口的28%。

  2020年日本新生人口數量為872683人,同比減少2.9%,創曆史新低。

  工廠裏、餐館裏,處處可以看到老年打工人的身影。有的是獨居老人,沒有子嗣,為了生計,他們不得不拖著年邁的身體出賣體力。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即使是有兒有女,也不想麻煩子女,希望自食其力。

  甚至有一群老人,開始進軍色情行業。

  1.

  在大眾的認知中,色情行業應該是年輕人的專利,然而在日本,老年色情行業規模十分龐大,大到足以令人瞠目結舌的程度。

  首先是AV業,眾所周知,日本的成人片產業非常發達,各種形式層出不窮。

  而近些年來,老齡人口的加入,則為AV業注入了新的“活力”。

  2010年,日本知名女演員,57歲的島田陽子宣布拍攝AV,引發熱議。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一個功成名就的女演員,為什麽要在可以退休的年紀,下海拍攝AV呢?

  原因是缺錢。

  島田欠下2億日元(約1200萬元人民幣)的巨債,還拖欠了高額稅金。

  而拍攝一次AV,她的片酬大概在3000萬日元(約170萬元人民幣),收入十分可觀。

  調查顯示,約有2/3的日本AV女優退休後繼續從事色情業。

  因為她們發現,在當過AV女優後,就無法再做其他正常工作了。

  AV女優的收入豐厚,在從事了多年的高薪行業後,再去做收入相對微薄的普通工作,自然很難。

  即使不拍AV,她們會成為酒吧應召女郎,或在浴室裏當色情服務人員。

  如果說是為了錢,尚且好理解,不過,有不少老年人,從事這行並不是因為錢。

  2015年,61歲的富多彌悅決定出演AV。

  她和女兒一起,在日本一家非常有名的AV公司注冊,正式成為AV女優。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她說隻是希望自己“還能跟得上潮流”。

  比起母女“齊上陣”,更荒誕的,是一對祖孫組合,這在日本AV界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美月佳乃的孫女美月彩奈是一名AV女優。

  活了一輩子,美月佳乃從沒看過AV,但看到孫女每次工作完後總能露出開心自信的笑容,讓她很是羨慕。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孫女告訴她,拍攝AV既可以享受肉體上的歡愉,又可以體驗拍戲的快感,於是她決定嚐試一下。

  76歲時,在孫女的陪同下,美月佳乃去拍了一次AV。

  第一次拍完後,她對這樣的經驗相當滿意,甚至表示今後還有繼續拍的打算。

  帝塚真織曾是一位歌劇演員,71歲時成為AV女優,拍了10年,直到80歲才退休。

  她“下海”的原因之一,是“缺乏與她相配的血氣方剛的男子”。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如此原因,令人咋舌。

  但麵對質疑,她直言不諱:我從沒有後悔過自己的選擇。

  她非常敬業,隻要鎂光燈一開,她就會盡善盡美地完成拍攝。但是如果男演員不是她喜歡的類型,拍起來會有些困難。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2

  也許你會問,老年色情從業者年老色衰,他們的表演,還有人看嗎?

  你還別說,日本的老年色情行業還非常有市場。

  據報道,老年色情電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男優德田重男。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德田重男在AV界絕對算是一個異類,他1934年出生,60多歲開始拍色情片,一直拍了14年。

  14年的時間,他拍了300多部AV,他的作品被製作成係列電影。

  由於他以老紳士的形象傳授技巧,因而深受大眾的喜愛,甚至他的名字被注冊成商標。

  2007年,73歲的德田重男心髒病發,正式退出AV界。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人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他的傳說。

  他幾乎開創了老年色情業的先河,業內人士發現,德田重男拍攝的這種色情片大有市場,收入不菲。

  除了年輕人愛看,老年人也好這一口。

  近年來,越來越多日本中老年人開始正視自己的性生活需求,成人電影的銷量也隨之飆升。

  據業內人士透露,日本色情業一年可以狂賺200億美元,專門拍給老年人看的色情電影約占整個市場的1/4。

  因為老年人觀看老年人拍的AV,會從中感到一種聯係,有一種同年齡的親近感。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3.

  除了AV界,風月場所也有老年人的一席之地。

  日本有種地方叫“熟女宅”、“晚間水月”、“秋葉”,從業者在50~75歲之間,這類俱樂部隻招老太太,不要小姑娘。

  也許是生活所迫,也許是因為真心喜歡,許多年過6旬的女性從業者,一邊領著國家的養老金,一邊從事著色情服務。

  幾年前,東京曾破獲一起老太太集團賣淫案,該俱樂部的女性從業者平均年齡達到63歲。

  其中年齡最大的“小姐”已經73歲,警方趕到時,她正在服務一名82歲的男性客人。

  有市場,也是因為有需求。“熟女”(40~50歲)、“超熟女”(60~70歲)在日本男人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尤其是“超熟女”,往往能成為色情行業的“人氣王”。

  其中有個現象引人注目,除了老年男性顧客,其中還不乏一些年輕的特殊癖好者。

  日本新聞曾報道過,一個29歲的日本職員,每周都要到“熟女宅”尋找50歲以上的“小姐”。雖然他已經結婚,但是對年輕的妻子並不“感冒”,原因是他有戀母情結。

  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日本一名心理醫生分析稱,很多童年受過母親嚴格管教的男孩,長大後在性方麵容易對“熟女”產生依賴,更有甚者則“非熟女不行”。

  年輕男性來到這裏,不僅僅是為了肉體的滿足,還渴望得到精神的慰藉。

  因而“熟女”和“超熟女”在日本的色情業占據了半壁江山。

  這種看似“畸形、變態”的存在,恰恰反映了人內心的孤獨。

 

  在老齡化日趨嚴重,老人越來越孤獨的今天,越來越多的人也在不斷探索他們內心的渴望,以此來證明,性與愛,並不僅僅是年輕人的專利。

  曾獲得第18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提名的日本電影《0.5毫米》,曾就老年人的性有過探討,直指老齡人口的性、孤獨和生存問題,令人唏噓,也令人深思。

  不管是拍攝AV,還是色情服務,日本老人的“創新精神”,都為我們敞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或許,如今的日本社會也是我們的一麵鏡子,關注老年群體,正視老年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命題。文/喻汀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80歲仍拍AV:日本有一群老人 開始進軍色情業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