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被查:史無前例高規格 北京大動幹戈的邏輯和終局

趕在6月30日中共百年黨慶前夕赴美上市的滴滴公司,遭遇了史上最強力的監管審查,包括網信辦、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7大部門的聯合進駐進行網絡安全審查。同時驚動7個國家部委的聯合審查,這不僅對於滴滴公司來說史無前例,即便放到更大的中國企業層麵,目前來看也是隻此一例。

滴滴剛在美股上市,便遭到中國監管部門的審查。(Reuters)

對於一家企業而言,上述7個國家部委任意一個的監管審查,都可能是不可承受之重,更何況現在是7個部委聯合審查,而且其中兩個——公安部和國家安全部,還是國家的強力機關。正如多維新聞前文所言,某種程度上也表明了事件的性質與嚴重程度。至少從中國政府角度認為事態嚴重,畢竟在官方看來,國家安全從來都無小事。

對比來看,中國企業家馬雲2020年10月24日在外灘金融峰會對中國金融監管“放炮”之後,與他聯係緊密的企業——螞蟻集團和阿裏巴巴接連遭遇政府監管的組合拳,就隻是小巫見大巫而已。當時對螞蟻集團進行聯合監管約談的,雖然有4個部門——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阿裏巴巴則由中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進行壟斷調查,但都局限在金融監管和市場監管層麵。

反觀滴滴公司,公安部、國安部國家強力機關的介入,讓事態變得更為複雜,因為這表明對於滴滴的審查,已經不單單局限在經濟層麵,而是已經上升到國家安全層麵,這對於滴滴而言無疑不是一個好消息。新加坡《聯合早報》指,一般而言,公安部、尤其是國家安全部不會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公開調查一個企業。它們既然出手,意味著滴滴不僅可能涉嫌刑事案,還可能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案。加上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也參與調查,坊間所傳滴滴涉嫌向美國提供原始出行、地圖等數據,有可能變成真事。

另外,國家稅務總局和市場監管總局介入調查,顯示滴滴還可能涉嫌稅務違法和經營違法等問題。如果上述涉及國家安全的“罪名”成立,滴滴公司以及相關涉案人員恐怕難免牢獄之災。

當然,上述推論隻是滴滴公司所麵臨的最差結局之一。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滴滴公司大概率可能未觸及上述“罪名”。以常識推論,如果滴滴真的已經向美方提供事關中國國家安全的敏感數據,那麽滴滴公司所麵臨的恐怕就不是“審查”這麽簡單了。但無論如何,受到如此“高規格”的聯合審查,滴滴公司已經創造了一個紀錄。

對於滴滴現時所遭遇的強力審查,普遍認為主要來自滴滴頂風赴美上市。有消息說,滴滴赴美上市前,有關部門明確表示過希望其暫緩赴美,等到官方數據安全管理法規出台後再說。滴滴在中國國內的股東阿裏、騰訊也不讚成滴滴頂風赴美上市。但習慣了跟監管部門玩“貓鼠遊戲”的滴滴顯然抱有僥幸心理,可能也覺得自己沒有向美方提供敏感數據,僅用20天就完成了赴美上市流程,趕在官方數據安全法案出台前實現了赴美上市。

7月9日,港媒《南華早報》引用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所稱,一些中國官員私下將滴滴的舉動描述為“陽奉陰為”——公開遵守,私下反抗。此前多維新聞也透過獨家消息指出,在滴滴上市前,中國有關部門就已與滴滴接觸,表達了在數據安全等方麵的擔憂,但是滴滴卻搶在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已通過的《數據安全法》實施(2021年9月1日)之前赴美上市,這無疑令中國網信辦在確保網絡安全等方麵的能力蒙上一層陰影。

7月9日,中國網信辦發布通報,滴滴企業版等25款App下架。(微信@網信中國)

但問題不僅僅在於滴滴的頂風赴美上市,更在於滴滴和它背後的資本力量低估了中美對抗的激烈程度和廣度。有分析指出,從中美博弈的角度看,中資企業赴美上市的數量增多,市值變大,不僅不利於中國國內和香港股市的發展,也將增加美國製裁中國的籌碼,何況滴滴這樣的互聯網企業還存在重要數據外泄的風險。這是北京史無前例的“高規格”審查滴滴的關鍵因素。

因為,這已經不是簡單的資本“鑽空子”,在這個複雜的國際國內局勢下,移動互聯網的服務關涉到了國安與社會運作,那麽滴滴的“搶跑”某種意義上就是資本與國安的博弈,已經觸及了國家安全的底線。於是,滴滴自然就成了中國企業頂風赴美上市的反麵典型。有觀點認為,北京是要通過整治滴滴,維護網絡安全,震懾那些不顧大局,為自身獲利卻罔顧國家利益的中資企業。

但中國政府的目標,顯然也不是要“整死”滴滴,一如之前對螞蟻集團和阿裏巴巴強力監管。雖然阿裏巴巴因違反壟斷法規遭遇182.28億元人民幣天價罰單,但中國政府的目的並不是要搞垮一家企業,而是要讓企業在法律紅線和國家安全,包括金融安全、網絡安全等諸多方麵的框架下有序運行。相信此番北京對滴滴的大動幹戈,亦是基於此種邏輯和目的。

當然,於滴滴而言,即便中國政府無心將其搞垮,但它旗下25款應用程序(App)在內地手機應用商店中被強製下架的局麵,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得到改變,滴滴旗下的主要業務不僅將失去增長空間,其現有的市場份額和業務也必然遭到競爭者的蠶食,這對於滴滴公司而言無疑是致命的。滴滴目前占據中國大陸超過九成的網約車市場份額,包括美團打車等在內的競爭對手正虎視眈眈。

無論如何,習慣了打法律和政策擦邊球阿裏巴巴和滴滴,以及其他的互聯網巨頭們,都將麵臨盡快適應中國強監管時代到來的局麵,這是他們正在和必然要麵臨的“終局”。

滴滴事件時間線:

6月30日,滴滴公司在美國紐交所低調上市,籌集了44億美元,僅用20天就完成了赴美上市流程。

7月2日,也就是中共建黨百年慶典結束的第二天,國家網信辦發布通報,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對滴滴出行實施網絡安全審查,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戶注冊。

7月4日,官方根據舉報,經檢測核實,指滴滴出行應用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通知應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的應用軟件。

7月7日,“滴滴出行”在支付寶小程序、微信小程序內同時下架。在微信支付的交通出行服務中,也已看不到“滴滴出行”。

7月9日,因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滴滴旗下另外25款應用軟件也被官方要求下架,滴滴應用軟件遭“團滅”。

7月16日,國家網信辦、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七部門聯合進駐滴滴公司,開展網絡安全審查。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滴滴被查:史無前例高規格 北京大動幹戈的邏輯和終局

相关推荐: 文化專欄》我的同學馬僮(短篇小說)12-8

克林格爾《手套組畫之一》   取自:《世界美術史》 對聰明睿智的人,也不知其深度,對勤奮用功的人,也不知其真諦,我的思想在世上找不到接受者,如同海水只能在自己體內老去。—-法稱(古印度詩人) 8. 抵達天龍國站以後,我抬手看了看手錶,時間還很充裕,便信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