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說病毒是人造的!”諾獎得主突改口,引輿論風暴

作者邁克爾 · 希爾茲克(Michael Hiltzik)在《洛杉磯時報》上以 ”
一位諾貝爾獎得主不再聲稱為所謂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提供‘確鑿證據’ ” 為題發表文章。

文章寫道,此前,曾聲稱支持 ” 新冠病毒是從中國武漢實驗室的人造病毒 ” 的諾貝爾獎得主戴維 · 巴爾的摩 ( David
Baltimore ) ,現在他突然反悔改口了。

文章稱,專攻病毒學的巴爾的摩曾認為 ”
新冠病毒的基因組的一個特征,即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是支持所謂‘人造病毒起源論’的確鑿證據
“。他繼續說道:” 這些特征對新冠病毒的自然起源論提出了強有力的挑戰。”

很快,他的言論便被發表在了《原子科學家公報》上。這篇由所謂的科學作家尼古拉斯 · 韋德撰寫的文章成為了支持 ” 實驗室泄漏論 ”
的文章之一,巴爾的摩的言論也成為了論據的一部分。

文章中寫道,但問題出現了,巴爾的摩發送電子郵件告訴作者,他並不確定新冠病毒是人造的,他隻是表示不會排除任何一個來源。據悉,巴爾的摩還向韋德發送了澄清的電子郵件。巴爾的摩在郵件中寫道:”
我不應該用‘確鑿證據’這個詞,這個序列是自然產生還是通過人工操作,這一點很難確定,但我不排除任何一個可能的來源。”

文章稱,巴爾的摩也向其他向他詢問過態度的人發表了類似的聲明,包括他的前同事艾米 · 麥克斯門。巴爾的摩告訴他:”
雖然自然進化會產生這種病毒,但我們需要仔細地研究和考慮,這就是我原本的意思,我從未說過新冠病毒就是人工製造的。”
巴爾的摩繼續表示,他認為,他此前的用詞不夠嚴謹,會讓人產生 ” 病毒來源確定 ”
的感覺,會誤導人們。而韋德則向作者表示,他仍然相信巴爾的摩打算用 ” 確鑿證據 ” 這個詞語,這是他從巴爾的摩言論中理解出的。

文章進一步分析稱,所謂的實驗室泄漏論是誇大假定的研究發現、將巧合放大、對該理論的高度興趣並圍繞這個理論進行所謂的有效性證明以及一堆又一堆的無端猜想。作者進一步表示,換句話說,新冠病毒的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並不能驗證所謂實驗室泄漏論。巴爾的摩很清楚地認識到了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麽他後悔了,而韋德的文章就和其他許多支持所謂實驗室泄漏理論的說法一樣,大多是
” 煙霧彈 “。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我沒說病毒是人造的!”諾獎得主突改口,引輿論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