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專欄》一場事先張揚的鮭魚祭(短篇小說)5-5

文化專欄》一場事先張揚的鮭魚祭(短篇小說)5-5
高橋由一《鮭魚》   取自《日本近代美術史》

引言:在媒體治國的現代社會下,一個人如果想要獲取聲名、想要大發利市、想要撈取政治利益,想要由惡人變裝成善人,甚至想要大賺國難財,他就必須精通於表演的技藝,將自己鍛鍊成最佳的演員。

塵世會向無慾之人展開自己的寶藏,母親不會在孩子面前掩飾自己的身體。—-印度格言

5.

看著傑克遜和顧客這樣的對話,紅褲女子覺得很不是滋味,她認為,這些庶民沒資格擁有這種快樂,好吧,就算他們彼此都有這樣的信任,也不應該在這時候毫不遮掩地表現出來。這可是他們檳榔黨軍團的場子,而不是他們的聊天室。現在,由她領軍的戰士們頂著烈日和高溫、浩浩蕩蕩地殺到這裡,就是要把方小舟揪出來。這不是不可能的任務,而是非得完成的任務,因為執行任務的活動,不容許一丁點的失敗。

「傑克遜經理,我不是來上廚藝課的,你別再模糊焦點了,快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覆!」

紅褲女子又點燃了新的戰火,她後面的團伙跟著呼應,奇異的是,大白天的喧囂和車流聲,彷彿也被他們給攪動了起來。隨時分分秒秒的推移,它正形成一股無形的巨浪,一波高過一波地撲向傑克遜。

「要什麼答覆?」傑克遜一頭霧水。

「你以為這樣裝傻,就能逃避責任嗎?」

「小姐,我實在聽不懂你的話。我再講一遍,我們川森連鎖超市有賣鮭魚切片,就是沒賣整條的鮭魚,直截目前為止,總公司也沒進口的計畫。如果,你非要整條的鮭魚不可,我建議你到濱江市場採購,那裡什麼魚貨都有,可以滿足你們的需求。」

「喂,我覺得你很會耍嘴皮耶,」紅褲女子的聲音變得尖銳起來,像極了蜜蜂的螫針。「我說東你答西,還藉機會消遣我,把我當成傻瓜耍弄。別浪費我的時間了,你馬上就打電話,告訴方董事長,請他出來答覆,我們『同島一鮭,我愛鮭魚!』團體的訴求。

「我愛鮭魚!還我鮭魚!」

「我愛鮭魚!還我鮭魚!」

「我愛鮭魚!還我鮭魚!」

「我愛鮭魚!還我鮭魚!」

「我愛鮭魚!還我鮭魚!」

一剎那間,高喊我愛鮭魚的聲音響成了一片。的確,不在現場的話,還真的很難感受抗議聲浪掀起的狂暴,難怪那麼多政治人物,以及將來有意往政壇發展的人,那麼熱衷於群眾運動,而僅只發現它就是一件大事。

傑克遜知道情況發展下去,他大概再也抵擋不住了。然而,他個人的感受是,那帶頭的紅褲女子很瞧不起他,那是一種妄自尊大、極為高傲的人,在貶低他人的時候投射出來的眼神。那種眼神帶著傲慢和冰冷。其次,她在看來,他只是川森超市的分店經理,層級太低輩份不夠,連接下他們的抗議信的資格都沒有。

「經理,怎麼辦?」川森超市的副理彼得,神色十分凝重,他難掩焦灼地側著身子,在傑克遜的耳邊低聲說,「這幫人簡直像流氓一樣,分明是來找碴的。真是莫名其妙!……不過,我們不能因為他們無理取鬧,就請董事長親自處理吧。」

傑克遜告訴彼得,他說的沒錯,一開始,就是對方無中生有,蓄意挑釁而來的。什麼把鮭魚染成白色的啦,什麼我們刁難他們購買整條的鮭魚啦,他們要與鮭魚同命啦,他們熱愛鮭魚啦。根本就是在鬼扯!三歲小孩都看得懂,這是他們的詭計。我知道,他們快按捺不住了,隨時可能會衝進大樓裡,大鬧一場。所以,現在,我能做的就是拖延時間,以拖待變了。

「傑克遜經理,我說句公道話,檳榔黨的發言人質疑你們賣假貨,可能真有其事,也可能只是誤傳。你們方董事長趁這時候出來說明一下,豈不是更好嗎?大家也不必耗在這裡,爭議可以早點落幕……」一個電台視女記者說完,馬上朝那紅褲女子交換了一個眼神。

或許,多虧彼得經常看電視政論節目的緣故,因此,知道女記者所說的發言人的來歷。那紅褲女子叫做費一鳳,之前,是乾坤大挪移電視台的當家女主播。去年,她忽然消失了身影,大家都在猜測她是否嫁入豪門了,結果不是。原來她進入郭大統帝國集團的傘下,擔任副總經理一職。另外,據《東南西北報》指稱,剛成立的檳榔黨地基尚未穩固,與新聞媒體界關係不深,極想補足這個政經絡網,便向郭大統借將,聘請她為有給職的發言人。今天,從整體的陣仗來看,費一鳳似乎肩負著兩種任務,難怪與之前的主播形象判若兩人,變成了一頭伺機撲向獵物的猛獸。

「我覺得,這個問題我來回答就行,因為是非曲直再清楚不過了,不必勞駕我們董事長……」傑克遜轉過身子,對著費一鳳說,「不好意思,費小姐,不,費副總經理,剛才,我已經充分說明了。你們請回吧,在豔陽下待得太久,很容易脫水中暑。現在,若有人口渴想喝水的話,請到大樓旁邊,我們備有瓶裝礦泉水,請自由取用。」傑克遜做了一個手勢,示意大家可前去取用。

