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還是人禍?河南暴雨5天前早有預報

從7月17日(周六)開始,從太行山前到南陽盆地,河南全省出現暴雨大暴雨。

強降水主要集中在西部、北部和中部地區,鄭州、焦作、新鄉、洛陽、南陽、平頂山、濟源、安陽、鶴壁、許昌地區出現特大暴雨。

嵩山、偃師、新密、伊川、登封等5個國家級氣象站突破建站以來日降水量、3日降水量曆史極值。直接在原紀錄上翻倍,三天下了半年的雨。

其中19日(周一)08時到20日(周二)16時,河南嵩山降雨量508.3毫米,新密476.2毫米。

一天多的時間,嵩山接近常年總量的60%。新密超過了常年總量的70%。而且雨還沒完!

一、鄭州雨強達世界之最

20日(周二)下午16~17時,鄭州一個小時雨量達到201.9毫米,打破全國大陸2418個國家級氣象站的單小時雨量紀錄!

中國氣象上規定,
24小時降水量為50毫米以上的雨稱為“暴雨”,100~250毫米為“大暴雨”,250毫米以上稱“特大暴雨”。

而細分至一小時,16毫米降水量就是暴雨,20毫米以上稱短時強降水。

200毫米想想是什麽概念?就是一小時之內,整片大地都降下了20厘米的水。

然而地麵積水還不會是平整均勻的,水往低處流,匯合到地勢稍低的地方,立刻形成齊腰深的水!

這場暴雨,相當於鄭州1小時下了去年1/3的降水量,一天(457.5mm)下了大半年的降水量,放在任何地方都是罕見的大災。

此前全國大陸國家級氣象站的1小時降水量紀錄,是2002年7月2日廣東茂名的168.3mm。

而整個中國1小時曆史紀錄,是台灣澎湖的214.8mm,這都強台風才能帶來的降雨。

放眼世界,這也是全球大中城市,小時雨強的最大紀錄。

鄭州“七普”常住人口1260萬,其中市轄區人口765.5萬人,在全球來說都是特大城市。

而截至7月6日,鄭州市的機動車登記保有量為490萬輛。在這次強暴雨中不少車輛損失慘重。

對於一個大城市而言,這是一個完全、大幅度的破紀錄事件。

在這樣罕見極端的降雨下,鄭州不再是“看海模式”的調侃,而是構成了真正的災難;暴雨持續湧入各個地鐵站,乘客通過隧道的應急通道逃生自救;地麵交通全麵停運,當晚鄭州幾百萬上班族的回家都已經成問題。

希望所有受到本次強降雨的人們,能平安度過本次災情!

如此狂暴的降雨,必須令人回想起河南南部的758暴雨。

1975年758暴雨的中心泌陽林莊,6小時最大降雨830.1毫米、24小時1060毫米、72小時1606毫米。

今年這次鄭州3小時雨量330毫米,24小時最大467毫米,差不多是758的近一半。

但就1小時降雨量紀錄而言,“758特大暴雨”的1小時降雨量紀錄在河南林州,為198.5毫米。

鄭州此次極端強降雨,在小時雨強上已經超過了758。

758的目擊者回憶,當時白天如同黑夜;雨水像從消防水龍頭中射出;從屋內端出臉盆,眨眼間水滿;

而這次鄭州暴雨,已經是智能手機普及,人人都有攝像機記錄的時代,印象必然更加深刻。

二、追憶“758”

對曆史不熟悉的人肯定要問,什麽是758?

1975年8月,7503號台風穿越台灣島後在福建晉江登陸,以罕見的強力,越江西,穿湖南,在常德附近突然轉向,北渡長江直入中原腹地。

然後又極其罕見的停滯在河南南部,沒有消失。是有氣象記錄以來總體上最深入內陸的一次台風,而且大規模釋放能量。

從8月4日至8月8日,7503號台風停駐在伏牛山脈與桐柏山脈之間的大弧形地帶。

這裏有大量三麵環山的馬蹄形山穀和兩山夾峙的峽穀。並在其他天氣尺度係統的參與下,造成曆史罕見的特大暴雨。

板橋、石漫灘、田崗、竹溝、薄山等大中型水庫垮壩,58座小型水庫在短短數小時間相繼垮壩潰決。

其中板橋水庫垮壩,最大出庫瞬間流量為每秒7.9萬立方米,15米高的洪峰咆哮而下,在6小時內向下遊傾泄7.01億立方米洪水。

在大壩至京廣鐵路直線距離45公裏之間形成一股水頭高達5~9米、水流寬為12~15公裏的洪流,京廣線被衝毀102公裏。

758暴雨的降水強度、次生災難,被定為千年一遇乃至萬年一遇。

三、這次河南的降雨為何如此極端?

那麽,這次強降雨又是什麽天氣係統造成的?

