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旦大學割喉事件與沒地方講理的中國

張傑評論分析文章:6月7日下午,上海複旦大學數學學院發生一起命案。該校數學學院教師薑文華,持刀將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割喉致死。有知情網友在微博披露,案件就發生在複旦大學光華樓東主樓,事發後有警車與救護車趕到現場。

  但令人不解的是,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當晚發布的案情通報,沒有公布複旦大學名稱及涉案人員身份。通報稱,上海市楊浦區邯鄲路某大學發生一起持刀傷人案件。嫌犯薑某(男,39歲)已被警方控製,被害人王某(男,49歲)已死亡。經初步審訊,“薑某自述因工作關係對被害人懷恨在心,故對其實施侵害”。

  網上消息稱,薑文華,複旦大學副教授。2004年,他畢業於複旦大學數學與應用數學專業,2009年美國耶魯大學統計學博士,2009至2011年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從事博士後研究。薑文華回國後曾在蘇州大學任職,後轉到複旦大學任教,簽約6年。近日,學院稱他的科研任務未達標,準備將他解聘。他在學院宣布解聘前將黨委書記王永珍殺害。

  網上一段視頻顯示,薑文華殺人後當場被警察製服,他滿身鮮血,衣服破爛,雙手被扣上,坐在一個辦公室的門外。當被問到為何殺人時,薑文華說,“在單位內受到很多陷害,受到很多惡劣的待遇”、“一直延續到現在”。

  該事件在網上引起熱議。有很多網民稱,近期中國報複社會性的血案,受害者多是無辜的孩子和路人,但薑文華則體現了書生之怒。在法製不彰,公平稀缺的背景下,逼得原本拿筆的手也拿起了刀,自然法正義也屬無奈下的選擇。對這些網友的看法,我不認同。我覺得校園殺人案無論對殺人者薑文華和受害者王永珍都是悲劇,這一事件將會給雙方家庭和親人帶來嚴重的傷痛。我們對於用暴力剝奪他人的生命的行為應予譴責。鼓勵暴力複仇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傾向,這既顯示中國社會暴戾情緒,也反映出老百姓對社會正義的絕望。下麵,就該事件,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薑文華為何會殺人?

  中國社會頻頻出現報複社會的殺人事件,如砍殺幼兒園兒童和小學學生;公交車縱火;公交車司機開車墜河以及開車在鬧市區撞人等,但校園殺人事件並不多。即使有,也大多發生在師生之間。如2008年10月28日,中國政法大學昌平校園內,一名叫付成勵的男生持菜刀將法學院教授程春明砍死。其原因是付成勵認為其女友與程春明存在曖昧關係。我也曾聽說,2012年在某大學發生過副教授行凶事件,據悉一位副教授因為沒有評上教授而毆打在學術委員會上投反對票的教授。但教師對院校黨委書記持刀相向的事件的確少有耳聞。

  為什麽薑文華要殺人呢?有匿名的大學理科教授稱,近幾年來,國內重點大學大規模引進海歸博士、博士後任教,定了很高的科研目標,其中最主要的是要成功申請到國家科學基金委的資助項目,在6年內拿不到國家基金委的項目,就會被辭退,即“不升即走”模式。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國學界除了充斥嚴重的裙帶之風,同時因為這套“不升即走”模式,衍生出學術造假的問題。教師須以6年內在核心期刊上發表的論文,以及申請到的資助項目數量為考核標準。但在國內,如果沒有權力資源,學者們無論是發論文還是申請項目都十分困難,絕大多數學者通過正常途徑根本無法做到。問題在於很多期刊人際關係是關鍵,逼得很多青年教師盡可能去找資源,膜拜那些掌控期刊的大佬。沒有關係有錢也行,發表一篇核心期刊論文,業內潛規則高的達到7、8萬,低的都要3、5萬。

  薑文華與黨委書記王文珍是否存在個人恩怨,目前尚不得知,但僅從他自己回答警方的話語和相關報道來分析,行凶的直接動因與學院對他作出辭退的決定有關。在中國大學,一個優秀教師如果隻專注於教學不搞關係,就很難為學院帶來科研項目,也很難發表學術論文。功利主義的教師聘任製度已經帶來了嚴重的惡果,如學術造假、貪汙腐敗以及優秀教師被淘汰等。如果薑文華教學質量優秀,但因為不願行賄搞項目,不願意發表垃圾論文,而被學校辭退,他的內心一定會感到極大的不公平和羞辱。

  第二,為什麽學院書記被殺?