「傑克遜經理,你腦子怎麼不轉彎啊,」另一個電視台女記者口氣不佳地說,「剛才,費發言人不是說了嗎?請你們方董事長出來說清楚講明白,事情就可落幕了,你何必東拉西扯呢?你頂得住烈日,我們可快倒下了。」

女記者們的攻勢來得迅猛,傑克遜自知快支撐不住了,但儘管如此,他依然寧可沉默以對,也不願奔回總公司討救兵。

就在這時,一個西裝革履、神態自若的男子,從萬富大樓走了出來。他一面謙沖地說,「不好意思,借過一下,」圍觀的人群立刻讓出了一條通路。此時,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地看向他。

「各位好,我是方小舟。」

傑克遜和彼得無不驚訝地看著突然現身的老闆,當下,幾乎說不出話來。回過神來以後,誠惶誠恐地說,「董事長,您怎麼來了?」

「我在辦公室裡看到電視台的現場轉播,也知道事情的起因,所以,我就來了。」

「方董事長,你來得正好,趕快解釋一下,為什麼要阻擋我們購買整條的鮭魚?又為什麼要做手腳,將紅肉的鮭魚染成白肉的鱈魚呢?」費一鳳率先發射了加農砲。

方小舟笑了笑,不急不徐地說,「費主播,好久不見了。報上說,您在笑面虎的公司高就,恭喜恭喜!」

頓時,大家都很納悶,笑面虎是誰?費一鳳在郭大統帝國集團裡擔任要職,怎會扯出笑面虎這號人物呢?

「抱歉,您們郭董事長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還算有交情的,由於他面相如虎,經常逗女同學發笑,所以,大家都稱他為『笑面虎』。

在熱氣升騰的現場中,傳來了一陣壓低的笑聲。

「方董事長,你是在故作幽默,或者在含沙射影?我們老闆是大名鼎鼎的郭大統先生,才不是什麼笑面虎。請你適可而止,好嗎?」

「我是實話實話呀,沒必要騙您。大統的確是我們認識的笑面虎。我重申一遍,說他是笑面虎,絕對沒有貶低的意思,相反,還有一種懷念的況味。這使我們想起了大學時代的美好時光。」

費一鳳心想,你方小舟才是笑面虎,說話跟泥鰍一樣滑溜,怎麼抓都抓不住。看來,她要在言詞上佔他便宜,是有困難的。

「接下來,我回覆您的問題。幾個月前,笑面虎(抱歉,我喜歡這樣稱呼他,表示我們的交情)打來電話,說有事與我商討。他說,去年開始,他的事業也跨足生鮮食品的領域。在電話中,我祝賀他事業順利大發成功。不過,他說,目前遇到了瓶頸,大量進口的鮭魚,沒找到買家。我說,萬事起頭難,要步上正規總需要時間,當初,我集資和向銀行借貸經營超市,也遇到許多困難,三天兩頭跑銀行軋頭寸。那時候跳票是要坐牢的,所以,我時常為籌錢的事,被搞得心神不靈,失眠只是家常便飯。」

方小舟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不過,笑面虎對我的創業談似乎興趣不大,談了幾分鐘,他就切入正題:小舟兄,咱們明眼人不說暗話,你手上有36家連鎖超市是吧?我說,是啊,川森之所以能擴充到36家超市,那可是大股東們共同努力經營的成果,我從來不敢居功。他說,我希望你幫忙解除我的危機。我說,怎麼幫忙?他直說,只要你36家超市,吃下我那兩個貨櫃的鮭魚和鱈魚,那麼我的警報就可解除了。怎麼樣,幫個忙吧?我說,這種事我得跟大股東商量,不是我說了算。而且,我更不希望遭致誤會,說我勾結外面的勢力,以大批進貨從中撈取回扣。我想,正派經營的商人,都不會這麼做。」

「結果,郭笑虎怎麼說呢?」

忽然間,一個好奇的傍觀者丟出了這個問題,惹得在場的人莞爾一笑。

「後來,我從聲音中可以感受到,他有點生氣了,他認為,是我故意見死不救,完全罔顧大學同學的情誼。最後,他發出了冷笑說,地球是圓的,就掛斷電話了。」

「可是,這事也太奇怪了。郭笑虎是帝國集團的總裁,怎麼會因為區區兩個貨櫃的魚貨賣不出就倒閉呢?」那個好事者又說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總而言之,他的鮭魚和鱈魚遊向哪個超市,只有他本人知道。令人我不解的是,這通不尋常的電話結束,數個月之後,我們川森超市的面前,就來了這麼大的陣仗,敲鑼打鼓抗議我們賣假貨啦,高喊『同島一鮭,我愛鮭魚』的口號。我實在看不懂啊。方副總經理,這是我的答覆,不知您是否滿意?」方小舟說。

不知是否天氣過熱的關係,或者大家都被烤昏了頭,逐漸失去清醒的意志,連領導這場抗議活動的急先鋒費一鳳,霎時,也說不出話了。

正午,烈日當頭。天空中,沒有一朵雲彩。沒有人給苦悶的人群送來清涼。(完)

作者:邱振瑞(臉書)

作家、翻譯家,日本文學評論家,著有《日晷之南:日本文化思想掠影》、文化隨筆三部曲《日輪帶我去旅行》、《我的枯山水》、《燃燒的愛情樹》(明目文化即出);小說集《菩薩有難》、《來信》;詩集《抒情的彼方》、《憂傷似海》、《變奏的開端》《迎向時間的詠嘆》等。譯作豐富多姿,譯有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松本清張、山崎豐子、宮本輝等小說。

文化專欄》一場事先張揚的鮭魚祭(短篇小說)5-5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文化專欄》一場事先張揚的鮭魚祭(短篇小說)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