去年解析長江洪水的時候,大家知道,中國的雨帶也多呈西南——東北的傾斜走向。

這是西南季風的暖濕氣流,在副熱帶高壓北邊流過,與北方南下的冷空氣,於是冷暖相匯,形成了降雨帶。

從海洋進入中國上空的水汽,無論哪個季節都以來自印度洋方向、特別是孟加拉灣為主,一小部分來自南海。

在副熱帶高壓的控製下,能自東向西攜帶太平洋水汽突入中國的,就隻有副熱帶高壓南邊活動的台風了。

但這一次河南暴雨,情況很不一樣。來自太平洋的水汽少有的成為主角。

這就是今年“拉尼娜”尾聲帶來的副熱帶高壓偏強、偏北,而且是異乎尋常地偏北。

副熱帶高壓以往一般隻到黃河流域,這次直接跳上了東北、日本海,讓東北一度出現了罕見的高溫。

這就在副熱帶高壓南側,讓出了水汽通道。

大尺度環流背景對強降雨的產生是必不可少的,必須得有源源不斷的水汽輸送。

更不巧合的是,在東海、南海方向,分別有第6號台風“煙花”、第7號台風“查帕卡”。

來自熱帶西太平洋的東南季風,被位於琉球群島東南一帶的第6號台風“煙花”助推,長驅直入2000公裏,深入中原大地。

來自北印度洋、孟加拉灣的西南季風,被廣東西部近海的第7號台風“查帕卡”助推,長驅直入2000公裏,向北來到中原大地。

可以說,正是因為最近數日這兩個台風的發展,大幅加強了水汽輸送,導致了降雨的顯著增強。

水汽進入河南,在遇到太行山和伏牛山後,水汽在山地迎風坡劇烈抬升,導致極端強降雨。

最後,就是形成了低壓渦旋這個夏季常見的暴雨天氣係統,強降雨的動力條件也很足。

更不湊巧的是,這兩天,台風“煙花”移動緩慢,導致大氣環流穩定,水汽源源不斷地湧入河南。

在台風“煙花”與副高之間,氣流形勢能夠長時間維持東南-西北走向,把太平洋的豐沛水汽浩浩蕩蕩地送進大陸。

副熱帶高壓的極端北抬,兩個台風的渦輪助推,印度洋、太平洋的水汽合流,源源不斷的水汽輸送和特殊的天氣形勢。

疊加低渦和山地迎風坡的劇烈抬升,環環相扣的配合導致了曆史級氣象事件的降臨。就這麽產生了極端強降雨!

7月21日過後,隨著台風“煙花”逐漸靠近大陸,水汽輸送被台風逐漸截留,河南河北的強降雨才會減弱,完全結束可能得等到23日。

這次強降雨,持續時間長。從17日開始,一直延續到23日,整整一周時間。

由於降水持續時間比較長,且強降水發生的區域比較集中,造成河南西部、西北部,山西、河北南部山區山洪、地質災害風險明顯增高,太行山區和山前地帶需要高度注意山洪與地質災害。

四、早有預報,但略有偏差

在如此令人感覺突然、狂暴的極端暴雨麵前,不少人開始質問,天氣預報呢?

實際上,早在上周六(17日)的晚上,我們就注意到了這場即將發生在河南北部的超強降雨。

這是17日下午,鄭州以北,太行山南麓的焦作市的警告。

這顯然就是根據河南當地的天氣預報作出的嚴格應急預案啟動,畢竟焦作就位於太行山腳下,是地形降雨的首選位置。

當時,還有一些人懷疑500毫米降雨的真實性。

現在證明了,500毫米降雨是真的,隻是時間、位置略有偏差。

南移100公裏,時間晚了1天,暴雨中心來到了大平原上的省會鄭州。

當然,當時鄭州也發了預報,隻是被認為是暴雨次中心,強度沒有焦作那麽大。

中小尺度的局地誤差,是可以理解的。隻是以後需要記住,一個地區防範暴雨,其他相鄰地區也應做好準備。

在天氣預報中,暴雨預報被公認為世界性難題,即使是發達國家,24小時的暴雨預報準確率也僅達22%左右。

以目前的預報能力,往往隻能提前預報局地強天氣可能出現的範圍,還不能提前預知其發生的準確位置。

天氣、氣象、大氣是一門高度混沌的體係,微小的變化就能帶動整個係統的巨大的不確定性。

這才有了“蝴蝶效應 ”一詞:

“一隻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可以在兩周以後引起美國得克薩斯州的一場龍卷風。”

至於說人工影響天氣,僅能在很小的局地範圍,誘導提前降雨,提前釋放一些能量而已。

像7月12日北京的一場大雨,在北京市域範圍內,降水總量就接近19億噸,億噸,不是萬噸。

這根本不是人力能夠驅動的。

一次台風的能量,至少相當於2000萬顆氫彈。大範圍尺度天氣係統,標尺單位動輒3000公裏。

如果人類能夠主動操控天氣,那說明人類已經是一級行星文明了——這意味著他們可以主宰這顆行星,利用這個行星能源的總和。

是星球上的絕對主宰者,可以隨心所欲的控製天氣、河流、土地、其它生物、海洋甚至地殼內物質的變化、興衰。

人類文明離這還早著呢,現階段隻能趨利避害,做好防災減災工作。

在氣候變化、全球變暖的21世紀,應對好風險挑戰!

願鄭州平安!祝河南無恙!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天災還是人禍?河南暴雨5天前早有預報

相关推荐: 男子在縣政務中心門外殺人 警方:因婚姻問題殺妻

近日,有網友發布視頻稱,山東臨沂一男子在沂水縣政務中心門外用利器將一名女子殺害。 對此,山東臨沂沂水縣公安局19日通報稱,經工作,該局破獲一起刑事案件,抓獲犯罪嫌疑人周某東(男,51歲,沂水縣黃山鋪人),現查明,犯罪嫌疑人周某東與其妻子周某娟因婚姻冋題產生糾葛…