  有網友質疑“聘用不聘用教授關書記什麽事?”也是,按理說書記的職責是黨務,辭退教授應該是學院院長的事。這就涉及到中國大學的管理體製問題了。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國的大學通常有兩個“一把手”,一個是學校的校長,一個是學校的黨委書記,這兩個領導幹部的級別,在通常情況下,和學校的行政級別是相當的。校長和書記,級別“肩並肩”。那麽,哪個才是實權上的一把手呢?中國實行黨委領導下的大學校長負責製。校長負責製,並不是校長一個人說了算,而是要在黨委的領導下實施。而大學黨委書記,才是大學黨委的一把手。在大學裏麵,大學黨委書記才是領導核心和政治核心,校長是按照黨委的領導和要求來開展工作的。話雖如此,但各個學校實際情況也不盡然,去年10月,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就稱校長王清遠在成都大學建立起獨立王國,拒絕黨委領導下校長負責製,讓他處境艱難,後來他跳河自殺。從複旦大學數學學院的情況而言,顯然王文珍書記是學院一把手,掌握著人事權,決定著薑文華的去留。

  第三,沒地方講理的中國

  應該說,即使學院處理薑文華的聘任不公平,也不至於發生凶殺事件,因為薑文華可以再找工作,無需在一棵樹上吊死。為什麽會發生如此極端的事件呢?該事件的背後隱藏著一個社會問題,那就是沒有地方講理。如果複旦大學有學術獨立,學院學術委員會可以對薑文華教學質量和學術能力進行認定。如認定他達不到要求,作出不再聘任決定,薑文華還可以申訴。如果中國存在司法獨立,薑文華可以通過司法實現公正。但很遺憾,學術獨立和司法獨立,中國都不存在。聘不聘任薑文華實際上是王文珍書記說了算。這樣,沒有出路的薑文華就會將矛頭、仇恨集中到王文珍身上,工作糾紛演變為個人恩怨。

  我們再從薑文華事件說開去,沒地方講理是中國嚴重的社會問題。經濟學家茅於軾曾在《中國民怨的根源在於政府不講理》一文中指出:中國社會的怨氣特別大,社會的矛盾也特別多。中國的民怨來自何處?茅於軾先生指出:他的直感是社會正義的缺失。簡單講,就是不講理。古語說有理走遍天下。可是在中國,不跟你講理,所以有理沒用,有武力倒是有用的。政府有最多最強的武力,黑社會有武力,力氣大的人有武力。弱小的人就很難活了。不講理的人什麽社會裏都有。中國的特點是政府不講理,政府不主持正義。所以不講理變成了民怨。

  一個社會是需要有正義的,大家都要講理,不要動武。講理能講得通,大家都服理,而不是服從武力。這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如果講理講不通,必須動武,這個社會就非常危險。正義從哪兒來?政府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政府有許多功能,但是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正義的服務。政府自己要講理,帶頭講理,政府還要幫助別人講理。這就是正義的服務。中國的百姓越來越傾向於暴力,這不是老百姓的本性。老百姓沒有武力,他們希望講理。隻有麵對一個不講理的政府才會被迫走上暴力之路。

  茅於軾先生的話可謂一針見血。現在,我們做一個總結。複旦大學數學學院發生暴力凶殺事件令人痛惜,他們的親人將承受無盡的傷痛。但這個悲劇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為勞資糾紛很普通,辭退人員也很普通,被辭退的人員不滿意和有怨恨情緒也很普通。薑文華鋌而走險與中國的教師考核製度不公正有關,與複旦大學沒有真正的學術獨立有關,也與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有關。這些因素迭加起來使薑文華認為在中國沒有講理的地方,隻有使用暴力才能實現公正。但薑文華的悲劇又何止是他一人,中國早已是一個不講理的國家,一個公民的權益受到侵害,根本沒有救濟渠道,找政府告狀,官官相衛;上訪,被認為是顛覆政府;找新聞媒體,媒體是黨的喉舌,不管老百姓的事;找司法,司法是政府的刀把子,刀鋒對著老百姓;找維權律師,他們早已凋零,不是在牢裏,就是已傷痕累累、心灰意冷,橫豎都沒有出路,於是隻有華山一條路,以死相拚,以暴製暴。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複旦大學割喉事件與沒地方講理的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